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科幻灵异 > 诸天尽头 > 第六百零五章 小蜘蛛堕落记
    死侍性格跳脱,思维活跃,经常上一秒和下一秒不在一个频道。

    罗素和他相处几天,渐渐总结出一些经验,出本书的话,大概就是《论如何与沙雕和睦相处》。

    拿死侍举例,这个神经质永远不可能安静下来,超过30秒不说话,肯定是在憋什么坏点子。

    造成死侍疯疯癫癫、没个正行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虚拟人物,仗着不死之身,日常奚落自以为真实的超级英雄和反派。

    世人皆醉我独醒!

    他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顾及外人的眼光,活得极尽潇洒。

    当然,这是死侍对自己的看法,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话痨+沙雕。

    让死侍闭嘴是不可能的,罗素采取吹捧策略,让他陷入自我陶醉。效果很明显,罗素每吹捧一句,死侍就能洋洋得意五分钟,在这期间,他为了个人形象,一般都会闭嘴装高冷。

    说完死侍,再来说说蜘蛛侠帕克!

    小蜘蛛最近活得非常快活,因为他的舍命相救,主要是身份暴露,玛丽·简选择成为了一名超级英雄的女朋友。

    因为听起来很酷!

    报社老板的儿子倒了血霉,婚礼当天,亲朋好友坐满了教堂,结果新娘子跑了……

    帕克不这么想,得知玛丽·简放弃了优越的生活,宁可逃婚也要和自己在一起,幸福得心都融化了。

    这一刻,两人在破旧的单身公寓相拥,帕克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天也蓝了,水也绿了,就连玛丽·简脸上的雀斑都比以前更美了。

    可惜,美好的爱情之下,潜伏着一个致命危机。

    帕克被叔叔施加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诅咒,他的责任心无法忽视需要拯救的人们,他将自己义务奉献给了纽约,少有私人时间。

    这意味着帕克每天都很忙,忙着打击罪犯,忙着抢险救灾,忙着找新兼职,就是没时间陪玛丽·简。

    除了报社的自由摄影师能给他带来一点微末的收入,他全身上下,去掉房租,堪称身无分文,也就比流浪汉好一点。

    现实很残酷,物质基础决定精神意志,山盟海誓真的比不上一张绿纸。

    当热恋期结束,玛丽·简惊愕地发现,超级英雄的女朋友一点也不威风,甚至还很苦逼。自从她跟了帕克,吃了上顿没下顿,日常生活中一直在倒贴钱,烛光晚餐、化妆品、名牌包包、首饰衣服通通都没有。

    这还不如和报社老板的儿结婚,至少报社老板有能力捧红自己的儿媳妇……

    而现在,报社老板因为逃婚事件颜面无关,对玛丽·简恨之入骨,每天都刊登半个板块的冷嘲热讽,让她刚有起色的演艺生涯重新回到了低谷。

    玛丽·简风评被害,粉转路,路转黑,没人愿意看她的表演。剧院老板为了钱途,捧了个新人,顺手将她辞了。

    失业了之后,玛丽·简重新审视自己,爱情和事业究竟哪个重要?

    说简单点,帕克和钱哪个重要?

    玛丽·简思索片刻,然后帕克就失恋了!

    更糟心的是,他的好朋友哈利恋爱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哈利的女友也叫玛丽·简!

    帕克如遭雷击,感觉天也黑了,水也浑了,就连玛丽·简脸上的雀斑都比以前更多了。

    爱情上的失利只是一方面,帕克的超级英雄之路也不顺利,这两天纽约出现了一个非常能打的抢劫犯——沙人。

    帕克完全不是对手,再然后,他遇到了化身小绿魔的哈利,后者坦诚公布,抢走玛丽·简,为的就是报复他。

    小绿魔哈利让帕克不用担心,因为他没用真感情,过段时间腻了,就会把玛丽·简甩掉。

    帕克心态失衡,愤而挥拳,然后……又输了!

    超级英雄的事业受挫,自由摄影师的工作也跟着告吹,因为前段时间沉迷恋爱,自拍照潦草敷衍,报社老板新招了一个专业摄影师,专门负责蜘蛛侠的版块。

    事实上,帕克就是蜘蛛侠,哪怕自拍照再怎么敷衍,也是全纽约最好的镜头。

    报社老板之所以炒了帕克,是因为知道帕克的女朋友叫玛丽·简,太巧了,他逃婚的儿媳妇也叫玛丽·简,两人还长得一模一样,这让报社老板如何能忍。

    帕克丢了工作,蜘蛛侠又打不过反派,打电话给玛丽·简告知哈利的险恶用心,被直接挂断,心若死灰,躺在单身公寓挺尸。

    唯一支撑帕克坚强的动力,是他叔叔的那句诅咒,‘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不能倒下,纽约市民需要他。

    彼得·帕克不是英雄,他为别人而活,是一个被束缚在纽约的奴隶!

    一团黑乎乎的液体顺着下水管道爬进窗户,一点点挪向床上挺尸的帕克,是毒液。

    前段时间,毒液为了躲避罗素,跑到荒郊野外,侥幸遇到了跟随陨石降落在地球上的另一团毒液,双方吞噬厮杀,最终融为一体。

    能力大幅度强化,毒液信心百倍,返回纽约找场子,罗素怎么揍它,它就要怎么凑回去。

    多么单纯的一个孩子!

    帕克听到耳边的警铃,从沉睡中惊醒,下意识冲出窗户去救人,结果刚跳下楼,就感觉到了变化。

    变强了!

