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55章 铁血妖城到了(大章合一,祝大家中秋快乐)
    灰刺自然能听出莫珂话中之意,点点头,没再说话,他总不能压着对方答应他给的好处,反正情已经还了,接不接受,那是对方的事。

    他从迈哈斯口中,详细了解了莫珂闯关时候的所作所为,

    小家伙的表现,让他很满意,生死危急关头,还能义无反顾相救朋友、有勇有谋的小妖,真不多了,把奎吉托付给莫珂,他也能放心。

    他探查过小蛮牛的资质,发现小家伙基础打得牢固,资质天赋非常好,再加上身世可怜,让他起了惜才和恻隐之心,就当是收半个徒弟吧。

    莫珂又对一边站着稍显不安的奎吉道:“你还回来给你父母报仇吗?”

    这话问得突兀,无异于是往小蛮牛还没结痂的伤口上撒盐。

    地龟诧异片刻,看了一眼灰刺大妖,见大妖没有阻止的意思,才慢吞吞翻译给小蛮牛听。

    莫珂有自己的想法,往往是于敏锐细节处,能大体看出一个妖的行事风格和性格,灰刺亲自出面,来给小蛮牛说项,让他起了好奇,想试试小家伙的心性?

    奎吉听了地龟的翻译,有雾气涌上眼眸,他低下头去,呼吸有些急促。

    沉默许久,又看一眼神色淡然的刺老,奎吉低声道:“可以心怀仇恨,但是不能被仇恨蒙蔽双眼,生活还要继续,活下去才重要……这是刺老教导我的做妖道理,没实力之前,我不会乱来。”

    这话是地龟翻译的,奎吉眼中藏着的隐忍和不屈,在场的各位都能看出。

    莫珂看向灰刺,能教导出这番哲理的大妖,见识、心胸必定不会狭窄。

    再看向或许年纪比他还大的奎吉,蛮牛的成长周期,比山羊要慢许多,点头笑道:“我定了落脚地,会给你来信。”

    这才是他给出的真正承诺。

    他不会接收一个内心满怀仇恨的小家伙。

    有灰刺教导这半年,他相信奎吉会懂得许多道理。

    灰刺见莫珂终于明确回复应下,遂放心地飘然离去,留下几句袅袅传音:“白枫祭塔,郜和祭司,给他看回归令牌即可。”

    不轻易承诺的妖,给出的承诺才值得他信任。

    莫珂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刺老就如此笃定他一定会选择去白枫城?

    他还得仔细比较权衡一番,才能决定到底去往哪里合适?

    白枫城,他稍有点印象,听隘所的妖修提及过,那是一座小城,位于白州西南边很接近苍州和沙州的交界处,盛产一种叫白香液的淬体药物而闻名,离边界具体多远,他目前不知道,可以作为备选方案考虑。

    第二日一早,莫珂四妖辞别灰刺、迈哈斯两位大妖,感谢关隘众妖修的热情款待,出了这处叫宙巳关的隘所,往东南方向走去。

    小蛮牛跟着送出十余里,才依依不舍和土龟回转。

    此举看得剀力吃惊不已,他不明白,那小家伙为何会对山羊兄弟这般亲近?他傍晚时候,正与隘所内的妖修兄弟把酒言欢吹得正欢,没跟着莫珂外出散步。

    莫珂故作高深三缄其口吊着胃口不说实话,反正剀力追他不上,闹了好一阵。

    赤猛驮着腿短的子野在后面,呼哧呼哧追赶。

    沿途山清水秀,妖气越发的清新浓郁,不时能看到有一阶妖物和野兽奔走在山野沟壑,见到他们一行,纷纷躲避。

    没有觉醒妖族语言的一阶小妖,才刚脱离兽类范畴,若是没有家族依靠照应,言语又不通,他们去不了城里,必须在野外修炼很长一段时间。

    而野外,不像城池辖区有严格的规矩律例约束,

    小妖若是没有眼力劲,很难混下去,实力高的妖修中不乏有暴虐凶残者,不提前躲着点走,冲撞了后果难料。

    妖域四州下辖的每一座城池,都有一道主妖脉,庇护着一方的安全。

    妖修们逐妖脉而居,在主城修炼,其好处自是不言而喻。

    五百多里路程,花了大半天时间赶到,一路顺利,没有遇见隘所妖修们警告的拦路打劫等糟心事发生,或许是他们妖多势众,一般的流浪散妖不敢招惹。

    十数里外有座非常突兀挺拔的高山,四处有行色匆匆的妖修,朝高山方向汇聚。

    莫珂感受到越发浓厚的妖气扑面,不由加快脚步。

    铁血妖城,快到了。

    子野从赤猛背上跳下来,忙叫道:“哎,莫珂兄,请等等!”

