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历史军事 > 人在三国,朝九晚五 > 第九章 刘备来了
    “如何?”
    刘巴幽幽地看着陈逢,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要说起来,他其实本不会如此的,因为自从他成为曹吹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接受了曹操的特殊战争手段。
    可问题在于,有些东西怕只怕眼见为实。
    没看到的时候,刘巴可以将一切都想的很是美好。
    什么天下人都理解啊、所有人都对曹操统一天下寄予厚望啊、大家都爱曹公,都能原谅曹公啊……
    这些都可以想,甚至在刘巴内心里,他隐隐已经将这些当做了事实。
    直到魏延突然发飙,他才忽然发现,原来这天下间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曹操的。
    更为关键的是,这些不能理解曹操的人里面,还有着很多类似于魏延这样的人。
    魏延是什么人?
    说起来,刘巴其实很看不上这个人,只是将他当做一个普通的武夫,平日里甚至都不多看一眼的。
    就算是看,也是带有鄙夷的目光。
    这也是两人互相不搭理的原因所在。
    接着,两人由于中间还有一个陈逢,所以他们便这样互相不爽的相处了下来。
    而在相处的过程中,刘巴虽然从没有想过要改变自己的行为,但他内心里却早就认定了一个事实。
    魏延确实有才华,而且还是个名将的种子。
    他更加知道的是,假以时日,此人也必将独掌一军或镇守一方。
    偏偏,他在听到曹操的特殊战争手段以后,突然就发飙了。
    这是前所未有的。
    甚至在这之前,刘巴给他脸色看,他甚至都不在意。
    当然,这里面也有陈逢调和的原因所在。
    但刚才魏延的有感而发,却无论如何也不是在作假。
    这样的人,一个或许还好,但如果多了起来呢?
    因而,刘巴便不由得开始思索,以后或许应该劝说曹操,尽可能地不去屠城。
    而这,恰好被陈逢看了出来。
    他当然想知道陈逢有什么想法了。
    尤其是在对方随便一番话,就让他认清了曹操也不是人人都爱的事实以后,他自然就更加尊重对方的意见了。
    “没什么。”
    陈逢摇了摇头,笑着道,“反正,你以后也不可能跑到曹操那边去。”
    “?”
    刘巴额头冒出了一个问号的同时,一脸郁闷的道,“子初便如此自信?”
    “对,就是这么自信!”
    陈逢重重地点了点头。
    刘巴:“……”
    这番话,显然让他又一次的陷入了郁闷。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吃饱了的魏延也不知是不是想看他吃瘪,竟是直接开口道:
    “县君若有用到我的地方,还请直言。”
    他这番话很是直接,完全没有半点遮掩的就作出了,只要对付曹操,他便什么都行的保证。
    这自然就让刘巴更加难受了。
    甚至于,他忽然就感觉自己在这个院子里已经没有了位置。
    因此,片刻之后刘巴便闷闷道:“你们吃,我先回去了。”
    陈逢见此,不由得朝着魏延眨了眨眼。
    后者则一脸微笑地点了点头,深藏功与名。
    “我也要睡了,文长且回去吧。”
    但还没等魏延高兴多久,他就听到了逐客令。
    这一刻,魏延整个人都傻了。
    因为他本来以为,陈逢会在刘巴走了之后,跟自己稍稍地讲解一番荆州的形势,顺便再给自己布置几个任务。
    然后……
    就这?
    可惜他不善言辞,更不喜欢作言辞争辩,因此最终只能是和刘巴一样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一场宴席,这世上突然就多了两个伤心人。
    “心情好了,果然看什么都舒服……”
    偏偏宴席的主人还很高兴,回过头来甚至还多看了两页书。
    转眼,天就黑了。
    随即,又亮了。
    次日。
    “县君。”
    一大早的,魏延便满脸期待地走进了县府,朝着坐在院中看书的陈逢行了一礼,道:“已过卯时(5-7时),可要应值?”
    “至巳时(9-11时)再说。”
    陈逢翻了翻眼皮,目光一闪,也看到了魏延脸上的一丝着急,不由道,“县府当中又没什么事,你急什么?”
    “往常确实无事,但今日却是不同。”
    魏延指了指外面,道:“也不知怎的,今日一大早就有两人前来告状,若非县君下令,鼓声大概都要传进来了。”
    他的这番话,算是很委婉地将自己卯时过后才来,已是很给面子的事实说了出来。
    “那便让文无害……”
    下意识地,陈逢便想把事情吩咐给专门负责核查案卷、复查案卷的文无害。
    这个职位,大概就相当于后世的律师+公诉人+审判员,绝对是本职所在。
    从这一点来说,他的安排不算错。
    但问题在于,此时正值乱世,很多地方的官职压根都没人。
    尤其还是前线的情况下。
    以朝阳县而言,如今除了陈逢这个县长和魏延这个县尉之外,便只剩下了一个老狱掾(典狱长)。
    至于厩驺(车马政)?仓吏(县库)?令史(文书)?主功曹(萧何曾任,原名主吏)?县丞?
    等等等等……早不知道跑多少年了!
    说起来的话,朝阳的文无害跑的最晚,这也是陈逢下意识开口的原因所在。
    但问题在于,对方也已经在收到消息(收缩战略)之后跑了。
    大概年节之前跑的。
    “哎,文无害都跑了……”
    想到最后,陈逢默默地叹了口气。
    可就在魏延一脸得意,恨不能说上一句看你还能不能拖延之时。
    “算了,跑就跑吧,我待会儿亲自去看。”陈逢却是摆了摆手,又拿起了书本。
    魏延:“???”
    “还看着我干什么?”
    陈逢满是不爽地摆摆手道,“还不赶紧把人先安顿下来?这个时候来,而且还不知道规矩的要告状,分明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你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你平时就是这么对待百姓的?”
    魏延:“????”
    “喏。”
    这一刻,他的嘴巴突然变得跟蛤蟆一般大,仿佛是想说点什么,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因为真要是说起来的话,陈逢这个县君真的很不错。
    县内百姓之所以能吃饱喝足,很大的关系便在于他这个县君的存在。
    县内百姓都吃饱了,还能养上五百兵卒给他这个县尉指挥,他还能说什么?
    当然是原谅陈逢了。
    ……
    县府之外。
    一行五人很快就得到了安置,同时也得到了巳时才能击鼓升堂的消息。
    五人虽然面面相觑,但他们却一直等到安置的人离开,为首的才开口感慨道:
    “幸好我没将那两个兄弟带来,否则的话,这位名声很是不错的县君,怕是就要遭难了……”
    说话之人,姓刘名备字玄德,中山靖王刘胜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