    蜘蛛侠战衣不知何故被染成了黑色,同时带来的,还有源源不断的力量。帕克感觉自己现在超级强,几乎无所不能,比他见过最强的人,也就是罗素,还要强大。

    强大的力量滋生了帕克内心的黑暗,或者说,毒液把死侍内心的阴暗面粘贴到了帕克身上,他穿着黑色制服,选择了为自己而挥拳。

    第一个挨揍的哥们儿是哈利,这货信守承诺,玛丽·简刚搬进豪宅两天,就被请了出去。

    哈利以前和玛丽·简处过一段时间,知道对方不适合做老婆,再续前缘纯粹是为了恶心帕克一下。

    其实哈利此刻非常纠结,他珍惜和帕克的友情,又痛恨蜘蛛侠杀了自己的父亲,进退两难才动了歪脑筋。

    一场大战结束,帕克得到毒液强化,哈利完全不是对手,被帕克全程吊打,最后在南瓜炸弹下毁了容。

    战斗结束后,帕克意识到有点不妙,黑色战衣令他疯狂且充满攻击性,于是将其锁了起来。

    第二天,警局传回消息,杀死帕克叔叔的人,其实是沙人。

    愤怒的帕克穿上毒液战衣,以几乎虐杀的方式,用水流冲毁了沙人。

    大仇得报,帕克心里说不出的舒坦,以前他从不杀人,但现在……他觉得罗素说得对,对付恶党就不该手下留情。

    帕克决定放下包袱,尝试着为自己而活,黑暗面滋生茁壮,他的气质浑然大变,不在像以前一样畏手畏脚,打击了抢走他饭碗的摄影记者,让对方在摄影业成了过街老鼠。

    工作回来了!

    帕克本着奇货可居的道理,高价出售自拍照,狠狠赚了一笔美刀,给自己置办了一身行头,还换了一个帅气的发型。

    新造型回头率很高,帕克从书呆子变成坏孩子,加上实力提升带来的爆棚自信,收到了不少女路人暧昧的飞眼。

    放在以前,女人缘和帕克毫无关系,他一心单恋邻家女神玛丽·简!

    “要不,我再去找玛丽·简?”帕克喃喃自语,想起玛丽·简现在是单身,决定再去碰碰运气。

    嗤啦!!

    一辆加长版的凯迪拉克停在路边,司机下车打开车门,帕克见状急忙闪开,因为他挡住路了。

    虽说自信心爆表,但他吊丝时间久了,行为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车门打开之后,并没有人下车,一只手臂伸出招了招:“帕克,上车!”

    车里是罗素和死侍,凯迪拉克是租来的,除此之外,罗素花了30万美刀,给自己和死侍添了一身低调内敛和土豪金的行头。

    低调内敛指的是罗素,他身穿样式普通的休闲服,看起来和一百块混搭的服饰没啥区别,只有识货人才知道,他从头到尾真的很贵。

    罗素低调内敛,土豪金就只能是死侍了,这货大金链子小手表,墨镜雪茄和皮草,十足的暴发户嘴脸。

    死侍在自己的红黑色制服外,套了一件猫王同款的敞胸白色西装,还很恶俗的在脖子上围了一圈貂毛。

    “罗素先生,你……找我?”帕克狠狠咽了口唾沫,他这辈子都没做过加长的凯迪拉克,摸都不敢摸,言语之间非常拘束。

    罗素眯着眼睛扫过帕克领口,看到黑色的蜘蛛侠制服,微微一笑:“上车,我和韦德闲来无事,搞了个游艇派对,想邀请你一起参加。”

    帕克有心拒绝,但对上罗素的眼神,还是不由自主坐进了车里。

    帕克正襟危坐,放不开手脚连大气都不敢喘,只觉得加长版凯迪拉克空间好大、皮革好软、死侍好沙雕!

    “帕克,要来跟雪茄吗?”

    死侍解开脖子上的皮草,露出十几根粗细不等的金链子,而后打开雪茄盒,从屁股后面抽出长刀,砍掉两个圆头,隔着面罩点火抽了起来。

    帕克:“……”

    “别闹了,韦德,你把帕克吓坏了。”罗素轻笑出声,剪了一根雪茄递给帕克。

    帕克涨红了脸,急忙摇头:“罗素先生,我不抽烟。”

    “拿着,让你抽,你就抽。”

    “哦!”

    帕克费力点燃一根雪茄,因为不会抽烟,刚吸一口就剧烈咳嗽起来。

    罗素从冰柜里取出一瓶红酒,体贴给他倒了一杯,这让帕克急忙摇起了头:“谢谢,咳咳……我不……咳咳,喝酒!”

    “不喝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酒,才5000美刀一瓶,我也不喜欢这种廉价酒水。”

    罗素轻笑一声毫不在意,接过帕克无福消受的雪茄,随手扔在了红酒杯中,这一幕让帕克瞪圆了眼睛,感觉罗素灭烟的姿势好帅。

    这时,死侍兰花指捏着雪茄,一副道上大佬的姿态,开口说道:“帕克,你以为西装加皮鞋,抹上一点发胶,再梳个斜刘海,就能钓到妹子了?”

    “……”

    帕克被金链子晃得眼疼,低着头不敢说话,这一刻,死侍是灵魂上的巨人。

    “韦德,别闹了,现在几点了?”

    “等等,我看一下。”

    死侍说着,拉开西装白色衣袖,右手腕上挂着十几块闪亮的手表,他看了半晌,猛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瞧我这记性,我差点忘了,右手是欧洲时区,左手是亚洲时区,大洋洲在最中间……美洲在……右腿还是左腿来着?该死,我TM怎么这么有钱!”

    帕克:“……”

    死侍捋起裤腿,先是左腿,再是右腿,终于在右脚腕上,从十几块表里,找到了纽约时间。

    帕克:“……”

    ——————————

    有盟主‘还是过来看正版了’的打赏,加更明后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