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仙武大帝 > 第376章 对抗妖魔
    七朝世界,某处平原与山脉边界处,曲昆仑蒙洵等人正藏匿在山间等候着。
    不多时,沈羽带领妻子等人抵达。
    沈羽问道:“尔等为何藏匿此地?圣墓何在?”
    “喏,就在平原之地。”
    曲昆仑遥指前方平原,轻声说道:“只不过现在盘踞了很多妖族魔渊族的人,它们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早早的就来到此地占据,七朝世界的任何资源都不要,只是镇守此地,严禁任何人随意踏足,否则就会群起而攻之,已经有不少人误闯而亡,我等调查到此地后,便没有立即冲动,而是通知你过来。”
    “当然,我也通知了九界圣地之人,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汇聚此地。”
    沈羽点点头,观察前方平原,几乎被浓郁的妖族和魔族气息笼罩,虽然很隐患,可是他魂力很强,都能够全面洞察。
    很快,沈羽还感知到了太渊的气息,当即念头一动,传音道:“妖族魔族为何齐聚此地?”
    正在平原内的太渊忽然听到沈羽的传音吓了一跳,环顾四周,发现一切寂静后,当即内心说道:“平原之下就是七朝世界内最大的那尊圣墓,我发现后本想寻找你,奈何下令所有妖、魔两族齐聚,随时等候命令,我也无法逃脱,便没有给你传音。”
    沈羽暗道果然是圣墓,这倒也是好事,至少找到了圣墓所在地,总比一直下落不明来的更好。
    “现在妖族和魔族的强者有多少。”沈羽问道。
    “很多,几乎清一色都是天宫境级别的妖主,还有几位贤者级别的人物,包括那个血九婴都在这里。”
    沈羽嗯了一声,道:“有任何动向随时向我报备。”
    “好。”
    沈羽睁开眼眸,道:“确实是圣墓之地。”
    “那么接下来怎么做?”曲昆仑问道。
    沈羽想了想,说道:“通知九界之人来的时候,顺便宣扬出去,就说发现了圣墓之地。”
    曲昆仑眼眸一凝,当即明白了沈羽的用意,转身离开。
    沈羽想了想,拿出一道令牌,这是黎薛哲临行前交给他的令牌,微微力量感知,便发现令牌内有一道传音石,力量连同传音石后,沈羽没有说话,传音石却传来黎薛哲的声音,道:“沈羽?”
    沈羽眉头一挑,道:“前辈,怎会是您?”
    “你在七朝世界遇到危险了?”黎薛哲问道。
    “那到没有,只是发现了圣墓位置,我想着是否能够通知我们的人前来争夺一番造化。”沈羽说道。
    “是吗?你现在在何处?是否在传音石的位置?”
    “我就在这里,只不过现在圣墓外,都被妖族和魔族包围,恐怕会很危险,多通知一些人手。”
    “好。”
    随后黎薛哲便没了声音,沈羽冷冷一笑。
    既然青曜宫盟的守旧派三大家族,希望趁此机会干掉盟主派,那么一定会来到七朝峰会,而且会有不少人手。
    这些人若不利用,岂不是浪费了?
    或许他们跟妖族魔族之间有些不可告人的关系,但是面对圣墓的诱惑力,他们绝对忍不住。
    现在沈羽就是要号召所有人,来一阵针对妖魔两族。
    否则单靠自己的力量根本难以抗衡,还容易被他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实在有些亏。
    很快曲昆仑回来,告诉沈羽他已经按照要求,吩咐了下去,沈羽冷笑,他不相信这些人对圣墓没有兴趣。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很快天空蒙蒙亮,来到了第十天,四周诶汇聚的人群数量也是越来越多,绝大部分人都是九界各个圣地之人。
    沈羽还见到了许久未见的星藏宗众人,包括宗主韩青,雷泰等人,只不过现在的他们不再是单枪匹马,整体实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很显然是从九界的星藏圣地之内调来了很多人马。
    根据曲昆仑的解释是,盟主下达了命令,各个九界势力出力越多,到时候所得到的利益也就越大,傅玉城还答应到时候开启青曜界,这对于他们来说十分具备诱惑力。
    青曜界是青曜宫盟内埋葬往来诸圣和强者的地方,蕴含着诸多青曜宫盟的至宝和圣法,若是能够得到那些东西,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会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除了九界圣地的势力之外,还有很多七大王朝的强者,大家都格外兴奋的看向前方平原,普遍都很聪明的等待着,只要不傻都知道,大家都在等待必有缘故。
    只是总有人好奇和疑惑,然后冲进草原就被妖族灭杀。
    这也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一件事,草原之内格外危险,遍布了诸多妖族和魔族,虽然不知道它们是如何隐藏气息进来的,但不可否认的事,此地一定有圣墓,否则他们也不会聚集此地。
    很快沈羽抬头看向苍穹,发觉太阳已经日升三竿,只是阴云密布,妖魔之气盘踞,根本无法见到光亮,导致此地昏昏沉沉,阴暗无比。
    草原之上不知何时升起了苍白之雾,根本无法看清任何东西。
    一旁的曲昆仑传音道:“接下来怎么办?继续等着?”
