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狄仁杰之章怀三部曲 > 第十六节 魔盒
    狄仁杰与磬儿在许世来的带领下来到伏牛山,他朝身后望了望,麦子山与伏牛山近在咫尺,层峦叠嶂间有一条小路径直通向远处。

    “大人,这就是伏牛山?我怎么觉得是在麦子山。”磬儿疑惑的问。

    “没错,这的确就是伏牛山。那日我们是从西向东,如今是从北向南,而后我们翻过一座山头恰好朝向东边而行,所以肯定这里就是伏牛山。”

    “可是,这地方怎么这么隐蔽?”磬儿心存疑惑。

    “据县志记载,早在西夏王朝,党项王孙为了开辟大江南北的通道,不远万里将各个山头用这种羊肠小道连接起来,看起来凌乱,实则是打通了各个山头的要道,也将路程缩短了近一半。可惜一个偌大的王朝,也倾覆在这历史的尘埃中。”狄仁杰意味深长的说。

    “听大人这么一说,刚刚越过山沟时路边的遗骨可是这山间开路之人。”磬儿回想起刚刚在路边草堆边间散落的遗骨。

    “嗯,的确如此。”狄仁杰点头应答的同时扫视了一下四周,一片殷红的草丛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快步走了过去,拨开像是被染色的细窄的叶子,几十个骷颅头出现在眼前,那发黄的骨头上还留有血迹。

    “啊!大人,这是?”磬儿被眼前的着一切吓着了,他惊愕万分。

    狄仁杰拿起一块凑到鼻子边闻了闻,然后又放下。“这些人均是被利器所杀,从尸骨的倒向来开,他们死前并无任何防备,再看着尸骨,上面还夹带着一些风干的血滴,所以断定这些人死亡不久。

    “那这些都是什么人,是谁如此狠心痛下杀手。”磬儿止不住内心澎湃起来。

    “你们干什么呢,赶紧走,天黑了摸不着路了。”早早跑在前面的许世来不耐烦的回头望向这边。

    “走,我们走!”狄仁杰放开手中的长草,和磬儿往前走。一阵风袭来吹向草丛,那带着血丝的尸骨隐隐约约的闪现。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在许世来的带领下,他们顺利的找到了金狐狸在伏牛山的据点,一片空旷的场地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醒目。

    “大人,如你所料,他们早已撤离。”磬儿从里面搜寻了一番,回来汇报。

    “嗯,可有什么发现?”狄仁杰坐怀不乱。

    磬儿眉宇间满是怀疑,她摇了摇头说道。“屋内桌椅物什摆放整齐,不像要离开的情形。”

    “每次行动之前,金狐狸都比我们早到一步,不简单啊。”狄仁杰心事重重,但寥寥的一句话中不免带着几分坚定之气。

    “难道这一路有人跟踪我们。”磬儿疑惑的问。

    “不然!我们马不停蹄的赶来至此,一路之上并未有丝毫歇息,更何况这山间仅可一人穿过的小路,所以就算是有人暗中监视我们,他前进的速度也是在我们之后。其次,这院落宽敞至极,可容纳百十余人,以金狐狸的秉性,怎会把我们三人放在眼里,所以他没有必要撤离于此。”狄仁杰否定了磬儿的猜疑,时不时的瞅瞅四周。

    “大人,天色已晚,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磬儿着急起来。

    “找到了!”许世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进了一间屋子,听到里面一阵桌椅倒地的声音后,他从屋内探出头来。

    狄仁杰和磬儿走了过去,只见一个柜子倒落在地,后面出现一堵厚实的墙壁。狄仁杰扫视了一下房间,在角落的柜子旁看到了那个神秘的图案,他走上前去查看发现是一个开关,并顺手转动了一下,柜子‘哐当’一声移开,后边紧接着出现一个洞口。

    “是个密道,大人!”磬儿往里面瞅了瞅。

    “这就是关押你的地方?”狄仁杰扭头问许世来。

    “没错,那日天黑我被押解至此,只因被蒙住双眼,所以隐隐约约的听到有暗道打开的声音,然后穿过一条长长的通道才到密室。”许世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嗯,走,我们进去看看!”狄仁杰先行一步走进密道,磬儿和许世来尾随其后。

