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25章 劫木排
    随后三日,两妖又接连遭遇两波人类修士不知死活的围追堵截,虽说最终都给解决,为此剀力还受了一些伤,却也让莫珂感觉有些厌恶。

    他心境起了阴霾,很难言说的一种厌烦情绪。

    或许是他生而为人的灵魂在做祟,讨厌这般的无端杀戮。

    与沉浸杀戮快乐中的大猩猩一番长谈争论,据理力争,说这样在人族地盘大肆厮杀常在河边走,到时引来三阶修士的注意就惨了,云云,好不容易才说服剀力放弃这样的血腥历练,两妖选择昼伏夜行,尽快赶去离山妖域,不在路上多生事端了。

    剀力生为妖猩一族,夜间视物自是没半点妨碍。

    要不是山羊兄弟透露说心境出了问题,他还真不舍放弃实力大涨之后,与许多同阶人类修士争斗厮杀的乐趣,有些可惜啊,对于他这种战斗狂来说,不啻是一件心痒痒的折磨。

    但是为了兄弟,他只得忍了。

    后面十余日,两妖再没遇上人类修士,夜行着远离了钱家能影响的势力区域。

    他们现在又遇上了新的麻烦,再往东去,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平原,

    叫川州大平原,是清平界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人族聚集区,

    剀力曾经在浦沿峰小妖脉听过路大妖说起过,他没想到所谓的平原,竟然平整得视野里连个小山包都没有,这叫他们两个妖物如何大摇大摆穿过去?

    即便是晚上行走,也无所遁形啊,

    作为人类大规模的聚集区,会少得了人类修士的防护吗?

    两妖缩在川州大平原边缘的一座不起眼低矮山头,身上特意折了树枝做遮掩,看着远处绿茵茵长着农作物的大平原,有种一筹莫展的困惑。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村落人烟,偶尔还能见到纵跃的身影。

    他们根本就不敢轻易冒险,到时候被发现了,一水平的地方躲都没地儿躲。

    剀力有些懊恼,他当年为何就没多嘴向三阶大妖打听用什么法子蒙混过去?

    而且这片平原面积不小,有方圆两千余里,真是个麻烦,难道只能绕远路过去?那要绕到什么时候?

    莫珂看着远处灌溉用的纵横交错沟渠,若有所思,低声道:“咱们再找找,最好是能找到大河,或许就有办法过去。”

    “嘿,兄弟,你的意思是顺水游下去?这办法好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我还从来没有游过水,以前那山沟沟里只有小溪,连膝盖都淹不过,等下找到大河试试啊,应该挺好玩的。”

    剀力跃跃欲试,他是个闲不住的,喜欢尝试新鲜玩意。

    莫珂考虑问题的角度和大猩猩不一样,他是想找到大河,再弄条船,依然是昼伏夜行,顺水漂舟一路神不知鬼不觉的蒙过去。

    听得大猩猩脑回路清奇的游水提议,忍住了打击大猩猩的一番毒舌。

    姑且试试,多学一门游水技能也是好的,他上辈子为人的时候,似乎是会游水的,这具羊身,不知能否浮得起来?

    莫珂心里憋着坏,怂恿赞成道:“成,等下你先下水试试,你学会了,再教我啊,我胆小,怕水。”

    “行,这点小事,包我身上。”

    剀力拍着胸脯砰砰响大包大揽应承,他也憋着坏水,要整一下还没杀几个人类就心境出问题的脆弱兄弟,这样子是不行的,以后怎么在妖域混生活?生活需要多些磨砺。

    两妖各坏鬼胎,嘿嘿对笑,往山里退去二十余里。

    大平原边缘,容易碰到人类,他们得避开着点,径往北方寻去。

    崇山峻岭间,找了半天,终是寻到一条奔涌在峡谷间的河流,宽约七八十米,正是夏末秋初河水充沛时节,水流湍急,惊涛拍打着两岸岩石,发出轰隆响声,看着甚是凶猛。

    剀力显得有些犹豫,搓着他的一双大黑爪子,讪笑:“这跳下去,会不会立马给卷得没影啊?”

