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庶女小七 > 一百八十三章 原来是他 舒婉被捉
    <></>
    轩辕天睿眸子微眯,“后来如何?”
    轩辕玦面色无波。
    楚王,靖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秦王轻抿双唇,也是看不出他的情绪。
    “后来,皇上趁机挣脱了束缚,与草民一起跟刺客周旋。打斗了一阵,两方均有受伤,但势均力敌。刺客或许是怕再这样打下去,皇上的侍卫就来了,到时他们会更难脱身,所以带头人一声令下,四名刺客瞬间撤走。而皇上此时也因虚脱晕了过去,草民就在旁边一直守着,直到皇上的人来。”
    轩辕天睿盯着他,好似在判断他话里的真实性。
    刘智从容不迫,任由太上皇打量。
    轩辕天睿暗自点头。
    “你下去吧!”
    “是,草民告退!”
    刘智退下后,轩辕天睿目光再次聚到两个皇上的身上。
    “毋庸置疑,你们两个其中有一个肯定是假的,现在先不说其它,先验脸吧!”
    听说验脸,两个皇上都很淡定,黑衣皇上见龙袍皇上一点儿也没有惊慌,眸底带着一丝困惑。
    “无虚,你去!”太上皇命令道。
    “是。”
    无虚上前,用手先摸了黑衣皇上的脸,须臾,再摸上龙袍皇上的脸。
    完后,无虚躬身,“两人都没有易容!”
    大厅顿时喧闹起来。
    “怎么会这样?”
    “怎么可能?”
    黑衣皇上更是上前一把揪住龙袍皇上的衣襟,怒吼道,“你怎会有跟朕一样的脸,你做了什么?”
    龙袍皇上抓住他的手猛地甩开,冷哼道,“应该是朕问你,你做了什么?”
    “住口!”太上皇眸色暗沉,看着两人,沉声说道,“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太上皇!”这时,轩辕玦出声,嗓音低沉,“穿龙袍的皇上是假的!”
    所有人皆一怔,纷纷看向龙袍皇上。
    龙袍皇上大怒,痛心疾首道,“轩辕玦你胡说,难道就是因为朕把婧然赐给你,你就怀恨在心,这样报复朕吗?朕不是说了吗?是良太妃和萧淑太妃的意思,朕也很无奈!”
    萧淑太妃赶紧点头,她本能的认为,穿龙袍的皇上是她的皇儿。
    “是本太妃给皇上施压,他才下旨赐婚的。因为本太妃觉得婧然也是可怜的孩子,还在襁褓中就丧了母,而且身子又不好,况且你们本就有婚约,所以……”
    “柳澈!或许应该叫你宁王世子轩辕澈!”轩辕玦看着唱作俱佳的龙袍皇上,淡淡道,“不要再做垂死挣扎,你以为冪婆婆给你换了脸,你就有持无恐了!”
    大厅的人惊讶,竟然是宁王世子!更让他们惊讶的是,冪婆婆医术如此顶天,竟然可以换脸!
    龙袍皇上冷哼一声,“朕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轩辕玦轻嗤,“冪婆婆为了你这张脸,可是差点丢了性命!”
    “空口无凭,或许他,”龙袍皇上指着黑衣皇上,“才是你所说的什么宁王世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朕不是朕!”
    轩辕玦睨他一瞬,不想再多费口舌,沉声吩咐道,“带冪婆婆出来!”
    众人皆惊,纷纷朝厅外望去,只见一个童颜鹤发的婆婆被一个侍卫搀扶进来。
    龙袍皇上身子一震,面上终于有了一丝龟裂,不过转瞬即逝。
    婆婆面色有些苍白,一看到龙袍皇上,满眼的恨意,咬牙道,“老妇给你换脸,你不但不感激,还要用老妇自制的无解毒药毒死老妇!辛好老妇会龟息*,才逃此一劫。”
    龙袍皇上无动于衷,冷笑道,“不知哪来的疯妇在此胡言乱语!”
    冪婆婆愤怒的瞪着他,半响,慢慢走向太上皇,行礼后缓缓说道,“他的下颌处有一颗黑痣,那是老妇换脸时故意点上去的,请太上皇明查。”
    “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龙袍皇上闻言大怒,旋即,眸色一沉,低吼道,“动手!”
    瞬间,在众人还未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大厅出现几个黑衣人,一眨眼的功夫捉住了萧淑太妃,一个紫衣男子则跟另外两个黑衣人把刀驾到了靖王、楚王以及秦王的脖子上。
    柳澈也趁此机会飞到了几个王爷的身后。
    “母妃!”
    “父王!”
    “父亲!”
