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33章 指点
    随后的日子,莫珂过得非常的规律,他出门的时候并不多,也就早晚各一个时辰,陪着小丫头在附近山下逛走,成为小丫头向别人炫耀的新玩具。

    其它时候,莫珂得呆在前院,不能去后院打扰小丫头练功,更不能跟随着去往讲课传功的地方,他只是灵宠,去了有不尊师重道之嫌。

    这让莫珂非常失望,他试图窥探人族功法典籍的打算落空了。

    宁姑不仅要贴身保护倪天秀的安全,还负有督促小丫头练功之职责。

    莫珂表现得老老实实言听计从,从来不捣蛋调皮,他得给宁姑留下一个善良驯服的好印象,以便时间长了,能够自由出入附近,否则,他上哪寻脱困机会?

    为了能活下去,他也是豁出这张羊脸不要了。

    若让大猩猩知道他阿谀奉承、卖乖讨巧的糗事,估计会笑得那货满地打滚。

    剀力在河水遮掩的悬空岩洞中躲了几天,服用疗伤丹药,敷用他自备的药物,待伤势基本恢复,便悄悄出洞,小心翼翼在沿河周围一带寻找。

    他也不知莫珂兄弟是否逃脱那次劫难?

    寻访途中,遇上有低阶修士路过,便伏击抓获,

    用手指在地面画一头雄壮山羊的特殊方式,拷问俘虏是否见过他的兄弟?

    还别说,真有两个济源门二阶弟子落他手中,还见过莫珂,比划个头高矮大小,一番鸡同鸭讲,让剀力沮丧的知道他兄弟还真是倒霉地落入了那个三阶修士手中,目前看来是性命无忧。

    寻摸到百里外的济源门附近躲藏起来,只要兄弟出来,他便伺机动手搭救。

    尽管希望渺茫,他也要尽一份心力,剩下的便是耐心等候。

    至于抓获的俘虏,都给他扭断脖子处理干净,他不是滥好妖莫珂,杀人对他来说如同修炼一般正常,他心境才不会因此而出现问题。

    时光匆匆,两个多月过去,转秋凉了,黄叶飘飞。

    莫珂在前院潜心修炼,每过三五日能得到一颗丹药的赏赐,羊舞术和天人感应篇一正一辅两门功法相辅相成,再加上此地灵气充沛,使他修为大幅进步,都快摸到二阶后期的门槛了,也终于用他的老实听话卖萌耍乖,赢得了独自外出转转的些许自由。

    是小丫头看他在前院缩在厢房里憋屈得可怜,向宁姑帮他争取的权利。

    他不在外面多浪,只中午时候,去溪边或山下吃些青草,散散步,

    半个时辰准时回来,不在外面惹事生非,更不多加逗留。

    他花了一些时间,寻到倪天明曾经说过的沛云峰,每天去沛云峰山脚下转转,希望能逮到那小子,挑衅一番,让那小子恼羞成怒用禁制法诀狠狠整治他,他还差一点就能解开禁制。

    这日傍晚,莫珂陪着修炼了半天的小丫头下山闲逛散心。

    半途遇见一头浑身漆黑身形矫健的妖豹,两妖对视片刻,妖豹用金黄色的眼珠盯着他,突然开口说话:“嘿,兄弟,很高兴认识你。”

    这么简单的一句招呼语,吓了莫珂一跳,

    他以为对方不会说话,哪知道对方幸运的觉醒了妖族语言,顿时倍感亲切。

    他赶紧回道:“认识你很荣幸,我叫莫珂,怎么称呼你,老兄?”

    两妖发出低沉的嗷呜和咩咩声对答,让跟着妖豹出来的白衫年轻修士很诧异,他能看出自家的妖豹没有敌意,而对面的那头妖羊显得颇为兴奋,这两妖交流的,莫非是传说中的妖语不成?