    他与人类修士争斗,即使身陷重围,也从来没有胆怯过。

    此时面对一条河流,内心居然有些畏惧,这让他很难堪,他不知道,这是生物对陌生的自然力量的本能畏惧。

    莫珂没再激他,万一,这货一冲动,从山顶跳下去被水冲走或者沉下去起不来就糟了个糕……算了,正事要紧,不使坏坑害大猩猩了。

    “往上走走,寻一处有河滩的缓道,再下水。”

    剀力叫道:“是这个理,走咧,等下还是让我先试试深浅。”

    他急不可耐跳跃着往西方跑去,约莫刻余钟,找到一条有溪水汇集过来的岔道峡谷,好大一片缓道河滩,铺着光滑的鹅卵石,正适合他们下水。

    噗通一声跳进水里,剀力又赶紧从水里蹿出,抹去遮住眼睛上的毛发水珠,顽童一样咧嘴傻笑,再次钻进水里,埋头用本能的狗刨式一通乱玩,很新奇的体验。

    莫珂也下了水,体验一番,发现羊躯在水中不怎么费力就浮起,

    他四个蹄子一划,就这样自由自在的游了起来,他不用学,就会了游水。

    看得还想教山羊兄弟玩水的大猩猩睁大双眼,得嘞,这兄弟不厚道哇,原来会玩,不厚道咧,他还想假借教兄弟玩水灌几口水使坏的念头赶紧打消,跑去另外一边单独玩水,他也担心这不厚道的兄弟会使坏踢他到深水处灌他水。

    在水里泡了三天,有修为在身又可以闭气两刻钟以上的剀力也掌握了水性。

    尽情痛快的玩耍了两天,莫珂把他的计划一说。

    剀力狠狠一拍大腿,水花四溅,叫道:“划船……好哇好哇,今晚上,趁着天黑我去偷船,哈哈,还是兄弟你这脑子好使,尽想些好玩的主意。”

    莫珂道:“晚上我与你一起去,这是人类聚集地盘,尽量别杀生,否则引起人类修士的注意,会给咱们遭来麻烦,就别想轻易过去。”

    “知道知道,兄弟你就这点不好,婆婆妈妈的有些不爽落。”

    商议计定,两妖填饱肚子,在天黑前潜伏到最接近平原的山头,往下看去,没有山谷约束,河面逐渐变得开阔,水波也平静不少。

    等到半夜,两妖摸黑顺河边警惕往下游走。

    夜深人静,走出十余里,途经临河边的村落,有狗吠声大作,大猩猩稍稍放出一丝妖气威压,镇得那些小东西屁滚尿流趴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再出声。

    靠山吃山,依水吃水,两妖在河湾码头处找到好几条栓树桩上的乌蓬渔船,有些船里,还传出打呼噜的声音,显然是有渔民以船为家住在里面。

    莫珂摇摇头,带着剀力继续往下游走,低声解释:“找单独的渔船下手。”

    剀力没有异议,这一堆渔船里要是失踪一条,估摸着天明了这一带都会传遍,他还不想自找麻烦,两妖继续往下游寻去。

    又走了约三四里地,发现河水边停靠着一张十余米大小的木排,用麻绳栓在树上固定,木排中间还搭着一间遮风挡雨的小木屋子。

    莫珂眼睛一亮笑道:“这木排不错,就它了,比船还稳当。”

    “行,我去把里面睡着的人类劫出来。”

    剀力是行动派,喜动不喜静,抢着负责动手。

    依他的想法,直接把里面的凡人拧断脖子丢河里沉了,多省事啊,哪用得着把人敲晕再弄岸上,还要塞两锭他从人类修士那里抢来的银子掩人耳目,简直是多此一举。

    心下有些牢骚,剀力还是照做了,一起这么久,山羊兄弟似乎很少有错的时候,这点不得不令大猩猩服气。

    “走吧,他们丢了木排,却得了银子发一笔横财,不会吭声的,还得尽量瞒着怕人知晓。”

    莫珂解释一句,他懂人心,又不愿多造无端杀孽,这办法最合适。

    跳到木排上,有些不放心问道:“老兄,你会撑木排吗?可得悠着点,别弄翻了。”

    “呵呵,怎么会呢?放心吧……咦哟,这竹竿也太不紧实,还没用力就折断了,什么破玩意……等等,我换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