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是糜夫人 > 第288章 训兵(下)
    “看看这两拨人有什么区别!”
    陈宫引领着刘荏的目光在两支已经泾渭分明的兵马上轮转。
    “这两方....”刘荏在陈宫的引领下也算是看明白了过来,“一方全都是军中出身,一方面全都是百姓出身。
    可之前我明明没有听到过这方面的安排...
    而且这一次是紧急擂鼓,他们也都是混居,若是有什么私下的动作,也不会真的就让那些人一丁点的消息也得不到...”
    “这就是那小子的高明之处,他并没有对这些军伍出身的人有任何的交代,也没有在背后做任何的小动作。
    可是却找到了双方之间平衡的那个点。
    这些军伍出身的家伙,最差也是军中精锐,更有甚者是军中精锐斥候。
    你虽然没有在军中呆过,但是你的身份也对军中是有所了解的,一个被称之为精锐的人在军中定然会有自己的独特之处。
    不仅如此,那军中精锐斥候是什么人物,想来你也是有所了解的。
    这等人物就算是这段时间颇有几分疏懒也没关系,他们骨子里面的东西是遍布了的。
    擂鼓一响便是可以将他们唤醒,不管他们是在哪里,哪怕是他们是在长安城中,只要听到了擂鼓之声,就会第一时间冲到校场之中,然后拿好自己的兵器聚集起来。
    这就是精锐!”
    陈宫说完之后还指了指另一个方向,是那些互相忌惮,互相拉开距离的家伙。
    “你再看看他们,说实话在此之前他们就是真正的乌合之众。
    他们甚至不懂什么叫做军中规矩,这夜半三更经过了赶路和初步训练之后他们别说听到什么擂鼓之声了。
    就算是他们耳边炸了一个雷,他们都清醒不过来。
    如此一来,一次很简单的分化就这么完成了。
    混居的问题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不再是问题了!
    后面的事情,你也自然就明白了。”
    听完了陈宫的话语之后,刘荏也微微点头明白了过来,不过疑惑却是更多了。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让他们如此...只是为了惩戒?”
    “惩戒?”陈宫忍不住笑了,“到了他这个地步,哪里还有什么惩戒?
    这只是训练罢了!
    你看看这群家伙,没有半点勇武不说,甚至还有几分....狗仗人势的感觉,他们沉迷于自己的甲胄和兵刃,从而忘记了作为士卒最重要的是什么。
    这是他们的疏漏之一,也是他们成为乌合之众的原因之一。
    因此那个家伙让他们放弃所有的兵刃,脱下了他们的甲胄,用最原始的办法去厮杀掉敌人。
    这就是训练之一,让他们知道杀人不能完全依赖于外物。
    因为日后他们潜入敌人后方的时候,他们可没有那些兵刃和甲胄护身,有的就是如同现在一样,牙齿和双手!
    这就是所谓的严加训练,不但严苛,而且凶狠!
    再说明令禁止,想要让人明令禁止就不能只靠简单的压制和杀戮,重要的还有赏罚分明。
    他们错了所以要惩罚,这么严苛的惩罚就要换来更加丰厚的赏赐,从而让他们心中的憋闷和难言化解掉。”
    “可是他们如今这又是想要干什么,明明已经结束了,可他们完全就是在...提防对方?”
    “这应该就是那小子的第三步了,作为暗探除了杀人之外,还得有心眼和算计!
    老夫虽然不知道那小子做了什么,但...”
    “我让游楚告诉他们,三天之内,他们只能活下去百人。
    如果超过了百人那就全杀,如果少于百人,那就不得好死了...”
    此时刘峰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们的身后,并且给了他们答案。
    这句话一出来,刘荏直接被吓了一跳,若非是陈宫拉着,这小子就直接准备跑了。
    “他又不是什么吃人的恶鬼,你这么怕他作甚!”陈宫看着刘荏那煞白的脸和哆嗦的嘴唇,忍不住斥责了一句。
    “是..是..小子..知错!”
    “你这嘴巴刚利索点就被他吓成这样了,胆子怎的这么小?”陈宫忍不住摇了摇头,然后瞪了刘峰一眼,“要不你离远点?”
    “.....”刘峰一脸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两人,最后也只能悻悻然地离开。
    看着刘峰走远之后,刘荏那脸色才缓缓恢复了几分正常,说话也再次变得利索了些许。
    “小子并不是惧怕大哥...只是...只是今日大哥这些事情...有些让小子...”刘荏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一夜的经历。
    他还记得当初他最彷徨的时候,是刘峰带着他安稳了下来,而且还为他母亲找到了一个出身来,也给他找了一个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先生。
    这些恩情他都记得,只是...今夜的刘峰和他以往见到的完全不同。
    陌生得让他止不住的害怕。
    “行了小家伙,别多想了!”陈宫看着他的这个脸色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副模样倒也不能怪你胆怯。
    说实话,这个小子越来越疯了,或许他自己也知道,有些事情一直压在心里没有一个发泄的地方会让他真的疯掉的。
    之前他也有过很多朋友,陈元龙,钟元常都是他的好友...
