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源动星空 > 第七章 猎兽
    易承率队向着其中一个方位没入,喀尔山林,即使是外围区,也占地近千里,何其之大!

    但太偏外的地区,源力兽活动的数量太稀少,猎兽的效率就变得低。

    “这宁什么的老头,可真是阴险啊!”一路狂奔,鹰佑却发出感慨。

    “阴险?还好啊,谁叫那些人先作弊呢。”詹宁以为鹰佑说的是宁向荣淘汰参赛队伍的事。

    “作弊被抓那是活该,我说的是老头连兽魄对应的分数都没说。”鹰佑道。

    不同星级的兽魄,到时会得到相对应的分数。一星兽魄最低,只有一分,二星兽魄其次,二分,而三星就足足十分,四星二十分,五星的话,便是五十分,六星之上,则没有规定。当然,这只是对于少年组制定的分数,不适用成年组。

    总公会提前通知过各个地方公会,绝大多数队伍都事先知晓了,但也不排除有个别队伍还不知情。于情于理,宁向荣应该再复述一遍,可是他没有。

    “这次大会,奖励虽然丰富,但重视程度似乎不太高。”易承若有所思。

    “用不着这么重视,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从猎捕队中选拔最好的人才进入魁院。”独眼道,“而入魁院以及青灵塔宝物,就足以让我们拼劲全力。他们根本不必重视。”

    “重视不重视那是他们的事,我们只需要他们能够兑现胜利者的承诺。”紫姗道。她的手已经放在了背上背着的紫晶长弓。

    说话间,他们已经没入了喀尔山林的外围十多里地的区域。

    易承突然停了下来,一挥手,其余四人也纷纷停下。

    “就在这里猎兽。”

    易承目及之处,皆是树冠遮天的古树,近乎半人多高的绿草丛,以及乱石堆砌而成的宛如坟墓的山坡,坡上星星点点,密布着一个个的黑色细洞。

    五人背靠而站,五双目光望向五个方位,多年的猎捕经验让他们的直觉异常敏锐。

    “沙沙”

    丛林间互相摩擦的声音轻微地响起,如风拂过。但正对此处丛林方位的紫姗却看到了隐藏在丛林中的黑色物体。

    “二星源力兽黑隐蛇,估计那里是它们的老窝。”紫姗轻声道。而她那把长弓被顺势取了下来,握在了手上。

    “好,照之前计划的,先捣了他们的老窝。”易承道。无锋重剑在地上划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

    杀意弥漫,却不是易承等人先发起了攻击。

    丛林中,一声拖着长长尾音的“嘶嘶”声,一条足有一丈来长的黑色大蛇直立起了身子,血红色的信子不断地吞吐,两颗白色尖长獠牙上,还挂着一滴浑浊的液体。

    猛地,那处丛林无风自动,黑隐蛇前半身子一下跃起,尖牙中喷出了一串浊色液体,朝紫姗飙射而来。

    紫姗侧身闪过,其余四人也纷纷闪身,液体溅在一些杂草上,顿时发出了“嗤嗤”声,很快,草叶便枯萎了下去。

    紫姗在闪避的同时,那把紫晶长弓已经被她拉成了弦月,长弓四周,源动力暗涌,竟在弦全开之时,化成了一支紫色长箭。

    手轻放,“唰”,顿时,箭如闪电,旋转着,带着撕破空气的轰隆声,射穿了黑隐蛇的头颅。

    黑隐蛇一箭毙命!

    但在黑隐蛇倒地的瞬间,更多的连续不断的“嘶嘶”声从这片大丛林中发出,一条又一条的黑隐蛇纷纷探出了头。密密麻麻的黑影,令人心悸!

    “杀!”

    易承陡然一声暴喝,往日的亲切尽皆收敛。手持无锋重剑,易承率先杀入了那处丛林。

    区区二星源力兽,又能奈我何!

    空中交杂分错的成串液体纷沓而至,易承左闪右避,好在那液体太轻,在发射的一瞬间速度可以说是非常快的,但射出之后,就显得太慢了。易承轻易地便躲开,在靠近丛林之时,他的脚猛地在地上一点,身体一跃而起,手中重剑急旋,剑尖直指下方。

    一记落地重刺,无形波自剑身扩散,这片丛林顿时变得东倒西歪,而那些隐匿其中的黑隐蛇,纷纷被击散在了四面八方。

    这一次攻击说来缓慢,但事实仅在转瞬之间。一旁的鹰佑、独眼见状,手中的银色游龙枪、血红双刺亮起光芒,身子一跃,便杀向了溃散开来的黑隐蛇。而詹宁、紫姗则是擅长于远程攻击,灵弩、紫晶长弓将空气中的源动力化成了短箭和长箭,凌厉地将地上游走的黑隐蛇一一击杀。

    片刻之后,这一块地被鲜血染红。再也不见灵活游走的黑隐蛇。

    三个少年掏出了三把匕首,将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黑隐蛇的头颅切开,一颗颗散发着黑色气息的兽魄滚落而出。兽魄只有拇指的一半大小,形状与黑隐蛇一模一样,可以说是一个缩小版。

    将所有的二星兽魄收起,总共有十八颗,易承将它们放置在了一个布袋之中,挂在了腰间。

    “这里的血腥味道已经散发开了,附近的源力兽很快就会追着味道过来,我们先找个藏身地观察下。”易承望了望四周,然后又抬头一看,那巨大伸向四处的树冠不正是个绝佳的藏身地?

