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庶女小七 > 一百八十章 失忆原因 有惊无险
    </>  舒婉一怔,大姐姐和六姐姐都是大皇子的侧妃,她们要怎么办?
    “父皇在大殿上不是说了吗,大皇兄罪不及家人,估摸着大皇兄的家眷只会被软禁在大皇子府!”
    舒婉吁了口气,好在六姐姐保住了命!
    接着,婧然焦急道,“父皇怎么还没有来,你确定密信已经送达?”
    “确定!”男子语气肯定,“如果他真喜欢里面的女人,就一定会来的!”
    舒婉震惊,他们知道她在密室里!
    婧然叹气,“我让父皇带走她也是为了她好,要是让她知道,是玦哥哥纵容尚书夫人烧了她姨娘的院子,还害死了她姨娘,她肯定受不了打击!”
    密室里的舒婉身子一抖,面色骤然惨白,是他,怎么会?
    男子感慨,“澈世子是玉兰公主养大,他与舒姑娘的姨娘又兄妹情深,玦世子知道尚书夫人要烧蓉园而没有阻止,也是为了引他出来......”
    墙壁后的舒婉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眼泪终究还是夺眶而出,原来是为了引舅舅!难道就为了引舅舅出来,他就忍心看着她的姨娘被火烧死?
    他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冰冷的泪水滑落脸面,心里如刀割似的剧痛。
    她最爱的男人害死了她最亲的娘亲!
    她该怎么办?
    如果只是夫人,她可以报仇了之。
    可是那个男人她要怎么做?
    她能杀了自己孩子的父亲为姨娘报仇吗?
    “有人来了!”男子低呼,然后就听到衣抉飘飘的声音。
    良久,有脚步声响起。
    脚步声慢慢靠近密室,接着暗门被人开启。
    舒婉呆呆的坐在地上望着进来的男人。
    “小七!你怎么了?”
    见她睁着大大的眸子,木然靠在墙壁上,皇上一惊,马上蹲下身将她抱起。
    舒婉靠在他怀里,空洞地转着眸子,“带我离开,带我离开这里......”
    皇上惊讶,带着探究的目光凝着她,“你确定吗?”
    她缓缓点头,木然道,“我不要在这里,我要离开京城,离开的远远的!”
    此时的她,感觉就像心里被掏空了一般,空乏至极,也冰冷至极!
    “好
    !”
    皇上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妖孽的笑容,笑的朗月风华,玉颜灼灼,“你没有反悔的机会了,朕这就带你离开!”
    后来的“前尘逝”也是她自己要吃的,她不要记起那个男人,她要彻底忘了他,这样,她就不会总是想起他是害死姨娘的凶手之一而束手无策,无可奈何;也不会想起姨娘烧焦的身体就心如刀绞,愧疚不安!
    然而,兜兜转转,她还是回到了这里,她还是记起了所有事!
    缓缓睁开双眸,柳茹靠近,“婉妹妹,怎么样,好些了吗?”
    “我没事!”舒婉坐起身,拉着柳茹的手,微微一笑,“谢谢柳姐姐。”
    柳茹眼睛猛然一亮,“妹妹都想起来了!”
    舒婉含笑点头。
    柳茹兴奋的抱住她,激动道,“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你堂姐,我祖父跟你外祖父可是同胞兄弟!”
    “我知道,堂姐!”舒婉笑道。
    “我祖父知道你回京了,一直想见见你,要是早知道你们是堂祖父的亲人,祖父还可以见着你姨娘......”
    柳茹突然顿住,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瞄了她一眼,歉意道,“对不起,我不该提你的......”
    舒婉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抿了抿唇,“我想单独出去走走!”然后默默起身朝帐外走去。
    柳茹在后面张了张嘴,什么还未说出,她就已经没了身影。
    出了帐子,她沿着僻静的地方走,晒着暖暖的阳光,她感觉心情好了不少。
    心绪纷乱不堪,所以,她想出来走走,有些事她要细细地想一想!
    又漫无目的走了一阵,等到回神,才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个小溪边。
    春日的小溪甚是清澈,偶尔还能清晰地看见小鱼从水面经过。
    看了看周边,便在离溪边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坐了下来,眯眸望着远处的天阔云微、烟幂层峦,一动不动......须臾,她缓缓闭上双目。
    骤然,有衣抉翻飞的声音。
    舒婉猛地睁眼,十几米处出现了四个蒙面黑衣人。
    在她还在愣怔的一刹那,领头的那个瞄了一眼手里的画像,然后一声令下,“杀!”
    几人提刀疾速靠近。
    舒婉立即起身,本能的朝后跑去,喵的,大白天的竟然有刺客寻上来!
    她一个没有武功的小女人怎能跑得过刺客,不过几瞬,头顶一道黑影掠过,直接挡住她的去路。
    舒婉只好顿在那里。
    当前面的那名黑衣人看清她的容貌时,瞬间怔愣:难怪那个女人指名要杀她,并要求在杀死她之前,划花她的脸,真是名难得一见的大美人,确实有令女人嫉妒发狂的本事……还真是可惜了
    !
