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二节 龙血树
    “让开,让开!”李清堂带着府兵来到许府,他们支开围在案发现场的家丁。

    “大人,就在这儿。”薛贵将李清堂带到了那堆石块旁。

    “啊!”李清堂看到那堆石块中夹杂着破碎的官服,他惊叫一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清堂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他半晌说不出话来,围着许一善的尸体转了一圈后他问周围的家丁。“你们确定这是许大人的尸体?”

    “是的,大人,我们亲眼所见我家老爷被从天而降的流星击中,然后化为石块倒在地上。”管家丁二桂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哦,你是谁?”李清堂问丁二桂。

    “在下丁二桂,许府的管家。”丁二桂回答。

    李清堂从前走到后,把所有的家丁包含丁二桂,以及许一善的妻子挨个仔细看了一边。

    “你是许夫人?”他回到许倩倩的前面盯着她问。

    “是。”许倩倩此时紧张起来,他小声的回答。

    “这么晚了,许大人还身着官服,他是刚刚回来吗?”李清堂转身问丁二桂。

    “不是的大人,我家老爷今日早早的就从宫中回来了,刚刚大雨停了之后,说要进宫一趟,吩咐小人去备轿,可回来时就看到老爷他被从天而降的流星射穿身体,发出耀眼的光之后全身变得坚硬,像是石块一般,紧接着就倒在地上碎成一一块的石头。”丁二桂把当时的情景说了一通。

    “你们都看到了?”听到丁二桂的回答,李清堂又问当时在场的家丁。

    “嗯,是的,大人,我们看到有流星落入院中,赶忙跑进来,结果老爷就这样了。”家丁们回答。

    李清堂一下子蒙了头,望着地上的那堆似石块的许一善的尸体,下令说。“把许府全部封起来,任何人不得出入。”

    “是!”衙役异口同声的回答。

    第二天清晨,几十名官兵将许府包围的水泄不通,大门外挤满了很多百姓,他们在一起议论着昨晚发生的怪事。

    “你说,这天上的星星怎么会杀人呢!真是奇怪啊!”一位百姓在人群中小声的说。

    “可不是吗,什么时候还听说过这档子怪事。”另一位回答

    “唉,你别说是有人亲眼看到的啊!”又一个凑了过去。

    “官府的人来了!”他们停止了议论。

    “让开!让开!”官兵驱赶门口的百姓,然后在许府门前一字排开。

    “莫大人,里面!”李清堂从门内走了出来将大理寺卿莫可卿,大理寺少卿谢连赫领了进去。

    “就是这里!”李清堂把他们带到一堆石块旁停了下来。

    “大人!死者躯体全身粉碎,除身上衣物外,其余血肉如石,已不能识别。”谢连赫绕着那堆石块走了一圈然后蹲了下去,撩起盖在一堆宛如石块状物体上的衣物,用手捻了捻那似石块的躯体,然后慢慢放下。

    “嗯,就案发现场来看,此案确实颇为怪异,看来不是一般的手段所为。”莫可卿从尸体边站起来,他看到站在一边的丁二桂一直低头不语,于是问:“你就是许府的管家?”

    “老奴正是!”丁二桂回答。

    “那就是说昨晚整个的事情的经过你很清楚?”

    “是的大人,昨晚老奴亲眼目睹老爷被害的过程。”

    “嗯,那你把昨晚事情的经过一一说来。”

    “是!大人。”丁二桂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至,老奴被雨声惊醒,起身准备去关窗户,可是就在那一刻,一个人影从窗户下闪过,于是赶忙跟了出去,发现是一个黑衣人,于是老奴悄悄的跟在他身后,可是一转眼那黑衣人就不见了,这时正好是在老爷门口,谁知老爷刚好从屋内走出来,和他撞了个正着。经过一番询问,老爷好像对于黑衣人的事情并不关心。他急急忙忙让老奴去备轿,回来时就发现院内一片亮光,数几十流星从天而降,于是赶紧跑到院子当中,结果就看到老爷全身发光,一会的功夫亮光散去,他的肢体开始变得僵硬,身体也变得像石块一般,突然间又全部开裂,轰然倒塌在地上。就这样没了。”丁二桂痛惜的说道。

    莫可卿仔细的斟酌了丁二桂的话,然后问:“如你所言,昨晚在许府中出现一个黑衣人,你可看清他的面目?”

    丁二桂摇了摇头说:“那时已是深夜,虽然雨刚刚停,但还是漆黑一片,小人只是看到那黑衣人的背影,并不曾看清他的面目。”

    “那么这个黑衣人出现在什么时辰?”

