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是秦二爷 > 第二章 危机时刻(6)
    接下来的时间,我与这些狱卒席地而坐,深入基层,与他们唠唠家常。
    秦朝的法,跟我们现在的法不一样,是一种统治工具,而不是社会契约,后者起源于西方启蒙运动领军人物卢梭的“社会契约论”。
    之所以西方会把法律理解成为契约,主要原因还是受到基督教信仰的影响,基督教的故事就是人们与上帝不停签订契约,然后违背契约遭受惩罚,然后又重新签订契约的历史。
    但不同的是,不仅人要遵守这份契约,上帝也要遵守这份契约赐给人们幸福,而后,这种基于社会契约论诞生的法律,就成为了现代法律的基础。
    就在我与狱卒相谈甚欢之际,韩谈带着子婴回来了,他跟我说,墨家弟子在咸阳的秘密集会场所居心客栈已经付之一炬,可想而知,刚才从这里逃走的墨家刺客已经早早跑过去通风报信,可以料想这些潜伏在咸阳的墨家弟子已做鸟兽散去。
    “为臣失职,让陛下受惊了!臣有罪!”这回跪在地上的是子婴。
    “朕没事,丞相不用担心,明日你带兵出征之后,咸阳全城宵禁,直到你们凯旋。等你们赶走外敌,咱们再想办法肃清咸阳城内的各路探子。”
    “诺,臣遵命。”
    说老实话,现在真正让我苦恼的已经不是外敌了,而是咸阳令阎乐已经被诛杀,御史大夫一职又空悬已久,再加上我是刚穿越而来,人都没认全,我需要尽快解决这些重要职位的人事任命,让国家机器恢复正常。
    “算了,回宫吧,轻车简行,勿要张扬,悄悄地来,悄悄地走。”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
    等回到宫里,下午时间已经过了大半,我刚准备躺下,又有侍卫前来禀报:
    “启禀陛下,宫外有个手持陛下玉饰,自称是韩生的人前来求见。”
    我原本疲惫的精神,再次振作起来,韩生,不是让他走了吗?他又来找我干什么?
    就在上次接见关内侯的房间,我与韩生再次相遇,只不过,他这次穿着干净的长衫,举止神态要比之前庄重很多,发髻梳的整整齐齐,没有一丝乱发。
    见到我,韩生隔着好远就毕恭毕敬向我行礼:“草民韩生,拜读陛下‘罪己诏’,备感此前狂妄之举,实属大逆不道,草民特来请罪。”说完,韩生跪了下去。
    “先生何至于此,不至于的,朕心里知晓此前万般不是,劳民伤财,愧对祖宗和天下黎民,故有此‘罪己诏’,先生何罪之有啊。”我快走几步,扶起了韩生。
    “草民猖狂,信口胡说,污蔑陛下,陛下却不计较,草民更惭愧了。”
    “先生真的不必如此,先生所言,振聋发聩,真正该惭愧的是朕,过去的朕,肆意妄为,让天下黎民和先生一家受委屈了。”
    “草民有一问。”
    “先生请问。”
    “陛下所说,‘誓为天地立心,誓为生民立命,誓为往圣继绝学,誓为万世开太平’是否真情真意?”
    “朕诚心如此,天地可鉴。”
    我说完,只见韩生跪了下去:“草民韩生,如陛下不弃,肯请陛下收留,以供驱使。”
    听到韩生这么说,我心里非常高兴,立刻把他扶起来:“朕有先生辅佐,定能再次一统山河,还百姓太平盛世。”
    “不瞒先生,朕此刻正有一要职虚位以待,觉得先生非常合适,但先生知道,大秦立功才能得爵、得赏,朕不能平白无故把先生放于要职,会引得朝堂众臣不满,先生能理解吗?”毫无疑问,凭韩生嫉恶如仇、不惧权贵的性格,最适合让他出任御史大夫。
    “陛下,臣能理解,臣特请命明日随军出征,臣自请前往峣关,与家兄韩荣一起守关,为大秦退敌。”
    “好!”这可能是今天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我非常高兴:“朕现在身边也没有多余的东西可以赏赐给你,赵高给我留下的烂摊子千头万绪,一切只能等先生回来,朕亲自为先生封赏。”
    我转头看向韩谈,命令道:“快,去请丞相来,让他与先生商议,分给先生多少士卒更为妥帖。”
    “不不不!陛下,去守峣关,臣一人便可,陛下只需给臣备一匹快马,臣即刻出发。”
    思虑了一会儿,我回答:“朕另安排人与你同去。”转头看向韩谈:“去,立刻把赢焯叫来,让他随韩生先生结伴,即刻赶赴峣关。”
    “诺。”韩谈转身离开。
    我此时心里的感觉有点激动,握着韩生的手:“朕得先生,大秦有救啊。”
    就这样,我的决策班底又添了一位新的谋士,守住大秦,将不再是一件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