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庶女小七 > 一百七十二章 分离 飘渺村
    </>  良久,男人缓缓放开她。
    白璧纤长的手指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撩开她的秀发,挂于她脖颈间。
    “你这块上面是‘玦’,我那块是‘婉’!”
    男人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质地、成色一模一样的玉佩,舒婉眼一瞄,他那块确实有个“婉”字。
    小脸不由得泛红,原来这就是古人的定情玉佩!
    男人凝着她,只见她眉眼低垂,两颊绯红、葱鼻如玉,睫毛卷翘浓密,红唇嘟起,模样说不出的娇憨可爱,一时心中大动,再次深深的吻住她……
    不知吻了多久,他才放开她的唇,他喘息着,双手捧着她的小脸,声音暗哑低沉,“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回来!”
    舒婉同样喘着粗气,轻“嗯”一声。
    男人离开后,舒婉躺上、床塌,本想稍作休息,却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自己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个地方很美,有山有水,还有很多村民……
    那里的人很朴实,对她也很好,大家都叫她睿夫人。
    梦很真实,真实到她身临其境一般。
    可她明明就在三亚度假嘛,怎么会去到那个地方,还有什么睿夫人的,她还没有结婚呢!
    不对,她不是在海边游泳时脚抽筋了吗?
    她记得失去意识前,身体一直往水下沉,一直沉,怎么爬也爬不上来......难道有人救了她?
    对,一定是这样,她还有意识,说明她没死
    !
    “小七,该起来了!”
    一个男人声音不停的在耳边萦绕。
    “不要,我不要起,我还要睡!”
    “不能再睡了,该用膳了,不然会饿着肚子里的孩子!”
    舒婉眼睫微颤,嘟囔道,“孩子,什么孩子,我还是处、女呢,那来的孩子!”
    男人嗤的一笑,“你当然有孩子,肚子都很大了,再过两个月就生了!"
    “什么?”舒婉猛地坐起。
    “慢点,小心孩子!”男人一下扶住她。
    舒婉缓缓回过神,一张三十来岁的男人面孔出现在眼前。
    晨光斜洒而下,从窗户透进,照见如玉脸庞若刀刻般鬼斧神工,特别是那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微微闪动间,便犹如漫山桃花开遍,任何一切在他面前都会失了颜色。
    舒婉一呆,真真儿的美大叔!
    “大叔,你是谁呀!”
    男人笑容一僵,“我看起很老吗?”狭长的桃花眼有明显的不悦。
    舒婉歪头打量,“不老啊!”
    男人挑眉,“那你为何喊我大叔!”
    “大叔你真落后,只要男人大女人五岁以上,都可以叫大叔。大叔是昵称,就跟什么亲爱的、宝宝什么的是一个意思。”舒婉解释道。
    “哦~”男人总算明白了,勾唇妖孽一笑,促狭道,“原来我是你亲爱的。”
    舒婉一时语塞,脸微微泛红,“大叔你真坏!”
    男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柔声道,“好了,该起来用膳了。”
    “好。”她好像真有些饿了。
    摸摸肚皮,手一僵,然后再摸摸,低头一看……
    “啊——”
    一声尖叫划破天际,恐怕方圆几里都能听到。
    “怎么了!”
    男人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揽住她的肩,神色紧张的看向她肚子。
    “我肚子怎么了,怎么这么大啊!”舒婉声音颤抖,语气惶恐。
    “当然是有孩子了!”男人说道。
    “孩子?”舒婉水眸瞪大,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男人眸光微闪,“我的
    !”
    “你说我们爱爱了?"舒婉水眸瞪得更大。
    男人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低低失笑,“是,我们爱爱了!”
    “可你是谁呀?”
    “我是你夫君!”
    舒婉彻底懵了,怎么睡了一觉起来,不仅夫君有了,连孩子也有了!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她捏捏大腿,嘶,很痛!
    难道自己……想起方才身临其境的梦,心里赫然一震。
    “这是那里?”
    “飘渺村。”男人弯唇。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是什么国家?”
    “沧祈国!”
    舒婉一凛,真的穿越了,还是魂穿!
    默了片刻,她疑惑的看着男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男人摇头,柔声道,“这两个月你一直迷糊着,今日总算清醒了!”
    千里之外。
    楚王府。
    墨渊居,轩辕玦负手临窗而立。
    静谧沉暗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院子某处,无波无澜,不知心中意味。
    “叩叩——”有人敲门。
    “进来!”声音暗哑低沉。
    暗五推门而入。
    “爷,已经有了飘渺宫的确切位置!”
    轩辕玦瞳孔微缩,眸底暗沉的冰冷慢慢聚集,“说!”
    “在沧祈与北蒙交界处以西!”暗五回道。
    轩辕玦抬步行至书案前,从抽屉拿出一张地质图铺开,仔细端详......
