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98章 喝破身份
    攻击来得出其不意,又是近在三尺,莫珂没有慌乱。
    这些日子在荒漠中磨砺出来的战斗本能,使得他及时做出反应,身形朝左一闪,让过数根树藤缠绕,脚下轻点,拔地斜冲出五丈,飞起在空中,彻底躲过树藤的攻击。
    目光往四处一扫,下方十余丈范围,稀稀拉拉的灌木丛摇摆着蠢蠢欲动。
    这是遇上了擅长木属性妖术的高手偷袭啊。
    对面三妖朝着他这边快速纵跃掠来,一柄碧色木剑,从穿着暗绿袍服的大妖手中抛出,化作漫天箭影,呼啸着朝身处空中扫视四周的莫珂射来。
    另外那个穿白袍与莫珂搭过话的大妖,双手翻飞掐诀,似乎是在酝酿大杀招,眨眼间身前凝聚出一支巴掌大小模糊朦胧的虚枪标影,他脚下没有停步,只稍稍落后另外两妖。
    第三个穿黑袍的大妖,手握青铜阔剑,没有发起攻击,却是追在最前面。
    莫珂只一看这些家伙配合默契的做派,便毫不犹豫施展虚羊步,凭空朝右斜挪移出近二十丈,避过漫天箭影的攻击范围,也避过那些受控制的灌木,落到一片附近没有任何植物的暗红岩石上。
    盯着白袍大妖还在施法的虚枪标影,莫珂心底的熟悉感觉,终于串成画面,他想起遇到的是谁了。
    他曾经见识过虚枪标影的厉害,那是在人族他与剀力逃命的时候。
    难怪得听声音有些熟悉感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是妖修,而是一个地地道道人族修士,他以前多次听过对方说人话,这次听对方说生硬的妖语,还是头一遭。
    “颜学伦!人族金丹!”
    此话一出,因莫珂诡异的身法而有些惊讶的三人,彻底震惊了。
    “杀了他!快!”
    “截住,不能让他跑了。”
    三人顿时再也顾不得掩藏,用人族语言喝道。
    他们前来此地,是有绝密探查任务,能从蛮妖族地盘安然通过,是人族与某些蛮妖部族,有某些利益上的交换,说到底,他们的身份不能曝光。
    此时被一个才见一面的妖修,喝破姓名来历,他们如何不急?
    特别是对方不是蛮妖,而是穿过荒漠,不远万里来此地的妖族妖修。
    三人只有一个念头,不惜一切代价,要杀妖灭口。
    颜学伦手上掐着的法诀差点乱掉,他赶紧一口血雾喷去,标影迅速成形,他一把抓住泛血光的枪影,脚下一定,对着百丈外的莫珂狠狠投去。
    莫珂做梦都没想到,他会在赤原戈壁遇上人族修士,其中还有一个熟人,当初掳他去济源山,把他送给倪天秀那小丫头当妖宠的颜学伦。
    见对面三人,发了疯一样对他发起攻击,他知道这下是捅了马蜂窝。
    妖识毫无顾忌探向三人,透过斗篷的阻碍,看清了三张愤怒的面孔,让莫珂奇怪的是他居然从三人身上,感受到淡淡的妖气。
    转念便明白,对方不惜损耗能量妖心,使用了某种秘术伪装,可以瞒过粗略的妖识探查,配合斗篷遮掩,又是出现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即使遇上大妖,也难以察觉对方的人族身份。
    至于血脉境小妖,就更加不敢冒犯探查他们了。
    但是也有破绽,稍加留意,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种种细微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一种纯粹的人与妖之间的直觉。
    待动手后,其身上的法力波动便再也遮掩不住。
    莫珂也是经验欠缺,没有把那些破绽,往人族身份上怀疑。
    见标影闪烁着危险的光华,迅速变大,厉啸着刺来。
    碧木剑和青铜剑化作两道光影,双双夹击。
    莫珂不敢弄险,纵跃着往左一跃,飞来的标影陡然加速拐弯,跟着追去,莫珂再次施展虚羊步消失在原地,挪移出现在三十丈外,接着脚下不停,往远处飞奔。
    “……你是那头妖羊!”
