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十四节 真相
    回到赤暮崖,许世来向狄仁杰讲述了他被金狐狸组织中的一女子骗进青楼然后囚禁在石湖的过程。

    “大人,听他这么一说,他的徒弟没有说谎。”磬儿想起来那晚在这个屋子里,许世来的徒弟所说的话。

    “徒弟,什么徒弟?我从来就没有徒弟。”许世来莫名其妙。

    “嗯?那这屋里的那个男子是谁?”狄仁杰也可是疑惑起来。

    “男子,这里有过别人?”许世来更是感到疑惑。

    “嗯,就在昨天晚上,我们将李秉浩带到这里,本想让你为其疗伤,可是屋中有一男子说是你的徒弟,他拿过来一碗毒药,毒死了李秉浩。”狄仁杰提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可恶,是谁,竟敢声称是我徒弟。”许世来大怒一通。

    “刚刚听你讲,你是被金狐狸所骗,带进青楼,而后被关押在石湖。而之前的事情,也就是那剑南道的药商,和那男子说的一模一样,所以此人正是金狐狸。”

    “又是金狐狸!我逮到他一定将他千刀万剐,不,用虫子咬死他,然后扔了喂鱼。”许世来咬牙切齿的说。

    “哦,石湖当中横公鱼是怎么回事,它为何对流血的活人这么感兴趣。”听到许世来说要把尸体扔了喂鱼,他想起出现在石湖当中的横公鱼。

    “这…”这时许世来倒是有些吞吞吐吐。

    “快说!“磬儿显然有些不耐烦。

    在狄仁杰炯炯有神的双眼注视下,许世来战战兢兢的说:“我也不知道,我被抓去的时候,看到金狐狸处死一个叛徒,把他剥了皮仍下石湖。然后就游来了一条大鱼,一口把他吞了下去。

    “真是邪恶至极,他们竟然用活人喂鱼。”磬儿义愤填膺。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许世来。

    “看什么,当时我正被刀驾着脖子。”许世来觉得自己有些委屈。

    “据史书记载,这横公鱼乃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后,天地所孕育的神兽,它们行动迅速,行迹诡秘,不为一般人所知,而据山中的老农讲发现这巨兽是在几十年前,而那时正是金狐狸崛起之时,他们居无定所,藏身的很隐蔽,无意中发现了这石湖中的巨兽,从而在这石湖之上建起房屋。开始喂养这远古神兽。这一切似乎合情合理,可是还有一个疑问。”狄仁杰将整个事情从头到尾在脑海中想了一遍。

    “什么疑问?”磬儿问。

    “他们为何用活人喂养横公鱼?”

    “岂止是活人,他们有时候会用活人当诱饵,将横公鱼捕获后在充满牲口血液的池子里喂养,那池子最起码要上千头牛的鲜血才能填满。”许世来想起活活的牲口被宰杀淋干血液的惨烈景象。

    “牲口的血液?他们可是将牲口的喉部割开,将其鲜血淋干而得。”狄仁杰描述了一下情景。

    许世来觉得狄仁杰对杀牲取血的事情很熟悉,他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

    “在这之前我们就已经在麦子山发现了大量牲口的尸体,它们的喉部被割开,鲜血被淋干一空。”

    “看来麦子山那些被杀的牲口的血液是被送到了石湖。”磬儿对狄仁杰说。

    “嗯,还记得那日我们在水底发现的冰窖吗?”狄仁杰问磬儿。

    “当然记得,不止我们发现的那一处,还有好几处,那日将你放下去后,我又仔细的看了下旁边的地板,上面也有好多透气的小孔,所以断定,像那种冰窖还有许多。”磬儿想起那日她把狄仁杰放进冰窖时发现其它地方有相同的冒着寒气的小孔。