    “大概是在子时。”

    “子时,那么晚了,许大人应该已经睡了,可为何会出现在院中?”谢连赫从尸体旁走了过来,问聚集在一起的家丁。

    家丁们使劲的摇头,以示不知。

    “昨天老爷和往常一样的早早睡下了,可是睡下没多久就被噩梦惊醒。他一人在屋子里来回不停的走动,然后就急急忙忙穿上衣服,说要出去一趟。”许一善的妻子走了出来,她的眼角还淌着泪水。

    “这位是?”莫可卿问李清堂。

    “大人,她就是许大人的妻子许氏。”李清堂走了过去介绍说。

    “哦,你就是许大人的妻子许倩倩。”莫可卿望着许倩倩含泪的双眸,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她身袭绫罗绸缎,俏媚朱唇,在青绿色衣服的衬托下,令人心疼。

    许氏注意到莫可卿在不停的看着她,不由的心里一慌。她开始局促起来。

    “大人!因一场噩梦,许大人便要连夜外出,这其中必有蹊跷。”谢连赫走了过来。

    莫可卿感到事情有些古怪他问许氏:“一名朝廷官员,怎会被一场噩梦搅醒而不能寐,你这是在唬弄本官吗?”

    “大人,许氏不敢!”许倩倩连忙回话。

    “那他有提起是什么样的梦吗?”

    许氏摇了摇头,“他什么也没说,在房间里踌躇了一会,就急忙穿上衣服出去了。然后就和管家丁二桂在屋外说话。”

    “是的,大人,老爷昨晚出来后,就让奴才去备轿,安排好了以后,正准备折回来时看见院子里有亮光在闪,有好多流星落向院子,然后老爷就这个样子了,对了,好多家丁都看到了。”丁二桂突然眼前一亮。

    “嗯,是的,我们几个都看到了。”几个家丁附和说。

    谢连赫走到一名家丁的跟前问:“这么说,你们是亲眼目睹许大人遇难的?

    “是的,大人,要不你问问他。”那名家丁又指向旁边的人,这时家丁们参差不齐的说:“是的,我们亲眼看到,老爷被流星射穿身体,全身发出亮光!”

    “亮光,流星落下,许大人尸身变成这些异样的石头,这么说许大人是被天像所杀?”莫可卿直直的望着丁二桂说。

    “这…小人不敢乱讲。”丁二桂吱吱语语的回答。

    “这是怎么回事?”谢连赫查看四周的时候看到角落里的一颗倒下的树,他快步走了过去。

    “这棵树原本在院子中央,可是老爷昨天从宫中回来后就让人把这树砍断,说碍着视线了。”莫可卿和其他几个人也跟了过去,丁二桂看着那颗枝干被砍的参差不齐的大树说。

    “这种树好像在哪见过?”莫可卿看到这颗树的茎叶与平日所见的树大不相同,他努力的回忆,似乎觉得他在哪里出现过。

    “哦,大人,此树人称龙血树,为皇室专有,宫里也有一颗,这两颗树乃是当年番邦的贡品,狮宫建成后,太子殿下将其中的一颗赏赐给了我家老爷”丁二桂听见莫可卿在一边细语,连忙补充说。

    “难道这和皇宫有关。”谢连赫心里嘀咕了一下,然后冲丁二桂生气的喊道:“为何开始不报?”“这…老奴以为这不过是琐碎小事罢了。”丁二桂一副无奈的样子。

    “不然。”莫可卿摇了摇头。他走到许倩倩的跟前问:“许夫人,据你所言,许大人昨日上完朝便回住处,是否属实。”

    “没错,大人,老爷回来后就没出去。”许倩倩想了想回答。

    “嗯。”莫可卿对许倩倩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问丁二桂,“丁二桂,许大人昨日从宫中归来时,可去过别处。”

    丁二桂摇了摇头说:“老爷不曾去过别处。”

    “那有否碰到过其他人?”

    “哦,刚出宫门时正好碰到了太子殿下。”丁二桂想起,许一善从宫中出来时正好碰到了太子李显的情景。

    “嗯,如此说来,许大人从宫中返回,并未离开府中一步,而唯一不同的就是将这颗年芳十几载的龙血树砍断。而入夜便造此不测,确实蹊跷啊!”

    “老奴想起一件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丁二桂含含糊糊的对莫可卿说。

    “讲!”

    “听老爷说,他命中缺木,而这龙血树四季常青,丝毫不畏炎热冰寒,而且这树颇具一番灵气,每当雨后枝叶变会焕然一新,说来也怪,平日里,老爷好心照料此树,视其为命根。可是昨日他愣要将此树砍断。唉!天意啊!”

    “事情怎会有如此之巧合。”莫可卿很是疑惑,他看着脚下的龙血树,粗粗的枝干上渗出红色的液体说:“想来必定和此事有关联。”

    这时一个卫兵走了进来,他来到李清堂的耳边一阵私语,然后又迅速离开。

    李清堂来到莫可卿的旁边,小声的对他说:“大人!天后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