    片刻的沉静,“准备一下,两个时辰后出发!”
    “是。”
    “那小子在不在?”
    暗五刚出去就碰到过来的楚王。
    “回禀王爷,在。”
    “在就好!”
    楚王人还未进,急切的先出声,“玦儿,可有婉丫头的消息?我孙子马上就要出世了,可得尽快找到她才是!”
    “我知道
    。”轩辕玦沉静而冷凝的眸子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已经知道她在哪里,两个时辰后我会出发!”
    楚王惊喜,“知道就好!”忽然又蹙眉,“确定是太上皇带走的?”
    “嗯!”轩辕玦紧紧抿唇,双眸墨黑、深沉。
    “当日,把宁王,皇后一党制服后,只留下传位诏书,他就消失了,想必他是早有预谋。”
    楚王语气愤愤又有些无奈,“他是对玉兰太过于执着,才会做出这等事来!”
    一顿,又疑惑道,“可是,他是怎么找到婉丫头的?那个密室只有我们的人知道,入口机关也是特制的!”
    轩辕玦眸光一冷,“有些人一再的考验我的耐性,这是最后一次!”
    “难道是婧然?”楚王一声叹息,“这丫头也是一根筋,非你不可!”
    轩辕玦眸子沉了沉,未响,过了好一会儿,突然道,“据我查探,母妃过世当日入宫,见过皇后也见过良妃。从椒房宫出来时,母妃是面带冷笑,而从锦乐宫里出来时,却是情绪激动,有几次差点摔倒……”
    楚王一震,“你是什么意思?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起雨儿心悸发作时,眼里的不可置信、恨意、伤心、绝望……他至今心痛之余还有些困惑!当时两位舅子虽已入牢,但是跟岳父还未出事,而她却在前一晚就......
    “当时的真相如何,相信很快就会知道!”轩辕玦瞳孔微缩。
    飘渺村。
    几日过去,舒婉终于接受了穿越的事实!
    既来之则安之!
    况且她的大叔夫君又高又帅,对她又好的不得了!
    不过,她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失了什么……
    “小七,出来了。”睿大叔又在叫了。
    “我累了,不想出去!”
    这几日他都强迫她定时散步,说多运动孩子好生,这个理儿她知道,可她就是不想动,因为身体笨拙啊!一动就觉得累!
    结果,还是被某人硬拉了出去。
    睿大叔牵着她的手朝村子中心走去,整个村子是建在山里的,她们住在村子西面,住的房子当然是这里最好的。
    “睿大叔,等我生完孩子,你就带我和孩子出去旅游吧!”
    “旅游?”
    “就是游山玩水啊!我想到处去看看。”
    既然来到这里,怎么也得去领略一下古代的风光!
    轩辕天睿眸光一闪,“好,等孩子一岁了,我就带你到处走走。!
    孩子一岁?那岂不是还有一年多
    !
    算了,孩子太小,出去也不安全,“也好。”
    “诶,老魏呢?今天怎么没有看到?”舒婉问道。
    老魏就是他们家的管家,平时总跟在他们屁股后面。
    “跟无虚去狩猎了,你不是想吃狸肉吗?”
    舒婉讪讪一笑,“我只是想吃一点点而已!”
    这几天,她还有个嗜好,就是喜欢上了吃野味。
    肉的味道很好,完全放养的绿色食物!
    不过,每次只能吃一点点,睿大叔说,吃多了火气旺,会积结。
    “睿大叔——我脚痛,走不动了!”
    约莫走了一盏茶的功夫,舒婉扑闪着水眸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轩辕天睿无奈失笑,“到那边坐下,我给你揉揉。”
    每次出来这丫头都是如此!
    他知道她身子笨重,走起来不利落,不过他还是坚持让她走。
    因为女人生孩子本就是在鬼门关走一趟,而且她年岁尚小。
    他要杜绝任何意外发生,或许就是一个不小心,就是一辈子。所以,他不能赌。
    “好!”舒婉笑面如花。
    大叔捏脚很舒服,专业级的!
    飘渺村建的很好,从他们家到村子,一路都有小亭子,就是方便进村子时走累了,有地方歇息。
    在亭子里坐下,轩辕天睿把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大手轻轻揉捏着。
    “把布袜脱了捏,这样不过瘾!”舒婉不悦地撅嘴。
    “天气凉,会冻着!”轩辕天睿不赞同。
    “不冷了,都已经初春了!”舒婉撒娇,“大叔,脱了捏嘛!”
    轩辕天睿看着小女人纷嫩嫩的小嘴,不由得心神微震,哑声道,“好。”
    布袜脱落,莹莹白嫩的小脚映在眼前。
    脚趾甲呈粉色,脚趾头圆润饱满,一颗一颗的小巧可爱,看着就想握在手心里把玩。
    他也这样做了,大手摆弄着她的脚趾头。
    “呵呵呵...大叔,按压脚心,不是脚趾头!”