    莫珂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挤出一丝笑容的妖鼠,明知故问道:“子野兄,可是有事?”

    他早就知道,铁血妖城到了,也到了他们拆伙分道扬镳的时候。

    剀力很不满,发牢骚道:“有啥事情不能进城去再说吗?”

    谁都不是傻子,他昨天就看出子野的心思,只是没有挑明而已,心中大骂这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典型的过河拆桥,生怕他们把赤猛给拐走了。

    真个贱妖,要不看赤猛面上,他老早就想狠狠地教训这贼眉鼠眼的家伙一顿。

    子野呵呵一笑,既如此,他也不再藏着掖着,两只细爪做抱拳状,满脸诚恳道:“莫珂兄,剀力兄,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和赤猛就此别过,感谢两位一路来的照应,容当后报。”

    解释借口什么的已经没有必要,那就干脆点吧,他不想再忍受煎熬。

    莫珂笑呵呵道:“子野兄客气,咱们一路是齐心协力,共渡难关而已,有些照应也是分内之事。不知两位将要去往何处落脚?”

    子野见剀力脸色很不好看,拳头都捏紧了,也就不与那莽货说话,示意莫珂去一边说话,他与莫珂才是一类妖,有些共同话题。

    剀力愤怒地拍了没甚反应的赤猛一巴掌,没好气道:“行,各走各道,请啊!”

    什么狗屁的照应,是好几次救命大恩,那妖鼠说得这般轻描淡写。

    连带着,他对没有主见、愚忠妖鼠的赤猛都生气了。

    这蠢货,难道就看不出妖鼠一直是利用他吗?每次送死的任务,都让赤猛顶在前面,安的什么心?

    赤猛不发脾气的时候永远都是憨憨厚厚,他心中明了剀力为何冲他发火。

    是怒其不争,生气他是烂泥扶不上树。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剀力多次直言不讳让他不要跟着子野,劝诫他小心被子野害死。

    他何尝不知?

    真当他心中没有一杆秤吗?

    他不蠢,他只是不愿动脑子更多时候喜欢简单直接粗暴解决问题。

    他还没有开智、处于浑浑噩噩的野猪时期,是刚修炼到觉醒境小妖的子野把他从猎人手中救下,带他进入金峰岭小妖脉外围,让他有机会修炼成妖,脱离愚昧,这是恩同再造的大恩。

    他要报答,直到他认为还完为止。

    子野让他叫老大,利用他的武力冲锋陷阵打劫人族修士,他从来没有过二话。

    子野胆小如鼠、怕死贪婪、狡猾阴险,他心中一清二楚,每次有危险都是他顶上去,多次险死还生,收获的修炼资源全部由子野分配,他从来没有过怨恨。

    他一直在默默的报恩!

    无怨无悔!

    剀力对他的好,赤猛心生感动,其实他不喜欢与太聪明的家伙接近,像莫珂,像他老大子野,一肚子的阴谋算计,望而生畏啊。

    用长嘴拱一下生气的剀力,走去一边,在子野的眼神注视下,两妖耳语一阵。

    不多时,剀力又嘻嘻哈哈把赤猛宽厚的背脊拍得砰砰山响,互道珍重。

    他们之间显然是达成某种协定。

    这是子野最不愿见到的事,他提前散伙,正是担心顾虑赤猛被剀力拉拢,害怕有朝一日赤猛会要离他而去,他要防患于未然。

    子野与莫珂随口敷衍几句,眼眸深处隐藏着阴郁,眼珠子转动,见到赤猛与剀力说完,赶紧道:“我们走了。两位保重,后会有期!”

    莫珂扬头道:“后会有期!”

    没必要因为对方不与他们一道走就撕破脸皮,世上不如意之事多了去,何必勉强别个,别扭自己呢。

    剀力对子野不假颜色,在赤猛背上一拍,道:“兄弟,保重啊!”