    沈羽微微摇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等待。
    大约又过去了一个时辰,很快远处传来熟悉的气息,只见贾悠顷快步来到沈羽身旁,看到他,沈羽展颜轻笑,拱手道:“没想到长老也会亲临。”
    贾悠顷苦笑道:“事出有因,请容日后再言,眼下什么情况?”
    “妖魔两族聚集大批人马,齐聚草原,占据圣墓。”
    沈羽说道;“诸君齐聚,正在等候你们的到来。”
    “原来如此。”
    贾悠顷点点头。
    “不知当下青曜宫盟方面,是谁带队?”沈羽问道。
    “我。”
    贾悠顷轻声说道:“已经全权委托于我。”
    然后他传音说道:“三大副盟主让我趁机除掉盟主派的人,盟主派又让我除掉三大副盟主的人,你说我该如何解决?”
    沈羽笑了,眨了眨眼睛,道:“妖魔动的手,与贾长老有何干系?”
    “如此甚好。”
    贾悠顷眼睛一亮,当即明白了沈羽的意思。
    既然两派相互争夺,那不如直接全部丢给妖魔,除掉妖魔,获得圣墓,顺便完成了双方各自给予的任务,一举两得。
    “那就下旨出手吧。”沈羽说道。
    贾悠顷嗯了一声,当即御空飞起,绽放出炽盛的浩荡威压,散发出天宫境九重的无上修为气息。
    周身光辉闪烁,仿佛一轮大日,一时间吸引了诸多强者的目光。
    “吾乃青曜宫盟大长老贾悠顷,今得知妖魔率众入侵,犯我七朝峰会,意图夺圣墓,灭诸君,其心可诛!”
    贾悠顷冰冷的声音响彻苍茫各地,让四方诸君都能听到。
    “这本是青曜宫盟给予七朝群英的历练之地,妖魔鼠辈趁机深入,实在可恶!”
    “现在虽未曾出手,可占据草原,霸占圣墓,实乃我族威胁!”
    “吾愿以青曜宫盟之名,号令诸君进草原,杀妖魔,安七朝太平,诸君可愿追随!”
    一声令下,青曜宫盟的诸多强者纷纷拔地而起,绽放炽盛光辉。
    “吾等愿意追随贾长老!杀妖魔,安太平!”
    他们高声呼喊之时,场内也传来阵阵怒喝声。
    “吾等愿意追随贾长老!杀妖魔,安太平!”
    沈羽目光瞥向纵身而起的诸多天君和道主,这些都是九界圣地之人,此地全部清一色的听从号令。
    一时间怒喝声震耳欲聋。
    而有了他们的带头,也让诸多七朝的强者纷纷怒喝一声,紧随而至。
    全都愿意追随。
    沈羽满意点头,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那好!”
    贾悠顷眼神冰冷的看向草原,一把拔出宝剑,遥指草原,怒喝道:“吾将带队冲锋!!”
    “杀!!”
    他怒吼一声,直接一马当先杀进草原之内。
    身后青曜宫盟众强者以及九界圣地之人纷纷跟随,怒吼喊杀声一片。
    沈羽也带人紧随而至,只是他让牧云曦和衣婉君不要距离自己太远。
    吼!!!
    当一众人冲进草原之时,草原内发出阵阵仿佛远古妖兽的咆哮声,迷雾震散,竟然出现近十万的妖魔之众。
    妖族和魔渊族的人,早已排兵布阵等候多时。
    此时齐齐发出怒吼咆哮声,直接奔着众人杀伐而来。
    原来,他们也早已准备就绪。
    刹那间,双方没有多余废话,直接展开功伐。
    妖族和人族恩怨已久,自然水火不容。
    魔渊族虽然偏安一偶,但也想要图谋天下,时常与人族对抗,此时三方见面,可谓分外眼红,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直接就是最凶残最狂暴的战斗。
    轰隆隆!
