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历史军事 > 混在皇宫假太监 > 第610章 楚国皇帝之死
    “闻恒胆大包天,杀守将,开城门!你是要保下他?”
    长秋殿,太上皇身体前倾,看着右相,眼里是深深的寒意。
    “臣不敢。”
    “臣只是不想当着娇娇的面,处死他的夫君。”
    “臣毕竟只这么一个女儿。”
    右相躬身行礼。
    太上皇把茶杯甩了下去,“百姓奔逃,各处瞧着朕的笑话。”
    “朕给你三天,此事若不是解决的让朕满意,后果,你知道的。”
    太上皇眸子阴冷。
    “退下吧。”
    “臣,告退。”
    右相站了站,步伐极缓的走出长秋殿。
    看着即将亮起的天色,右相低了低眸,衣摆轻晃,朝着乾华宫走去。
    “皇上可醒了?”
    “这个点,应是还在睡着。”门口当值的太监朝右相行了一礼。
    “带我过去。”右相淡淡出声,太监也没多话,低下腰,就给右相引路。
    床榻上,皇帝胸口微微起伏,自从被软禁在乾华宫,他对外界,就彻底失去了联系。
    连闻恒杀上城墙的事,都不知道。
    右相让太监在门口守着,自己则朝床榻走去。
    “几时了?”
    皇帝翻了个身,随口问了句,并未睁眼。
    “卯时了。”
    “嗯?”
    皇帝眼帘动了动,这声音!
    “徐卿?”
    “你怎么进来的?”
    见到右相,皇帝不可谓不震惊。
    为了防止他鱼死网破,父皇可是下了大力气,怎么会放右相进来。
    “外面如何了?”
    皇帝翻身坐起,急忙询问。
    “局势很糟。”
    右相语气幽幽,“驻军一路屠戮,直冲建安,说是要护驾。”
    “父皇还真是不遗余力往朕身上泼脏水。”
    皇帝一脸嘲讽。
    “司剑呢,朕不是让他去驻地。”
    “早在绥安县被屠那晚,他就带着盛家人跑了。”
    “跑了?”
    皇帝张了张嘴,愣在了那里。
    他寄予厚望的人,居然跑了?
    “这不可能!”
    皇帝一脸激动,“他绝不可能弃朕!”
    “不可能……”
    皇帝不停呢喃。
    司剑要跑了,谁助他重掌朝堂。
    无道大师不会看错的。
    司剑会辅佐明君,一统各国,整个天下,都将是朕的!
    皇帝鞋子也不穿,就要冲出去找人求证。
    “皇上,谄媚之言,你竟也当真。”
    右相伸出手,猛的将皇帝按倒,手掐在他脖子上,不断收缩。
    “你!”
    皇帝腿踢蹬着,使劲拍打右相的手。
    “你!!!”
    皇帝面色涨红,死死盯着右相,从牙缝里艰难吐字。
    “要不是闻恒把城门打开了,臣应不会亲自来乾华宫。”
    “我那女婿,实在不像话。”
    “怪我一时没看住。”
    “过于大意了。”
    右相说完,手用力一扭,皇帝瞪着大大的眼睛,眼里的色彩渐渐消失。
    掏出巾帕,右相擦了擦手,若没有闻恒那一出,今早太上皇会重新坐上那把椅子。
    接下来,被关许久的建安民众在和守卫对峙的过程中,双方逐渐失控。
    血一多,这乱局就越不可能稳下来。
    这时,就是解决皇帝,公布太上皇这些年罪行的时候。
    当乱象已定,突然出现一个挽救楚国之人,这民心,将无比凝聚。
    右相把一切都计算好了,唯独漏了闻恒。
    如今大量百姓外逃,这把火已经推不起来了。
    理了理衣裳,右相没再看皇帝,迈步出了屋。
    “两刻钟后,再进去。”
    “到时怎么做,想来不用我交代。”
    右相瞥了眼当值太监,越过他,朝宫门口走去。
    刑部大牢,两个衙役把闻恒抬了起来。
    闻恒没拿过枪,没打过仗,那会能得手,全靠对方对他没防范。
    整个建安,都知道闻公子满腹经纶,气宇轩昂,温文尔雅,怎么可能提枪杀人呢。
    这种认知太深,等守将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抓住那一刻的混乱,闻恒打开了城门,代价是,随他冲杀的数百人,无一生还。
    闻恒自己,也险些丧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十余处。
    出发的那一刻,他就没想着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