    看着子野跳到赤猛背上,绝尘而去,莫珂朝前不紧不慢迈蹄行走,矢口不问剀力刚才与赤猛嘀咕些什么,在心中默数:“一、二、三……”

    才数到三,剀力追上前忍耐不住开口了:“喂,你啥意思嘛?也不说句话留下赤猛?亏你还自诩义气妖,真不够兄弟啊。”

    莫珂咩咩笑,他知道这货肚子里存不住话,想要与他分享和赤猛达成的秘密协议,多一刻钟都等不了,于是一本正经纠正道:“我从来没有自诩啊,更不是什么义气妖,我只做认为值得做的事,赤猛也不是我兄弟,他是你兄弟,你千万别混为一谈。”

    “你这妖……真没意思。”

    剀力气极,他哪不清楚这家伙是故意的,损他玩呢。

    追着一阵紧打,奈何总是差那么一点够不着。

    自从莫珂第一次从人族金丹修士追赶下成功逃脱之后,像是开窍了,小范围躲避技能,突飞猛进,步伐妖娆,身躯扭摆得像跳舞一样,剀力拳打脚踢都没办法蹭到一丝皮毛。

    追闹了一阵,看得经过的妖修侧目,都多大的妖了,还玩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幼稚!

    剀力住手叫停,莫珂也顺势收敛了天窍的探查功能。

    他发现天窍的全方位探查功能,简直是妙用无穷,比眼睛直接观看更有用。

    他开启探查功能,十米之内,他能明察秋毫,配合着他在浑然状态下的本能躲闪,也就是以前忘我状态下撞树撞多了出现的本能反应,躲避剀力的打击,真不费力。

    等安定下来之后,他决定要好好的研究一番天人感应篇。

    这功法,很神奇啊。

    剀力鄙视了一眼洋洋得意离他六尺远的莫珂,心下也佩服这家伙为了逃命,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把逃命技能练到如此变态高超程度。

    他还是喜欢进攻,一往无前的攻,逃命的本事,他练不来。

    “赤猛说,他还跟随子野一年,还完对子野的亏欠,就回头来找我。”

    “你们天各一方,相互连对方在哪里都不知道,他怎么找你?”

    “这个嘛,是秘密,不告诉你这个外妖。”

    剀力卖了个关子打死也不肯再说,环顾四处,他看到附近小山包上,开凿出来好些的简陋山洞地穴。

    此地离那座突兀大山最多只五里左右,越往大山方向走,山洞就越发密密麻麻,好多妖修或盘坐或盘卧在仅可容身山洞里面,就这样在野外修炼。

    远处大山下,像集市一般热闹,搭有许多连成片的棚子,各式各样的妖修川流不息。

    莫珂没有再问,他对赤猛那种四肢发达没脑子的妖不怎么感兴趣,看着到处乱糟糟开垦出来的山洞,脑中蹦出一个词:贫民窟。

    随即想起一个问题,指着前方大山,问道:“兄弟,你身上还有多少灵玉?”

    他俩的所有家当,都在剀力腰间的袋子里揣着。

    莫珂发现一个有趣现象,大部分的妖修搭档,都是有爪子妖修和没爪子只有蹄子的妖修组合,像他这样,没爪子,连收取战利品都不方便。

    剀力把手探进皮子内摸了片刻,道:“还有八枚中品灵玉。”下品的他没说,没那必要,问道:“怎么?你的灵玉消耗干净了?那剩下这些全部给你。”

    他们一路上遭遇了无数次的人族修士,所有缴获的灵玉,大部分都留给莫珂吞进胃室吸收灵气修炼用。

    莫珂阻止道:“你先留着,咱们去山上转转,这地方,没灵玉可能寸步难行。”

    他猜测住在野外的妖修,是囊中羞涩迫不得已,这地方虽然妖气比更远处要浓郁,但是应该比不了山上。

    眼前的那座高山,就是铁血妖城,没有城墙廊郭。

    山就是一座城,城就是一座山。

    从这里看去,那山上开凿着一层一层的岩洞,有阶梯似的山道穿插其上,井井有条,一直延伸到半山腰,再上去就云雾弥漫看不甚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