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历史军事 > 东海龙王! > 第26章 第一名
    第26章 第一名
    洗漱完毕,上官暮霭躺在床上,偷偷拿出今天捡到的碎干草。这应该是受惊的马儿吐出来的东西,上官捏了一把白色粉末放在鼻子上,“这,竟然是惊魂散。”惊魂散,少量致人疯癫,多则致人死亡。
    但是这种药因为害处太大,一般人都买不到的。除非,除非这个人在宫里。是啊,世间上的药还会在宫里找不到吗?上官暮霭镇定地包好药粉,在这里是无法丢的,只好明天坐马车的时候找机会丢了,前面的马车都没事,只有这一辆马车出了问题,很明显了,那个人应该就是冲着我而来,他肯定不想让我参加科举考试吧,最终是想阻止我进宫吧。
    第二天,一行人早早坐上马车出发前往东苑。柳郡栊偷偷靠近上官暮霭:“小心你的玉佩。”上官暮霭一听感到不妙,但是车上那么多人,实在不方便拿下来检查。“叮,文笔考试开始。”考官在左巡右巡,忽然停在了上官暮霭的跟前:“这位考生,请把你的玉佩解下来让我检查一下。”“进来之前已经检查过了。”上官暮霭回答道。“考场规则第十八条,考官有权对考生一切带进来的东西进行怀疑,搜查。请你交出来。”
    “考场第十条,在没有合理怀疑的情况下,考官不得干扰考生答卷,否则,影响发挥,考官有一定责任。”上官暮霭面不改色。“既然考官大人怀疑我,那我可以给大人看,但是一旦你没有搜到任何能证明我作弊的证据,那我申请延迟作答时间,因为你耽误我很多时间。”
    “可以,拿来。”考官胸有成竹的样子。上官暮霭解下玉佩交给考官,但是反反复复地看,这玉佩上面都没有任何藏着作弊的证据。“你,肯定藏身上了。”“考官,咱们科举制度可是很少遇到差错的时候,这次我也是经过层层检查才进来的,现在你却总是怀疑我作弊,这莫不是在质疑你们自己的办事能力吧。刚才经过三层检查我才坐到这个位置上,难不成有考官主动放我进来,现如今要当众要我出丑?”
    “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可别血口喷人了。”考官当场气的没话说,吵架声惊动了另外的考官,主考官当场喝止:“好了,既然已经搜了怀疑的玉佩,那就到此为止吧。大家都各就各位,考生们专心作答。”上官暮霭把头转过去,看了柳郡栊一眼。
    柳郡栊也眼神温和地看着他点点头。记忆回到半个时辰之前的马车上。柳郡栊告诉上官暮霭,昨晚看到有个人偷偷地打开他的住所,进去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因为三更半夜,他什么也看不清,但是觉得上官身上除了玉佩不会被搜查到,其他的应该都会被检查到,所以柳郡栊推测来人应该在玉佩上动了手脚。
    上官暮霭趁着转头向着车窗外,伸手在玉佩上摸索,竟然发现底部玉佩被凿了一个小洞,洞里塞上一张小纸条,趁着下马车的空档,上官暮霭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海灾”二字。上官暮霭来不及多想直接把纸条咽进嘴里。而坐在考场里,拿到考卷,赫然看到上面写着:海灾政策四字。猛地倒吸一口冷气。
    有人故意把今天的考试内容透漏给我,一旦那张纸条被找到,和卷子是一样的考题,那我就是十张嘴都说不清,轻则要被禁考十年,重则满门抄斩。真是太险了,我说我昨晚怎么睡的那么沉。应该是饭里被人加了什么东西。但是考官和参与考试的下官们肯定也是要被查,到时候,也就是找个替死鬼了事吧。惊险又逃过一劫,上官暮霭却把目标锁定得更小了:这次考试所有参与的考官们。
    虽然加了时间,但是上官暮霭还是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了答卷。收卷的时候,考官还故意看了上官一眼。“各位考生可以离场了,请回到西苑休息一天,明天我们将通过的入榜者名单公布,后天正式参加比武考试。”大家都起身离场。卷子很快被送往王宫里面,按照规矩所有卷子都应该被钉住名字以免有人偏私,但是有一张卷子却被一位魏考官拿了出来,这位考官正是考场上要求重新检查上官玉佩的那位。
    拿出来被放在最后的那张正是上官暮霭的试卷。给一篇文章打分,需要经过五位考官之手,每位考官打分以后,取平均值。魏考官于是故意把这篇文章评的比较低分,并且最后一个打分,因为打分早了会被别人怀疑。另一位于姓考官在算分的时候故意把前面的文章计算高分一点。这样差距就拉开了。
    第二天放榜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考生们兴奋地挤上前查看寻找自己的名字。上官暮霭由一开始的开心期待,到最后一连确认几遍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名字。柳郡栊的考试成绩是本次的第一名,他兴奋地问上官:“你也进了吧。”上官暮霭苦笑着摇摇头,准备离开。“没有名字的可以回房间收拾收拾明早派车送大家回家。”
    上官暮霭失落地回到房间,半躺着沮丧不已,心里想着,自己替父亲报仇的愿望就要落空了吗?上官暮霭越想越不甘心,忽然想到了白帝,是不是可以求白帝看看自己的试卷?但是这样一来,所有考生是不是都会来这一招?
    傍晚时分,上官暮霭还是决定试一试:“小哥,没有看到考官们呐?”“这笔试完了,考官们当然走了,难不成在这里陪你们喂蚊子啊。”忽然西苑外吵闹不止,原来是几个卫士拿着皇榜骑着快马进来了,“怎么回事啊官爷。”“白帝龙颜大怒,说还有文章写得很好,却没有被评上,现在要求我们把名字加上去。”卫士在第一名柳郡栊的后面再加上一个名字,正是上官暮霭。
    “第一名:柳郡栊,上官暮霭,第三名加一个名字蔡宗铭。上官暮霭,蔡宗铭,你们明天记得留下来参加比武赛。”听到自己的名字,上官暮霭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家纷纷对上官暮霭表示祝贺,但有些人还是愤愤不平在起哄,“都审了一天的试卷,为什么忽然又加了名字,这两人怕是认识朝廷中人吧。”
    “都别吵了,这最后一遍是白帝亲自阅卷,因为昨晚有个考官不够负责造成分数有误,难道大家对白帝的眼光有什么疑问吗?”卫士举起了圣旨。众人赶紧下跪谢恩。上官暮霭心里明白,这肯定是白帝在背后相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