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当游戏策划成为制卡师 > 第四十五章 老胡的下家
    “这是成功了?”
    余馨愣了两秒。
    对于星卡的内部构造,她看不出其中的门道,但从星卡最后呈现的效果来看,这无疑是不错的商品。
    “嗯对......”虽然陆离非常不想承认,是玄学打败了科学,但事实就是如此。
    在他心中余秘书又多了一项功能。
    “喏,还有这张星卡。”陆离笑呵呵地从抽屉里抽出蛋糕糊脸卡,将午饭残余下来的星力一股脑地灌注到卡片的回路里。
    “哎,你干嘛!”余馨因为负重过载没来得及躲避,用脸接下了这一记蛋糕攻击。
    “哎?”
    馨姐的反应和林妙菡一模一样:“这感觉这么真实?”
    在看视频的时候,余馨还以为这又是一张制造幻影的星卡,但没想到竟然还有奶油糊脸的触感。
    “嘿嘿,没见过吧。”陆离很得意地将生日歌卡也递给了余馨,“那位能经手材料的星卡师我已经联系好了,到时候你们对接一下。”
    在临近中午的时候,陆离终于收到了赵廖老爷子的回信。
    老爷子的手机坏了,今天上午才刚修好。
    对于再就业的事情,赵廖也很乐意,他本身就有很强烈的就业意向,况且陆离开出的工资并不差,比具象师的工作高得多。
    而工作内容也很简单,用一个词来说就是“挂证”。
    只要赵廖使用一阶御卡师的权限购置材料,并监督着配置出合适的墨水就可以了。
    “好,这一下都放出去是不是太快了。”余馨捏着手中的10张星卡,征询陆老板意见,“我先把八大行星的几张放到星卡屋吧,这两张生日星卡就先藏一藏,等天体灯热度稍微过去一点再拿出来卖?”
    “你看着办吧,问题不大。”陆离脱下身上的防护服,潇洒地丢进垃圾桶。
    将近一个月时间,G姐在经营方面做的事让他很是放心,只要稍微提点一下类似于“抽卡式售卖”的手段就可以了。
    这两张生日星卡只是陆离开发新产品路上,做实验得到的中间产物而已,无所谓怎么运作,怎么销售。
    余馨将网店命名为“鲤鱼星卡屋”,也是因为她看出陆离的野心并不会止步于制作星空主题的卡片,这位少年会有更广阔的的舞台。
    “要不你再说个数字?”陆离拿出恒温墨水,笑呵呵地问道。
    余馨、林妙菡:“?”
    这就开始相信玄学了,立场这么不坚定吗?
    ......
    ......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星空馆和鲤鱼星卡屋的官方围脖每天都会在正午十二点放出新的海报。
    在偷懒式海报的剧透下,所有人都知道星卡屋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大家都很期待在房间里拥有一整个太阳系会是怎么样一副美妙的场景,但官方围脖每天慢悠悠地放出一张不痛不痒的海报,无异于隔靴搔痒。
    在第八天中午,新宇星空馆和鲤鱼星卡屋同时发布了一条动态。
    “海王星是太阳系八大行星之一,也是已知太阳系中离太阳最远的大行星......”
    按惯例,依然是八大行星的介绍。
    在评论区大批网友开始呼吁:“能不能来点我们想看的?”
    马上,两家店铺的官方围脖又马不停蹄地推送了第二条动态,还互相艾特了一下对方。
    新宇星空馆:“本馆将于明日正式上线由八大行星照明卡组成的新场景,前来参观的各位都能免费获得一张随机天体灯星卡哦,欢迎来参观!”
    鲤鱼星卡屋:“大家久等啦,八大行星系列星卡即将与明日同步上线本店和新宇星空馆的实体商店,欢迎光临!”
    阴阳师姚瑶还很开心地在两条动态下面都发了一条置顶评论:“送Ta整个太阳系!”
    顺便艾特了两遍星尚夜空馆。
    从星星之火就“追番”过来的粉丝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鄞城的两家星空主题展示馆表面上看着和和气气,实际上都有些不对付。
    一个月里,两边使用星卡互相亮招拆招,确实有些精彩。
    星尚出一个“陪Ta一起奔向月球”,新宇就来一个“送Ta一个月球”;星尚再说“陪Ta走遍太阳系”,新宇这又整出一个“送Ta整个太阳系”!
    两边针锋相对,就差把这四个字写出来了。
    众多职业是阴阳师的网友纷纷在小瑶的置顶评论下方点了个赞,顺便回了一个“精彩”。
    在这种欢脱的氛围中,星空馆和网友们张灯结彩,而星尚夜空馆那边就有点痛苦了。
    夜空馆掌舵人,胡思远正坐在办公室里,伴随着隔壁不可名状的BGM,查看最近一周的经营报表。
    从鲤鱼星卡屋公布水星灯的那一天开始,星尚夜空馆的营业额就开始下降,可预见地,在明日真正上线八大行星天体灯之后,夜空馆的营收情况会再一次迎来断崖式下跌。
    对方的优势实在是太明显了,从数量上来讲就多七颗星球呢。
    如果集团总部不能加大资本注入的话,夜空馆的这个项目就只能宣告死亡了。
    但是,老胡可不怕,他已经找好了下家。
    下家也不是别人,是刘高旻的哥哥,刘昊旻,集团董事刘家栋的大儿子。
    这位刘大公子,和他弟比起来,完全就是另一个极端。
    他的心思全部放在事业上,手上的项目就有好几个,其中不乏有集团关注的星卡虚拟宠物之类的重点项目,而且他都是真正的掌舵人,不是刘二哈那种空头老板。
    刘昊旻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成婚,老婆也是如花似玉,贤惠可人,但两人多年下来一直没有孩子。
    也有传言说,刘大公子在那方面有点不行,他的妻子至今还是黄花大闺女,这也导致了刘董事对刘二哈的种马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总要找个人给老刘家留个香火,兄弟俩分工合作,一人继承事业,一人传火,可谓是“各有所长”,在不同的领域做着自己擅长的事。
    如今,胡思远的计划是把夜空馆关了,带着集团给夜空馆的拨款和刘二哈去大公子的项目上打工,其中钱是他的投名状,而二公子是顺带的。
    只要把他按一个虚名,再排一个秘书就完事了。
    刘二哈好搞得很。
    只不过,夜空馆的倒闭还需要有个人来背锅。
    想到这里,老胡两眼微眯,重重地掐灭了手中的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