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五节 君臣相遇
    车水马龙的官道上马蹄声落,尘土飞扬,狄仁杰与谢连赫疾驰而过。那玲珑马像是洁白的云朵,盘旋在山间,又自山顶而下,不远处,一个仰望天空宛如一只雄狮的宫殿慢慢映入眼帘。

    “大人,前面就是狮宫了!”谢连赫指着前方一座宛如雄狮的城堡说。

    “真是时隔一日当刮目相看,有天朝的气势。”狄仁杰立马山头,俯瞰雄壮的狮宫。

    “还有不到一个时辰。走,驾!”他们稍作休息,又疾奔而去。

    半个时辰后他们已经来到狮宫外,只见那狮爪被城墙高高筑起,前肢也呈波澜起伏之势架在高高的城墙之上,呈揽怀入抱之势,直通狮宫。那狮面轮廓分明,雄壮而有力,高出城墙三尺有余,正对两只狮爪之间的宫门。在宫门的两侧,两个木质盒体上刻有血红的字“一朝一暮日日皆饮,一夜一日口口是河”

    “这是太子在狮宫建成时即兴所作,千古绝对。”来到宫门前,他们立马城墙之下,谢连赫见狄仁杰盯着城门上的诗词看,向他介绍。

    “嗯,字词工整,笔法苍劲有力,‘朝暮与夜日相对,而暮又拆为日日,日则拆为口口’,配上这朱红的攥刻,确实是绝对。”狄仁杰不由的赞叹道。

    宫门打开,一条大道直对狮口,他们下马,往狮宫走去。两排卫兵笔直的站在两边。周围的城墙上也站满了士兵。威武庄严、纹丝不动。

    “那就是龙血树,许大人府上也有一颗,是当年西域特殊所供。”在宫中的偏角,一个被砍断的龙血树摆在那里。谢连赫一边走一边对狄仁杰说。

    “嗯,此树果然与众不同。”狄仁杰仔细的瞧了瞧,那龙血树确实和其他树木颇具不同,密实的树叶下枝干分明,呈血红之色。城门上巡逻的士兵的影子在地上移来移去,时不时的覆盖在树上。他回头看了看城墙上的士兵。已是日落之时,西边的余晖照耀着城墙,城墙上士兵的面孔已经很模糊,轮廓却越来越清晰。

    “天后为办案方便,派人护住了现场,只不过莫大人的尸体已被移往大理寺。”谢连赫向狄仁杰解释周围为何有这么多的士兵把守。

    “嗯,她早已熟知狄某的断案之法,方出此之策,只不过这龙血树仅是昙花一现啊。”

    “大人言下何意?”谢连赫对狄仁杰饱含深意的话疑惑万分。

    “这龙血树大唐仅此两颗,如今已全部被毁,而那命案的背后真凶显然十分隐蔽,要不然早已将其绳之以法,这足以说明此树只是个诱饵罢了,所以称其为‘昙花一现’。

    “嗯,大人所言极是!如今只有寻找其他线索了。”经过狄仁杰的点化,谢连赫瞬间醒悟。

    “走,我们先进殿!”狄仁杰先行一步走向狮面宫殿,谢连赫赶紧跟了上去。

    “天后有旨,只召狄仁杰一人入内。”太监拦住和狄仁杰一起走过来的谢连赫。他们都没说话。互视一通,狄仁杰默默的走进大殿。

    殿中武则天正在低头沉思,听到有脚步声她抬起头。看到了走进来的狄仁杰。

    “狄仁杰参见天后。”

    “大胆狄仁杰,为何不跪!”随着狄仁杰进来的太监大声说。

    武则天摆了摆手,示意陈海富和宫女退下,然后看着狄仁杰轻叹了一声说:“狄卿,这几年你怎么一点都没变。”

    “时隔四年,狄某乃为一府尹,替一方百姓排忧解难,变与不变取决于民。今管辖县域,百姓安居乐业,农闲农忙有度,命案,冤案,错案,屈指可数。因此在这一片祥和之中,狄某何故要生变。只不过,大唐疆域甚广,天后协皇上理民于堂下,虽各道治理有条有序,但不乏众多同中之异,对此天后可做变之行,变之算。”

    “哈哈哈,狄卿用词果然犀利!”武则天大笑一声,然后立即冷静下来。“自临朝听政,以至今日敕令堂前,众多所谓的‘异同’哪个不是在此而平。况且若真如你所言,异则有变,那皇上的威严何在,天下怎以信服。”

    “天下乃为天下人信,皇帝乃为天下之主,故天下之主信天下之人,平天下之事,而天下之事非一,素有各安其责。若以一理之,恐天下之人以为天下不信,皇帝不信。”

    “哼!你是在教训皇帝吗?”武则天听过狄仁杰的一番话,血脉喷张,她生气的说。

    “微臣不敢,那仅是狄某的个人所见,皇上治国有方,各方百姓安居其心,实属天下之幸。今臣诉内心之念,仅以表旧事之执。”看到武则天有些生气,狄仁杰开始收敛。

    “那狄卿所言旧事之执是何意?”

    “先帝业已规定后宫不得干政,即使微臣被变为庶人,亦信奉于此。”狄仁杰信誓旦旦。

    “是,没错,可如今呢,皇上已授我为则天大皇后,你这又是何必呢!。”武则天慢慢的走到一边的案堂,从上面拿起一个黄布包裹。

    “自春秋至随,均有后宫不得干政一说,微臣以为我朝亦不能开此先河。”狄仁杰执此一见。

    “何必如此执着呢,罢了!工部尚书及大理寺卿遇害的事你听说了吗?”

    “回天后,这路途之中,大理寺少卿谢连赫已经将此事诉于狄某。”

    “那就好!你对此案怎么看!”

    “许大人之死,有众多家丁亲眼目睹,而莫大人之死,更是在天后您的眼皮底下而生,所以臣不敢断言,自古以来素有盘古开天辟地,女娲捏泥造人,这等奇异之事不乏在《山海经》中有记载,不过这天象杀人案,却从未在其上记载,而历朝在册的奇珍异事也丝毫不见其影。所以此案甚为怪异。”

    “狄仁杰听命!”武则天打开包裹,一把一尺有余,由九节寒铁打造的锏露了出来,上面雕刻着一条龙盘旋在锏上,龙头直抵锏尖,似有吞纳一切之势。

    “微臣在!”狄仁杰见锏而跪。

    “皇上特命你为钦差大臣,赐九节盘龙锏,专办天象杀人案,改年号及大赦前必须破案。”武则天将锏交予狄仁杰。“离限期仅有七日之久,为助你破案,这是当年皇帝赐给你的锏,在你被贬为定远府尹后,他命最好的工匠,采用千年寒铁,重新打造而成,其上雕刻九节盘龙,有吞云吐雾之势,现在归还于你。”

    狄仁杰接过久违的神兵,用手轻轻的抚摸,注视良久。当年皇上赐锏的场景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