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69章 脱身,收获
    莺娘看了一眼退到莫珂身后去的大猩猩,沉吟着问道:“莫二,你为什么不辞而别要离开铁血妖城?是不想与我们百闻阁做生意,还是其他原因?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听得此话,莫珂心中大定,他先前的那番做着起了效果。

    只要莺娘不怀疑他的家族子弟身份,他就大有操作余地。

    要他给一个解释?

    实在是太简单了,他都不用转眼珠,随口就能有好几个解释应付过去。

    妖在江湖混,随机应变是生存的基本素质。

    莫珂不紧不慢道:“前辈误会了,若是我们莫家不想与贵阁做生意,就不会让我贸然上门去请渺掌柜品酒,还把样品全部留给渺掌柜?”

    先站住理,不能顺着对方的意思急赤白眼的解释,见莺娘露出思索神色,

    莫珂继续道:“我离开铁血妖城,是发现有宵小之辈觊觎,还用诡秘手段,在我手下身上施放障影虫,这口气如何能忍?”

    “刚好我要前往巨丘城,面见长辈请教与贵阁谈生意的一些迷津,最好是能请得长辈前来铁血妖城,与贵阁几位前辈亲自达成协议,我作为小辈毕竟身份和资历还略有欠奉,由我与贵阁签署协议,会显得我莫家失礼。”

    “路上闲着也是无聊,与手下戏耍几个心怀不轨之徒,倒是叫前辈见笑了。”

    莺娘有些哭笑不得,世家子弟的怪癖发作,不乘坐两城往返的妖舟,宁愿吹寒风跑夜路,就只是为了引出几个打他主意的散妖,杀之而后快,若不是她看了后面很精彩的一部分离间计,还真不会相信如此荒唐事。

    这番解释合情合理,她基本信了,施放障影虫的说法,她等下就可以询问林子外凉快的两个小辈来印证,脸上有了笑容,道:“由此处到巨丘城,还有近半的路程,要不我送你前去,也正好拜会你家长辈,接着一起去往铁血妖城,以略显鄙阁诚意。”

    “别呀!”

    莫珂赶紧一口拒绝,叫道:“前辈,有您护送,我还怎么在路上玩得尽兴?那些敢打劫的家伙见到您在,哪还敢露头做生意?不劳您大驾,我还是跑着过去。您放心,莫家与贵阁的生意基本上定了,我就一跑腿的,他们前期已经……呵呵,再则您现在也不合适去见我家长辈,小心弄巧成拙。”

    开玩笑,让大妖亲自护送他们去巨丘城,虽然是巨有面子,一时酸爽。

    可后面的戏还怎么唱下去?作茧自缚吗?

    莺娘听出了小家伙的话中有话,她一介妖心境大妖,本来想放下身份护送一程,既然对方不领情执意要在路上玩耍,她也就罢了,倒是没怀疑对方身份,能拿出那般好酒的除了大家族不可能会是散妖。

    大家族对做生意的伙伴进行前期考察,这是合情合理的商业之道。

    加上小家伙无意中对她透了点底,让她更加放心,于是笑道:“那行吧,我就不打扰你的雅兴,只是还请多注意自身安全。”

    觉得还不够,怕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又解释道:“我接到渺师姐的妖鸽传讯,便连夜从济荆城赶过来,途径此地,突然看到有亮光爆发,就落下来,正好欣赏到莫二公子区区几语,便让追杀者反目成仇自相残杀的精彩一幕。公子好手段啊!”

    最后几句赞捧,带有一丝调侃拉近距离的意思。

    莫珂笑道:“见笑见笑,过奖过奖,能动脑子的时候,省些力气,反正都是玩嘛,呵呵,开心就好。”颇有几分的玩世不恭。

    听了莺娘解释,他最后一丝疑虑消散,对方不是从铁血妖城跟踪过来,

    只是恰逢其会的巧合,否则,先前在那片坳谷树林被围的时候,她就会出面驱逐,甚至出手击杀欲图不轨者,再问清楚他出走的缘由。

    “快天亮了,公子请自便,只请公子早些返回铁血妖城,最好是能邀请贵长辈一起同行,鄙阁上下,扫洒以迎。”

    “前辈客气,我尽量请动叔父出面走一趟铁血妖城,事关重大,又是我出道的第一笔生意……咳,前辈请,莫二这就告辞,尽量在申时前赶回铁血妖城。”

    莺娘得了准话,挥手笑吟吟看着莫珂领着手下纵跃上树离去。

    她思索着走出树林,问了几句为何要追杀莫二,是否在莫二手下的大猩猩身上施放了障影虫等等,也没为难两个战战兢兢的小妖,放他们离开。

    能修炼到妖心境的大妖,心境和眼界自是不同,不会随意滥杀。

    除非是性格暴虐者,或者利益相关,冲撞有仇之类那是另当别论。

    莫珂和剀力跑出数十里,天也大亮,寒雾在山野袅袅分散聚合,隐约可见有野物出没,他们在一条溪水边停下脚步,洗去一身尘土,就着溪边青草根茎和剀力在走贩街买的普通灵果,坐在大青石上吃了一个肚饱。

    剀力四处张望片刻,他也不敢确定那头母鸟是否还跟在暗处,不敢打听相关敏感的话题,他相信莫珂的忽悠能力,他们应该是安全了,从腰间取出三条缴获的多宝格腰包。

    先前他见莫珂和莺娘谈得融洽,离开之前,顺手便收刮了地上放着的二十枚中品灵玉,还有两具白猿尸身的腰包,不拿白不要,他自小在浦沿峰小妖脉混的时候,便养成不能浪费的良好习惯,他是属下身份,做这等事不怕丢面子。

    山羊兄弟要撑脸面当时还故意很不满地哼了一声,撇他一眼,装得真像!

    把腰包里的物品倒在大青石上,“哗啦”,东西还真不少,灵玉、药材、瓶瓶罐罐、书册、手扎等等,零零散散一片。

    剀力咧嘴呵呵直笑,他喜欢整理战利品的这份身心舒畅的感觉,先把灵玉给清点收进他自己的多宝格,汇报给翻看书册的莫珂,道:“三头白猿身上有八十二枚中品灵玉,加上他们支付的二十枚定金,过百枚了……他们这么富有,还打咱们的主意,真是妖心不足蛇吞象。”

    “鸟为食亡,妖为财死,很正常。”

    莫珂头也不抬点评一句,几本书册他翻了翻,有药书、游记和闲书,无聊的时候倒是可以看看,他对剩下零零散散的十多张手扎很感兴趣。

    上面记载着三个炮制药酒的方子,有火炎灵酒的方子在内,还有炮制时候的一些手法、火候、注意事项、心得体会等等,记录得很零乱,像是平日的实验体会,记下来做参照对比用的。

    看那字迹,是一头白猿所为,现在分不清是谁记录的了。

    莫珂把十多张纸片看完,默神想了想,对还在兴致勃勃清理药材丹药的剀力道:“你帮我把这些手扎收好,以后有时间了,我再整理。”

    “好!”

    剀力丢下手中尝了尝味的药材根茎,山羊兄弟重视的肯定是好玩意。

    翻出一张油纸,把十多张鬼画符般的手扎包了,叠起单独放进一格腰包内,多宝格腰包是低级法器,本身就不怕普通的水浸火烧,他还是谨慎地多做了一层防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