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十节 故友重逢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他们已经来到半山腰,稀薄的空气,令狄仁杰大口的喘着气,他停了下来。回头望去,雾气已经笼罩了整个山间,那笔直的山道上只能瞅见几个石阶。

    “大人,就要到了!”贺琪指向不远处的几幢房屋。

    狄仁杰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半山腰巍巍的苍山之中矗立着几间木屋,那房屋的木料和那未被积雪覆盖的岩石呈一样的颜色,屋顶厚厚的白雪似乎马上就要塌下来,欲将其牢牢的覆盖。

    “走!”狄仁杰深吸一口气,憋足了劲向前方走了过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便已经到达,只见那屋檐下的雪花已经高高堆起,上面留着一窜清晰的脚印。

    看到狄仁杰一直注视着那一连窜的脚印,贺琪解释说:“每日有人送饭至此,那是他们留下的。他们就在里面!大人,那卑职先行告退!”贺琪说完后准备离去。

    “嗯,你去吧!”狄仁杰点点头。

    目送贺琪离开后,狄仁杰慢慢的走了过去,推开门。他向里面望去,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静静的躺在一张石块上,白色的衣襟耷拉在边上,一股股寒气从底部冒出,弥漫在周围。右手边的角落里一个身戴脚手镣的蓬头垢面的男子在一边捣腾着什么东西。

    “狄仁杰,你怎么在这里?”听到开门的声音他回过头来,露出惊讶的表情。

    “嗯,这个还认识吗?”狄仁杰拿出皇上赐的那颗保命丸。

    “等等!别动!”

    狄仁杰被许世来的一惊一乍吓到了,他呆呆的站在那里。

    许世来踉跄着走了过来,他拉起狄仁杰的衣袖,仔细的看了一番“杰作啊,想不到愈合的这么快!当年汪驴求我为你炼药时,这儿已经烂掉了一大块。”几句感叹后他看清了狄仁杰手中的药丸。“这个怎么会在你手上?”

    “难道不可以吗?”

    “给我!”许世来伸手去抓,狄仁杰立即躲了过去。把它掖在身后。

    “就知道准没好事,快把这个解开,闷死了。”许世来把带着镣铐的手伸出来。

    狄仁杰用锏击断了许世来的手镣。但是紧锁在手腕上的铁链却没有掉落,“还有这里!”许世来把手担在了石头上,狄仁杰又是一击,铁链全部断裂掉落。

    “原来是公主,她怎么了?”狄仁杰走到了那女子旁边。

    “这个皇帝老儿没给你说!”许世来不停的揉着被手镣锁了几年的手腕,口中不停的说:“真舒服!”

    狄仁杰没有说话,直直的看着许世来。想从他的口中知道答案。

    许世来敌不过狄仁杰那双深邃的双眼,他停了下来,噎着嗓子咳了一下说:“她被人下了蛊,全身僵硬,肤如灰石,幸好有这寒石床,和这玉缕衣,才压住蛊虫。”他掀开盖在公主身上的薄纱,露出公主的玉体,“呶,已经到脖子上了。”公主苍白的脸蛋和灰石般的脖颈成鲜明的对比,许世来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说。

    “什么蛊?如此厉害!”狄仁杰问垂头丧气的许世来。

    “我怎么知道,皇上有旨不能损伤公主一根毛发,要不然早就将她大卸八块了,她要是不活,我就得困死在这里了。”许世来言语中带着无限的怨气,他盯着狄仁杰疑惑的问:“对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来救你的。”狄仁杰从身上掏出那个小圆木筒。在许世来眼前晃了晃。

    “什么好东西!”许世来一把夺过,他揭开盖子,往里面瞅了瞅,看到一个发亮的水滴在里面涌动,然后走到桌边,将木筒内的水滴倒入碗中。他凑到跟前,发现那颗发亮的水滴在里面蠕动。“好玩意!”许世来很兴奋,听到旁边笼子里一只受伤的小白鼠的哀叫声,他灵光一闪,摁着小白鼠靠近那颗发亮的水滴,小白鼠怯怯的回缩,而那颗水滴游动了起来,爬向它的伤口。

    片刻以后,在狄仁杰和许世来的注视下小白鼠的四肢抽搐,伤口开始变亮,汇聚成一束亮光,一瞬间的功夫又突然消失,伤口处的血迹已悄然无踪影,连同皮毛一起,变成了灰色,小白鼠挣扎了下,整个后肢沿着伤口处碎裂掉落。

    许世来和狄仁杰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这一幕,惊讶之余,俩人互目而视。突然许世来眼睛一亮,他快步走到角落里的书架前,一阵乱翻,书架上的书散落一地。

    “铠甲神鱼,产自东岛,毒鱼之王,见血而饮,通体发光,所到之处犹如灰石。”许世来从一大堆书中翻到了一本发黄的册子,打开后默默念道。“我怎么没想到呢!借你盘龙锏一用。”许世来拍了一下脑袋。对站在一边的狄仁杰说。

    他从狄仁杰手中接过锏,用手使劲的一拨,盘龙锏手柄处的圆销迅速旋转,那雕刻在上面的龙身也快速旋转直达龙头,发出阵阵‘叮铃铃’的清脆响声。

    “你听!”狄仁杰趴在公主身上,听到她的体内发出‘兹兹’的声音。

    许世来加快了节奏,绕他着公主快步走动并连续的转动着锏。那清脆的声音此起彼伏。公主身体内的响声也越来越密集,紧接着从她口鼻耳中钻出无数个透明的小虫子。它们在声音的刺激下四下逃窜,许世来赶紧端起旁边的铁盆,把白色粉末状的石灰粉洒向公主周围。那些小虫子碰到后冒出白烟,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便全部死去。

    “她是怎么中的蛊?”狄仁杰用一只小木棍拨了拨地上死去的蛊虫。

    “我哪里知道,那晚皇上急匆匆的招所有太医进殿对其诊治,第二天便命大将军携公主前往这寒僵之域,未曾提及只字半语。结果还落个投敌叛逃之罪,怎么倒霉事都落在了我头上。”许世来一边埋怨,一边将毒虫放在桌子上解刨。他用细细的银针慢慢的刺穿,然后用小刀将其切开。

    “有什么发现?”狄仁杰凑了过去。

    “奇怪,怎么不见内脏。”许世来用银针挑着蛊虫放在眼前一阵细看。

    “怎么回事?”狄仁杰也很感到奇怪。

    “难道这是幼虫?”许世来小声的嘀咕。

    他的猜疑令狄仁杰瞪大了眼睛,他的脑海中似乎已经浮现出一段场景,有人将这幼虫投入公主的茶水当中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