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历史军事 > 兵者 > 916 好好学着点
    看一支部队的战斗力主要从作风来看,如果一支部队平时的作风都非常严谨,那么这支部队一定具备强悍的战斗力。

    倘若一支部队平时的作风松松垮垮,那么毫无疑问,这支部队的战斗力绝对不行。

    这就好比当年清朝水师的战舰上,士兵都能在大炮上晾晒衣服,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战斗力根本不行。

    但这只是表层,真正战斗力的强弱需要看战前。

    安迪斯对部队作战一知半解,小狮子也懂得不多,如果懂得多绝对不会用钱来砸出这样一支部队。

    原因很简单,如果士兵打仗全部都是为了钱,那么他们或许会呈现出强悍无比的战斗力,可如果溃败,那将是致命的。

    钱,虽然好,可信仰才是真正不败的。

    安迪斯看不出暗黑兵者部队早就做好战前准备,小狮子也看不出这支部队的准备就绪。

    懒散,只是因为要最大程度放松自己。

    乌合之众?不存在的,他们是在努力调整自我,因为待会进行一场极限的冲杀作战。

    “骄兵必败呀。”安迪斯咬着一根雪茄斜眼瞅着葛震:“你的部队肯定也厉害,但是太骄傲了。你瞧瞧他们在做什么,竟然开始生火煮肉汤。也太不把小狮子的部队放在眼里了,啧啧,很骚包。”

    一点儿都没错,暗黑兵者部队支起了一口锅,往里面添水添加密封的牛肉块单兵口粮。

    战斗在即,他们竟然开始做饭吃。

    这简直是混账,没有一支部队会做出这样的事,可偏偏暗黑兵者部队就这样做了。

    “不吃饱怎么打仗?”葛震满眼疑惑的看着安迪斯。

    “呃……你似乎说的挺有道理,人不吃饱还真没法打仗。嗯,很不错,在这个时候生火吃饭,别具一格呦。”

    安迪斯笑的特别好看,他的内心已经肯定这支部队一塌糊涂,虽然对行军打仗不知道的不怎么多,可也知道这是不对的。

    “也许你的单兵战斗力非常强,可是你根本不怎么会训练部队。”安迪斯说教道:“这就是你最大的缺陷,你适合做最伟大的战士,但真的不适合做一名指挥官。”

    听到这话,葛震没有任何反应,坐在旁边的苏暮雪眼中露出惊奇的目光,她听的清清楚楚,安迪斯说葛震不适合做一名指挥官……没听错,确定没有听错。

    其实这个话她也对葛震说话,但站的层次不一样。

    她是对葛震要求的太高,而事实上在没有比葛震更适合做指挥官的了。

    不是会指挥打仗就能做合格的指挥官,一名指挥官最重要的是要成为部队的核心与灵魂。

    只有成为真正的核心灵魂,才是最优秀的指挥官。

    毫无疑问,葛震就是那种核心灵魂人物,哪怕他不懂作战指挥,也可以是最优秀的指挥员。

    “作战指挥,需要的是运筹帷幄,必须得从每一个细节着手,把整个战斗进行分段,然后整体铺开。”安迪斯指着屏幕朗声说道:“你知道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对学员的基本要求是什么吗?”

    葛震摇摇头,他不知道,因为没有去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读过书。

    “那么你又知道伏龙芝军事学院的标准在哪吗?”安迪斯又问道。

    葛震摊摊手,他还是不知道,因为没有去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过呀,怎么可能知道。

    “那你又知道西点军校的战术理念与战场作业吗?”安迪斯再问。

    葛震一脸茫然,还是不知道。

    几乎是瞬间,这位安迪斯殿下的优越感出来了,他兴奋的把整个身体转过来面向葛震。

    “兵者,诡道。这是说给指挥官听的,其含义则是用兵的技巧。兄弟,你的个人战斗能力无可比拟,但作战指挥能力确实不太行呀,哎……”安迪斯摇摇头,一脸可惜的感叹道:“作为指挥官,必须得懂得用兵之道方能百战不殆。而用兵之道,其实就是一个诡字。让敌人摸不清你要干什么,让他们永远猜测不出你的下一步作战方案,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啊……”

    这个货一脸认真的跟葛震说起用兵之道,听的旁边的苏暮雪直翻白眼,但这没关系,并不能打消安迪斯显摆的亢奋。

    或许这个世界上最有发言权的就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人,煞有介事指点江山,比如平头老百姓聚在一起大谈国际格局,每一个都说的头头是道,都有自己独特的观点,感觉好牛逼的样子。

    然而茶余饭后的聊天就是聊天,要是平民老百姓都知道国家战略格局与世界格局博弈了,那得显得老大他们多无能呀。

    “好好学着点,这对你以后有用。”安迪斯拍拍葛震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得学着向将军看起呀。”

    “呃……”

    葛震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本来她坐在这里听安迪斯吹牛逼,可没想到这个货吹到兴头了。

    “格局很重要,这是你所欠缺的,以后跟着我好好学吧。相信我,不久的将来你就会彻底蜕变!”

    “……”

    苏暮雪已经转身走开,她实在不想看安迪斯那副教导人的面孔,本想直接打断,可看到葛震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也懒得去说话。

    “好了,我们好好看吧。”安迪斯满足的抱着膀子咬着雪茄:“半个小时,最多半个小时你的部队就要全军覆没。”

    葛震笑笑没有说话,他懒得理会这个家伙。

    ……

    小岛西面,一口行军锅里面满是水煮牛肉,下面的柴火也已经烧起来,水也开始有点微微泛滚。

    看了眼锅里的水煮牛肉,杰森握着枪站起来,随意的整了整身上的作战服。

    “挺好,牛肉煮上了,咱们可以战斗了。等杀完回来,刚好能吃。”

    “哗啦!”

    一群人马上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衣服提起枪,准备开始战斗。

    “头儿,万一回来的时候牛肉没煮好怎么办?”一名队员嘻嘻哈哈的问道。

    “杂碎,如果回来的时候没有煮好的话,那就继续煮。”杰森瞪了他一眼:“你负责做伙头兵!”

    “哈哈哈哈……”

    一阵哄笑响起。

    突然,疯王竖起右手。

    与此同时,笑声就像声带被切断,顷刻间戛然而止,让这片区域静寂的只有风声。

    “攻击。”杰森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轰!”

    鲜血燃爆,骇浪云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