    轩辕浩,轩辕逸以及冷修同时惊呼!
    “都不许动!”柳澈面色阴沉,狠戾道,“否则——杀!”
    轩辕浩几人只能停在原地,凝神看着几个黑衣人。
    太上皇看向柳澈,眸色如刀,声音冷厉,“你以为逃的掉吗?”
    “呵呵呵......”柳澈突然轻笑几声,戏谑道,“或许这几人不够分量,那么这个呢?”
    柳澈双掌一击,一个带着面具大约有两米高的巨人拎着舒婉过来了。
    紧随其后还有一个黑衣男子抱着一个孩子。
    舒婉一身皱褶的粉衣,头上的发鬓已经凌乱,几缕发丝垂落脸庞,脚上的绣鞋也只剩下一只,一张小脸惊慌失措,可即便是如此,她此刻也美的惊心动魄!
    轩辕玦瞳孔微缩,全身暴虐之气陡然释放,眸光瞬间清寒如刀。
    轩辕天睿也坐立不稳,紧握双拳的大手青筋暴露,眸底的戾气显露无疑。
    轩辕浩,轩辕逸以及冷修都不由得把心提了起来。
    舒婉扫视四周,当看到轩辕天睿时喊了一声大叔!
    这声大叔喊的轩辕天睿心神俱颤!
    旋即,她的眸光转向轩辕玦,一脸殷殷,“救我们的孩子!”
    “嗯!”轩辕玦嗓音暗哑,“我不会让你们有事!”
    “呵!”柳澈冷笑,“世子还真是自负!”
    “说吧!你想怎样?”
    轩辕玦还未出声,太上皇已经先开口了。
    “我想怎样?”柳澈嗤笑,“我想要皇位你给吗?”
    “你……”太上皇怒气冲天,“不可能,我沧祈江山怎可能交于你这个贼子!”
    “贼子!”柳澈低吼,“我也性轩辕,我也是太祖的子孙!”
    “你即使有皇室血脉,但你也是乱臣贼子,你与你父王逼宫、篡位、滥杀皇室中人,你们也配姓轩辕?你们为皇室蒙羞,是皇室的罪人!”轩辕天睿叱道。
    “哈哈哈……”柳澈猛然大笑起来,“难道你配吗?”柳澈指向舒婉,讥讽道,“她,是玉兰公主的孙女,即使玉兰公主不是皇室血脉,但她也是你们的皇妹,也是舒婉的外祖母,你罔顾伦常,爱上自己的外孙女,你也配姓轩辕?”
    大臣们震惊,偷瞄两人,虽然之前京城也有传闻,他们只当是传闻而已,毕竟太上皇最终把这位女子赐婚给了二皇子。
    舒婉担忧的看了一眼轩辕天睿。
    轩辕天睿睨向她,心里笑了,她不但不怪他,还担心他!即使她不爱他,这一生有她的这一丝牵挂他也满足了!
    轩辕玦不动声色的朝某处看了一眼,瞬间,十来个侍卫打扮的人闪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黑衣人手里把萧淑太妃,靖王,楚王成功解救。
    轩辕玦与轩辕天睿在他们动的同时,疾速朝舒婉那边窜去,一个奔向孩子,一个奔向舒婉。
    可几乎就在同一瞬间,又有二三十个黑衣人出现,他们显然是柳澈的人。
    这些黑衣人把舒婉与孩子团团包围,挡住了轩辕玦与轩辕天睿去路。
    轩辕玦与轩辕天睿与之打斗了起来。
    轩辕浩,冷修,老斛与一些侍卫把萧淑太妃,靖王,楚王以及一些大臣保护起来。
    紫衣人的武功显然不弱,只有他跟柳澈带着秦王跳出了王府侍卫的包围圈。
    秦王被紫衣人拖着向黑衣人靠拢,轩辕逸步步紧随。
    轩辕天睿和轩辕玦与黑衣人纠缠的越来越激烈。
    轩辕玦先冲出了重围,见抱着孩子的黑衣人离自己近,瞬间出手去抢孩子。
    刚把孩子抢到手,大批黑衣人又围了上来,轩辕玦陡然腾空,“接住!”
    孩子朝王府侍卫的保护圈里飞去,冷修及时跃起,稳稳的接住了。
    舒婉提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冷修看着孩子,孩子没有哭,正睁着滴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然后咧嘴笑了。
    冷修还在愣怔,孩子就被楚王抢了过去。
    楚王抱着孩子给靖王炫耀,“你还没有见过吧,瞧瞧,我的孙儿长的多好,又机灵,又不爱哭,经常对着本王呵呵笑……”
    老斛直翻白眼!