    大约一刻钟的功夫他们走到了尽头,来到一间密室,里面空无一物,仅在一个角落里堆积这一小垛柴草,狄仁杰走上前去拨开柴草,发现了一个精美的木盒。上面雕刻着奇特的图案,他小心翼翼的捡了起来,仔细的端详。

    “大人,那是什么?磬儿看到那盒子四周有一团一团红色的凸起问。

    “这是一只喷火的凤凰!”狄仁杰在手中倒腾了几下却发现无从下手将其打开。“看来只有找到机关才能开启。

    “那机关在哪里呢?”看到狄仁杰拿着盒子试着打开了几下,却没有打开。于是磬儿疑惑的问。

    “我们其中有一个人可以回答。”狄仁杰没有开口说话,走到许世来跟前停了下来。

    “是谁?”许世来疑惑不解。

    “是你。”狄仁杰准过身看着许世来。

    “狄仁杰你是在开玩笑,我怎么会知道。”许世来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慌。

    “你处心积虑把我们带到此地,难道不是为的这个吗?”狄仁杰惦着手中的盒子问。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许世来没有直视狄仁杰的双眼,而是瞥向了一旁。

    狄仁杰迅速捉住许世来的手臂,拉起他的衣袖,看到了他手腕上的刀痕。看着他说:“赤暮崖上杀害李秉浩的就是你。”

    “是他?我记得这个伤痕。”磬儿看到那个清晰的伤痕,顿时心生愤慨。

    “凭一个伤痕,就断定我并非许世来,大名鼎鼎的狄仁杰也不过如此。”许世来一阵惊慌后冷静下来。

    “那你认为狄某该如何揭穿你的真面目,王将军!”

    “王将军,大人,他是?”磬儿被狄仁杰彻底弄糊涂了,张大嘴巴吃惊的问,“啊,什么,他是河南道大都督王孝廉,这是怎么回事?”听到狄仁杰的话,磬儿诧异万分。

    “难道不是吗,王将军?”狄仁杰看到磬儿诧异的表情,并没有感到奇怪,他转身问假的许世来。

    “狄仁杰,你是怎么知道的?”被拆穿的王孝廉,有些不服气。

    “是一只鹰隼。”狄仁杰盯着王孝廉的双眼说。

    “啊!”王孝廉放佛遭到了晴天霹雳,内心为之一怔。

    “鹰隼,石湖之上盘旋的鹰隼。”磬儿的脑海中浮现盘旋在石湖上的鹰隼。

    “嗯,正是,那鹰隼乃为当年突厥使团献给先帝的信物,后赐给许世来令其练就长生不老药,因此许世来平日好生看养,丝毫不敢怠慢,长期下来他们早已是形影不离。当日从石湖将你救出后,鹰隼不仅没有归巢,而且它的巢穴早已被风雨侵蚀的残破不堪,所以开始就怀疑你不是许世来。纵然你被关押许久,大餐一顿可谓是理所应当,但是就在你撩起衣袖大饱口福的同时,你手上的伤痕暴露了你的真实身份。”狄仁杰一一想起那日的情节。

    “哈哈,一个伤痕,可笑,可笑?”许世来已经坐立不安,他大笑以掩饰内心的惊慌。

    “麦子山一千精兵被金狐狸所杀,唯独大将军王孝廉身负重伤逃过此劫,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昔日之景一一浮现在狄仁杰眼前。

    “我想起来了,那日救起大将军王孝廉时他手上就是这个伤痕。”王孝廉被救起时手上的伤痕在磬儿的脑海中变得越来越清晰。

    “正是!”狄仁杰肯定了磬儿的说法后厉声问王孝廉。“王孝廉,你为何将我等引诱至此,你们的阴谋究竟是什么!”

    “哈哈,可惜啊狄仁杰,已经晚了。”王孝廉大笑。

    “狗官!还不现出本来面目。”磬儿抡起神鞭,朝正在大笑的王孝廉脸上打去,只听见“啪!”的一声面具瞬间被打落在地,露出真面目。王孝廉见事情已经败露,他按下了身后的一处机关,另一间密室快速打开,他迅速的向里面跑去,磬儿一鞭子甩过去拉住了他的脚,情急之下他脱掉鞋子逃走,狄仁杰与磬儿被困在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