    “大哥,这个小娘们交给我就好。”
    看在她长得美的份上,他决定给她一个痛快,然后再划花她的脸,过程如何,反正那个女人也不会知道!
    “也好!”
    身后一道略微暗沉的声音传来。
    黑衣人一得令,迅速举刀砍来,舒婉急忙侧身,青丝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徐徐散落,水绿色的衣裙,随风轻扬,飘逸如仙,但,右肩还是一阵火辣辣的疼,他妈的,怎么总是伤她右肩,上次杜嬛也是。
    黑衣人见她躲,明显不悦,好似他杀人,别人就应该乖乖受着,于是再次举刀。
    望着步步逼近,气势汹汹他,舒婉暗暗焦急:看来,必死无疑了……
    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缓缓闭上双眼。
    哎,好舍不得小不点!
    不过有他爹爹在,估计他也会健康成长。
    骤然,腰间一紧,她被人快速向后拉去,身体撞进温暖的胸膛中,熟悉的墨竹香萦绕鼻端,舒婉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铛!”
    “砰!”
    兵器落地声、两掌相撞声在耳边先后响起,攻击她的黑衣人被震出十多米远,重重掉落在地,鲜血喷薄而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轩辕玦,此时的他,深寒气息萦绕周身,冷眸如同利剑一般,瞬间可将人看穿,冷冷扫了三名黑衣人一眼,犹如千年寒冰,将人瞬间冻结。
    剩下的三人看着地上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同伴,身子皆是一颤。
    面前的男人犹如地狱的修罗,看似平静的眸底流动着无形的暴虐之气!
    不过一瞬的思付,领头的那个黑衣人朝其他两人使了个眼色,立即,三人同时纵身向后,朝三个不同的方向激射而去。
    哪知,身子刚跃到半空,就直挺挺的砸下。
    “砰砰砰”三声,几人的口里鲜血狂倾,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舒婉震惊,只见几人的眉心处都插着一根莹莹发亮的银针。
    这时,暗五和卫一出现,一人拎了两具就消失。
    轩辕玦拉起舒婉的手臂,仔细察看了她的伤口,眸色暗了暗,“有些深!”
    然后掏出一个小瓷瓶,在她的伤口上撒上粉末,再从怀里拿出一块锦帕替她包扎好。
    做完一切,男人伸手把她裹进怀里,下颚轻轻抵在她的头顶上,嗓音低沉暗哑,“以后不要单独一人出来,要是刚才我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以为她跟皇后一起,她应该是安全的,哪知......是他大意了,没有留人给她
    。
    方才那一瞬,一种深深的恐惧朝他包围了过来,将他裹得死紧,透不过气来,幸好她没事,幸好他来得及时!
    “好!”
    舒婉埋在他胸前神色复杂,她能感受得到这个男人的真心。
    “是什么人想要杀我?”她幽幽问道。
    轩辕玦眸子微缩,沉冷道,“我会派人去查,不会再让人伤害你!”
    舒婉眼睫微颤:对我伤害最大的人可能是你!
    “我们回去吧!”
    轩辕玦打横抱起她,她没有拒绝,手很自然的搂着他的脖子。
    “我父亲,他还好吗?”舒婉缓缓问道。
    轩辕玦一顿,垂眸看她,“舒尚书很好,身子基本恢复。不过,新皇让他在府里休假一年,一年后再归朝。”
    “哦。”
    怕是父亲的情绪还未平复,毕竟,他那么爱姨娘!
    “想去看他吗?”轩辕玦低声道。
    “嗯。”
    该去看看了,自从姨娘死后,她都没有回过尚书府,以前她怕去,她怕触物伤情、睹物思人,如今,她该面对了!
    她抬眸,一双清澈的水眸锁在男人的黑瞳上,意有所指,“要是我姨娘没死该多好啊!”
    轩辕玦一怔,正想说些什么,见暗五神色焦急的飞跃而来。
    “爷。”
    “什么事?”轩辕玦站定。
    “他们出手了,皇上已经被劫!”
    轩辕玦眸色一沉,“怎么回事?”
    舒婉也是大惊。
    “皇上跟几位大臣去了林子东面,卫二跟暗八一路都跟着。路上,出现了一只大熊,皇上和几个大臣拿起弓箭疾射,但是熊很灵敏,几次都射不中后,大熊发了狂,朝皇上以及几个大臣扑去......”
    暗五顿了顿再道,“卫二和暗八见皇上有危险,就现身把熊给制伏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波黑衣人,杀或伤了几个大臣,劫走了皇上,两人赶紧追了上去,并让没死的大臣立即传消息给爷!”
    闻言,轩辕玦眯眸,眸中寒芒乍现,“派卫三他们去北面找人,卫二跟暗八去东面!”