    这边,黑衣人死伤无数,轩辕天睿与轩辕玦虽然挂彩,但明显越斗越勇!
    柳澈双眼微眯,看着秦王眸光一闪。
    他朝巨人挥手,巨人推着舒婉靠了过去。
    “舅舅!”舒婉轻喊一声。
    柳澈一顿,眸色不明,“跟舅舅走吧!”
    柳澈,紫衣人,巨人带着秦王与舒婉一路后退,有几个黑衣人分离过来护着他们离开。
    轩辕逸焦急,追上去与黑衣人斗了起来,但是也没能阻止得了。
    刚到府门口,又有二三十个黑衣人出来护航。
    几人上了马车,其余人骑马,然后朝京南行使......
    小半个时辰后,他们一行直接冲出了南城门。
    城墙上,一道人影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兴奋道,“世子真是料事如神!”
    然后大手一挥,“跟上!”
    瞬间,几十个灰衣人飞掠而下,直朝前方追去。
    马车上,秦王看着舒婉,嘴角含笑,“小丫头!”
    “嗯?”舒婉抬眸看他。
    “害怕吗?”秦王问道。
    舒婉摇头。
    “在想你舅舅?”秦王好似能看穿她的心事。
    舒婉垂眸,“不知舅舅为何如此!”
    “他是宁王世子,不管宁王是否对错,但作为人子,有些事他不得不做!”
    秦王语气里有着明显无奈,好像他深有体会一般。
    舒婉不敢苟同,秦王或许说的对,舅舅是宁王的长子,他为宁王报仇也许无可厚非,但是,即使报仇也要明辨是非啊!
    忽然,她的一只脚被秦王骤然抬起。
    舒婉一惊,想要抽回,却被秦王握住。
    “别动!”秦王把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这么久未穿鞋,布袜都破成这样了!”
    说着,把她的布袜脱掉,露出莹如白玉的小脚。
    秦王手一顿,但很快从怀里掏出锦帕,要给她擦脚。
    “我自己来!”
    舒婉挣扎着要放下腿,这老头明显是在吃她豆腐,他虽然看起才三十来岁的样子,但实际年纪也有四十五六了吧!
    “本王也算是你的外祖父,你有什么别扭的?”秦王突然板着脸,正色道。
    舒婉愣怔,这是怪她思想不纯了哈!
    “就算撇开这层关系,现在我们同是落难人,也应该相互照应!”秦王语气明显不悦。
    算了,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觉得这秦王就是个大小孩,哎,就当是小时候爸爸给她洗脚得了?
    见她不再挣扎,秦王嘴角微勾,拿着锦帕把她的脚擦拭干净,还仔细检查了一番。
    “还好没有伤到!”
    然后把她的脚放下。
    舒婉望着脚发愁,鞋没了,袜子也破了,她不可能一直露着吧!
    这时,一双粉色的绣鞋递到她面前。
    舒婉错愕,“哪儿来的鞋!”
    “我随身带着的!”秦王云淡风轻的道。
    舒婉更惊诧了,这秦王没事带着一双绣鞋干嘛?难道他有特殊癖好?就是收集女人的绣鞋,没事拿出来闻一闻?想到此,舒婉身子一抖。
    “壳”,一个爆栗敲到她额头,“胡思乱想什么!”
    “呃?”舒婉讪讪一笑,“没想什么。”
    “这双绣鞋是你外祖母的,前阵子无意间想起,就一直带在身边,本想今日找个机会送给你,让你留个你外祖母的恋想。”
    舒婉看着绣鞋,鞋面上果然绣着玉兰花。
    她穿上一只,又把另一只脱下换上。
    “嗯,很合脚!”
    舒婉感叹,她跟外祖母什么都像,不光样子像,连脚都一般大小,而且还都喜欢粉色!
    秦王笑了,“本王就知道合适!”
    “王爷怎么会有外祖母的鞋?”舒婉好奇。
    秦王眸光一闪,“你外祖母偶然留在秦王府的。”
    其实,这是玉兰送给他的……
    这时,马车一个剧烈抖动,舒婉惯性朝车外扑去。
    秦王眼明手快,大手一捞,就把她捞了回来。
    舒婉拍拍胸脯,“谢谢!”
    秦王点头,然后掀帘一看。
    车外围了四五十个灰衣人。
    而他们的马车已经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停下。
    柳澈此时靠了过来,吩咐驾车的巨人,“带他们下车!”
    巨人一手拎一个,拎着他们下车后提着刀站在两人身后。
    舒婉眺向前方,见一大片灰衣人的最前面,赫然站着马涛!
