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历史军事 > 和相亲对象被封在一起之后 > 第五十九章 想和她在一起谈恋爱的那种
    二人打打闹闹的度过了周末,在接下来的工作日时间,林树和江暮雪也正如之前说好的那般时不时的就在客厅共同进行自己的工作和更新。
    在这种状态下,林树好像没什么影响,顶多是感觉头脑会更清晰一些,但江暮雪却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码字码的飞起。
    不说天天日万,但每天基本都能码个七八千差不多。
    她码的多了,更的也就稍微多了一些,以前都是每天雷打不动的四千,现在基本都是六千,剩下的就当作了存稿。
    虽然每天就多了两千字,但对于江暮雪的读者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天大的震撼,甚至怀疑是不是林树已经把江暮雪给替换掉了。
    没办法,当一个几年来每天四千,还时不时请个假的死鸽子忽然变得异常勤奋,你很难不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有哪里出了问题。
    虽然读者虽然看的挺爽的,但林树这段时间看的则是比他们更爽了,毕竟江暮雪发出去的都是好久之前就写好的了,林树却能直接拿着她每天最新更新的看。
    然而这种行为引起了江暮雪的一些小脾气,认为林树这是在赤裸裸的白嫖她。
    不过当林某人把手机递给她看了看之后,江暮雪一下子就变得喜笑颜开了。
    林树给她看的是自己的书架,江暮雪的书是里面唯一被置顶并开了自动订阅的。
    看着气呼呼跑过来又笑嘻嘻的走回去的江暮雪,林树当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人有时候居然能这么好满足的吗?
    晚上的时候江暮雪也不怎么直播了,主要一直在和许菡徐明轩一起打打游戏什么的,这种偏向私生活之类的江暮雪是不太想公开展现的。
    读者和粉丝们倒是都没有什么意见,主要她这段时间更新确实挺给力的,他们都以为江暮雪是在努力码字,也就没催过她直播。
    许菡和徐明轩这段时间也是跟林树他们玩的起劲,甚至连最初的某些试探目的都早忘到不知道哪儿去了。
    又是一个周五的晚上,林树和江暮雪按照惯例一起打完了游戏之后就各自道了晚安,准备回去睡了。
    然而林树刚回到房间之后就接到了自家老妈的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林树直接迷惑,这不是已经到了十点多了吗?甚至都快到十一点钟了啊。
    常年提倡早睡的母亲大人今天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打电话?
    而且这时间也有点巧啊,他刚陪江暮雪打完游戏回来,这电话就来了,要不是这是江暮雪家里,林树还以为老妈给自己装了监控呢。
    “喂,妈?你还没睡?”想了一下没得到答案,林树不敢怠慢,赶忙接起了电话。
    “睡什么睡啊,还不是为了你吗?!”
    “啊?我又怎么了?”感受到母上大人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林树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看看你啊,一个大小伙子,长的也不丑,咱家庭也不是那么差,你也挺能说会道的,这都多久了啊,怎么就还没把小江给我拿下?”
    看林树还有点茫然,林母直接就是一顿数落,还唉声叹气的像是林树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样。
    “可是这满打满算差不多才一个月啊,您老以前不是经常跟我说谈恋爱要慎重一点吗?”林树面露无奈,苦笑着回答到。
    “那是什么情况,现在是什么情况?小江那么好的一女孩子你不赶紧抓紧了,等人家找了别人看你后悔不。”
    听着老妈振振有词的话语,林树对于某些东西实在是有点不解,思考了一下问道:“妈,您都将近二十年没见过江暮雪了,怎么就认为她能有那么好?”
    “你这孩子还想挑拨我和小江的关系是吧?照小江她妈说的,小江长的又好看,性格又好,又什么都能干,好像还是做什么互联网工作的,这还不好?你别想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啊,我收拾不到你,小心小江收拾你。”
    林树越听眉头是皱的越深,脸色越怪异。
    她有这么多优点??
    长的好看?嗯,这个没法反驳,确实不错。
    性格好?就她?天天又是捶我又是拍我的,这是性格好?
    什么都能干?如果老妈没有在开车的话,这是最离谱的了吧。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天天摸鱼,这家里什么不是我做的。
    还做互联网工作的?
    Emmm…也不能说不对,毕竟这话就是林树当初说出来的,打自己脸就算了吧。
    不过这描述的和实际上的江暮雪完全就是两个人好吧!
    而且江暮雪怎么会因为这些收拾我,她又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总不能母上天天背刺自己吧。
    “妈,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可能,这些都不太靠谱?你看哈…”
    林树小声地准备给自家老妈描述一下真实的江暮雪是什么样的,结果话还没出口,就被她打断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而且你也别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了,我就问你你喜不喜欢她?就回答这一句,别扯别的。”
    听到林母直接挑明的问题,林树几次张嘴但却欲言又止。
    “不说话是吧,那就是不喜欢喽,那我去和小江她妈说一下了,让她再找别人。”
    “别别别,我承认我是有一点点喜欢她行吧”虽然知道自家老妈大概率是在吓自己,不过林树还是心一横直接说了出来。
    喜欢这个词对于一个万年单身狗来说还是比较难开口的,单身的时间越长,这个词就越难从口中说出来。
    但林树想着这是自家老妈,也不是外人,没什么不能说的。而且以后也许迟早是要对某个人说出口的,现在就当适应一下了吧。
    “一点点?一点点喜欢是多喜欢?”然而林母对林树的答案还是不太满意,继续追问着。
    “就是以前从没有过的那种,想和她在一起谈恋爱的那种。”第一句话已经说了出去,后面对林树来说就没那么难开口了。
    “对嘛,这才对了,你喜欢她就要说出来啊,你不说她怎么能知道呢是吧。”
    见老妈终于满意了,林树也稍微松了口气。
    然而林母接下来的话又让他将这口气提了起来。
    “那她下个月生日快到了,你准备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