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09章 与一头狼的单挑
    时间一天天过去,连下了几场细雨,转秋凉啦。

    莫珂练得刻苦,白天走动练晚上卧着练外出吃草的时候也练,很少有脱离冥想恢复清醒的时候。

    他异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修炼机会,迫切地想要变强,为了能有自由自在呼吸新鲜空气的权利。

    不知不觉中,他身上的毛发变得光亮如丝,身体长大长壮实了一圈,足趾间居然长出了尖细而短的利爪,就像他上辈子电视中见过的野山羊的蹄子那般,头上的羊角也粗长了一些,颜色愈发深沉显得很锐利结实。

    这日午后,秋风细雨绵绵缠缠,鹿群挤在一片坳陷进去的石壁下避雨躲寒。

    莫珂身上的羊膻气味,随着修炼时日的增加已经变得淡不可闻,鹿群不再排斥他这个异类的存在,大家都挤卧在不太高的空间内相安无事,抱团取暖,一片反刍的沙沙声响非常温馨而有节奏。

    突然,外围的老鹿发出一阵急促示警叫声,鹿群瞬间打破平静祥和气氛,一阵骚动磕碰挤撞,纷纷抢着钻出石壁坳陷地带,慌乱蹦跳朝雨中的树林斜坡方向逃命。

    大难来临各自奔,很真实的野外生活写照。

    莫珂挟裹在其中,碰撞中清醒过来,他看到坡下来了一头湿漉漉瘦骨嶙峋的灰狼。

    他现在对时间的观念很淡薄,先前还数着日子过,到这时他早忘记修炼了多久,只知道草原已经干枯,他和鹿群要沿着溪边走好远才能吃到新鲜的绿草,否则就只能嚼嚼没滋没味的枯草裹腹聊以度日。

    站定着,与蠢蠢欲动的灰狼目光对视。

    莫珂很奇怪的发现,他并没有以前见到灰狼的那种发自骨子里本能的惧怕感觉,反而,他的意识认为,下方的瘦狼不堪一击,很古怪的一种无形自信。

    灰狼目放凶光,呲牙露齿,发出低沉的咆哮声,试图吓唬住居高临下与它对峙的山羊,它还从来没有遇上不怕狼的羊,疑惑不已,一时没有扑上去咬断山羊的喉咙,它怀疑对方是不是吓傻了?

    鹿群跑去远处的树林下站定,缩着脖子,任由冰冷的雨点打在身上。

    它们警惕地注意着灰狼的动静,鹿群的生存法则,是面对捕猎者,能跑赢身边同伴即是胜利,以前被花豹保护圈养时候就是如此,它们不敢反抗捕猎者,哪怕现在只一头饿得两肋深陷无精打采的灰狼,它们也不敢一拥而上踩死那头猎食者。

    对视一阵,灰狼又饿又冷,终于发起了凶狠的攻击,它不再与傻羊比气势。

    莫珂没有退缩逃跑,眼神冷漠得不像一头山羊,更像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王者,他把头稍稍一低,四蹄一发力,对着朝坡上冲来的灰狼快速奔跑撞去。

    这是第一次他向天敌对头灰狼发起单挑。

    短短十多米远的斜坡,也就几个呼吸它们便在半途相遇。

    灰狼战斗经验丰富,它有准备地朝着边上一闪身,避开正面对撞,转身扭头,呲着利牙,凶狠地对着低头冲撞的傻羊脖子咬去,这一连串的动作爆发下来丝毫看不出虚弱和迟滞。

    莫珂早已经在心中推演了几套对付灰狼的后续,觑见对方变招,他随之前足往泥泞地上一抵,刹住冲势,脑袋猛力往斜里一甩。

    长约四十多公分的羊角,从下往上,斜着划过一道锐利劲风。

    不给灰狼惊恐再闪避变招的时间,“嘭”,羊角凶猛地扎了灰狼脖子和胸部一个正着,灰狼的嘴巴根本够不着山羊身上的羊毛,它身体被刺出两个血洞。

    巨大的冲击甩力,把灰狼瘦弱的身体横着挑飞在空中。

    “啪哒”,灰狼的身体和树干亲密碰撞接触再掉落地面,顺着斜坡一路滚落下去,留下一行血水污迹。

    灰狼瘫在泥地里,连惨嗷都叫不出声,更爬不起来,浑身毛发裹着泥浆血垢,肮脏不堪,枯瘦的身躯抽搐颤抖着,它被刚才出其不意的一下攻击重创,也打懵了。

    在它的经验中,羊从来都是任宰的肉食,曾几何时,羊还会用战术攻击?

