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九节 回京请命
    第二天狄仁杰便急忙赶回京城,在太极殿他将连日来乾陵发生的异事,一一奏予武则天。

    “果真有此事?”武则天听完狄仁杰的一番话后内心失落下来。她坐在那里沉默良久。

    “天后,臣有一事相求?”看见天后低头若有所思,他小声说道。

    “讲!”武则天漫不经心的说。

    “天后,臣恳请入陵一探究竟。”

    “这…?”狄仁杰的话把沉思中的武则天惊醒。

    “天后,这是微臣刚刚途径兵部,林阳县县令张青经过驿站送来的六百里加急信件。请您过目。”

    狄仁杰从袖口掏出来那封信,呈给武则天。

    “哦?”武则天从一阵迟疑中接过信,她看过之后许久没有言声。

    “天后,可有疑问?”狄仁杰见武则天不语,于是轻声问道。

    “你不觉得事情甚是奇怪吗?”

    “天后,您指的是什么?”

    “记得你曾讲过,你们追查金狐狸至麦子山,而金狐狸恰好刚刚逃离。”

    “是的,没错,事情确实如此,我们到金狐狸的据点,发现他们已经逃离,而且路上的车辙印迹很是清晰,加上正在燃烧的房屋,所以断定他们刚刚离开不久。”

    “既然他们正在逃离,怎么会有时间准备毒烟?”

    “正如天后所怀疑,微臣觉得此事确实蹊跷,在信中张青提到大将军王孝廉已经从昏迷中苏醒,据他回忆,当时他急于见到微臣,以便将朝堂之上行刺之事诉于微臣,迅速传达天后的旨意。因而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倍感紧迫,于是放弃走官道,而是改走小路,从小路上由南至北,直接可与微臣汇合。但是小路人迹罕至,荆棘丛生,因而安排了两个小队在前方以刀开路。”

    “难道是在行军当中,他们的动作声太大,引起了金狐狸的注意。”

    “嗯,据当时的情形判定,或许真如天后所言,金狐狸在撤退的当中,发现了王将军率领的千人大军

    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趁大军防备疏忽之时点燃了使人昏迷的毒烟。”

    “嗯,或许这就是唯一说得过去的法子,不过金狐狸人倒底有多少,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迅速的将一千大军杀害,割喉取血?”

    “张青已经在信中提到,王将军见大军被毒烟袭击,他和副将李靖岚率领一小队掩住口鼻逃向旁边的树林,正好碰上了金狐狸,他们在漆黑的夜中展开搏斗,根本没有看清他们到底有多少人。王将军在打斗中受伤昏迷,逃过一劫,而副将李靖岚和十几名士兵也死于金狐狸的刀下。”

    “这么说,他们连金狐狸有多少人马都不知。”

    “是的,天后,当时是在夜里,加上金狐狸身着黑衣。所以根本无从判定他们到底有多少人马?”

    “一千大军,就这么没了!还少了一员大将。”武则天不由的惋惜一番。

    “一员大将?”狄仁杰疑惑起来,他仔细的回忆那天在麦子山发现大军被割喉取血,然后发现生还的王孝廉的情形,但是副将李靖岚的尸体却未发现。

    武则天看见狄仁杰瞬间变得迥异起来,于是问:“怎么有什么不对,想到了什么?”

    “哦,没什么,微臣只是将当时的情形细细的回想了一番。”

    “当年太祖皇帝的二十万大军开赴剑南道,剿金狐狸于姚州,杀敌六万,想不到还是有漏网之鱼。如今他们又再次出现,而且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真是歹毒至极!”

    “天后,微臣已经安排张青在麦子山的各个隘口重兵把守,出入行人一律检查。”

    “嗯。金狐狸手段残忍,奸诈狡猾!一经发现可当即处死。”

    “是,天后!不过现已查明,河南道大都督王孝廉率领的一千大军正是死于金狐狸之手,然乾陵被杀害的士兵乃是金狐狸之人,所以石像复活与金狐狸有莫大干系,而今查明复活石像已逃入帝陵之内,

    所以微臣恳请入陵查看!”

    “这…你可知入陵的后果。”武则天还是犹豫不决。

    “天后,案情迫在眉睫,若此时趋于不前,臣恐江山社稷岌岌可危。”狄仁杰振振有词。

    “来人!”武则天喊来太监。“去把乾陵督查使的腰牌拿过来。”

    太监托着一个木盘走了过来。“这是乾陵督查使腰牌,执此牌乾陵之内无人可挡。”太监将令牌拿到狄仁杰跟前。

    “谢天后!”狄仁杰从盒子里拿起令牌。行跪拜之礼。“臣,还有不情之请。”狄仁杰抬起头看着武则天。

    “嗯?还有什么!”武则天对狄仁杰今日的表现有些不解。

    “臣等昨夜力擒复活石像,但其持石质兵器,且具有一身神力,非一般兵器不足以对抗,所以能否借一神兵以制敌。”狄仁杰望了武则天一眼,想从的眼中得到答案。

    “呵呵,早就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武则天大笑。

    狄仁杰心里平静下来,嘴角带起了笑意。

    武则天从太监手上拿过九节盘龙锏。“这是你辞官之前上缴的九节盘龙锏,现归还于你。”而后她义正言辞的说:“狄仁杰接锏!”先帝入殓前必须破案,若否,狄仕九族将无一生还。”

    “臣遵命!”狄仁杰接过锏,锏上的那只盘龙甚是醒目,张开大口似乎要吞噬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