    恐怖的战斗气浪覆盖四方,几乎要淹没一切,无数法则之光如泼墨般在天地间勾勒出一抹盛世画卷。
    噗噗噗!!
    鲜血四溅声,接连不断响起,无数尸体一具具倒下,生命宛如蝼蚁般变的薄而轻,脆弱不堪。
    嗤嗤嗤!
    沈羽隐于战场之中,念动间方圆百里内所有妖魔全部斩草除根,无论修为,没有任何妖魔能够扛得住。
    战斗之余,沈羽感知太渊,命令其不要参与战斗,以免伤及无辜。
    让它趁机前方带路,因为沈羽还没有找到紫乌邝等重要头目,这些人必然也在这里,只是现在不知何处。
    还有薛敏,现在的她被血九婴占据,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让她恢复,占据身躯,这将是最大的战力。
    除了沈羽外,诸如王长东,牧云曦等人都是骁勇善战,所向睥睨,沈羽倒是不需要多担心,暂时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们。
    “找到了!”
    忽然间,传来的太渊的传音,沈羽当即直奔前方疾驰而去,可还没等前行多久,忽然眼前华光一闪,浮现出了薛敏的身影。
    忽然看到薛敏,身旁的牧云曦等人都心头一惊,立即就要动手,但是薛敏却神情焦急的看向沈羽,连忙说道:“沈羽!沈羽你来了!救我!救救我!”
    沈羽眼眸微眯,道:“你是血九婴,还是薛敏?”
    “是我薛敏啊!”
    薛敏连忙说道:“现在情况紧急,其他事情等会儿在说!血九婴已经打通圣墓,要借圣墓之主的身躯复苏,一旦完成计划,我们所有人都要死!我也要被献祭!”
    沈羽神情凝重的说道:“你让我怎么救你?”
    “跟我来,我现在立即带你去圣墓找他,破坏掉他的计划!”
    薛敏顺势抓起沈羽的手,说道。
    沈羽嗯了一声,道:“好,所有人跟我一起!”
    其他人神情一愣,沈羽怎么这么相信她?就不怕是假的吗?
    牧云曦问道:“夫君,你怎么确定她就是她?”
    薛敏抬头看向牧云曦,道:“你不信任我?”
    沈羽皱眉道:“娘子你说什么呢,她怎么会骗我!她的气息分明没有错误!你若不信,那我问她!”
    然后转头看向薛敏,道:“我们第一次在什么地方见的面。”
    “自然是沈家,之后……你!!!”
    沈羽不等她说完话,反手扣住薛敏的手掌,法则之光化作层层锁链,直接缠绕薛敏,疯狂封锁。
    薛敏眼底闪过一抹阴狠锋芒,手臂猛然迸发出炽盛的血光震碎了层层锁链,而后一掌拍向沈羽,怒道:“你为何要对我动手!”
    沈羽神情冷漠,快速后撤躲避开,嗤笑一声,道:“我本来想陪你演演戏,看你玩什么猫腻,结果你连最简单的问题都回答的漏洞百出,你可让我如何信你啊,血九婴。”
    “记忆不可能出错!”薛敏怒道。
    “确实正确,但是如果你是薛敏的话,压根不会回答我,而你回答的太快了。”
    沈羽冷笑一声,让血九婴面色阴沉,道:“你这家伙倒是真有意思,看来顾清尘的建议没错,虽说你的实力不算很强,但是需要尽早除之。”
    沈羽冷哼一声,道:“你这分身可杀不得我,放弃你愚蠢的想法!”
    “你会出动分身想要诱杀我,看样子是还没有打通圣墓,你的准备还没有来得及,那么你可要小心了。”
    血九婴面色阴沉,道:“你猜的不错,不过,你更不会有机会!”
    说完,他直接消失。
    一旁的牧云曦想要追逐,被沈羽抬手制止,杀掉一个分身根本毫无意义,他胆敢来也很显然会做好最坏的打算,何必耽搁时间。
    现在要做的就是抓到它!
    这时,裴盈钰传音道:“前面有一个天宫境九重级别的妖主死了,把尸体给我!刚好可以为我所用!”
