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74章 剀力谈生意
    从一家修剪毛发店铺出来,剀力全身上下变换了一身褐黄色毛发,他喜欢新鲜玩意,走路一颠一颠,乐不可支走在街道上,自我感觉无比良好自得其乐走过三条街道才恢复常态。

    没有莫珂在身边可以依赖,剀力抓了一会头上的毛发,想了片刻,去街边的店铺买了一顶黑色斗篷,戴在头上,把面容给遮掩住。

    走出一截,挥手叫来一个蹲在街边左右张望的土黄色妖狗,讲好导游的价钱,往城东方向走。

    剀力不经意问道:“城内接暗活的店子有几家?”

    他已经知道,这些厮混在街头的家伙,往往还充当半个掮客,对城里消息灵通。

    妖狗看剀力这一副鬼鬼祟祟见不得妖的装扮,早就有所猜测,低声回道:“有两家,看您是要求哪方面的暗活?是要在生意上打击整治对手,还是其它?”

    “我要干掉一个仇敌呢?”

    “那得去城北的老蛇茶庄,您若是第一回做这生意,还得破费一二,否则,您见不到老蛇。”

    说到这里,妖狗住嘴不说,偏脑袋看向剀力。

    剀力在走贩街厮混了两天,听过一些门门道道的东西,摸出十枚下品灵玉,塞进狗妖脖子上挂着的口袋里,不耐烦道:“这是打赏,说清楚点。”

    妖狗赶紧道谢,低声解释道:“老蛇茶庄只是一个幌子,地下世界有地下世界的一些规矩,您进去了点一壶四枚中品灵玉的五刹茶,喝完三杯,等上一会,自然会有伙计请您去密室谈生意,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上门是客,不能做的或者有忌讳的生意,老蛇会明着告诉你。”

    剀力暗自撇嘴,摸出一把下品灵玉,远远超出谈好的导游价格,丢进狗妖脖子上挂着的口袋。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爷豪气!”

    妖狗一张狗脸笑开了花,要是有手指头,他肯定会竖大拇指,反正是惠而不费的举动,压低声音:“您最好是备足要支付的灵玉,谈成了生意,都是当场全额收费,抵押物在那边压价很低的。”

    剀力哦了一声,问道:“现在什么行情?”

    “那要看您是要求城里还是城外?城里血脉境巅峰的价格大概在十枚上品灵玉左右,城外要便宜些,具体的得您和老蛇谈,小的告退,您慢走!”

    妖狗低声说完,赶紧开溜,不敢说得再详细了。

    他最喜欢的还是外地来找乐子的妖修,带上门去有提成,像这种打打杀杀的生意,接得有些胆战心惊,赚得差不多了必须见好就收。

    剀力稍一计算多宝格里的家当,不禁苦笑出声:“唉,要破产了。”

    走了几家杂货铺子,比较了一番价格,剀力忍痛把他缴获的各色丹药、珍贵药材,以及罐子里面装着的障影虫母虫和几只障影虫幼虫,全部打包出售。

    难怪普通的妖修不敢太过得罪有身家背景的妖修,生命有价啊。

    逛到茶舍附近,左右看看,剀力很随意地走了进去。

    茶庄里光线昏暗,有一桌妖客在最靠里面喝茶,见有妖进门,目光扫了过来。

    一条五尺长的碧青妖蛇不知从哪个角落游出来,声音沙哑,问道:“您是有约,还是买茶?”

    剀力不懂这其中的名堂,那妖狗也没讲清楚,他干脆坐到就近的位置,敲了下桌子,低声道:“来一壶五刹茶。”

    碧青妖蛇用阴冷的目光盯着戴斗篷的剀力看了好几眼,道:“稍等!”

