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道从大佛果实开始 > 四十六章:鲸落万物生
    连根的话听得连凌云山雾罩,许是看出年轻人的疑惑,连大掌柜接着开口解释道:“如果药行提供的易筋丸足够所有修行者需要,那么每颗易筋丸只能卖到六百钱,可如果易筋丸只够七成修行者使用,那么每一颗,就能卖到一千二!因为没有修行者,希望自己是用不上丹药的那三成,懂么?”
    “懂了,物以稀为贵嘛。”
    虽说嘴巴懂了,但连凌还是有疑惑,所以斟酌着追问,“但眼下情况对不上啊...凭我们几大药商的易筋丸产量,别说一个永宁城,再供三四个也绰绰有余啊...怎么物以稀为贵?”
    “以前我也和你一样不明白的,直到族长点醒我。”
    连根望着漫天野火,幽幽道:“其实,如果咱们几家能够诚心合作,真正饿上他们几年,那么易筋丸的价格,自然疯涨,但偏偏有些不听话的,面上说要共进退,共谋大业。可你这边少放,他那边就多产,让大家都没钱赚。所以这样的老鼠屎,早就该挑出去了!”
    以【易筋丸】,【锻骨丹】发家的万氏就是那颗老鼠屎!
    隆冬季节天干物燥,连凌却没由来的冷汗涔涔。
    因为他分明记得,在几日前的一次宴会上,万隆同连大掌柜握手言欢,亲密的好像兄弟。
    万大掌柜更是承诺,他已经着手准备对付郑乾,定要为连根老兄出气。
    连大掌柜闻言感动不已,承诺届时一定说服家主,派遣高手为万兄助拳,两家合力将这郑乾这颗老鼠屎给赶出永宁。
    宾主尽欢,兄弟义气。
    在万家弟子倾巢而出奔向乾坤商行时,连家也真派遣高手前往万家,却不是为了助拳。
    直到接到对万家动手的命令时,连凌都有些不敢相信,但现在听到连根的解释,他逐渐咂摸出味来。
    但一颗心却还是扑通扑通的跳,因为他觉得,这个策略过分激进了,“就算没了万家,那如果孙家、刘家不配合呢,还有郑乾,有乾坤商行在,我们想抬高药价,还是不太容易吧?”
    “呵,不会再有乾坤商行了。”
    连根冷笑:“他们挂出的牌价,影响了太多人的利益,几座南城的道馆主会借着万家之死向娄洪发难,另外这个消息,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到西夏州御制山,即便娄洪有能力应付几大馆主的围剿,也很快会被宗门召回进行解释。”
    “而少了娄洪的乾坤商行,就是没了爪牙的老虎,咱们甚至不用出面,只需要暗中撺掇几个万家遗孤联合声讨。灭门之仇,就算郑乾有天大的来头又如何,死了全家的可怜人才不会管那么多。即便最后真有什么高手来追责,又同咱们有什么关系呢?”
    把话重复到这儿,连根顿了顿,想起了族长连苡仁那张波澜不惊的脸,感叹不已,“这才叫纵横捭阖,运筹帷幄啊,从始至终,咱们没有一点儿损失,却除掉了两个对手,而有了万家这只死去的猴,你觉得孙家,刘家,还敢忤逆永宁药行的龙头么?”
    两人说话间,一名连家武者来到两人跟前,回禀战果:“六千亩药圃已经全部焚烧,另外,留守护卫药圃的三百九十六名万家弟子,尽数伏诛!”
    “把尸体一起烧了。”
    连根沉吟道:“等这些事情做完,你带着人去临渊城,尽量不要被人发现行踪,到了临渊城后到连家商行找管事连芳,过段时间他会安排商队将你们带回来。”
    同武者交代完后,连根又笑着朝着连凌道:“事情做完,咱们该回城看戏了。”
    “有啥可看的,乾坤商行,完蛋了!”
    连凌感叹,易地而处,他都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是郑乾,要怎样应付这绵密的毒计。
    可以说族长连苡仁这套连招,根本没有留给乾坤商行一点儿还手的余地。
    如今,他们众志成城,他们万众一心,他们势大滔天,他们代表正义。
    郑乾和他的乾坤商行,会想垃圾一样,被他们从永宁城给扫出去。
    可以说连苡仁算到了一切,唯独算漏了一点人心。
    万家上下数百口一夜之间被屠尽,这样恶毒的行径必然会招至永宁城全民的恐惧与反感,对乾坤商行口诛笔伐!
    在这种群情激奋之下,不论是道馆主联袂出手,还是灭门遗孤声讨,都是道德和正义的代表。
    民心可用,优势在我!
