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十节 温开之死
    “大人,天后同意我们入陵了?”狄仁杰回到乾陵后,磬儿迫不及待的问。

    “嗯,帝陵那里现在是什么情况?”狄仁杰也急忙的询问他走后的情况。

    “您走后,温大人便派人一直守在入口。”磬儿回答。

    “这么说,它现在还在里面。走,去陵内。”狄仁杰说完后便带着磬儿、温开和李秉浩前往乾陵。

    “里面可曾有动静。”来到入口,狄仁杰询问看守的士兵。

    “没有!大人”士兵斩钉截铁的回答。

    “嗯,好!它应该还在里面。”狄仁杰点了点头。

    “磬儿、温开你们二人随我进入帝陵,秉浩你守在洞口。”安排好后,狄仁杰带领磬儿和温开走了进去。

    帝陵内道路错综复杂,但每一条道路却似曾相识又真实分明,九天银河在头顶盘旋,一群群石像生守在各个通道的两侧。

    “大人,这怎么和长安城的道路一模一样,你看这边就是城西。”磬儿在西边的道路上徜徉起来。

    “嗯,想不到这帝陵之内竟是京师之景。”狄仁杰赞叹眼前的一切。

    随着一声“咚隆隆的响声”他们朝西边望去。磬儿一不小心踢到了脚下的一个东西,她低头看了下是一具无头的石像生。

    “大人,你看。”磬儿在不远处发现了石像生的头颅,她将其组合在一起。

    “石体上有伤痕,内部有血液的状的固体状物质。”狄仁杰翻开石像生散落的碎片。“我没猜错这个就是昨晚上袭击我们的石像生,你看这是昨晚打斗时留下的痕迹。”狄仁杰指着石像生手臂上新的伤痕。“金狐狸一定还在这里。”狄仁杰扫视了一下周围。

    “大人,这里这么大,况且我在明,敌在暗。我们该如何查找?”磬儿张望了漆黑一片的帝陵,错落有致的通道,使人无处下手。

    “你我二人,当然找不到,但有一人可以找到。”磬儿和温开听到狄仁杰的话有些疑惑,他们一起看着狄仁杰,狄仁杰看着温开说。“那个人就是你!”。

    “大人,您这是在开玩笑吧,卑职怎么知道刺客在哪里?”温开听到狄仁杰的话,心里一怔,赶紧解释。

    “你真的不知道吗?那狄某来告诉你!”狄仁杰看着温开的眼睛。“乾陵始发石像生复活案,本应报所在州府查办,而你却直奔大理寺。单就这一点就不得不让人心生怀疑,你该做何解释?”

    “石像生复活颇为怪异,听闻狄大人断案如神,方才请大理寺协助。”温开不假思索的回答。

    “按照当时的情形,你怎么知道石像生复活?”狄仁杰紧随其后追问。

    “这…”温开开始变得吞吞吐吐,额头渗出汗珠。

    “朝堂之上,天后遇刺,经查证那枚暗器是从李秉浩的后方射向天后,当时你在哪里?

    “卑职一时急躁激怒了天后,正跪在那里准备领罪。”

    “这就对了,李秉浩曾说起过,那日他看见暗器飞向天后,正是从后面的人群之中发出来的,它并非沿直线而去,而是由下而上刺向天后。所以按照此情形判断,当时仅有你一人可实施行刺。”

    “啊!”温开大惊失色,他不知如何是好,他的眼珠子在四处游动。然后慌慌张张的说:“狄大人,天后待卑职不薄,我为何要刺杀她?”

    “也不枉你在此时此刻喊狄某一声‘大人’。你不惜冒着被诛九族的风险行刺天后,不是为了要她的命,而是为了使天后相信石像生复活之说。”

    “啊?这你怎么知道?”在狄仁杰的一番言语之下,温开的防线彻底崩溃。

    “戒备森严的皇宫,众目睽睽之下歹人行刺,那此人一定在朝堂之上,而发出的暗器并未刺向天后,而是经过身手不凡的李秉浩之手,所以此人的目的并不是行刺,而是将暗器上的字条传出去。”

