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鬼敲门 > 第八十章 自尽
    听完胡秀芹的解释,我才知道事情的缘由,原来,这东北马家先祖,也就是第一代的马先生,竟然和我们龙门派有很大的渊源,听说他原本是龙门弟子,但是后来不知为何被龙门派除名了。
    虽说除名了,可是他却通晓《三宝微精符箓》,后来他和五族仙家订立契约,传授五族仙家修炼之法,按辈分来算的话,五族的现任几位教主还都是马先生的弟子。
    不过这马先生自从还俗以后,传给自家弟子的本事却只有基本道术和请仙出马,这三宝符箓之术却丝毫没有传授。
    因此流传到现在,东北马家的传人并没有会我这个三宝微精符箓之术的。
    不过也不知道这马万忠是从哪里听来的传说,便对这符箓之术动了歹心,于是他当年便想从他老师柳云龙那里得到关于符咒的消息。
    不过他的心思却被柳云龙看穿,立刻就要告诉当时马家的族长,要知道这个消息可是马家不传之秘,如果被族长知道自己对符箓动了歪心思,那可是有绝对你想不到的重罚的,因此,马万忠这才对柳云龙苦苦相求,让他隐瞒这个事情,但是畜生就是畜生,心眼儿直,那柳云龙就非要把这个事情说出去,因此马万忠这才暗中偷袭了自己的老师,杀蛇灭口,因此叛逃了出去。
    而这一逃,就是几十年。
    我和常白杉听完以后,都是十分感慨,没想到其中竟然有这么多的事情。
    刚说完,胡秀芹看了看我,说道:“嗯?你手上的镯子呢?”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不禁对她一阵鄙视,想道:“你还好意思问?”
    于是我便说道:“弄丢了啊。这不是一直在找吗!”
    听到我说我的镯子丢了,胡秀芹大惊失色,说道:“怪不得,那看来那件事情是真的了!”
    “什么事情?”我问道。
    只听胡秀芹继续说道:“当时他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还不信,因为我知道那镯子在你的身上,看来他们所言非虚啊……”
    原来,近段时间,五族仙家忽然得到消息,长白山上封印了千年的旱魃僵尸忽然被放了出去,且那僵尸的下落现在无人知晓。
    要知道那封印那僵尸的钥匙正是我的这两对富贵平安镯,当时胡秀芹听到这个消息本来还不信,可是现如今知道了我的镯子的确是丢了,胡秀芹也不得不详细这个消息的真实程度。
    于是她便又问了我镯子的去向,我便将之前的经历大概的说了一遍,就当胡秀芹听到这马万忠和我的镯子似乎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时,当即就确定了。
    长白山上的旱魃僵尸基本上就是马万忠放出来的没跑了,而我的镯子势必跟他有直接的关系,想要找到我的镯子,必须要找到马万忠。
    这也是这次为什么五族仙家又开始大力追捕马万忠的原因。
    “可是,现如今要这么抓住这个老东西呢?要知道他可是比滑的都滑,不是那么容易的。”
    胡秀芹听完我的话以后,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镯子在你身上,你就必须要找到,不然你小命不保!”
    话音刚落,胡秀芹身后的一只黄皮子忽然窜了过来,一口咬在了我的手腕上,疼的我猛的一抖手,大骂道:“你他妈干啥啊!”
    就听那黄皮子说道:“哼哼,你小子自己的东西看管不好,让我们给你擦屁股,限你三个月之内找到镯子,否则,看见你的伤口没有,没有我们黄家的独门药,三月后你势必毒发身亡。”
    “我……诶,如果有消息怎么联系你们啊!”
    “咬住你的伤口使劲吹气,我们立刻就会过来……”
    我刚要破口大骂,可是就见胡秀芹和那些动物却头也不回的窜回了阴影当中消失不见了。
    我看着手腕子上的伤口,心里不住的骂娘:“靠,我因为啥丢的镯子,你他娘的往我身上赖!”
    常白杉此时身上也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看着我这个样子,也无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没办法,也只能这样了,于是常白杉抱起了杨千烨,我们第一时间打车去了医院,经过医生的诊断,杨千烨没有大毛病,就是身体过于虚弱,而我和常白杉才是受伤更为严重的。
    我们两个被强制住院了三天,这才好过来。
    要知道我现在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如果期限内找不到马万忠把镯子弄回来的话,老子我可是小命不保啊,那还有时间在医院里住院,于是在第四天我就办了出院手续,刚出院准备回学校的路上,我就感觉有个人在跟踪我,我拿出手机假装自拍,在手机里面这才发现,那竟然是马万忠!
    于是我立刻咬住了带伤的手腕,猛的一吹,就听见一阵放屁的声音,我的周围忽然卷起一阵阴风,身后的马万忠也发现了不对,刚要离开,就在这时,只听见空中忽然传来一阵威严的声音:“叛徒休走!”
    随着这如同洪钟大吕一般的声音落下,马万忠竟然真的被定住了,我抬头一看,只见三个浑身仙气的人从空中落了下里。
    那竟然是传说中的胡三太爷夫妇和黑妈妈!
    “马万忠,五族仙家追了你这么多年没有杀你,是一直念及着你马家的血脉,但是没想到你竟然敢放了长白山封印着的旱魃僵尸,说,你把僵尸藏哪儿了?”
    马万忠此刻全身僵硬,只见他挣扎了半天也没有动弹分毫,看见胡三太爷的问话,不禁冷笑一声:“哼哼,胡三太爷,没想到为了我这么个小人物,竟然还惊动你大驾前来,不过,那旱魃就是我放出来的,不过想知道那东西的去处,休想……”
    “你找死……”
    没等胡三太爷把话说完,只见马万忠的嘴里忽然飞出一只蓝色的光点儿,那光点落在马万忠的身上,瞬间就见马万忠的眼神当中失去了神采,变得呆如木鸡活死人一般。
    业虫!那是业虫!马万忠自尽了!
    马万忠自杀的如此突然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而胡三太爷看到我在旁边,便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孩子,对不住了,为了第一时间抓到马万忠,让黄家弟子在你的身上种了仙门,不过现在看来真的得让你跟我们走一趟了。”
    “去哪儿?”我问道。
    “去长白山,找旱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