    “就那了。”

    易承一跃,再脚点树干借力,一个翻身,便来到了树顶的其中一个枝桠,钻进了茂密的树叶之中。

    在五人上树之后,四周又开始变得寂静。

    那些被血染尽的尸体,散发着最血腥的味道,一些贪吃的源力兽开始闻着味道追踪了过来。

    “七头三星源力兽银蹄雷牛。”易承轻声道。

    “银蹄雷牛胜在爆发力。但爆发之后,完全就是一头废牛,要不是源力戒被收走了,我倒是想割点牛肉带回去,还可以煎个牛排吃去。想这肉啊,嚼劲那可是十足。”鹰佑舔了舔舌头。

    “少吹牛,有本事打头阵去杀牛。”独眼不屑道。

    “凭什么是我去?还有,你可没资格命令我。”鹰佑转过头,却发现易承正盯着自己。

    “去吧。”易承道。

    “我……去就去。”

    鹰佑将游龙枪一个横甩,破开眼前的树叶屏障,纵身跃了下来。

    那七头银蹄雷牛见有人类现身,全部怒嚎起来,七双滚圆的牛眼愤怒地瞪着持枪而立的鹰佑。

    “瞪什么瞪,信不信我把你们全部宰了带回去做牛排吃?”鹰佑毫不畏惧这愤怒的牛眼,反而挑衅道。

    那群雷牛性子火爆,这么被挑衅,牛鼻子嗤嗤冒出了白烟,银色蹄子开始在地上滑出了一个浅坑。

    “哞~”

    群牛吼叫,那绝对是响彻一方的。

    紧接着,七头银蹄雷牛,犹如七辆战甲车,轰隆隆的朝着鹰佑冲来。蹄踏地面,烟尘滚滚。

    鹰佑不慌不忙,也不正面迎敌,转身又跃上了原先的那颗古树。

    “轰~~~”

    七头雷牛,顶着坚固的牛角,先后接连不断地撞在了树干上。更有后面的雷牛,直接撞在了前面雷牛的屁股上,力顶力,再发力,犹如隔山打牛,后发的力竟反而是更加的猛烈。

    可有八人粗的巨大树干竟也在一时间被晃动了一下,树冠上更是有无数落叶纷飞下来,易承等人也是剧烈地摇晃,好在紧抓着一旁的粗大枝干,一时间也没掉落下来。

    银蹄雷牛不会爬树,但牛脾气一上来就很难平复,使足了力在下方一个劲地狂撞树干。

    但百年的树干,又岂是这么容易断根的?

    连续不断地百次撞击之后,树上也仅仅是多出了几条深浅不一的裂痕,那牛角再坚固,也刺不进更坚固的树体,让树干晃动已经是银蹄雷牛能做到的极限了。

    “哞”

    仰天吼叫了一声,雷牛们终于放弃了。牛脾气虽然犟,但也抵不过力不从心,它们打算先吃了那些死蛇肉。

    但出来浪,总归是要还的。

    易承五人见时机一到,立马跃了下来,手中武器纷纷亮起。

    那群雷牛回头,顿时吓了一跳,怎么……出来了五个人类!

    牛眼还在茫然状态,突然一支紫箭射了过来,紫箭不偏不倚,正中一头雷牛的眉心,那头雷牛都来不及吼叫,就轰隆倒地,失去了生机。几乎是在倒地瞬间,又一支白色短箭紧跟而上,再次正中一头雷牛,血如泉涌,一下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时,剩余的五头银蹄雷牛才反应过来,死亡带给它们的恐惧远胜于它们天生的牛脾气。狂奔的牛蹄在一时间变得混乱之极。

    “还想逃,我都说过要拿你们做牛排吃了。”鹰佑持着长枪,率先向一头雷牛奔了过去。

    易承,独眼也选了目标,各击杀了两头。

    七颗三星兽魄,到手。

    “鹰佑,这三星兽魄就放你身上了。”易承将自己手中的兽魄扔给了鹰佑。

    “放心。”鹰佑将兽魄擦了擦,放在了怀中。

    这时——

    陌生的声音在五人不远处响了起来:“我说这里怎么有这么大动静,原来是天斗的各位朋友。”

    易承看了过去,说话的是一名面向凶恶的少年,他的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刀疤,而少年的身后,站着三男一女。这些人易承都见过。

    天越城的役灵队,博洋口中的那匹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