    颜学伦惊叫,难怪他觉得对方闪避的身法,似曾相识。
    他只是不敢相信,那头被他抓获过,后来又从他手中逃脱的妖羊,不到两年时间,居然成长到如此地步,现在却不得不信了,对方闪避他标影攻击的身法,比一年多前,更加诡异莫测,却还有些熟悉的影子在其中。
    莫珂不予理会,绝尘而去,不过半刻钟,便远远地消失在三人视野里。
    他还没自大到能同时对付三个人族金丹修士。
    特别是两金丹中期一金丹后期,这阵容太强大了,一个不小心,被金丹修士的大威力符箓,或者法术给纠缠住,他想跑都不成。
    若只两个金丹中期,还可以试探着交手。
    绿袍修士率先停了下来,偏头问道:“颜兄,你与那妖修很熟吗?”
    颜学伦心中苦笑,他才不会蠢到承认抓获过妖羊的往事,解释不清啊,叹道:“不熟,有大仇,哎,可惜让他跑了,俞兄,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心中有些后悔,不该见对方是离山妖域的妖修,又势单力薄,就想擒下来拷问,导致出了如此大的岔子,或可能连任务都不能完成。
    绿袍修士哦了一声,知道颜学伦有所隐瞒,沉吟片刻道:“必须把他找出来。”
    扫一眼荒凉的戈壁滩,道:“咱们在此地人生地不熟,唯有借兵,从空中撒开了寻找,才能尽快逮到他,走,去最近的蝠猴族,我有恐猴族长的信物,能够请动蝠猴族帮忙。”
    莫珂跑出两百余里,停下脚步。
    他在琢磨人族修士出现在此地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人族与蛮妖族达成了攻守同盟协议,还是人族将要借道通过蛮妖族地盘,走无尽荒漠从妖族意想不到的沙州出现,攻击妖域腹地?
    真要是出现这种最坏情况,后果将不堪设想。
    妖族现在腹内空虚,人族大军突然出现,还不一路势如破竹,直接杀到白枫城。
    莫珂心中叹了口气,他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前去蟾州的严峻问题。
    如果蛮妖族和人族达成协议,他贸然送上门去,就不止一点点危险,而是举目皆敌,跑都没地儿跑,他对蟾州和蛮妖族都太陌生了。
    而且人族金丹修士,出现在赤原戈壁的边缘地带,这消息太震撼了。
    他必须把如此重要的信息送回去!让树祖提前有所布置和安排。
    可是荒漠广袤,危险重重,不是三两天能穿过。
    若走到半途,又没有遮挡,很容易被空中飞行的妖禽发现行踪,蛮妖族一样有妖禽存在,人族修士能出现此地,已经不能存在他们之间没有勾结的侥幸心理。
    用风环术遮掩身躯面目,却改变不了他妖心境的修为气息,这破绽太明显,他不能进入荒漠冒险……
    莫珂转来转去,斟酌好大一阵,最后拿定主意,返身往荒漠奔去。
    他决定高价雇佣四头盔甲沙虫,把信封存在两个用空的枫木瓶内,分成两组,让他们错开时间送去荒木林,交给羽族大族老或二族老。
    羽族已经开始在沙州建城,听莺娘说过,他们不会放弃荒木林据点。
    如此重大消息,加上利益攸关,有枫木瓶和祭司印签加盖做信物,相信羽族大族老或二族老不敢疏忽,会把消息送去白枫祭塔。
    莫珂许诺信送到后,拿出他手书的便条,能从羽族拿到额外的十枚上品灵玉回报,目送兴匆匆离去的两头盔甲沙虫消失在远处,莫珂转身,赶往喀尔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