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四节 牢房命案
    寂静的夜里,一座破庙内发出一团微弱的火光,几名黑衣刺客悄无声息的潜入。一个蒙面人正等着他们的到来。

    “首领,我们..失败了。”一名农夫打扮的刺客对庙内的蒙面人说。

    “什么,几个刁民都对付不了?”蒙面人有些发火,他拉高了声音。

    “首领,那几个刁民已经葬身火海,不过?”刺客吞吞吐吐。

    “不过什么?说!”

    “我们碰到了狄仁杰,他身旁有一武功高强的女子,我等不敌。失手了,小美也落入他们手中。”黑衣刺客胆怯的回答。

    “什么,还留了活口?”蒙面人大怒。

    他走了过去,围着青龙转了一圈。然后从一名刺客身上迅速的拔出刀,割破他的喉咙。青龙应声而亡,倒在了地上。

    “没用的东西!”蒙面人把刀仍在了地上。转身问一旁的一个蒙面人,“人处理掉了没有?”

    “嗯,蓝麒亲眼目睹其死去。”那蒙面人是一位女子。她点了点头回答。

    “狄仁杰怎么会在那里?”蒙面人一阵猜疑。

    “是不是我们已经暴露了。”蓝麒走到蒙面人身旁对他说。

    “嗯?”蒙面人一声质问。看到蓝麒怯生生的回避。他转儿问:“此话怎讲?”

    “今日,在麦场看到狄仁杰的手上有一封密信。是从乾陵来的。”

    “嗯?”蒙面人眼睛一亮,直直的盯着她。

    “他看过后,便追问老农关于杀牲取血之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青龙是在什么时候动的手?”蒙面人思考了一会问。

    “就在狄仁杰询问老农,被杀牲口的尸体在何处的时候。”

    “密信丢失,现在乾陵已经事起,加上狄仁杰这个老狐狸…”话还没说完蒙面人内心一怔,他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口中狠狠的念叨:“狄仁杰这个老狐狸,莫非他已经嗅出味儿了。”然后转身对蓝麒说:“通知白鹭,让他们马上行动。

    “是!”蓝麒应答后转身离去。

    深夜里乾陵的牢房一片灯火通明,几个狱卒轮流的巡视这看押的囚犯。十几个刺客缓缓的潜入大牢。

    街道上一个打更的走过一座桥,看见一身披斗篷的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上前询问:“都三更了,还不歇息,站在那里怪吓人的,哎,问你呢!”

    不见回复,他挑起灯笼走上前,在那个人面前照了一下,只见一个石块拼起来的脸上嘴角流着血迹。那面部的一条一条的缝隙清晰可见。

    打更的受到惊吓摊到在地,慌乱中丢掉了手中的灯笼,仓皇逃离,口中大喊:“鬼,鬼啊,有鬼啊!”

    埋伏在大牢周围的李秉浩、王伦、李震听到大街上的叫喊声急忙赶来,他们看到一身穿斗篷的人站在那里。

    “什么人?”李秉浩冲着那身影喊。

    没人吱声,他正准备走过去一探究竟,突然刚刚掉在地上的灯笼燃烧起来,瞬间照亮了石像生的脸,它迅速用衣袖遮住光,扭身跑开。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李秉浩、王伦、李震在惊愕之中眼睁睁的看着石像人离开。

    “大人,李大人!”温开匆忙的走来,冲着愣在那里的李秉浩大声喊。

    李秉浩缓过神来,回头看见快步走来的温开。

    “大人,刚才那是谁,怎么那么怪异?”温开也看到了石像生离去时的情景。

    “它就是我们要找的凶手。”李秉浩斩钉截铁的说。

    “啊,难道那两个巡夜的衙差是被他杀的?”温开大吃一惊。

    “巡夜衙差?”李秉浩感到有些蹊跷。

    “就是乾陵巡夜的衙差,他们在牢房中死了?”温开解释。

    “什么,在牢房死的?”李秉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大人。”温开有些莫名其妙,他赶紧重复了一下。

    “走,去牢房!”李秉浩一跃飞起跳上房顶,疾步奔向大牢。

    “两个巡夜的衙差已经死亡,身上没有任何伤口。”牢房中温开对正在检查尸体的李秉浩说。

    李秉浩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牢房,外边看守的狱卒的茶碗还放在桌上,与这个牢笼正对面。“看守的狱卒呢?”

    “大人,就是他们二人!”王伦和李震将两名狱卒带了过来。

    “是你们二人?”

    “是的,大人!”

    “他们是怎么死的?”李秉浩问。

    “当时我们正在喝茶,听到牢内‘咚!’的两下,然后立即跑了过来,就发现他们两人都躺在地上,没气了。”其中的一个回答。

    “是这样的大人。”另一个补充。

    “有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迹象?”

    “没有。”他们二人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没有任何可疑的迹象,离奇古怪的死在这牢房中,而且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李秉浩自言自语。

    “这两个衙差死的太蹊跷,连个痕迹都没有,难道真的是…”温开见李秉浩一言不发,他猜测着说。

    李秉浩没有回答,他又回头看那两具尸体,突然看见其中一个的脖颈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他立即走过去对尸体再次检查,发现他们的勃颈上都有狐狸刺青。

    “是不是真的是…”温开继续说。

    “温大人!”李秉浩阻止了温开的话语。他又将牢房斟查了一番,只发现屋顶上仅仅可以探出头的天窗。

    “大人,高宗皇帝入殓在即,这儿已经死了三个人了,明日早朝,若天后问起乾陵工事,这可怎么办啊!”温开看着陷入沉思中的李秉浩,一副无奈的情景。

    “哐!哐!哐!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大人。”陈光裕的门外,温开使劲的拍打着刺史大人的房门。可是喊了半天,没有一句应答。

    温开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他趴在窗前仔细的听,里面死寂一片。觉得事情不妙,猛地推开门,发现了已经死去的陈光裕。他脸上煞白,被人从脖颈咬破喉咙而死,身体及周围未有一丝血迹。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尸体还有温度,陈大人死亡的时间大概在一炷香之前。”李秉浩已经来到案发现场。他检查了一下尸体说。

    “已经是第四个了,第四个了。”温开的心情很激动,他蜷缩在角落里,惊恐的望着四周。

    “大人!大人!”李秉浩拽着温开使劲的摇晃。

    “是鬼,是鬼干的!是鬼干的。”温开仿佛已经失去心智,他眼神飘忽不定,神情恍惚。

    “拿水来!”李秉浩让侍卫打来一盆水,‘哗!’的一声他将整盆冷水泼在了温开脸上。

    温开顿时清醒过来。“我刚刚怎么了?”他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似乎已经忘的一干二净。

    “大人,你刚刚已经迷失了心智。”李秉浩对一身冷水的温开说。

    “哦,陈大人他…”他看向了一边,陈光裕躺在那里,已经被盖上了一层白布。

    “嗯,陈大人和牢房中的士兵一样,他们都是被吸干血液而亡。”

    “被吸干血液而亡,难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有吸血厉鬼?”

    “大人!”李秉浩大声的叫了下温开。

    温开从胡思乱想中回到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