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道门中人
    这一刹那,整个房间寂然无声,萧尘看着面前两人,心中思绪,千回百转,却尽是难言,过了许久,才平平淡淡说出一句话:“是二位救了我。”
    此言一出,整个房间更是宁静无声了,房间里的两人,正是苏家现任家主苏长青,与其夫人。
    此刻,苏夫人听见萧尘如此冷冷淡淡的语气,整个人也不由得怔住了,但她一想当年之事,也只能垂首叹息,潸然泪下。
    苏长青慢慢将她扶到身后,向萧尘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萧尘微一运功,这才发现,体内毒素已经尽去,伤势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真气运行,尚还有些滞碍……
    想来是眼前这位,替自己运功疗伤的了。
    “多谢……”
    仍是平平淡淡的语气,却使得苏夫人听着,更是心中难受,尤其是每每看见他如雪白发,又想到已逝的女儿,当年往事再次幕幕浮现,眼中便忍不住泪水。
    而此时,萧尘仍是平平静静,他这一生,六亲缘浅,刚一出生,父母便已离去,他将芜娘当做亲生母亲,可后来整个宁村都没了。
    这些年来,他从未再感受过任何亲情,亲情二字,于他而言,就像是永远尘封在了那冰山之下。
    “唉……”苏长青长长一叹,许久才道:“你一定,很想知道当年的事情吧……”
    “当年……当年为何,人人都要杀我父亲。”萧尘紧紧捏着手指,这一刹那,心中忽然又有戾气生出。
    苏长青叹了声气,说道:“当年你的父亲,与魔道共谋,欲染指整个古仙界……”
    “你也如此认为……”萧尘的手指,一下捏得更紧了,抬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苏长青摇头叹了声气,苏夫人也慢慢从后面走了上来,两眼湿润,说道:“你父亲萧逐风,当年侠骨柔肠,又怎会做出那些事来,我们如何不知,他是被人陷害……”
    话到此处,苏夫人擦了擦眼睛,继续说道:“他本是顶天立地之人,不愿拖累任何人,可柔儿当年,也是性情刚烈,与他生死相随,誓死不悔……这么多年了,孩子,你心中一定怨恨,当年,我们为什么没能救下他们……”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怨恨,何来怨恨,母亲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倘若救得了,他们能不救吗……
    即便苏长青在当时已有圣境修为,可这世间,身不由己之事,便是入圣之人,又如之奈何。
    苏长青叹声道:“当我赶去黄泉谷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
    “黄泉谷……”
    萧尘想到了那次去黄泉谷,那一座被九霄碧落掌打穿的山峰,父亲和娘亲果然最终逃至了黄泉谷,却仍然被太华子追上了……
    苏长青继续说道:“当我赶到之时,太华子也受了重伤,而你,却被另外一个神秘黑袍人抢走了,我顾不得去管当时黄泉谷的情形,只能想办法先将你追回来,那人的修为,全然不在我之下,我一路追踪他的气息,追了三天三夜,方才将他追上。”
    “神秘黑袍人……”
    萧尘眼神一凝,这一刹那,他心中已经有了预感,他身上三尸魔的事情,也许将要解开了。
    “不错,你听我慢慢说……”苏长青捋了捋白须,慢慢将当年的情形,说了出来。
    “呵呵,不愧是苏家主,一路追了我三天三夜,却仍是没有损耗多少真元,厉害厉害……”
    黑袍之下,传来一个阴森森的笑声,而他手中抱着的婴孩儿,却是不住地啼哭。
    听见婴孩儿哭声越来越大,苏长青一颗心也越来越紧张,凝视着那人,纵然他已有圣境修为,竟都无法从气息分辨出此人是谁来,说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这孩子刚出生不久,还请阁下,将他归还于我。”
    “呵呵,苏家主想救你女儿的孩子,那就上来试试……”
    黑袍之下,再次传来阴森森的笑声,紧接着一阵黑雾,竟将婴孩儿笼罩了起来。
    “你!”
    苏长青脸上一惊,那黑雾腐骨蚀心,一个尚未满月的婴孩儿岂能承受得了,他再不犹豫,一瞬间飞了上去。
    那黑袍人虽然一只手抱着婴孩儿,但另一只手,却是异招纷呈,十分诡异,而苏长青一身修为自然也非等闲,两人斗了片刻,上天入地,却均是不分高下。
    就在最后之时,黑袍人忽然将婴孩儿望空中一抛,左手一下结了个印,瞬间朝苏长青打了过来。
    而苏长青心系空中的婴孩儿,正待伸手去接,可这时感受到对方那一道玄印非同小可,只得缩回手来,运功相抗,“砰”的一声,却竟被那黑袍人的玄印震退了出去。
    黑袍人接住落下来的婴孩儿,森森一笑:“苏家主,这一记,如何……”
    “你……”这一刹那,苏长青整个人都变了脸色:“你是道门中人!”
    刚才那一记厉害玄印,若非道法高深之人,绝难施展得出,因此苏长青一下断定了,眼前此人不是魔门中人,竟是道门中人!