    “正是如此,那日阳光照进石湖下,那冰层之中透着一缕缕的红色。所以冰窖也就是放置鲜血所用。”狄仁杰想起阳光快速的在石湖上移动,从石湖下泛出一缕缕红色的情形。

    “你们说的那些冰窖不止放血液,他们把湖水和血水融在一起,还要把横公鱼圈在里面。”许世来补充。

    “让横公鱼在血水中生存,这是为何?”磬儿想象横公鱼在血水中横冲直撞的画面。

    “横公鱼在血水中生存,它的身体难免会发生变化,从而产生推石震地的力气。这和乾陵复活的石像生有什么关系,在帝陵中被打断头颅的石像身体当中的红色粉末是什么?”狄仁杰想起与乾陵中石像生打斗时,它所到之处木开石破的力量,以及那具躺在地上的石像生尸体。

    “狄仁杰,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复活的石像生,那横公鱼乃远古神兽,是有灵性的,它有呼风唤雨的本事,还有起死复生之效。”许世来想起在石湖给横公鱼喂下牛血后,它脾气暴躁,横冲直撞。然后被大网捕住,割开喉咙喷出鲜血,一名金狐狸不小心滑倒将它的血液倒在了门前房屋上的石狮子上的情形。

    “起死复生,此话怎讲?”狄仁杰立即询问。

    “别问我,我不知道!”许世来神色慌张。

    “一定知道,快说!”磬儿冲着许世来大喊。

    “这也是我一不小心发现的。”在磬儿和狄仁杰的追问下,许世来说出了其中的秘密。“金狐狸想让我练就长生不老药,他们将喂了牛血的横公鱼捕获然后宰杀,用它的肉制作药丸,那日夜里我拎了一桶横公鱼的血想做药引子,可是走在门口一不小心摔了个跟头,那横公鱼的血结果泼在了门口的石头狮子上。我起身准备收拾木桶,可是发现刚刚倒在地上的血液不见了,当时我没在意,以为他可能顺着冰层之间的裂缝流走了,于是我继续往前走,可是脚底下似乎在震动,发出‘咚,咚’的声音,而且是从身后传出来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我就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看见门口的那石狮子复活了,它的大口上有血迹,全身灰白的身体,变得有些暗红,它冲着我的脖子就咬了过来。”许世来讲到此时,心情很是紧张。

    “慢慢讲。”狄仁杰安抚了一下他。

    “就在那时,金狐狸出现了,谁知那石狮子竟然力大无比,一口咬下去的金狐狸便肉骨粉碎,它将金狐狸的血液饮下。最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他们才将其消灭。”

    “后来呢!”

    “后来,后来金狐狸就逼着我说出了石狮子是如何复活的,之后他们就把我关了起来。”

    “原来如此,我们第一次造访石湖,就觉得奇怪,门口的石狮子怎么少了一只,现在明白了。”狄仁杰回想起那日在石湖只看到了一只石狮子的情景。

    “大人,石像生复活之谜终于解开了。凶手就是他和金狐狸。”磬儿指着许世来说。

    “怎么会是我,我也是受害者,这全都是金狐狸干的。”许世来一脸的无辜。

    “嗯,单凭一个金狐狸,不会搅起这么大的风浪,这幕后一定另有其人?”狄仁杰否认了磬儿的看法。

    “那会是谁呢?”磬儿仔细的回想了下,在她看来似乎毫无线索。

    狄仁杰摇了摇头,“现在还不知,不过它可能会告诉我们些什么。”他拿出从温开身上找到的刺有图案的手绢仔细的端详起来。

    大风骤停的赤暮崖上狄仁杰与磬儿,许世来欣赏着夕阳西下,天空中一片赤红的火海,映照在赤暮崖呈现出天崖一色,不一会的功夫夕阳的身影已经埋没在山底,天空渐渐的暗了下来。

    漆黑的小树林中,风儿吹动着树叶莎莎作响,野草在风的吹拂下此起彼伏,追杀许世来的刺客狼狈的来到树林。

    “首领。”为首的刺客看到了大树下的蒙面人。

    “赤龙,怎么就你们几个?”他转过身看到了受伤的刺客。

    “狄仁杰杀了个回马枪,救走了许世来,白鹭也被他们杀了。不过一切都依计划行事。”赤龙垂头丧气的说。

    “他果然去了石湖。”听到许世来已经被救,蒙面人似乎很平静。“狄仁杰处处坏我好事,哼!这次我们好好玩玩,通知赤蓝青白四堂立即行动。”

    “是!”刺客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