    “是。”
    “等等,”轩辕玦沉声道,“先不要声张此事!”
    “是。”暗五领命离开。
    “会是什么人劫走了皇上?”舒婉蹙眉
    。
    轩辕玦眸色晦暗,眸中风起云涌,“或许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舒婉一怔,“你的意思是,我们或许认识那些劫匪。”
    “嗯。”
    轩辕玦垂眸凝着他,眸光忽然变的深沉而凝重,“丫头,有些事我现在无法解释。”
    他的声音说不出的暗哑低沉,隐隐透着哀求的味道:“但是,我从未伤害过你或是你最亲的人,你能相信我吗?”
    舒婉心口微颤,怔怔地看着他。
    这个男人几时这样过?
    他对她向来霸道至极,要是以往,他定会说:你必须信任你男人!
    心中一涩,她抿了抿唇,“好!”
    他说,他从未伤害过她或是她最亲的人,那姨娘的事呢?
    他会是一个为了报仇而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吗?而这个人还是他所爱的人最亲的亲人!
    所有的事都是从嫣然的口里得知,如果婧然说慌......舒婉一惊,好似在那一瞬间确定了心中某种猜测,她脸上神情由恍惚茫然到释然清明,仿佛拨开了云雾见到最灼烈的日出。
    两人刚回到帐子里,柳茹就神色紧张地跑了进来。
    “皇上他是不是......”
    柳茹知道隔墙有耳,所以尽量压低了嗓音。
    轩辕玦点头。
    柳茹眸色一暗。
    舒婉赶紧上前安慰,“柳姐姐先不要急,世子已经派人去找了,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皇上!”
    柳茹勉强一笑,“好!”
    由于皇上失踪的消息并没有放出去,不明真相的大臣以及小姐公子们继续打猎的打猎,游玩的游玩。
    午膳都是在自己的帐篷里用的,由御厨们做好后,派小宫人依次送来。
    舒婉陪柳茹用完膳,柳茹休息时,她就回到了轩辕玦那里。
    一进去,身子陡然一个腾空,还没来得及叫喊,她已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吓我一跳?”舒婉嗔他一眼
    轩辕玦弯了弯唇,问道,“她情绪还好吧!”
    “嗯。”舒婉微微叹了口气,“柳姐姐虽然强颜欢笑,但看得出她很担心皇上!”
    正在这时,暗五进来了,望了两人一眼,屡见不鲜。
    “皇上回来了!”
    “哦~”轩辕玦双眼微眯,“怎么找到的?”
    “卫三他们一直朝北面搜索,搜索了近两个时辰,发现皇上晕倒在一个小河边,龙袍上也占有血迹,旁边还站着一位公子守着
    。”
    舒婉一惊,瞪大眸子,“龙袍上占有血迹?皇上受伤了?”
    “有点皮外伤!”暗五答道。
    “还好!”舒婉庆幸,这下柳姐姐不用担心了。
    轩辕玦却是黑眸深邃,不知心中意味。
    “那位公子了?”
    “卫三几人赶到后,那位公子也离开了,没有留下姓名。”
    舒婉诧异,竟然还有人救了皇上不留名!要么这人是真的淡泊名利,要么就是以退为进耍心机!
    默然片刻,轩辕玦裹着舒婉起身,“我们过去看看!”
    皇上的寝帐,轩辕浩已经擦药换好了衣服。
    柳茹正陪着他用膳,这是御厨专门为他做的。
    见他们进来,轩辕浩笑了笑,让他们也一起坐。
    轩辕玦没有拒绝,拉着舒婉径直坐下。
    “皇上是如何逃脱的?”轩辕玦直接问道。
    “是这样的,”轩辕浩放下玉筷,凝眉,“朕被那些贼子带着一路往北,在路上,遇到一位公子。“
    “那公子见朕穿着明黄色的骑装,猜到朕的身份,再看黑衣人那阵仗,可想而知是什么情况,于是就过来救人。”
    轩辕浩语气微顿,“朕在那位公子上前打斗时,趁黑衣人稍有分心,挣脱了束缚,与那位公子一起对付贼人。”
    “还好那位公子的武功不弱,又或者是,那些贼人以为已经挟持不了朕,不消片刻就纷纷撤离,而朕也因为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听完,轩辕玦眸光微敛,“皇上可知那位公子姓甚名谁?”
    “朕已经派人去查了,能到这里来狩猎,想必是那位大臣家的公子?”
    “禀皇上,顺公公求见。”这时,帐外响起太监的禀报声。
    “宣!”轩辕浩沉声道。
    顺公公垂首走了进来,行礼,“奴才见过皇上,见过世子!”
    “起吧,”轩辕浩看向他,“可曾查到?”
    顺公公微微抬首,舒婉一瞧,这不是小顺子吗?
    “回禀皇上,奴才根据皇上的描述已经查到,那位公子是张御史的侄子,姓刘名智。”
    “刘智?”轩辕浩呢喃。
    “朕知道了,下去吧!”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