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六节 麦子山遗尸
    林阳县城外的官道上狄仁杰与几十名官兵一同前行,幽静的山间时不时的传来清脆的鸟叫声。

    “张大人,昨日如你所说,在麦子上发现野人的衙役可是在这队伍中?”狄仁杰看着长长的队伍问林阳县令张青。

    “是的,大人。你们两个过来!”张青回答完狄仁杰的话,就把发现野人的衙役喊了过来。

    “你们二人可是从这条路一直上行?”狄仁杰问。

    “没错的,大人,虽然那日乌云密布,光线有些暗淡,但这路肯定错不了。”一个衙役回答。

    “大人,再过一个时辰,就是麦子山的地界了。”张青来到狄仁杰旁边。

    “嗯,这一路还算顺利,提醒士兵们时刻保持警惕,切勿擅自行动。”

    “是,大人!驾!”张青跑到队伍前面吩咐狄仁杰的命令。

    “大人,想不到这地方的山头竟是这般茂盛,你看这路边的杂草都有一丈来高。”磬儿看着管道两边的杂草说。

    “这官道本是一个月清理一次,但连日来发生牲口被杀之事,官府担心上山的百姓会遭不测,所以就把这条路封了起来,这杂草自然而然就越来越高了。”

    “咦,他们怎么不走了?”磬儿看见前面的队伍停了下来,张青又慌张的赶过来。“大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已经到了麦子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狄仁杰向四周望了望,发现他们已经置身麦子山之中。

    “大人,前面发现几十头牲口尸体。”张青已经来到狄仁杰旁边。

    “哦?走,去看一看,驾!”狄仁杰、张青、磬儿快速向前。

    官兵已经将那个地方围了起来,山沟内数百头牲口的尸体横躺在杂草堆中,散发着一股腐烂的味道。

    “大人,您看,没有一丝血迹。”磬儿指着一头颈部被割开的牛,对狄仁杰说。

    “嗯,这里还有被掩埋一半的尸体。”狄仁杰俯下身,仔细的瞅了瞅地上的痕迹。发现那些痕迹的轮廓很清晰,而且一直延伸到前面的一片灌木丛。狄仁杰沿着痕迹走了过去,他拨开灌木丛发现了一头大猩猩的皮毛。

    “啊,大人,这是?”张青吃惊的问。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野人。把那两名衙役带过来。”狄仁杰俯身仔细的检查那皮毛。

    “你们两个,过来!”在张青的呼喊下,两名衙役走了过来。

    “大人,有何吩咐?啊,这是?”不等张青回答,他们就已经看见了地上的黑色猩猩皮毛。

    “这是什么?”狄仁杰站了起来。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野人。”两名衙役异口同声的回答。

    “果不其然,金狐狸的人假扮野人在山间屠杀牲口。”

    “大人,这些牲口都是被利器割破喉咙而死。”磬儿检查了牲口的尸体。

    “嗯,的确如此,可是为何要杀死这么多的牲口,它们身上没有一丝血液,这血液又是去了哪里?”

    “大人,在前面又发现了一些铁锹、锄头。”张青骑急忙的走了过来。

    狄仁杰跟着张青走了过去,发现了数十把铁锹,锄头。他又俯身捻了捻半盖在牲口尸体上的土,然后站了起来说:“这些土刚刚盖上不久,看来敌人已经有所察觉,我们得加快脚步了。”

    “大人,既然这是刚盖上去的土,看来敌人行事匆忙,没有时间销毁证据。”磬儿看见覆盖在尸体上面土的成色和其余的大相径庭。

    “嗯,正是,看来我们时间不多了。张大人,留下十人掩埋尸体,其余官兵加快步伐继续前行。”

    “是,大人!你们留下掩埋尸体,其他人随狄大人继续前进。”安排好以后,张青立即翻身上马。追向已经走在前面的狄仁杰。

    麦子山深处,金狐狸组织成员正在紧锣密鼓的销毁现场,准备撤离。漆黑的夜里,在一片火光的照射下遍地狼藉。

    “首领,狄仁杰已经进麦子山了,他们发现了牲口的尸体。”蓝麒向蒙面人汇报。

    “这个老狐狸,来的还真快,通知各堂立即撤离。”蒙面人转过身对蓝麒说。

    “是。”蓝麒走开,到人群中指挥撤离。

    狄仁杰率领的士兵已经进入麦子山深处,他命令所有人仔细搜索。

    “大人,你看!”磬儿发现了一连窜的脚步一直通向一处崖壁。

    狄仁杰轻轻的叩了叩崖壁,仔细的听发出的声音,在一处颜色较浅的崖壁前他停了下来,蹲下身拨开崖壁下的野草发现了一个凸出的石块,他按了下去。崖壁‘哐!’的一声打开。一个深邃的山洞出现在眼前。

