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70章 替一只鸟报仇
    这次收获之丰富出乎剀力的意外,就这些瓶瓶罐罐里装着的增进修为、疗伤、解毒等各色丹药,就值得六十多枚中品灵玉。

    其中有一个罐子里面装着障影虫母虫和几只障影虫幼虫,要是不赶时间,自己摆地摊出手,最少能换二十枚以上的中品灵玉。

    还有许多的药材灵果,都是晒干了或者用酒炮制过的,主要以进补药材为主,这些剀力不会换灵玉,留着做平日里的零嘴,他喜欢有事没事往嘴里塞点东西嚼着玩。

    阳光从光秃的树枝缝斜洒在身上,正整理得自得其乐的剀力,突然察觉青石板上的物品在微微震动,他马上站起来,跳到高处往南方看去,见到一头硕大的灰犀牛正隆隆地朝着溪水这边冲来。

    莫珂也停下走动练习羊舞术,仰头问道:“怎么回事?”

    剀力跳下树,咧嘴笑道:“是那头妖犀追来了,呵呵,傻乎乎的,金主都死球凉透了,他还寻来,等下我与他单挑,你别插手啊。”把石板上的物品匆匆收了,往嘴里塞一颗酒炮制过又晒干的灵果子,嚼得津津有味,伸着懒腰往前面平整地势迎去。

    莫珂没做阻拦,道:“行,我替你掠阵,给你一刻钟解决,咱们不能耽搁太多时间,还要赶路有正事要办。”

    “知道,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剀力左右歪一歪脖子,再双臂带着身躯往两边扭动,身上发出噼啪的爆响。

    站定不大一会,灰犀牛呼哧着赶到,他全身披着铠甲似的厚皮,独角长在鼻子上方,头部两侧一对小眼睛,躯体庞大,高近八尺,长约两丈有余,相貌极丑陋,看一眼前方十丈外站立的剀力,嗅一嗅鼻子,他抖抖身上的灰尘,竟然片刻都不歇息,就待低头猛冲发起攻击。

    剀力忙抬手叫道:“等等。”

    灰犀牛瞪着眼,很不耐烦瓮声喝道:“你还待怎的?”

    “先等等嘛,咱们聊几句,大个子,你怎么找来的?是巨蟒和妖獾告诉你的方位吗?雇佣你的那三头白猿都死翘翘了,你不会还想着替他们报仇吧?”

    剀力确实有些好奇,过了这么久,灰犀牛是怎么如此这般准确找上他们的?

    在野外广袤之地要想找到乱跑的妖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呸,你打死了我伙伴,手上沾染了他的鲜血和气味,追你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宰了你,替我兄弟报仇。”

    “你兄弟谁啊?我除了宰了一头白猿,这一路上,好像没有打杀你兄弟啊?”

    莫珂在十丈外插话道:“他兄弟是那只灰鸟。”

    他也是直到此时才想起,犀牛与灰鸟是共生关系,那鸟应该是动物世界见识过的椋鸟,专门帮犀牛清理皮肤、示警的一种鸟类,先前没想到这一茬。

    “呃!”

    是这么回事啊,剀力有些哑口无言,那就是真有仇了。

    他这一晚上要不就在跑路,要不是在路上打架做生死搏斗,几乎没闲过。

    直到一刻钟前,才停下来,在溪水边把双手沾染的血迹和身上的灰尘清洗干净,想不到打杀那头追踪他们的灰鸟,会招惹麻烦。

    当然即使知道,他还是照杀不误,有那灰鸟在,他们无所遁形跑断腿都没用。

    既然搞清楚了缘由,那就没啥说的了,

    剀力把手一招:“来吧,我成全你,送你与那只鸟作伴去。”与莫珂厮混久了,他也学会一些气死妖不偿命的毒舌话。

    灰犀牛怒气勃发,脑袋一低,用头上正中的独角对着剀力,四条粗壮的短腿发力,轰隆隆声势浩大冲撞来,踩得地面震动,附近的树枝摇晃,溪水波纹聚散不定,所过之处狂风卷起泥沙枯叶,气势极其凶猛。

    剀力打架经验异常丰富,一看就知道硬碰硬他非得吃大亏,即使加上他的拳套能聚力也不行,双方的体型差别摆在那,吃亏的事,他肯定不干,打架除了硬实力,还得拼脑子。

    他没那么迂腐,傻乎乎的非要让自己吃亏。

    怪叫一声,也朝着对方冲去,

    在快接近的瞬间,剀力脚下靴子有红芒一闪,

    他在刹那提升速度,脚下连点地面把身体往边上绕去,拳出如风,打在刹不住脚步也转身不及的灰犀牛右侧背脊下方的腹部上。

    劲力爆发,“嘭”,声如闷鼓。

    剀力才发挥两重拳劲,还不及叠加第三重,一股凶猛绝伦的力量,顺着灰犀牛盔甲般的厚皮突起反震,剀力闷哼一声,身上妖气涌现,脸上黑中泛起潮红。

    他脚下踉跄着咚咚向后倒退,像喝醉了酒,身躯有些晃动不定。

    灰犀牛小眼睛中闪过一丝得意,一双前蹄往地面使劲一撑,腰身扭动,肥大的臀部横摆,借助狂猛前冲的惯性来了一招牛甩臀,硕大身躯呈扇形朝吃了一记闷亏的剀力横扫去。

    这是一招精心算计过的阴招,真以为他没脑子,只会横冲直撞蛮干吗?

    直来直去的攻击只是他迷惑敌人的幌子,有多少强悍的家伙,依仗比他灵活,自以为躲得开,跳来蹦去的,只一交手,就被他这一撞一弹一摆的连环三招给阴得饮恨当场。

    他觉醒的血脉技之一便是攻击反弹,能把打他身上的力道,给反震部分回去,

    加上他蓄势待发的力道,两下里合力反击,往往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等到反应过来,已经是悔之晚矣。

    他身上的皮肤淬炼得既厚又韧,以他血脉境巅峰修为,妖力灌注下结实得连普通的法宝攻击都不惧,还怕一个小猴子的拳头挠痒痒不成?

    “小心!”

    莫珂叫道,他看出灰犀牛很不好惹,也是第一次见剀力在与同阶的单挑中吃亏。

    剀力在攻击反弹的瞬间,察觉到了危险,他的第三重拳劲轰去,化解了部分攻击力道,也遭受了反震,脚下有些打跄,勉力凭借靴子的速度,险险躲过犀牛横摆惯性攻击,没有被直接撞中,只胸口处被牛尾巴扫了一下,打得他身上出现数道血痕,鲜血滴答而下,可见灰犀牛的力量之大。

    这家伙很不好对付啊。

    剀力压住翻涌的气血,止住胸口的伤痕滴血,后退了七八丈远,盯着转过身的灰犀牛。

    灰犀牛很不屑地盯着对手的伤处哼哧一声,他觉得有些可惜,刚才这波的攻击反弹,他按往常经验发动,哪知还是提前了少许,没等到对手拳劲最大时候发动,否则,只此一击,便能结束战斗把妖猩踩在脚下替兄弟报了仇,而不是用尾巴扫出几道小伤口这般简单。

    “眼睛、皮肤褶缝、粪门是他弱点所在。”

    莫珂在远处站着说话不腰痛,指点江山道。

    灰犀牛回头怒视一眼,要不是自知速度追不上那贱羊,他一定要把那阴险的家伙撞出屎来,你就没有粪门吗?下流无耻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