    至少连苡仁是这样认为的,毕竟是数百条无辜的生命啊!
    但令人意外的是,在永宁城的百姓听到万家被灭门的消息后,却没有表现出多少愤怒。
    反而是永宁周边的乡镇,那些被万峰药行视作贱种药奴的村民们,在听到万家被灭满门后,快活得就跟过节一样。
    群情激奋,口诛笔伐?
    倒也是有。
    只是状况不对。
    一些曾经受过万家欺压的百姓纷纷站出来诉说自己的苦痛。
    他们从四面八方来到惨案发生的地方,看到满地的无头尸体,还有墙面上几个嚣张至极的大字后,狂笑不止,泪流满面,大仇得报。
    山呼娄洪真英雄,乾坤商行除大害!
    那场面莫名震撼,让前来看戏的连家两人没由来的心慌。
    霸凌者从来忘性大,所以总认为,只要受过欺负的人不再出声,那些事便会随风而散。
    他们根本不明白,沉默只是绝望,而不是遗忘!
    当这些真正的无辜者看到乾坤商行做到了他们梦都不敢梦的事情后。
    那些本来在沉默中压抑着的愤怒爆发了。
    不知是从哪儿冒出来那么些人,他们走上大街,撕开自己的衣服,亮出血淋淋的伤疤,向着走过路过的人们,泪声俱下的讲述一个个悲惨的故事。
    明火执械,强抢民女,逼良为娼,仗势欺人,杀人放火,灭门绝户.....
    几个人,几十人,上百人!
    相较于万隆组织污蔑郑乾的规模,当数百亲历者泪声俱下,指名道姓描述万家人的恶行时,路人们恍惚觉得。
    万府的匾额下,根本没有无辜的怨魂,只有迟到的报应!
    “乾坤正道,娄洪英豪!”
    不知道是谁口中第一个喊出这样的话,但随着万家灭门的消息不胫而走,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出现,这样呐喊的人越来越多。
    数不清究竟多少,但你随便找条大街,从街头走到街尾,零星听些故事,若是没有泪流满面,义愤填膺,只有一个可能——你是万家族人!
    什么叫群情激奋,什么叫民心所向?
    被释放的愤怒化作燎原野火,人们闯进万家产业与商铺,尽情释放。
    一开始只是零星几家店铺遭受砸抢,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加入,事态越发失控!
    城中所有万家直属的铺面,都受到了“暴徒”的光顾。
    处处是烽烟,处处是声援乾坤商行的暴民。
    这种情况下,连苡仁的后手根本没法施展,因为现在任何自称万氏遗孤的人,都会被撕碎!
    而更让永宁城高门大户心惊的是,三位锻骨大成,一位壮腑境界,四位永宁城鼎鼎有名的馆主联手,竟拿娄洪不下!
    在这场战斗中,几位馆主感受到了娄洪的“光明磊落”,认为似这般的英雄人物,绝对不会敢做不敢认。
    于是果断停手,并且承诺,他们一定会帮娄洪查清楚真相。
    他们绝不会放任杀死万家的凶手逍遥法外,更不会冤枉好人。
    娄洪当然明白对方的态度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转变,按照以往的脾气,他是不肯罢休的,可这次情况不一样。
    万家的灭门,明显是有人在对他栽赃,想借几个馆主的手除掉他。
    若是他非得同这几位分出生死,且不说能不能赢,或是之后的麻烦,只说这种明知对方陷阱还硬往里跳的行为,就很让人受不了。
    但几个馆主蛮横的恶意也不能当做没看到,所以娄洪提出:“不想打也行,等找出栽赃我的凶手后,不管对方是谁,你们都得来为我助拳。若是不来,就说明你们这趟并非为了主持正义,而是针对我。如果是这样的话!”
    娄洪举着沙包大的拳头,露着口森森白牙,寒声道:“那咱们就不死不休!”
    几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馆主听到这话,心中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下。
    ……
    永宁州大乱
    谁都没有想到,万家灭门带来的连锁反应竟然会这样大。
    永宁城的高门大户第一次见到温驯的羊群变成这样。
    说是失去理智吧,可除了万家商行名下的产业、商铺,这些暴民对其他豪商秋毫无犯。
    当然,这其中肯定有永宁各家高门大户加强守备力量的原因在。
    但这也可以说明这些暴民其实并没有完全疯癫,还是知道害怕的。
    但要说这些人没有失去理智,那他们那副非要将万家人赶尽杀绝的姿态,又着实令旁观者心惊。
    可眼下却没有人敢去制止这个混乱,因为这个节骨眼上,谁特么的敢去收编万家的产业,谁就是灭门万家最大的嫌疑人。
    如果娄洪被打败,乾坤商行被赶走了,那么几大药商肯定乐呵呵的瓜分了万家的田产、店铺,但现在乾坤商行依旧好好地,这种事情就不能干了。
    所以永宁城的混乱,且得持续一会儿。
    永宁城越来越乱,但对城外的乾坤商行,好像并没有产生什么影响。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比如之前永宁城里那群对乾坤商行不假颜色的商人,在万家被灭门以后,又重新愿意和乾坤商行进行交易。
    而且给出的价格,低得令人惊喜。
    随着大量物料的购入,郑乾也变得特别忙碌。
    每天不是组织伙计们开垦荒地,就是规划产业,指导基建造房!