    士兵们燃起火把进入山洞,深邃的山洞中潮湿阴寒。

    狄仁杰忽然听见‘咔擦’一声,接着头顶掉下来许多大石块,“小心有机关!”但已经晚了走在前面的士兵已经被头顶的岩石砸中,伤亡过半。

    “大家依靠墙壁前行!”在狄仁杰的呼喊下,士兵们紧贴墙壁前进

    狄仁杰走在前面他发现了地面上的凸起,他挥了挥手手,身后的士兵们都立即停了下来。“拿石头!”

    一块有二十几斤重的石头,从后边传到了狄仁杰手上,他将石头砸向那凸起,瞬间墙壁两侧发出数百枚利箭射向道路中央。

    狄仁杰带领士兵继续往山洞里面走,半柱香的功夫,他们便已经走出洞外,来到一处开阔之地,那里有金狐狸组织的祭坛及大量房屋,但整个地方空无一人,有些房屋正在燃烧,发出‘噗嗤,噗嗤’的火苗声。

    “大人,我们晚到一步。”张青从后面跟了上来。

    “嗯,他们已经逃走了。”狄仁杰看着满地的狼藉以及金狐狸匆忙撤退时留下的货车。

    “仔细搜!”狄仁杰从浑浊的空气中闻到一股血腥味,他命令官兵仔细搜查。

    “大人,在屋外发现几只大木桶!”士兵前来汇报。

    狄仁杰在士兵的带领下走了过去,发现了角落里的几只特大木桶,里面还有一些残留的红色液体。他仔细的看了看整栋房屋,发现此屋刚刚被粉刷过不久。

    磬儿看见狄仁杰用手蘸了蘸,然后凑到鼻子边闻了闻于是问:“大人,这些是什么?”

    “是猪血。”

    “大人,在屋内发现一间密室。”张青从屋内急忙走了出来。

    “走,进去看看。”

    他们来到密室后,发现了大量的酒坛。磬儿指着其中的一个说:“这是什么味道,不像是酒。”

    狄仁杰打开酒坛,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当然不是酒,和外边大桶中一样。”

    “难道这也是猪血,怎么会有这么多!”磬儿一个个的揭开酒坛。屋内的腥味顿时加重。

    “不,这个不是猪血,是牛血。林阳县内被杀牲口的血液。”狄仁杰斩钉截铁的说。

    “啊?这就是那些被杀害的牲口的血液。”张青目瞪口呆。又疑惑的问:“他们用牛血做什么用?难道就为了涂刷这些屋子?”

    “不然,牛血呈黑红之色,因此自古以来,很少有人用牛血来涂刷木质品,而门外的房屋呈现亮红之色,所以涂刷屋子的仅是门外那几桶猪血。”狄仁杰一口否定了张青的话。

    “屋外的房屋上是涂了猪血,可是很是马虎,刚刚看到好多血滴已经溅到了窗户上。似乎也不像是在涂刷房子。”磬儿想起刚刚走进来时密室外乱七八糟的情形。

    “嗯,的确如此,如果是涂刷屋子,在木质品上需要先抹一些特殊的材质,而在屋外木质裸露的地方并未有此特殊材质,所以他们根本不是在涂刷房屋。”

    “大人,既然这些不是用做涂刷用,那我明白了,他们是在扰乱我们的视线。”磬儿灵光一闪,脱口而出。

    “没错,定是如此,金狐狸一定是事先得知我们已经发现麦子山牲口的尸体,势必会继续搜寻,方才匆忙逃跑,这么多的酒坛,怎是片刻就能转移的,因此才借用这屋外的猪血来掩盖。”狄仁杰仔细的推断了一番。然后又将密室仔细的敲敲打打一番,他听到墙壁上的传来浑浊的回声,于是按下旁边的开关,发现了那个暗格,但里面却空无一物。

    “大人,你看。”他们走出屋后,磬儿发现了地上大量车辙的痕迹。

    “他们还没走远,继续追。”狄仁杰俯下身,用手指量了一下车辙的深浅。又沿着一条条的痕迹望向远处,直到它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