    或许老夫也是!
    但是这些年过去了,陈元龙和他恩断义绝,钟元常与他不死不休。
    仿佛他的朋友最后都会和他走到分道扬镳的地步一样。
    他自己虽然总是说没关系,早就已经想到这一天了,可这一次两次下来,他这心里又何尝没有几分感触?
    毕竟他也是一个人啊。
    所以他心里憋闷,做事情也就越发的极致,慢慢的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别说你会害怕他,有时候老夫见到他做事,都会有些不忍直视的感觉,他已经从震慑慢慢变成了折磨。
    或许这也是他一直坚持自己最后不得善终的原因吧。
    在这条路走下去,最后的结果一定不会是好结果,如果他想活那么就要有无数的人去死。”
    这些话让刘荏陷入了沉默,年纪还小的他并不能完全理解这些话,但是却可以知道自己的这个大哥,或许并不是自己看到的这么容易和简单。
    而陈宫也没有继续在这上面和他聊下去,反倒是将最后的一点和刘荏解释了起来。
    “至于为什么那小子要在这个时候做出这么一件事情来,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嗯....”刘荏先生默然,然后蔡小心意义的开口说到,“之前小子觉得是因为大哥想要惩处这些人,如今....小子觉得莫不是大哥还想要训练他们?”
    “少在老夫这里耍滑头,问的是你目的,不是让你在这里说废话。”陈宫听到这话之后脸色直接就是一沉,差点没甩那小子一巴掌。
    “小子只能看出来是训练,但是小子着实是看不出来...大哥这是训练什么。
    他这明显是让他们互相不相信的。
    小子虽然不懂暗卫之事,但是先生曾经说过,那么是自身深处黑暗之中,也应心中有所坚持才是。
    若是连袍泽都无法相信,那么他们日后如何能够坚持下去,又如何能够....”
    “你以为这件事情会让他们无法相信彼此?”
    “陈公,这明明就是要让他们乱战...这就是互相厮杀,暗杀...”
    “那是因为你忘记了这件事情里最重要的那句话!”陈宫笑了,“这条命令真正值得你在乎的不是只能活三个字,而是那百人...
    要求是百人,不能多也不能少,这说明了什么?”
    “这..”
    “说明他们第一件事情要做的不是清理身边人,而是杀了最先动手的人。
    用那小子的话来说就是,莽夫和蠢货都要死!
    时间给了他们三天,这三天不是让他们互相厮杀的,而是让他们互相联合的。
    如何保证最后留下百人?
    那么就一定要让大家有一个默契,杀到百人的时候立刻停手不能再杀下去了。
    这就能够很好的选拔出两种人来。
    第一,头脑清晰牙尖嘴利之人,他们能够第一时间发现这条命令的正确解决办法,然后联合身边的人聚集在一起。
    既能够自保,也能够拉拢更多的人。
    若是他拉拢到了百人,那么他们只需要将其他人都杀了,他们就赢了!
    如果不能,他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聚拢一部分人,难不成就不能在后面的两天里和其他人互相拉拢?
    这是他们选拔出来的第一种人!
    其二就是有天赋也足够勇猛的人,如果不能拉拢其他人,也不相信被其他人。
    那么成为独行之人就是必然大军结果,而在这种局面下独行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不想死,就必须杀出来才行,这就需要过人的勇武或者手段。
    日后好生训练便能够成为一把真正的利刃为他冲锋陷阵,行那阴诡之事!
    这是选拔而出的两种人,还有一种不能用的,就是老夫刚刚说的上来就不管不顾要动手的。
    这种人不但没能看懂这是什么情况,也没能发现这里面应该怎么做,就是莽夫的行事。
    他们在军中或许还能够闯出来条生路,但在这种暗卫中...”
    说道这里陈宫都笑了。
    “这个时候不杀了他们,难不成等着他们回头去坏了大事不成么?
    所以莽夫和蠢货,绝对不能活下来。
    不需要自己找理由,就借用那些人的手去解决他们,这是多好的事情?
    而且,经历了这么一件事情之后,他们不但会产生最初的信任和互相之间行事的默契。
    同时也能够有最基本的上下之分。
    日后他管理起来....那简直不要容易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