    沈羽点头,直接按照裴盈钰所说,寻到了那个妖主,它被人刺穿了胸膛,妖核被夺取,死的不能再死。
    沈羽随手一挥,凤钗应声从体内飞出,插在妖主胸口,顿时间玉光大放,紧接着妖主就睁开了眼眸,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这一变化,让周围的人吓了一跳,沈羽摆摆手,示意他们稍安勿躁。
    片刻后,妖主也就是裴盈钰缓缓深吸口气,站起身,拱手道:“主人,可以掌控,不过需要法则道石作为驱动。”
    沈羽随手丢给她一个戒指,戒指里足足有三十枚法则道石。
    裴盈钰抓起一枚法则道石塞进破损的胸膛,随着法则光辉弥漫,直接伤势恢复。
    “这,这什么情况?”周围人看得目瞪口呆,有些无法理解怎么回事。
    唯有沈羽点点头,道:“去吧。”
    “是!”
    裴盈钰恭敬的点点头,便直接原地消失。
    她要去的地方其实很简单,就是寻找血九婴的位置。
    以她的能力,若是一直待在沈羽体内出谋划策,未免有些浪费。
    暂时寻不到他,让裴盈钰出手是最好的。
    “继续战斗,持续深入,妖魔要全部斩杀,不可饶恕!”沈羽当即说道。
    “是!”
    身旁的王长东等人继续战斗,不做停留。
    唯有牧云曦好奇询问,沈羽一边战斗一边为她解答,这才恍然大悟。
    轰隆隆!
    战斗随着时间推移可谓是愈演愈烈,喊打喊杀圣络绎不绝。
    天宫境的强强对决,无法短时间分出胜负,可是当人数足够多的情况下,胜利的天平就会很快倾泻。
    目前人族的人比较少,并没有妖魔众更多,不过强者却足够,暂时能够维持对抗,可是想要攻进去,却很难。
    沈羽周身百种法则之光盘踞,随着手中天烛剑挥舞,刹那间道光垂落,宛如星河匹链,苍穹震荡,似乎此刻成为天地之子。
    强大的力量震慑的四周之人,瑟瑟发抖。
    没有任何人和妖魔,能够在手中活下去。
    沈羽一边杀,一边直奔草原深处。
    很快,他遇到了熟人。
    紫乌邝和顾清尘。
    “时隔半年,我们又见面了。”
    顾清尘看向沈羽,冷冷一笑。
    满眼都是歇斯底里的疯狂之意。
    至于紫乌邝站在背后并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冷漠。
    沈羽淡漠道:“堂堂人族,却沦为妖族爪牙,你是真的该死!”
    “半年前没有杀你,那么今日这里就是你的必死之地!”
    顾清尘放声大笑,道:“哈哈,可笑,你以为你能杀得掉我吗?我现在可是天宫境九重!”
    他踏步前行,狂暴的气劲在周身震荡,法则道光盘踞,仿佛一脚要将天地崩碎。
    “实力提升很强,但是跟我比还差得远!”
    沈羽冷哼一声,直接迸发出天宫境三重修为,拔起天烛剑杀向顾清尘。
    一剑下劈,苍穹剑术迸发,上百道大道法则之光垂落,仿佛神之剑光,能够破灭一切法。
    这恐怖的必杀一剑,蕴含的法则道光让顾清尘面色骤变,这根本就超越了天宫境所能爆发出的力量,为什么会有一百种大道法则之光?简直不可思议。
    顾清尘自知扛不住,冷哼一声,体内升起炽盛圣光,直接驱动他的那道圣器,只听轰鸣一声,便将沈羽这必杀一击格挡住。
    他面露冷意的看向沈羽,只是还不等他说话,沈羽冷笑一声,收剑踏前一步,一拳轰了过来。
    一瞬间,他的左拳佛光闪耀,卍光刺目,仿佛有一尊至高无上的佛陀高居苍穹之巅,此刻一记佛拳轰砸而下。
    轰隆一声,顾清尘直接被震飞数万丈开外,鲜血狂喷。
    “这,这不可能……”
    顾清尘倒吸口冷气,震撼的看向沈羽。
    他有圣器护体,还能够暂时掌控,自诩无敌,只是没想到沈羽手中竟然也有一道足以掌控的圣器,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从来不曾听说,他习修佛道,为何会掌握佛掌圣法?
    炽盛阳刚的佛光笼罩,沈羽周身金光闪烁,千军辟易之势,让四周妖族纷纷后退,佛光天然的压迫下,让他们的妖气都要弱化。
    “蝼蚁之辈,安敢与皓月争辉!”
