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三节 麦场之战
    时值麦收季节,田地里金黄的麦穗到处可见,风儿吹过,像是一个接一个的浪头流过。一股熟透了的气息夹杂着浓厚的泥土味。

    城外的一处麦场内,十几个农民正在翻腾着小麦。几个年壮的小伙拉着石辘,来回碾压,干干的麦秸发出‘砰!砰!’的声音,麦穗上掉落一颗颗的麦粒。

    狄仁杰下马走了过去,看着金黄色的麦穗经过一道道的工序,变成一粒粒金黄色的麦粒。脸上露出喜悦,但短暂的喜悦后又被一丝疑虑凝固。

    “老人家,这么多的麦子,都是用人拉着辗压。怎么不见一头牲口?”狄仁杰问一个背着农具走过来的老农。

    “一看您就是外乡人,这儿前几天,村里农户家的牲口死了好多,都是被割破喉咙,血流干而死的。”老农打量了一下狄仁杰说。

    “噢?有这样的事。“狄仁杰感到奇怪。

    “这不足为奇,你说这牲口死就死了,可是连个血迹都没有,整个尸体像是被榨干一样。”他压低了声音。

    “那你们报官了没有?”狄仁杰犹豫了下问。

    “唉!报了。”老农叹了口气。

    “官府怎么说?”狄仁杰见事情不大对劲,迫切的询问。

    “官府说是麦子山的野人干的,把整个麦子山都封了起来。然后就不了了事。”老农拍了拍手,很是一副无奈。

    “野人?可否有人亲眼目睹?”狄仁杰对老农的一番话表示怀疑。

    “当地的村民没有看到过,只是听说几个衙差在麦子山看见有野人在饮牛血。”老农回想了下回答。

    “大人!”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张鹤赶到,打断了狄仁杰与老农的谈话。

    “大人,有一封密信。”他从怀中掏出信,交给了狄仁杰。

    “从何而来?”

    “是乾陵。”

    狄仁杰觉得有些奇怪,他接过信,立即打开。仔细的看过后他一言不发。

    “您是当官的,他在喊你大人。”老农打断了狄仁杰的思考。

    狄仁杰回过神,然后笑着说:“那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狄某乃是一介草民和大家一样。”

    “那你之前做多大的官?”老农继续问。

    “大人之前审查各州府的民案,官案。”张鹤回答。

    “审查各官府的案子,这官可不小啊,这么说我们这民案,有着落了。”老农还是有些怀疑,他不确定的说。

    “嗯,你们算是找对人了,他就是原大理寺卿狄仁杰狄大人。”张鹤在围过来的百姓中大声的说道。

    “大人,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老农‘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周围的百姓也纷纷跑来通通跪地诉求。

    “请大家放心,狄某一定找出杀害牲口的元凶。”狄仁杰安抚前来的百姓,将老农掺扶起来。“老人家,您可知牲口的尸体现在何处。”

    老农嘴里刚冒出一个‘在’字,却突然间嘎然停止,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狄仁杰走上前,喊了他一声,在没有应声的情形下,碰了他一下,老农突然倒地,这时数百枚银针从树丛中射过来,在场的村民一一应声而倒,张鹤冲上前用自己的身体为狄仁杰挡下了暗器,也倒地而亡。

    “大人,小心!”危急时刻,磬儿及时赶来,她用长鞭把暗器打落,和狄仁杰一起阻挡细如雨的银针。

    一番暴雨般的暗器过后,刺客开始放火,周围的麦垛迅速燃烧起来,村民们被大火包围,惨叫声一片。磬儿用长鞭缠住了旁边的大树和狄仁杰一起逃出火海,他们向树林的刺客发起进攻。

    几轮厮杀后刺客节节败退,他们使用的暗器在树林中乱射一空,无法施展开,狄仁杰趁机擒住了一名刺客,其他人见大势已去向麦子山逃离。

    “说,你们是什么人?”狄仁杰将刺客摁在大树下。

    “嗖!”的一声,一个东西被掷到了刺客的嘴里,随着“呃!”的一声,刺客突然放弃了挣扎,呆在那里停止了挣扎,口角上开始渗出血液。

    狄仁杰撕下她的面具,发现是一个女人,已经中毒而亡。

    “大人,你看,这是什么?”磬儿看见女刺客的脖颈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她拉开她的衣领发现上面有一个狐狸刺青。

    “金狐狸!”狄仁杰脱口而出。

    “前隋朝最大的杀手组织!”磬儿紧接着说。

    “正是,当年太宗皇帝在建唐时为铲除该组织,动用了二十万大军才捣毁该组织的主要势力。”狄仁杰放开尸体,站了起来。

    “可是这个杀手组织,为何要杀死这么多的百姓?”磬儿觉得很奇怪。

    “方才正在询问百姓们的牲口的事情,而就在紧要关头,欲开口的老农被杀,因此这杀手一定是隐藏在百姓之中,所以这牲口被杀案肯定隐藏着什么?”

    “就因为几头牲口,他们便对这么多无辜的百姓下手,太可恨了。”

    “可能事情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从他们的身手以及他们的组织的严谨程度看,他们应该对这片山脉很是熟悉。”

    “那我们要追吗?”

    “不用,刚刚我们打退了他们的进攻,金狐狸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会会找上门来。只是可惜了这些无辜的百姓。”

    “那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方才听他们讲案情似乎与官府有关,我们将这些百姓就地掩埋,再前往府衙一探究竟。”

    “是,大人!不过看来此次汴州之行,没那么顺利了。”磬儿有些感慨。

    “嗯,也不知秉浩他们现在什么处境,估计也是凶多吉少啊!”狄仁杰凝视着远处烧焦的麦田,一缕缕的青烟直直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