    径直游去后门,不多时,有一名人族侍女端着一个托盘从后门出来,上面放着一个小铜壶和一只白瓷茶杯,把茶壶和茶杯摆到剀力面前,侍女在一边低头站着。

    剀力摸出四枚中品灵玉放到桌上,在心中暗骂,整这些欲盖弥彰的幺蛾子,连街头小混混都知道的事,还故作神秘搞得这般复杂,真是耽误他时间。

    自己动手倒了一杯碧幽幽的茶水,剀力闻了闻,怪香的味,一口喝掉,又连喝两杯,然后端坐不动,等了片刻,边上伺候的侍女收了桌上的灵玉和茶壶、茶杯,对剀力伸手做请。

    随着去到后院,里面别有洞天,是一个环廊花园,花树尽头有几间房子。

    侍女带着到环廊对面,推开其中一间房子,请剀力进去就坐。

    剀力独自枯等了片刻,走进来一个人躯羊首的妖心境大妖,颌下的山羊须有些稀疏枯黄,看着年纪不小了。

    关上门,羊老头声音有些苍老,对剀力道:“我是老蛇,你有什么生意?说吧。”

    剀力站起来行了一礼,看着眼前的老山羊让他想起了送走的莫珂,心中乱想,山羊怎么都这么厉害了?口中道:“帮我干掉两个仇敌,在铁血妖城,不超过血脉境后期修为。”

    老蛇伸手示意坐,道:“仔细说说情况,我来估价。”

    进入谈正事,倒是没有再拖泥带水故弄玄虚。

    剀力坐下来,把老猿的石府住处、相貌特征、卖火炎灵酒等情况说完,至于另外一头白猿,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与老猿是一起的。

    老蛇把剀力说的记录下来,沉吟片刻,道:“可有时间限制?”

    “必须在两天内完成。”

    “两天啊,时间有点紧张,又是在城内,容我想想。”

    老蛇站起来走了半圈,回头伸出两根指头,道:“二十二枚上品灵玉,你指定的老猿和与老猿住一起的白猿,两天内干掉。”

    剀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个价格他能接受,还以为老蛇要给他整一个天价出来,吓得他差点打退堂鼓,道:“价格没问题。若是两天内没有干掉,又当如何?”

    老蛇很干脆:“全款退还。”

    “行,成交!”

    剀力当即从多宝格里摸出灵玉,放到桌上,这几乎是他全部家当。

    他实在想不出这笔买卖该如何完成?那老猿呆在走贩街和石府,轻易不出城去,总不成是直接下手强杀吧?他反正不管过程如何,只要结果就行。

    老蛇收了灵玉,从口袋里摸出一块黑色蛇形小牌信物,里面输入一些信息,递给剀力,交代几句后续,把剀力送出茶庄,老蛇回到后院,一把扯下头上的羊皮面套,露出真容,是一个脸形狭长、额头有鳞片的青面汉子。

    不多时,后院飞出两只妖雀,错开方向,往铁血妖城飞去。

    剀力在街上闲逛过了两条街口,拐进一家剪发店铺,再出来时,换了一身蓬松的暗红色毛发,斗篷依然戴着,匆匆赶往顺记商行,交付十枚中品灵玉,上了城外的一辆两层楼高的巨大马车。

    他身上的灵玉,只够到妖月城,后面四千余里路程,只得用脚赶路了。

    刻多钟后,妖舟启动出发,是由五匹叫愚马的力大善跑的血脉境妖物拉着,轰隆隆沿着开辟出来的固定道路奔跑,妖舟上有妖心境大妖守护,防止路上有穷凶极恶的个别妖修劫掠。

    过不多久,从山坳城门洞里钻出一头形体巨大的灰犀牛,身边还跟着一头身形纤细不及犀牛半个腿粗的黑色灵犬。

    “来迟一步,让那大猩猩坐妖舟溜了。”

    黑色灵犬四处嗅了嗅,抬头问道:“喔克,还要追吗?”

    灰犀牛盯着远处思索半响,道:“追,我驮着你追。先去问问,这趟妖舟去往哪里?或许可以抄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