    沈羽冷哼一声,五指佛掌他已经炼化掌控,虽然依旧不能发挥出圣器的威力,但是完全可以简单的释放使用,而不需要像曾经一样,单纯的依靠圣器强度。
    现在手握五指佛掌,再加上他本身体魄得到的加强,这一拳所能爆发出的战斗力,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转头看向紫乌邝,沈羽二话不说直接杀了过去。
    “纳命来!!”
    衣婉君跟随而至,九种上古妖兽血脉,加上后来得到的五行龙血,合计十种血脉之力爆发,令其宛如上古神兽一般,散发出的气场压迫,让周围不少妖族齐刷刷的跪在地上,寸步难移。
    紫乌邝眼眸闪烁着恐惧,二话不说直接跑。
    这可是他命令手下一手缔造出来的怪物,他深知衣婉君有多可怕。
    他周身闪烁着紫辉之光,宛如一道电光闪烁消失。
    不远处的顾清尘也没有多做停留,纷纷离开。
    沈羽拉住了衣婉君,并没有着急追赶,而是停在了原地,只见在这片草原的地上,有着一道道坟包。
    哪怕四周到处都在战斗,此地血肉横飞,尸骨横挂,依然能够清楚的看到坟包。
    里面传来忽明忽灭的幽光,隐约有着圣气压迫。
    “这是圣墓?”沈羽看向了程皓谭。
    他面色阴沉,开始动用明气道瞳探查,只是很快他眉头紧皱,道:“很像,但是又感觉充满了危险。”
    沈羽有些狐疑,就在此时,意识中传来裴盈钰的声音:“切勿触碰那些坟包,里面都是一些圣道傀儡!”
    沈羽暗道果然,怪不得紫乌邝顾清尘等人在这里逗留,恐怕是故意让人误以为这里是圣墓入口吧。
    轰!!
    就在裴盈钰刚刚传音后,沈羽告知了周围人原因后,却有一位天宫境老者,一掌轰在了坟包上,刹那间坟包爆开万丈圣光,紧接着地下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一只足有万丈高的无头巨人一步登天,降临草原。
    无头巨人周身金光璀璨,肌肉隆起,宛如上古时期的巨人族。
    断裂的脖颈处,平整如镜,似乎有一把无上利刃,一刀斩断了头颅。
    在他腹部,却有一只竖瞳,一张嘴。
    嘴巴张开,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
    声浪随着它一脚下落,轰隆轰击在草原之上,震荡的四方诸君都在哀嚎摇曳。
    这一脚落下,更不知道多少人当场惨死,一命呜呼。
    他一只手紧紧扣在满是坟包的大地之上,咔嚓一声,捏碎大地,为无数道坟包破裂,出现三十头一模一样的无头巨人!
    “该死!!”
    沈羽等人快速倒飞离开,至于那位破开坟包的天宫境老者已经消失不见,时至现在都不知道它是何许人也。
    “杀他!快快快!”
    有人怒吼咆哮,攻击无头巨人,只是无论道主还是真主的法则攻击,落在无头巨人身上都是不痛不痒,全然没有半分波动,甚至连一道伤痕都很难留下。
    “好强的防御力,这可如何是好。”牧云曦面色凝重的说道。
    “这或许就是顾清尘等人出现在这里的意义。”
    沈羽面色阴冷,他拔起天烛剑,纵身一跃冲向无头巨人,手握天烛剑,御起百种道法重重的下劈。
    噗嗤!!
    一剑下落,无头巨人的手臂当场破碎,宛如一座小山倒塌,无头巨人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嚎,然后一掌抓向沈羽,若非沈羽空间闪烁的快,恐怕就要被扣住。
    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有些躲闪不及。
    “好强的体魄。”
    沈羽眼眸微凝,自己这必杀一剑,天宫境没有任何人能够扛得住,这个无头巨人却只是断了一条手臂,难以想象它的防御力何等惊人。
    “它并非无敌的,我们同仇敌忾,杀了他!!”
    远处贾悠顷传来怒吼声,直接带头杀向无头巨人。
    不是它们想要攻击无头巨人,而是它太庞大了,无差别的攻击所有人,而且攻击速度实在太快,没有任何人能够扛得住。
    更要命的是,它们的攻击会完美避开所有妖族魔族。
    它们的出现,也好像三十道天门横亘在大家面前,根本无法前行一步。
    轰轰轰!