    马涛看向她,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舒婉微微点头。
    突然想到什么,她侧眸,低声道,“王爷您会武功吗?”
    “会,不过被他们封了穴,使不出内力!”秦王也是低声,表情有些遗憾。
    舒婉本想,如果待会儿打起来,他可以趁机先逃,不用管她,她相信舅舅是不会伤她的!
    “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追来了!”柳澈沉声道。
    “是世子料事如神!”马涛淡漠道。
    柳澈一怔,眸色微敛,“倒是我小看了他!”旋即,突然冷笑一声,“马公子,我记得宁王可是你的师傅!”
    马涛面色微变,不过一瞬,“道不同不相为谋!”
    “好,好一个道不同不相为谋!”柳澈眸色冷厉,“倒是给你的忘恩负义找了个好借口!”
    “他收我为徒,目的本身也不纯,”马涛看着他,面无波澜,“他是为了让祖父为他做更多的事!”
    柳澈眉头一皱,随即又松开来,“不管目的如何,他也是你师傅,他从未伤害过你!”
    “就因为他是我师傅,当时太和殿一役,我并没有出手对付他!”马涛淡淡道。
    柳澈瞳孔一缩,“看来多说无益,动手吧!”
    须臾,两方人马相互扑去。
    柳澈,紫衣还有巨人,始终守着她跟秦王。
    看着密密麻麻打斗的人,一时半会儿恐怕也难分胜负!
    “我们先撤!”柳澈突然说道。
    然后他亲自抓住舒婉的胳膊,朝左边方向走去,秦王也被巨人拉着跟上,紫衣断后。
    舒婉暗暗焦急:舅舅这是要带她去哪儿?虽知道他不会伤害她,但是他一直不放她的话,她岂不是见不到她的小不点,还有那个男人了!
    “舅舅!”
    舒婉决定打亲情牌,她相信舅舅心里是疼她的,以前舅舅为了她的安全,不还曾经想过要把她送出京城吗?
    “什么事?”柳澈侧眸,可脚步并未停。
    “你放了我吧,我不能离开小不点!他年岁还那么小,舅舅忍心看着我们骨肉分离吗?”舒婉殷殷的看着他。
    柳澈凝眉,“你知道你姨娘怎么死的吗?”
    舒婉眸色暗了暗,姨娘始终是她的痛。
    “她是被尚书夫人,大皇子妃以及婧然公主合谋害死的。”
    舒婉心尖一痛,旋即怒道,“你当时不是派人保护姨娘了吗?怎么没有护住?还有,你既然知道婧然害死姨娘,你为何还要帮她?”
    柳澈眸光微闪,眼角扫了一眼秦王,“我有不得不帮她的理由!”语气一顿,“不过你放心,尚书夫人跟夏语嫣我已经找人给她们下了断肠散,死去活来的痛够一年,她们就会死!”
    舒婉惊讶!她本就是看在四姐姐的面子上,才饶了马氏的性命,结果......
    旋即,柳澈又道,“我告诉你这些是让你知道,任何人都有可能害你!”
    舒婉一愣,随即道,“我相信轩辕玦!”
    “可我不信他,所以要带你走!”柳澈瞥她一眼。
    “你……”舒婉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走了一阵,马上就要进入林子。
    要是进去了,他们就不容易被找到了。
    舒婉回头,希望轩辕玦能快点来救她!
    “别奢望他会来,我已经在楚王府埋伏了几百人,他们杀了多少就又会出现多少,直到他们精疲力尽后,楚王府的所有人都会被杀死!”柳澈冷酷的说道。
    舒婉身子一颤,原来他使用的是车轮战,没想到事情如此严峻!他们去墨渊居捉她的时候,对暗五,也是使用的这招。
    不知暗五他们有没有逃脱!
    柳澈淡扫她一眼,“现在知道我这是在救你了吧!本来也可以救你的孩子,但是被轩辕玦破坏了。”
    “你的意思是,连我的孩子也要杀!”舒婉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一个不留!”柳澈冷冷地吐出四个字。
    “啊……”舒婉骤然尖叫,双手直捶他的胸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杀我的孩子,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呃……”
    柳澈出手点了她的穴道,舒婉身子瞬间软了下去,接住她的不是柳澈而是秦王。
    秦王把她揽入怀,淡淡道,“你做过了!”
    “这样不是更好?”柳澈挑眉,“你不是一直想得到她吗?”
    “你以为本王只是想要了她?不,”秦王看着怀里的舒婉,心情愉悦,“本王是真心喜欢这个丫头,本王会把她带回王府,好好待她!”
    柳澈眼波微动,“秦王世子好像也喜欢她吧!”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