    典籍上有这方面的记载,还没听说有修士能完全学会妖族通用语言,只少数天赋异禀者,能掌握部分妖语,成为稀少的御兽修士。

    小丫头礼貌地叫了一声:“白竹哥哥好,你家的黑豹好漂亮。”

    漂亮这词,也就她能随口说出来而别人不会见怪。

    崔白竹清冷的脸上绽出一丝笑容,道:“天秀妹子好,你家的妖羊也不错。”

    “白竹哥哥,你家黑豹不会欺负我家雪影吧?上次邹家的猪牙将军就想咬雪影,好坏的,幸亏雪影机灵,没让它咬着,还教训了那头青狼一次。”

    小丫头嘴里噼里啪啦一顿说,话里话外,都是管好你家宠物,我家雪影很厉害的意思。

    崔白竹笑道:“要不,让它们也斗一斗?”

    “才不要呢,我家雪影是乖孩纸,它不喜欢打架……”

    话还未落,小丫头口中的乖孩子雪影主动走近那头漆黑的妖豹,还把头伸去嗅了嗅妖豹的背脊,看得小丫头满脸的紧张,生怕那头很凶恶长得一点都不友善漂亮的妖豹突然咬她的雪影一口。

    黑豹也嗅了嗅妖羊,仰头看天,像个睿智的长者,叹息道:“你还没有和人类签订主仆契约,找机会,赶紧逃出去吧,否则,等你那小主人修为达到二阶,满足了能签立契约的基本条件,你的处境将非常危险,到时就悔之晚也。”

    莫珂以前曾经听剀力提过主仆契约,是人类约束妖修生死的恶毒手段,经眼前的黑豹提醒,他苦笑一声:“我现在体内种下了人类三阶高手的法力禁制,炭头大哥,你可有什么好办法能解除?”

    炭头是黑豹主人给黑豹取的名号,他摇了摇头,道:“没有办法,除非你的修为提升超过给你下禁制的那个修士,否则,只能等待禁制消耗殆尽的时候,再想办法逃走,嗯,确实还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莫珂抓紧问道。

    “也不是什么好法子,就是你自己想办法触动禁制,让它发作,只是将会非常痛苦,寻常妖修难以忍受。我以前认识一位烈性子的妖禽,她就用过这一招试图解开禁制,后来,再也没见过她,也不知她是逃掉了还是没成功?”

    “哦,还真有法子?麻烦炭头大哥详细说说怎么触动禁制,我很多东西都不是很懂。”

    小丫头见两头妖兽并排站着,不时发出低沉莫名的声音,没有出现她担忧的情景,拍着胸口松了口气,又满脸笑容请教:“白竹哥哥,你家黑豹教得真乖,你有什么诀窍吗?能不能教教我?”

    “诀窍?没什么诀窍啊,哦……等你修为到了二阶,你和你那灵宠同属于一个大境界,你再与灵宠签订主仆契约,便不会遭受反噬,还可以多一丝心灵上的感应,更容易掌控灵宠的行动和情绪,你发出的命令,灵宠能够更好的完成。”

    “哇,真的吗?”

    小丫头高兴得跳了起来,她看一眼扭头看向别处的宁姑,马上明白是大人故意瞒着她不想让她与雪影签订主仆契约,她小脑筋急速转动,既然已经知道有这个方法能控制灵宠,她绝对不会放过,只是不会先声张。

    “白竹哥哥,我先走了啊,多谢你的指点。”

    “不客气。”

    崔白竹目送倪家的天才女童蹦蹦跳跳离去,嘴角翘着一丝含蓄的微笑,他故意装作没有看到宁姑给他的眼色示意,而讲出了主仆契约的好处。

    至于小丫头是服药加快修行速度,还是稳打稳扎,那就不关他事了。

    看了一眼蹲坐地上重新变得沉默冷煞的炭头,崔白竹宽袖飘飘,潇洒地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黑豹不紧不慢跟着,看一眼频频回头的那头妖羊,无声叹息一声。

    他的生活还得继续熬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