    随后众人就开始协力进攻,虽然无头巨人不断反攻,发出诸多进攻,但是安耐不住人族数量够多,强者也够多,若是齐齐攻击一个地方,无头巨人也根本扛不住。
    但是总的来说,它们的突然出现,却是阻隔了众人前行的道路。
    趁此机会,妖族也纷纷逃离,逐渐远遁,不再纠缠。
    噗!
    沈羽一剑劈出,终于将一头无头巨人彻底四分五裂,直至不能动弹,才彻底杀死。
    只是沈羽眉头紧皱,它们防御力实在是太惊人了,如果这样杀的话,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
    妖族让它们特意放出来,目的很显然就是为了拖住他们,为了获得圣墓拖延时间。
    可是眼下又不知道它们所在何处,只能被迫困在这里。
    就在此时,裴盈钰传来声音,道:“主人!我找到了圣墓位置!得到一样东西,即可停滞无头巨人!”
    沈羽眼睛一亮,当即喊道:“云曦,婉君,长东,昆仑,皓谭,速度跟我来!其他人暂时留在此地对抗无头巨人!”
    说完沈羽直接朝着裴盈钰的方向飞去。
    离开时给贾悠顷传音,让他先带领人手抵抗。
    咻咻咻!
    沈羽等人光速逃离,无头巨人想要阻拦也根本来不及。
    很快,沈羽等人来到一处大山山脚。
    这里是草原中央深处,也是唯一一座山岳。
    它显得是那么的突兀,诡异。
    整座山岳,像极了墓碑,横插在草原之上,耸天而立,散发着古老神秘的威压气息。
    无数道斑驳的法则之光盘踞,仿佛有圣人所居。
    裴盈钰整合诸多妖族的人再次巡逻观察,感知到沈羽到来后,直接出手杀人,那些妖族之人大惊,正要发怒反击的时候,被沈羽等人带头全部消灭。
    裴盈钰指着面前山岳上的大门,道:“穿过这道门,便能抵达圣墓!里面有一个黄金巨人雕像,得到那座雕像,即可控制外界的无头巨人!”
    “妖族魔族的人都已经潜入圣墓之下,我们要加快速度!”
    “好!”
    沈羽一步来到大门前,二话不说直接五指佛掌迸发,圣光力量暴动,直接将大门轰碎,旋即神秘的丝丝缕缕流光覆盖周身,将众人全部吸纳吞噬了进去。
    刚刚感觉有些晕眩,脚下就踩到坚实的大地,睁开眼眸,这里是一片寂静古老的山脉群,在遥远的天之尽头,有一道剑山,似乎是一把从天上刺下来的圣剑,跟似乎是天之支柱。
    “那里就是圣墓之地!”
    裴盈钰指着剑山说道。
    “走!”
    沈羽等人带头冲向剑山。
    路途中,遇到了数之不尽的各式资源宝物,任何一样东西都可以说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只是众人都无法顾及,只能埋头不断前行。
    而且沈羽发现有些奇怪,近十万妖族魔族抵达圣墓后,为何不见了踪迹?
    甚至都没有丝毫气息?
    就在此时,忽然前方某处地下传来虚弱的声音,那声音是太渊!
    沈羽一惊,连忙将他从地下挖了出来。
    此时的他十分虚弱,面如枯槁,满眼血色,十分脆弱,几乎摇摇欲坠。
    “你这是怎么回事!”沈羽大惊,忽然间没了他的气息,现在又忽然感知到他,短短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他怎么仿佛被吞噬了灵魂和血肉一般?
    “血九婴率领四大妖族族长,将所有妖族魔族全部献祭了!就是为了最后的圣血祭祀,召唤青曜妖圣!”
    太渊沙哑着声音说道:“若非我及时察觉不妙装死,恐怕早已经化作了灰飞,饶是如此,我依然被献祭之力掠夺,只剩下一口气苟然残喘,我知道你一定会来到这里,所以一直在等你。”
    “快快去阻止,一旦青曜妖圣出世,七朝峰会的所有人无一例外,全都要死!”
    沈羽面色凝重,是真没想到妖族会这么狠,最后竟然会将所有妖族魔族,乃至四大守护妖族都不放过,全部献祭。
    他们为了复活青曜妖圣,已经陷入到了癫狂状态!
