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一节 复活石像
    寂静的夜里,蝈蝈的叫声一片,漆黑的夜空中,只有几颗星星闪着惨淡的亮光。长安城外的一座破寺庙中,一个身背大包的人急匆匆的推门而入,他大口喘着气,朝里面望了望,又转身匆匆的将满是窟窿的大门关上。他来到寺中的一个角落,看到里面堆满了好多的柴草,他抱起了几捆放在地上。然后顺手将地上的砖块垒了起来,又从佛像前般了一块巨大的石板架在了上面,用两个石块打起火星,抓了一把带有火星的干柴吹了几口气,顿时火苗升起。火烧旺后,他又往里面加了几把柴。拍了拍了手,又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拎起背包,将里面零碎的宛如石块般的东西倒置在石板上,一一的摊平铺开。熊熊大火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越烧越旺,石板不一会的功夫就已经烧得通红。

    他开始绕着石板走动,口中念念有词,石板上的块状东西开始缓缓的颤抖移动,慢慢聚集成一个人形。他迅速的将一大把粉末状的东西撒了上去。大火在继续灼烧,他口中不停的念着含糊的字词。那些聚集的石块开始结合,最后自动拼接为一个石像生。他又匆匆跑到大佛前,从佛身下的洞中拿出一个酒坛,将装在里面的红色的液体顺着石像生的口缓慢倒入,那红色液体顺着结合的缝隙流向全身,石像生的手指开始活动,紧接着是手臂,突然间它坐了起来,盯着旁边的那个人。

    “主….主人,徐仕仁见过主人。”徐仕仁慌忙跪下。

    石像生扭动脑袋看了看徐仕仁,然后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他的脖颈,吮吸他的血液。

    ‘咚!’的一声寺门被打开,石像生从屋中缓缓的走了出来,一批蒙面人正站在寺庙的门外。他们齐声的喊道:“欢迎主人归来!”一声惨叫打破寂静,树上的猫头鹰被惊起,叫唤着飞向漆黑的树林。

    深夜中,大山深处的一处居所,一个蒙面人悄悄的进入一间屋子,打开一间密室走了进去,将密室中的一个盒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封信,然后匆匆的离开。

    “大人,不好了?”关内道长史温开一大早便敲开了府衙的大门,不等刺史穿好衣服,他便急着要闯进去。

    “大人,刺史大人还没起来呢!”府中的卫兵将温开拦了下来。

    “唉,都什么时候了,走开!”温开一把推开卫兵,闯了进去。

    “大人,不好了,出事了。”他看到已经下榻的刺史陈光裕,赶忙上前。

    “出什么事了,如此慌张。”陈光裕打了个哈欠。慢慢悠悠的问。

    “乾陵死人了!”温开激动的回答。

    “我当是什么大事,工期那么紧,死一两个人,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拿些银子给他们了得。”陈光裕看也没看温开一眼,他穿上了靴子。

    “大人,这次的不一样!他们整个人被吸干鲜血而亡!”温开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惊恐的说。

    “什么,被吸干鲜血而亡。可知道是何人所为?”陈光裕顿时警醒。他盯着温开问。

    “是…是…”温开吞吞吐吐。

    “到底是谁?”陈光裕紧逼。

    “是,鬼..,不是人。”温开惊恐的回答,他的额头已经渗出汗珠。

    “尸体在哪里?”陈光裕停在了原地,他疑惑的问。

    “就在乾陵的大道上!”

    “走!前去一看。”

    他们匆匆的赶往乾陵,而在乾陵,山陵使韦待价已经在焦急的等候。大道上躺着两具尸体,周围有官兵在把守,十步开外的地方,有好多上工的百姓在那里议论纷纷。

    “刺史大人来了没有?”韦待价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他焦急的问守卫的捕头。

    “温大人一大早就去了刺史府,想来现在他们也该到了。”捕头回答。

    “刺史大人到!”有士兵再人群中大喊。

    “韦大人,尸体可是在此。”陈光裕看到焦急的韦待价上前询问。

    “陈大人,就在这里。”韦待价挪开了脚步,后边的两具尸体出现在眼前。

    “果真如此!”陈光裕上前翻看了一下尸体,尸体上的头颅已经断开,没有丝毫的血迹。“同温开所言一致,尸体是被吸干血液而亡。”

    “大人,现在如何是好?”韦待价上前询问。

    “在路上温大人已将事情的经过诉于陈某,而今查此情形,可见并非常人所为,温大人,陈某书笔一封,火速前往大理寺,请狄仁杰狄大人相助。”

    侍卫立即端上了笔墨,陈光裕当即挥洒一番。他将书信交给温开。“案情颇为蹊跷,还请狄大人火速赶来。”

    “是,大人!”温开接过书信,转身离开。

    时至晌午,烈阳当空。关内道长史温开只身驾马从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疾驰而过,奔向城东。来到大理寺门前后他立马而下,快步走向门内。

    “站住!”卫兵拦住了温开。

    “哦,我找狄大人!”温开急急忙忙的回答。

    “狄大人,已经辞官回乡了。”

    “啊!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就已经离开京城了。”

    “门外是何人?”大理寺少卿李秉浩从里面走了出来。

    “李大人!”温开看到是李秉浩喜出望外。

    “温大人,你怎么在这。”李秉浩疑惑的问。

    “我有要事找狄大人!”

    “狄大人昨日刚刚离开京城。”

    “那这该怎么办?”温开心急如焚。

    “是什么事情令温大人如此着急?”

    “哦,大人你看!”温开疑虑的片刻,从袖中掏出那封信交给李秉浩过目。

    “有这等事情?”李秉浩看过信后有些惊诧。

    “此事确实蹊跷,乾陵工事又万分紧急,刺史大人方才请狄大人前往相助,一查究竟。”温开急切的说。

    “狄大人于昨日已经奏表天后,辞官归田,想来现在已经到了汴州。”李秉浩忧心重重。

    “那这如何是好,先帝入敛将即,山陵使韦大人为保护现场,已下令所有工事停工待命。这可耽搁不得,弄不好是要杀头的。”温开连连摇头叹气,表示无奈。

    李秉浩犹豫了片刻,他一边走来走去,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石像生人、断头尸体、吸血厉鬼,先帝入殓。”,他突然间停下,对旁边的侍卫说:“事态紧急,王伦,李震,你们同我立刻奔赴乾陵,张鹤!你速赶往汴州务必将此信交予狄大人。”

    “是!”李震从李秉浩的手中接过信,迅速离开。

    “李大人,有劳了。”温开抱拳以表感谢。

    李秉浩和温开先行一步走出大门。王伦,李震带着几名士兵紧跟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