    热火朝天的景象与内城的混乱形成巨大的反差,而原本坐落在永宁城外的流民集,因为害怕被暴民影响,所以向郑乾询问能不能迁徙到乾坤商行驻地的边上。
    郑乾大喜过望,立刻划出了一大片规整的区域,充作固定的市集,并且划分了摊位,方便管理。
    随着流民集的迁入,原本荒凉偏僻的驻地每天都热热闹闹的,好些个城内居民,宁愿每天多跑十几里地,也要到这儿来交易。
    明明是天下大乱的情形,这边的行情却莫名其妙在变好,不断有小商贩要求加入流民集。
    到了第三天,规划的摊位已经从原来几十个,达到上百个。
    更值得高兴的是,周商凭借顽强的求生意志,并消耗了血气大丹的大半药性后,终于苏醒了。
    看顾他的大夫立刻让学徒通知郑乾等人。
    可当郑乾、王瓜、娄洪赶到病房时,周商再次陷入昏睡。
    “你不是说他醒了么?”
    王瓜揪着大夫衣领,恶狠狠地,轻声问道。
    “啥都不懂,你这样的瓜皮也能当丹师?快撒手!”
    娄洪拉开王瓜,开始解释,“能够苏醒就意味着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这不是睡眠,是好转反应,现在不要打扰他,等他醒了再说!”
    说完,三人便又离开了安静的病房。
    ……
    深夜,正在休息的娄洪,听到校场传来一阵熟悉又陌生的急促喘息。
    自周商昏迷之后,护卫营地的夜总是静悄悄的,今晚竟然有人加练?
    娄洪好奇的拨开窗帘,看清校场上的人后,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呼、呼、呼!”
    只是走点路都会这么喘,周商是没有想到的。
    浑身酸软无力,尤其两条腿,像是练腿后的脱力状态,软得连体重都快撑不住了,只从病房走到校场这点儿路,踉跄了好几次。
    体力也变得极差,就这么走了几步路,头顶竟然冒汗了。
    心脏也有问题,一喘气就隐隐作痛。
    虽然早已料到走捷径必然产生后果,但后果这么严重,还是有些出乎意料的。
    而通过当下身体状态的反馈,周商也大致推理出了果实能力捷径的偿还机制。
    用借钱打个比方。
    大佛果实的超我金身状态,就相当于是贷款。
    恶魔果实银行根据你的贷款资质(即开启果实时的身体状态),决定放款额度。
    这个放款不需要抵押,也不需要什么证明,偿还方式也很透明,不论你果实能力表现成什么样,最后都以体力偿还。
    一般情况下呢,都是能还上这个贷款的。
    因为正常情况,恶魔果实银行给你放款的额度,是不会超越你能够承受的范围。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周商的力量是1,体力是1,恢复力也是1。
    那么恶魔果实银行在评估了这份资质后,放款力量2。
    最终周商表现出的战斗力,就是力量3。
    在这份力量的使用过程中,周商的体力,会以3倍的速度进行消耗偿还。
    这就是这份贷款所产生的利息,如果你体力耗尽,无法偿还贷款,银行就会把款项收回。
    如此就是恶魔果实银行的借贷运作流程。
    只要正常使用,绝不会产生坏账烂账。
    怪只怪周商找的捷径,有些过分近了。
    还气生力刺激肾脏,创造出体力源源不绝,力量暴增的假象。
    逆冲元炁刺激心脏,超速新陈代谢,达到应激性的强化。
    通过两种刺激身体器官的方法,进行了超级的额度提升!
    这种情况下,周商的借贷资质变成什么样了呢。
    力量3,体力1,恢复3!
    所以恶魔果实银行评估后,直接进行一个额度6的放款!
    忿怒金刚相,身放暗红光!