    “好,有我在,你尽管放心,我一定会阻止的!你先好好休息。”
    沈羽魂力扩散,让他的精神缓缓沉睡,随手将他丢到狱梦塔内进行调息。
    狱梦塔内还有一具尸体,就是冯明瑶。
    沈羽原本不杀她,她在这里还能苟活,只是沈羽突破升华,得到涅槃淬炼的时候,周身所有力量都得到了法则之力的洗礼,她一时间无法承受冲击力,就直接死去了。
    沈羽在修行,也一直都没有理会,便将尸体丢在了这里。
    “走!”
    沈羽将太渊丢在狱梦塔后,带着云曦等人便往深处前行。
    只是衣婉君眉头微皱,道:“我们这样去,未免有些势单力薄,如何能成功?”
    “如果阻止计划失败了呢?”
    沈羽看向了裴盈钰,她沉思片刻,道:“牧云曦,你出去通知贾悠顷,让他尽快带人过来,我们也很快控制无头巨人。”
    牧云曦看向了沈羽,沈羽点点头,牧云曦当即说道:“好,夫君你们一路小心。”
    说完,牧云曦便快速离开,沈羽等人极速前行。
    沈羽问道:“为何是要牧云曦去通知?”
    沈羽相信,裴盈钰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选择人。
    裴盈钰说道;“她是您最疼爱的娘子,自然不能受到危险。此次我们前往深处,稍不留神就可能出意外,但无论如何,我相信您都有办法活着,只是不可能保护得了其他人,所以让牧云曦先活着离开,是最好的办法。”
    “其次,她逗留在这里的作用,远不如衣婉君更大。因为衣婉君也是合适的躯体和承载之体。”
    裴盈钰的话,让沈羽眼眸微凝,不知道在思索什么,但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头。
    很快一行人抵达深处,只见剑山山脚下,有六个人。
    紫乌邝等四位守护妖族的族长,顾清尘,以及薛敏。
    现在可以叫做血九婴。
    六人站在特定方位,脚下是一道闪烁光辉的阵法,形成六芒星,在每一个人的脚下闪烁着璀璨光泽。
    仿佛有圣辉弥漫。
    在六人中央的上空,缓缓盘踞着一道万丈巨大的祭坛。
    祭坛被旺盛的圣气和妖气笼罩,无数道浓郁的鲜血,源源不断的从祭坛四周的空间倒灌落下,全部浇灌在祭坛上。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祭坛打通了血狱的大门,正在从血狱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力量。
    在祭坛最中央的上空,漂浮着一道虚影。
    若隐若现的可以发现是一名男性,他盘坐背对众人,头戴白玉冠,身着白色长袍,腰杆挺拔,宛如神圣之道的化身。
    让人看上一眼就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俯首称臣。
    就仿佛他就是法则的化身,是天地意志。
    这位,就是青曜妖圣。
    嗤嗤嗤嗤!
    六人此时各自站在六芒星阵法的角阵上,双手缔结着古老引进,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道神圣道纹在周身不断凝现,随后化作一道道流光钻进上空的祭坛之上。
    不过,能清晰可见的是,血九婴周身的神圣道纹数量更多,而且她位于偏靠中心的位置,似乎和祭坛还有着诸多联系。
    “这是什么阵法?”
    “涅天换圣道通阵!”
    沈羽面色凝重,这是专门为了祭奠承载青曜妖圣的圣阵,也是接引它重新复活的复活大阵。
    “可有办法破解?”衣婉君问道。
    沈羽摇摇头,此阵哪怕是圣人修为想要破除都难上加难,更莫要提及现在的沈羽,哪怕是知道方法,可是受限于实力不足,也根本毫无任何办法。
    似乎是看到了沈羽等人的到来,血九婴缓缓睁开眼眸,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道:“啧,你来的速度还真是够快的,佩服佩服。”
    “若非无头巨人的阻拦,还真容易让你们提前赶过来呢!”
    “只可惜啊,你终究是来晚了一步,终究是我的计谋更技高一筹哈哈哈!”
    沈羽面色阴沉,道;“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
    血九婴了转头冷笑一声,道:“那我还真是有些期待你到底如何破阵了呢。”
    其他人都纷纷看向沈羽,沈羽面色难看。
    这对于他目前来说确实有些难度,实在是此阵连圣人都很难破除,他如今的修为根本不足以支撑。
    看向剑山,山内便是储存圣墓之主身躯的地方,在这里搭建阵法,就是想要利用圣墓之主的力量,让青曜妖圣复活后就能够将其力量吞噬,直接一跃成为圣人。
    一旦成功,恐怕就是七朝峰会所有人的噩梦,谁也逃不掉。
    哪怕是失败,青曜妖圣至少是半圣实力,想要诛杀也是格外的困难。
    这就是裴盈钰所说的稍有不慎,就将命丧黄泉吗?
