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历史军事 > 兵者 > 600 这里不一样
    两个婴儿……他葛震是一个,另外一个婴儿又是谁?

    葛震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如果还有一个婴儿的话,那就只能证明一个问题——他有兄弟或者姐妹!

    根据当年不多的线索,可以确认的是母亲胡清澜在那个时候生下的他,然后让以自杀的方式让葛献之把他带离,几乎所有的兵者都在保护他葛震。

    那个时候还有第二个婴儿,能是谁?倘若老头说的是真的,那么第二个婴儿也是他母亲生下的,双胞胎!

    “不可能!”葛震有些失态的大声说道:“我怎么从来不知道我还有个双胞胎兄弟姐妹?老头,别在这里跟我扯淡,就算你扯的再跟真的一样,也逃不过一死。当年围剿兵者的所有人都得死,老子得复仇!摩耶图监狱的老东西已经死了,被我剥掉人皮。”

    他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因为父亲从来没说过,母亲也从来没有说过,至于别人……可能根本不知道。

    但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母亲醒来之后,父亲就去胡家了,他们本来该做的是把胡家所有的事整理清楚,但两个人却离开,谁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葛震这个做儿子的压根就联系不上,上次还是通过杨叔才联系上的。

    说要整理清胡家的事,事实上根本就没有整理,而是借助这个理由消失了。

    之前葛震没有多想,他认为父亲跟母亲团聚之后肯定得有二人世界,反正他自己事也多,就让老爹老娘一起浪去得了。

    可现在听说还有第二个婴儿,马上就意识到这里面似乎真的有问题。

    父亲跟母亲都不是那种没分寸的人,但他们似乎做了没有分寸的事,这于理不合。

    “是两个,没错。”老头查尔斯肯定的说道:“其中一个被抢走,我只是看到了,似乎是个女婴。葛震,在这里我没有必要说谎,出都出不去,说谎没有任何意义。”

    “草!”

    葛震狠狠骂了一声,掏出一根香烟塞进嘴里,拿出打火机点火,可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抖的厉害。

    他不愿意相信,可似乎没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他还有一个姐姐或者妹妹,他有兄弟姐妹……她在哪?

    “想杀我随时都可以,呵呵,其实在这里的日子都是熬。”老头查尔斯笑道:“但是可以等等吗?等我为小黛儿煎了这块牛排。”

    “活着吧,我还有许多事得问你。”葛震咬着香烟,死死盯着老头查尔斯:“但你这条命我肯定得要!”

    “没问题!”老头查尔斯笑道:“想要随时拿去,反正我本来就是该死的人。”

    葛震重重坐在椅子上,阴沉着脸大口抽着香烟,瞳孔中那一抹让人很不舒服的光芒已经布满整个眼球。

    这是人格进入暗黑面,但他又死死压制住现在就把老头查尔斯干掉的冲动。

    “爸爸,你不开心吗?”黛儿冲葛震打着手语:“那我亲亲你能让你开心点吗?”

    葛震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黛儿就乖巧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哈哈哈……爸爸哪儿有不开心?哈哈哈哈……”葛震大笑道:“有黛儿我就是开心的,哈哈哈哈……”

    眼睛里的光芒消失,但依旧存在瞳孔之内,不过因为黛儿萌萌的举动,让他的暗黑人格褪去。

    暗黑人格,事实上不属于双重人格。

    一般而言,双重人格呈现出的是神经病式的举动,可能这一刻跟正常人一样,下一秒就变成神经病,这种人格是分裂式的。

    暗黑人格不一样,它不属于分裂,是一个人身体必然拥有的人格特征,属于过渡或者转换方式。

    简单来说,这就是独立的一种人格下的白天与黑夜,符合自然规律。

    “好喽,牛排煎好喽。”老头查尔斯把牛排盛在盘子里,开开心心的端到桌子上,冲黛儿笑道:“小黛儿,可以吃啦。”

    牛排喷香,黛儿也的确饿了,但她却摇摇头,右手抓着葛震的衣角:葛震没允许,她不吃。

    “吃吧。”葛震点头笑道:“吃之前要洗手,然后谢谢爷爷。”

    听到这句话,黛儿开心坏了,她赶紧跑过去,伸手就去抓牛排往嘴里塞。

    “黛儿,还没有洗手呢,还没有说谢谢呢。”葛震发出提醒。

    黛儿转过头咧嘴笑了,双手油乎乎的,嘴边也全都是油。

    “爱怎么吃就怎么吃,没那么多讲究。”老头查尔斯像是护犊子一样的说道:“孩子嘛,想干嘛就干嘛,因为是孩子。吃吧,吃吧,孩子就得有个孩子样,呵呵呵……”

    似乎是有人帮说话了,黛儿又是冲葛震一笑,双手抓着牛排大口啃起来。

    老头查尔斯则乐呵呵的坐在一旁看着,喉咙耸动,有吞咽口水的动作,但他的目光却全都是满足。

    “哎呦,老头,这块牛排你可以藏了三四年都不舍得吃,现在给孩子吃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这里还有女人?

    顺着声音看去,葛震看到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漂亮女人,脸上带着一抹玩味的笑,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嘴唇肉肉的,充满性感的诱惑。

    “怎么,这里可以有小女孩,难道就不能有女人的存在?”女人走过来。

    她站在葛震的面前瞅着他,伸手将其嘴上的香烟拿掉放在自己嘴里深深的抽了一大口。

    很潇洒,很爷们,很有气质。

    “兵者葛震?啧啧啧……有点丑了,你怕是上不了我的床。”女人笑道:“不过没关系,这里谁也上不了我的床,知道为什么吗?”

    女人笑了,笑的勾魂动魄,笑的足以让任何男人口干舌燥。

    “作为女人,我是这里最稀缺的东西,不管跟谁上床,都会引起战争。福尔斯是我们的家,我们得保证福尔斯的和谐,所以哪怕我自己有需求,也只是用手。”

    女人冲葛震眨眨眼,转身把一个冰冷的苹果放在黛儿的手边,绽放出微笑。

    “嘿,小宝贝,阿姨只有这一个苹果,送给你吃了。它的味道非常棒,你一定会喜欢的。当然,你也一定会喜欢我的,因为阿姨非常喜欢你!”

    女人坐下来,美滋滋的看着黛儿,那眼神完全是母性泛滥。

    “知道这个苹果怎么来的吗?”老头查尔斯低声对葛震说道:“是她跟上次送人过来的队长来了一发换的,只换来一个。对了,她的名字叫伊莎贝尔,绰号是‘皇’。”

    “皇?!”葛震瞳孔收缩:“我草,她就是‘皇’呀……这是个传奇!”

    “曾经是。”伊莎贝尔转过头,笑眯眯的对葛震说道:“现在也只能靠跟人来一发换一个苹果,我可跟你说啊,这个苹果本来打算在我生日的时候吃的,但现在等不到了,因为我太喜欢黛儿了。”

    葛震苦笑,传奇的“皇”跟人睡一觉只换来一个苹果……皇是谁?她是法国皇室后裔,应该是伊莎贝尔十三世,哪怕现在法国已经没有皇室,可她的家族依旧底蕴深沉。

    福尔斯监狱物资匮乏,一块牛排一个苹果在外面算不了什么,但在这里珍贵到无以复加。

    这里的食物是豆子与黑面包,每天都是煮豆子跟黑面包,日日如此,年年如此。

    老头的牛排,伊莎贝尔的苹果……最珍贵的给了孩子。

    福尔斯监狱跟想象中的截然不同,这里的人也跟想象中的不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