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八节 林间密杀
    苍翠的大梁山,在风雨过后,显得如画般清晰。那揽怀入抱之势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更是宏伟。

    “朝堂上的行刺是怎么回事?”破庙中,蒙面人询问蓝麒。昏暗的庙中,阳光透过残垣断瓦投下一点阳光。

    蓝麒使劲摇了摇头说:“蓝麒不知。”

    “奇怪,这个时候怎么出现遇刺之事。”蒙面人疑心重重。

    蓝麒猜测了一下说:“是不是还有另一番人马?”

    “不像!密信有下落了吗?”

    “没有。”蓝麒又摇了摇头。

    “妖后遇刺,那刺客留有一张纸条,看到那张神秘的字条,便急召狄仁杰,而这一切都指向乾陵,难道是有人故意所为。”

    “这个会不会和密信有关?”

    “还是先弄清楚那张纸条上写的是什么?”

    “是!”

    幽静的森林中,狄仁杰与磬儿抄近路来到一条羊肠小道,窄窄的道路上树叶落了厚厚一层,树林中不闻一声鸟叫,

    “大人,有些不对劲!”磬儿折回马头,对狄仁杰说。

    “我们立即离开此地!”狄仁杰立马驻足,他扫视了一下周围,感觉有些地方甚为怪异。正准备迅速离开,可是为时已晚,就在他们回头的那一刹那,一个一个的黑衣刺客从厚厚的树叶下崛地而起,挥着长刀杀了过来,狄仁杰立即俯身贴在马背上,躲过一刀。

    “你们是什么人!”狄仁杰打散了刺客的一轮攻击后冲着他们大声喊。

    刺客并没有理会,重整旗鼓,向他们袭来。磬儿迎面出击,不等刺客靠近就用长鞭将其打落。几番争斗下来,刺客并未有收手之意,他们招招刺向要害,意图将狄仁杰杀死在树林中。

    “天子脚下竟敢造次!”李秉浩危急时刻出现,一下子打散了刺客的攻击。他们三人立即聚集一起,蓄势待发。

    “上!”刺客不依不饶,展开新一轮的进攻。

    在他们三人齐心协力下,扭转了局面,刺客已经节节败退。

    “撤!”刺客死伤过半后,已经力不能及,匆忙撤离。

    “大人,他们是什么人。”李秉浩看着刺客逃窜的身影,问旁边正在蹲下身检查一具刺客尸体的狄仁杰。

    “是金狐狸。”狄仁杰翻开刺客的衣领,看到了刺客脖颈上金狐狸的刺青。

    “啊!我明白了,那两个衙差就是被金狐狸灭口。”李秉想起在大牢中死去的巡逻兵脖颈上有相同的印记。

    “什么衙差?”磬儿对李秉浩的话感到莫名其妙。

    “目睹石像生复活的衙差。”李秉浩回答。

    “秉浩,你把这几日乾陵发生的事仔细说来。”狄仁杰跨上马。“走,去乾陵。”三人奔乾陵而去。

    大梁山深处,蒙面刺客聚集在一起,他们有的身负重伤有的气息奄奄。

    “东西拿到了吗?”蒙面人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首领,本来计划将近得呈,可是半路杀出个李秉浩,我等不敌,败下阵来。”蓝麒将受伤的刺客放下后回答。

    “如今狄仁杰,刘磬儿,李秉浩他们三人已经汇合,看来对我们不利。”

    “首领,要不要启用石像生。”蓝麒看到蒙面人此次并未大动肝火,她上前一步试探的说。

    蒙面人没有立即回答,他深思了片刻问:“可查清在麦子山时,狄仁杰手中的那封信是出自何人之手?”

    “是关内道长史温开。”

    “温开?。”蒙面人一阵沉默,他往前走了几步抬头看漆黑的天空。口中念叨:“乾陵,朝堂上的刺杀,难道是他!”他转身贴到她的耳边一阵私语后,狠狠的说:“做掉他!”

    “是,首领!”

    乾陵的一间房内,几具尸体一字排开,狄仁杰、磬儿、李秉浩在温开的带领下走了进去。

    “大人,尸体都放在这里。”温开指了指屋内的尸体。

    “大人,你看。此人的死法和麦子山被杀害的牲口很相似。”磬儿掀开一具尸体上的白色遮布,看到尸体勃颈上的伤口没有一丝血迹。

    “嗯,都是割喉取血之法。”狄仁杰查看过尸体后,眉头皱了起来。

    “割喉取血?这是怎么回事?”李秉浩有些莫名其妙。

    “哦,在麦子山,有数百头牲口被歹人所杀,它们的死法和这几个人极其相似,可谓是如同一辙。就是将他们杀死后,让其血液流干而亡,当然,他们会在此过程中收集受害人的鲜血。”狄仁杰向李秉浩解释了一通。

    “太歹毒了,简直是丧心病狂,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李秉浩咬牙切齿。

    狄仁杰摇了摇头,继续说:“不过这或许就是侦破石像复活案的关键所在。”

    “有人。”磬儿看到窗外站着一个人影,立即吹灭屋内的灯。

    狄仁杰也立即将旁边的蜡烛吹灭,屋内的灯光一下子消失,屋外的月光将那人的身影投了下来。

    “是谁?”磬儿冲着那一动不动的身影喊。见没人答应,他们正准备走出去查看,这时人影开始活动。

    “哐!”的一声,一个身披斗篷的石像人破门而入,它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在月光的衬托下深灰色的面部显得格外冰冷。温开受到惊吓后退时碰到了旁边的椅子,石像生循声扑了过去,狄仁杰赶忙上前阻挡,但被石像生巨大的力量摔到了地上,李秉浩和磬儿向石像生发起进攻,但二人也被其打倒在地。石像生的石斧所到之处万般皆碎。

    “喵!”屋外传来一声猫叫,石像生在听到那声音后有些迷失心智,他开始发癫。用石斧在屋内一阵乱砍,这时那只猫从窗户跳了进来。温开一把将其捉住。

    “看这是什么?”温开举起狸猫,将猫的头部对着石像生,它看到狸猫的眼睛后,心生畏惧逃离。他们四人立即跟踪在石像生之后。

    “它逃进了帝陵之内。”李秉浩看到石像生从帝陵大道的两侧匆匆穿过,然后在帝陵的入口突然消失。

    “怎么没有官兵看守。”磬儿看到陵园入口一个守卫的士兵都没有,对此感到疑惑。

    “凶杀案发后,晚上守陵的官兵就撤到了三里之外。”温开解释说。

    “走,进去看看!”狄仁杰从树荫后跳了出来,准备进入。

    “大人,自古帝王陵室,没有旨俞不能进。”温开急忙上前,将狄仁杰拦了下来。

    昏暗的帝陵内,几只烛光在通道两边的石壁上隐隐约约的闪着光,蒙面人和一个石像生人匆忙的穿过。

    “主人,狄仁杰追过来了!”蒙面人看到站立在漆黑中的石像生停下了脚步。

    石像生从黑暗中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灯光照着它的脸轮廓分明,它走到蒙面人旁边的石像生跟前,突然迅速的出手,石像生的头颅“砰!”的一声落地。

    “主人,量狄仁杰也不敢进来。”蒙面人看到倒下的石像生碎落一地,连忙向石像生人说明。它盯着蒙面人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慢慢走进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