    弥留之际它终于想明白那头羊不是傻子而是狼族传说中的开智修成妖了,可惜它明白得有些晚,被经验给坑死了。

    莫珂昂首挺立在半坡上,一双羊角成了褐红色,雨水斜落,鲜血顺着羊角把他头顶的毛发染红了一丛。

    他在回味攻击的那刹那感觉,他隐约摸到了一丝身体本能攻击的玄妙。

    或许,他能通过挑战,加强对天人感应的感悟,挖掘出身体的本能反应,总比现在这样一味的埋头苦练死练要强。

    他感觉自己找对了修炼的方向,等天气晴好,可以外出找灰狼或豺狗们试试。

    眼瞅着坡下的灰狼因伤重流血过多,慢慢失去生命,莫珂心中没有丝毫波动。

    待灰狼彻底不动了,莫珂走下坡,小心地用后蹄试探着蹬了几下,把灰狼蹬得翻了几滚,确认灰狼彻底死透,才用尖角把灰狼尸体挑着,扔到没有树木遮挡的地方。

    否则狼尸臭掉,这处避雨的石壁下将很难呆,指望大冷天的有乌鸦们来及时处理尸体,还不知要等多久呢。

    又冒雨在山谷范围巡视一圈,没有发现第二头灰狼潜进来。

    莫珂猜测,这头偶然闯进来的灰狼,是被狼群驱逐的独狼,也唯有如此,才解释得通此地只有一头狼出现,狼是群居动物,轻易不会离群独走,何况是如此寒冷雨天!

    等他浑身湿淋淋的再次走进石壁坳陷时候,鹿群已经重新聚集躲进来避雨,

    它们纷纷挪动身躯,给莫珂一个中间的好位置,

    在它们蒙昧的脑子里,也懂得本能的给予强者以尊重。

    雨过天晴,山谷内又恢复了难得的生机活力,猴子在树上嬉戏玩闹,鹿群悠闲地外出吃草,一群野猪在山脚拱来拱去寻找食物,松鼠从洞里钻出来晒太阳收集果实努力备冬。

    没有花豹的日子,谷内大家过得相安无事,气氛和睦。

    莫珂脱离冥想状态,吃饱肚子,独自回到峡谷的峭壁下。

    他想试一试攀岩爬壁的本领,修炼了这许些日子,他自是察觉到身体的变化,强壮了,连蹄趾也长出尖爪,动作更加灵敏迅捷,单独的灰狼不是他的对手,对于种种变化,他喜闻乐见。

    最令他欣喜的是现在进入冥想状态,每呼吸吐纳一次,都感觉身上暖洋洋的。

    不是一处,而是整个身体,随着呼吸吐纳,淡淡的暖意以颈胸肚腹为中线,朝外围扩散,这种暖意并不灼热,很舒适,让他沉迷其中。

    莫珂估计他是修炼出了功法上所说的特殊气感。

    冥想感应法与传统的天人感应篇修炼方向不同,不修经脉,不修法力运行,只修特殊气感淬炼自身,他太缺乏修炼的基础常识,不懂法力和特殊气感之间的差别。

    薄绢上,也没有详细解释特殊气感要如何辨认?

    只说了,因冥想感应法不修经脉,也就没有传统功法那样走火入魔的危险。

    这让莫珂放心不少,这些时日,他已经使用了三颗下品灵玉,待得吞进胃里的灵玉,再也不能散发出丝丝清凉的时候,他便吐出变得黯淡无光的玉石,重新吞一颗灵玉修炼。

    他清楚,身体的种种变化,以及修炼出的暖意,与他吸收灵玉散发的灵气有关。

    否则依靠他自身修炼,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有如此进步。

    他喜欢这种全身暖洋洋的舒适感受!

    要是修炼的时候走路不再撞树上吃草不啃一嘴泥,就更加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