    转头看向裴盈钰,裴盈钰面色低沉,不知在想什么,就在沈羽准备自己想办法试一试的时候,裴盈钰传音道:“主人,你愿不愿意赌一赌?”
    “怎么赌?”
    “赌你成圣。”
    此言一出,让沈羽心里咯噔一下,道:“难不成你的意思是说……”
    “看样子您猜出来的,没错,那就是赌你和青曜妖圣一起成圣!”
    裴盈钰说道:“青曜妖圣祭坛下的阵法,根本无法破除,除非有圣人亲临。但是,不代表你不能进入圣墓之内。你手握圣谕道旨,它可以直接接引圣墓之主的全部力量,让你冲击圣境!”
    “一旦成功,您便是圣人,危机自当解除,可是一旦失败,面临的就是死路一条。不仅圣墓之主的力量会把你杀死,青曜妖圣也会与你抢夺圣力,犹如两把刀,会直接让你有命进,无命出。”
    “但是依然可以赌,不代表没有希望。因为你的体质太特殊,气运太强,天地自有转机,何况有圣谕道旨!”
    “虽说成功率和失败率达到八二开,但这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了。除了你,谁也做不到。”
    “我感知到圣墓内有两具圣人之躯,我可以引其中一具为己用,献祭轰杀青曜妖圣为你争取时间,但是我也会直接力量耗竭,恢复成凤钗,是成是败,赌一把吧!”
    沈羽眼眸深邃的看向裴盈钰,道:“赌输了,你的性命不在,你大仇未报,你不怕?”
    “怕,但我相信我的判断不会有错。”裴盈钰坚定的说道。
    听到她的回答,沈羽松了口气。
    她一定是占卜看到了什么,只是没有说明,或者说她不敢说。
    一旦说了,就等同于泄露天机,这个危机时刻,本就是赌命,一旦泄露天机,遭到天谴,简直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不敢赌。
    这也足以说明,她也有些怕了。
    她一定不想死,但是她依然让沈羽去赌,那么说明成功率或许不是八二,而是七三,或者六四。
    总归是有希望。
    这也是沈羽询问她的缘由。
    二人心照不宣的点点头。
    旋即沈羽转头看向牧云曦和衣婉君,将二人直接拉入怀中,轻轻抱住,说道:“云曦,婉君,我有一计策可以改变现状,只不过需要假死而骗青曜妖圣,我有把握,你二人切勿担心,稍后我进入剑山内,你们便伺机离开,切勿被他们抓到当做把柄,很容易威胁到我的安全。”
    牧云曦眼眸微凝,道:“真的?”
    “真的,我何时骗过你?”
    沈羽揉了揉她的脑袋,在脸颊轻轻亲吻,道:“不想你们担心,才提前说的,知道吗?”
    牧云曦嗯了一声,她无条件的相信沈羽,也知道沈羽无论何时都能化险为夷。
    一旁的衣婉君也和她一样,只不过衣婉君思维更老练一些。
    目光看了看裴盈钰所化的妖人,又看了看沈羽,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在脸颊一吻,传音说道:“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你如果死了,我一定会妥善安排好云曦姐姐,去地下陪你。”
    沈羽自然明白骗不过衣婉君,想要说什么,衣婉君却松开沈羽,眼神坚定的拉着牧云曦的手转身离开,道;“我们先行离去,莫要打搅夫君计划。”
    牧云曦嗯了一声,虽然满眼都是担忧,但是她并没有想太多。
    沈羽内心有些感慨,他也不想这样像交代后事一样交代,只是他也心里没有太高的把握,终是要做好准备才是。
    看向王长东曲昆仑程皓谭三人,沈羽拱手传音道:“我有一计划要去完成,劳烦三位伺机行事,另外,拜托你们一件事,一定要照顾好我的两位娘子。”
    三人脸色骤变,都猜测有些不对劲,尤其是程皓谭欲言又止,但是只是微微叹息,旋即三人郑重的拱手,转身离开。
    等他们离去后,沈羽看了一眼血九婴,冷厉的说道:“今日,就算是死,我也会拉着你们一起垫背!”
    哼!!
    沈羽冷哼一声,和裴盈钰一同直奔剑山内的圣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