    舒婉痒痒的呵呵笑了起来,一抬眸,就直直撞进一双黝黑的深瞳里。
    阳光照耀下,俊美的轮廓,绝艳的容颜,一双桃花眼眸流转着万千光华,晶亮晶亮。
    此时,他正凝着她,一瞬不瞬。
    舒婉一惊
    。
    “大叔......”她刚想张口说什么,却是骤然唇上一重,大叔的气息就铺天盖地地席卷了过来。
    舒婉愣怔一瞬,身体本能的排斥,她挣扎,但大叔只手固定住她的后颈,只手揽着她的腰,让她动惮不得......
    良久,大叔缓缓放开她的唇,额抵着她的额,喘息浓重,“对不起!”
    舒婉一怔,不意他会如此,心有不忍,她是他的妻,他是他的夫,两人这样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大叔却跟她道歉......
    不由得鼻子一酸,“大叔!”
    她低呼一声,小手拉住他的大手,歉意道,“你知道我才清醒,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她一顿,眸色渐渐坚定,“大叔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慢慢适应的!”
    轩辕天睿黑眸一亮,流光溢彩,“好,我等你!”
    不远处的两人,正好看到这一幕。
    老魏更是老泪纵横,从怀里掏出锦帕抹了抹眼角,这才屁颠屁颠的走过去。
    “老爷,夫人!”
    舒婉水眸一瞪,“嗯~”
    “哦,老奴......不不不,是我错了,”老魏一拍嘴,嘿嘿一笑,“少爷,少夫人!”
    “这就对了嘛,不要把我们叫的那么老!”舒婉眉笑弯弯。
    “是是是,一点都不老!”老魏陪笑道。
    轩辕天睿失笑,自从这个小丫头醒来后,给他们倒是定了不少规矩。
    “少爷,少夫人!”无虚也施施然走了过来。
    “嗯。”
    轩辕天睿应了一声,揽着舒婉起身,“我们回去吧。”
    舒婉斜瞄了一眼老魏手里的野味,凤眸咕噜噜一转,“今天的肉我要烤着吃。”
    “好。”
    “我要吃一整条腿。”
    “好。”
    “再加半条....”
    “不好......”
    “加嘛......”
    “不能加......”
    后面两人面面相视,这还是曾经那个精明睿智的皇上吗?
    十日后。
    轩辕玦一行四人到了北蒙格里。
    格里是北蒙边界的一个小城
    。
    格里客栈,此处最好的客栈。
    三楼雅间,两位面貌有些相似的男子立在窗前。
    “玦哥哥怎么还没到?”个子稍小的男子嘟着嘴,语气有些急切。
    “应该快到了。”
    高个儿男子眺向远处,眸底隐着一丝怒气,他竟然把她弄丢了!
    早知道如此,他还不如带她来北蒙。
    “玦哥哥是来找他的世子妃吗?”矮个儿男子眼波微动。
    高个儿男子转身,凝着她,好一会儿,沉声道,“冰儿,不要想些不该想的,否则,受伤害的是你!”
    “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为什么玦哥哥不能有我?”洛冰撅嘴不服道。
    洛天眼眸一沉,“不是多少的问题,是他要不要,你觉得他会要你吗?”
    “她的世子妃有我漂亮吗!”洛冰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小手摸了摸脸,肯定道,“我相信玦哥哥一定会要我的。”
    洛天嗤笑一声,“你以为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只看容貌吗?况且,她真的比你美很多!”
    “二哥!”洛冰一跺脚,怒道,“有你这样胳膊肘外拐的吗?你不帮自己的妹妹就算了,还损我!”
    “我只是帮你认清事实,如果他真对你有意,早跟你在一起了。”洛天叹了口气,耐心劝道。
    “那是因为我们一直分开,要是......要是我们经常见面的话,他或许早喜欢我了!”洛冰明显底气不足。
    “王爷!”
    这时门口的侍卫喊道。
    “什么事。”洛天回过头。
    “有人送来一封信。”侍卫回道。
    “拿进来!”
    洛天旋身掀袍坐下,洛冰也走过去坐到他对面。
    侍卫进来,洛天正要接信,却被洛冰一把抢了过去。
    洛天发怒,一挥手,信又被他吸回了自己掌心。
    “没有下一次!”
    洛冰嘟嘴,没有出声。
    洛天拆开快速看完,眸子动了动,然后起身,“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一趟!”
    “我也要......”
    洛冰的‘去’字还未说出口,就不见了洛天人影。
    气得的一跺脚,然后乖乖的坐回椅子上。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