    “大人果真断案如神。”温开内心平静下来。

    “我没猜错的话,昨晚这个复活的石像生人找的人就是你。”狄仁杰回想起昨晚石像生人进入房间后,温开慌张的样子以及石像生对其穷追不舍的场景。

    “没错,正是!”温开低头默认。

    “你到底是谁,他们为什么找你?”听到温开的回答,狄仁杰立即询问。

    温开刚想要张口,却从暗处射出来一枚暗器,直直的插入他的额头,他的口中努力挤出“石湖”二字后倒地身亡。磬儿立即朝暗器发出来的位置跑过去,暗处的蒙面人发出暗器,阻挡住了磬儿的前进,然后逃了出去。

    “呃!”守在陵园入口的士兵被从陵内出来的蒙面人割破喉咙,他们刹那间应声而倒。躲在不远处的李秉浩目睹了这一幕,看到蒙面人开始逃离,他紧紧跟在后边。

    狄仁杰打开温开的衣领,看到其勃颈上的狐狸刺青。“果然是金狐狸。”他放开温开,站了起来。

    “他是金狐狸?金狐狸为何要杀他。”磬儿吃惊的问。

    狄仁杰点了点头。“他一定是知道了金狐狸的秘密,方才绕过地方州府直接将石像生复活之事告于狄某,然时机不巧,恰逢狄某辞官回山西。无奈之下便此事先告诉了李秉浩。”

    “磬儿不明白,大人刚刚所说,石像生人昨夜进入停尸房,他的目标就是置温大人于死地,可这又是为何。难道是金狐狸要杀他灭口。”

    “我没猜错的话,在温开遇刺之前,金狐狸就已经发现他们之内有内鬼,而这个内鬼就是温开。”

    “大人,磬儿不明白,温开怎么会是他们当中的内鬼?”

    “这还要从麦子山麦场中的那封密信说起。”狄仁杰一番感慨,他回想起了麦子山那些无辜死去的百姓。“那日张震马不停蹄,将信交予狄某,而就在那时麦子山村民正说起杀牲取血之事,天底下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信刚到,老农就被杀害。所以这封信来自何处便成了关键所在。”

    “大人,那封信是温开经张鹤之手从乾陵送至麦场,难道正是因为此信出自乾陵。”磬儿想起温开交给狄仁杰的封信,她有些疑惑。

    狄仁杰摇了摇头说:“不然,这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在前往乾陵的途中,我们遭遇了金狐狸的埋伏,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他们似乎只对狄某的包裹感兴趣,所以料定他们是在找一件东西。”

    “那他们到底要找什么?”磬儿仔细的回想了下狄仁杰的话,以及那日在树林中与金狐狸打斗时的情景。

    “是这个!”狄仁杰拿出武则天交给他的纸条。

    “石像生人生像石!”磬儿看过后问。“这就是行刺时留下的纸条?”

    “嗯,温开在朝堂之上贸然行刺,而此事定然出乎金狐狸的意料,而行刺时留下的这张纸条到底是不是和乾陵有关,这就成了金狐狸需要即刻破解的症结,我们接到天后的旨意前往乾陵调查石像生复活案,这无疑是已将这纸条的内容公布于众,结合在麦子山的信,在这两起事件中,都与温开有着莫大关系,所以金狐狸定然会想到他们之中有内鬼,而这个内鬼就是温开。所以他们才杀之灭口。”

    “原来是这样,可是温大人为何公然在朝堂之上行刺呢?”

    “这其中的原委很简单,天后生性多疑,温开料到将乾陵石像生复活之事奏明朝廷,一定不会为人所信,故出此下策。而且只有如此,天后方会委以狄某侦破此事!”狄仁杰看着死去的温开,心中由生一丝惋惜。

    “可他为什么不直接把这纸条交给大人呢?”磬儿不理解温开的作为。

    “麦子山事发,金狐狸已经知道他们当中有内鬼,以金狐狸组织的严谨作风,他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然温开已经意识到若此信不能传出,其命将危在旦夕,所以唯有借行刺之举,短暂的转移金狐狸眼线。其次唯有这样才能顺利的将信送至狄某手中。”狄仁杰解释说。

    “磬儿还有一事不解。

    “但说无妨!”

    “昨晚大人来到乾陵,他为何不趁此机会向大人阐明此事。”磬儿回想起昨晚和温开一同来到停尸房的情景。

    “看来这其中另有玄机!”狄仁杰看到温开的衣袖中有一浅色的手绢露出,他立即走到跟前,从他的袖中拿出来一块秀有特殊图案的手绢。“手绢”,“石湖”。他口中默默的念叨,拿着它仔细的看了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