    用的时候当然很过瘾,但解除果实能力后,状况就很糟糕了。
    花钱时有多爽,还钱时就有多狼狈,恶魔果实银行是按照总分7的资质标准收取利息的。
    可事实上,因为濒死,重伤的原因,周身的实际资质总分只有2。
    再好了呀,利息肯定还不上了呀,那就只能用生命力代偿。
    恶魔果实银行的规则是愚蠢的,也是冷酷的。
    就像它在评判资质时不会管你是怎么达到的那样,在它收取利息时,也不会考虑宿主实际的身体状况。
    你按7的资质借,他就按7的资质抽利息。
    原本就濒死重伤,再加一个还款,说实在的,周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
    但能够苏醒,就是最大的幸事。
    苏醒意味着他把欠恶魔果实银行的钱还完了。
    也让他下定了决心。
    以后这种杠杆借贷,要嘛就不用。
    要用就在身体状况最好的时候用,从一开始就用!
    与严刚的这次交手,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抱有侥幸心理,低估了境界差距带来的战力差距。
    下次对敌,这种错误可不能再犯了!
    周商一边舒展身体做些简单的复健运动,一边对战斗进行复盘,思考可以改进的地方。
    只是同样的事情,因为旁观者角度的不同,往往得出的结论也是大相径庭。
    在娄洪眼里,他只看见周商脚步虚浮,失魂落魄的在校场转圈。
    每走一段,周商都会累到停下,大口喘气,然后反复按揉胸口。
    走了几圈后,更是脱力直接跌坐在地,尝试了两次没有爬起来后,就垂着头坐着,仿佛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看不下去的娄洪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走到周商身边,将人扶起后,忍不住埋怨道:“为了别人把自己搞成这样,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后悔什么?后悔当时没叫住你嘛?”
    被扶着站起的周商拍拍娄洪僵硬的臂膀,笑着安慰道:“别想太多了,我其实有好些个可以避免同严刚战斗的办法。所以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正因为如此,我也愿意承担这个选择带来的所有结果,不论好的还是坏的。”
    “你自己受伤,反倒来安慰我,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很不好受啊!”
    当察觉到周商的伤情时,娄洪是真的很内疚,他在追击赏金楼主时,其实是听到的,只是他觉得料理钱无够费不了什么功夫,所以无视了。
    可等他回来时,就得知严刚袭击营地,而且人才刚走。
    他可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巧的事,唯一的解释是,严刚一直藏在密林里,就是等着他离开才出手。
    从这个角度看,其实王瓜说得没有错,周商的伤情,至少有七成应该算在他头上。
    所以刚刚察觉到校场的动静时,他都没有马上反应,就是因为有些内疚。
    没想到他这点儿小心思,全都被周商看穿,甚至还开口安慰。
    可这样平和的安慰,甚至比王瓜劈头盖脸的谩骂,更让娄洪来得难受,“如果我当时没有追出去,你根本就不会受伤,你应该怨我的。哪怕骂我几句,打我一顿,发泄发泄,起码让我好受些啊!”
    “这样啊?行叭!”
    周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旋即举起软绵绵的拳头,擂向娄洪胸口:“好了,扯平了,我要开始锻炼了。”
    力道很轻,轻得仿佛没有重量,却又很重,重重砸在心上。
    拳头是会说话的,而且十分诚实。
    从周商的拳头上,娄洪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情,没有丝毫怨愤恨意,只有平和坚定,莫名震撼的同时,亦让他有些失神。
    “怎么可能,遭受这样的重创,难道连抱怨发泄都不需要嘛?”
    娄洪实在难以置信,向周商的背影喊话发问道。
    “抱怨发泄么?其实我很擅长这些的,因为在我老家,人就算拼命努力,也不一定能看见希望。所以那个时候,抱怨和发泄,就是我在面对不幸时,唯一的手段。”
    “也不能说是手段,到底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嘛,所以爽一下是一下吧。起码在发泄抱怨的时候,我能将错误推给别人或是世界。但偶尔的时候,我也经常在想,若是能够去到一个,努力必然得到回应的环境,我究竟能不能活出个人样呢?”
    “然后我就来啦。在玄灵修行,每一分努力,都能被清楚的感受到,这就是我梦想中的地方,所以我不需要再抱怨发泄了!”
    “只需要努力向前走,如果途中跌倒,那就爬起来,接着走!”
    周商边说边喘,两条腿软得像面条,仿佛随时都会摔倒,但是背影,却有种一往无前的豪勇坚定。
    娄洪不知道周商的老家是哪里,但他却能感受到周商那股发自内心的感动。
    真的有人会那么喜欢修炼吗?
    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在听完周商的话后,娄洪做出了一个决定。
    “要想继续走,没有好的身体可不行,照你这样的练法,只会把身体再次练坏!”
    娄洪来到周商身边,淡淡道:“跟上,教你点儿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