    “哦?被苏家主发现了吗……”黑袍人森森一笑,阴暗的斗袍之下,黑雾缭绕,使其身份,显得更加神秘莫测了。
    苏长青脸上依旧难以平静,在此之前,他一直都以为对方是魔门中人,没想到……竟然是道门中人,而且是一个道行极高之人!
    “阁下既是道门中人,却为何对一个孩子下如此重手?又何不以真实身份示人?”
    “真实身份,呵呵……”
    黑袍人森然一笑,这一刹那,声音变得森寒无比,似是充满了戾气:“我昔日的身份,已经久到,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你……”
    苏长青脸上一怔,这一瞬间,竟似坠入了万丈深渊,只感到背后一阵寒意侵来,眼前这人的身份……只怕绝不简单!
    “不管阁下是谁,今日都绝无可能带走这个孩子!”
    忽然间,苏长青全身玄气一震,在其周围,紫气缭绕,连这方圆数里,也有紫光冲天,一股澎湃气息,顿时激荡天地之间。
    黑袍人双眼一凝:“哦?太古四大玄功之一,紫气东来……”
    转瞬之间,苏长青紫气已成,瞬间化作一道紫芒,朝黑袍人攻了去,两人皆已有圣境修为,如此斗法之下,岂是等闲?
    两人直斗得这附近山河破碎,江流倒转,最终来到一座深渊上方,但见那深渊之下,暗无天日,秽气笼罩。
    黑袍人忽然阴森森道:“你想要救他?那就去这暗无天日的深渊……”说罢,掌心一推,竟将手中的婴孩儿,往那万丈深渊推了去。
    哭声回荡在深
    渊上方,苏长青陡然一惊,一瞬间往深渊下面冲了去,然而当接住婴孩儿的瞬间,襁褓里面,竟有一道鬼印往他胸口窜了过来。
    这一下来得太快,纵然苏长青有所防备,却也来不及了,“嗤”的一声,让那一道鬼印钻入了胸口。
    “呃……”
    苏长青登时发出一声闷哼,他修为何其之高,立时知晓遭了此人暗算,刚刚凝聚起来的真元,竟在一瞬间溃散。
    那黑袍人冷笑一声,忽然化作一道疾影,一掌打了过来,“砰”的一声,苏长青被一掌正中胸口,“噗”的一口鲜血喷出,抱着怀中婴儿,往那万丈深渊下面坠落了去。
    好在苏长青一身修为早已超凡入圣,纵然遭受暗算,此时强提真元,一口气竟从那深渊之下冲了出来,落在了一座悬崖边上。
    “呃……”
    但瞧他脸色煞白,随着那黑袍人不断结印念咒,在他身上,竟然也有一道道鬼印浮现,最终这一道道鬼印,尽数埋入了他体内。
    苏长青一只手抱着婴孩儿,另一只手凝聚真元,不断往身上几处大穴点去,即使如此,但此咒太过厉害,他只能以三昧真火,暂时将其封住。
    只见苏长青满身冷汗,凝指一算,更是脸色一变:“这是……鬼天咒!你!”
    这一下,他再向黑袍人看去时的眼神,明显带了一股惊异之色:“原来阁下……竟是天外天的人!”
    ……
    “天外天……”
    房间里面,檀香悠悠,萧尘脸上神情凝重,一下回忆起了前不久在风云天上,听那位叫做何满子的老者,诉说有关天外天的事情,九幽族、离恨殿、寂灭台、贪嗔痴、神魔之渊、众妙之门……
    而在床榻面前,苏长青忽然脸色一白,旁边苏夫人立即将他扶住:“怎么样?”
    “没,没事……”
    苏长青慢慢松开了她的手,看着萧尘点了点头:“不错,这鬼天咒,乃是天外天的不传秘咒,至于当年那人究竟是什么人,又为何会天外天的鬼天咒,此事我至今也无法确定……”
    ……
    “呵呵,苏家主,这鬼天咒的滋味,不知如何……”
    深渊上方,黑袍人传来一阵阴森森的笑,而苏长青中了鬼天咒,脸色越来越差,眉心一道黑印,若隐若现,竟有冲破他“三昧”之象。
    此时怀中的婴儿,也不住啼哭,苏长青看着这尚未满月的孩子,又想到已逝的女儿,心中仿佛被狠狠锥了一下,这一刹那,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像是顷刻间,笼罩上了一层严霜。
    “阁下是为道门中人,一身道法少有人及,却行不义之事,今日苏长青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人是鬼!”
    忽然,只见苏长青左手抱着婴孩儿,右手往虚空一划,这一刹那,风云惊变,天地失色,周围的山峰,竟不住移位,瞬间形成一座阵法,将那黑袍人禁锢在了其中。
    “喝啊!”
    苏长青一掌拍下,满天的风云,顿时化作一道紫芒掌印,崩山裂地,竟有洪荒太古之力!一掌朝那黑袍人笼罩了下去!
    ……
    (最近段时间可能都是一更,祝大家新年快乐!另外,最近的新型冠状病毒蔓延,大家一定要多加注意,尽量少出门,出门戴口罩,切忌无防护去往人多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