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75章 报复来得如此快
    铁血妖城,百闻阁酒楼二楼的一间厢房。

    三男两女五名妖心境妖禽围桌而坐,渺邈掌柜和莺娘坐一边窃窃私语,另外三名大妖凑一起品评着手中美酒,对于渺邈购买的清琼酿样品赞不绝口。

    不觉间,沙漏显示临近申时。

    渺邈掌柜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自语道:“怎么还没来呢?”

    莺娘暗自也有些急躁,她担心莫二说服不了长辈前来铁血妖城,听莫二的口气,是第一次独自外出做生意,她担心情况有变,又没有与百闻阁签署有效力的协议,莫家要是改口,百闻阁一点办法都没有。

    想了想,莺娘道:“邈姐姐,我往东北方向去迎一迎,在这里枯等,也不是办法,或许他们在路上耽搁了。”

    渺邈掌柜早有此意,认识莫二的,在场的大妖当中,除了她,就只有莺娘,见莺娘主动请缨,忙道:“辛苦妹妹了。等事情成了,再感谢妹妹。”

    莺娘赶紧摆手,道:“姐姐客气,接到了我很快回来,姐姐且安心。”

    坐着的一个黑衣鹰嘴男子接话笑道:“莺娘妹子,我与你一起去。”

    莺娘瞪了一眼,嗔道:“抟风,少添乱啊。”

    在另外两个男子的怪笑声中,莺娘赶紧出门,想了想,找跟出来的渺邈要了一只能联络的妖鸽,把妖鸽收在袖内,纵身绕过铁血妖城,往东北方向飞去。

    做为妖禽一族,会飞是天生的本领,即使到了妖心境能够大部分变化做人形,保持人形飞行,速度也是极快。

    飞在高处,下面方圆数十里一览无遗,约刻钟后,看到有一辆妖舟自北方而来,莺娘忙落下去,满怀希望地与护舟大妖打招呼,片刻后,莺娘颇有些失望钻出飞舟,往巨丘城方向缓缓折返寻去,时间拖得越久,莺娘的心越发下沉。

    一直寻到接近酉时,都寻去了数百里,也没见到妖羊和妖猩的踪迹。

    莺娘猜测可能是出了变故,放飞妖鸽,告知渺邈一声,她现下去一趟巨丘城,让鹰嘴男子抟风随后赶来协助,看看能否找到莫二一行,竭尽所能进行弥补挽救。

    她心中闪过一丝怀疑,随即摇头否定,那清澈透明不含杂质的酒液做不了假。

    清琼酿她品过,不论是酒色还是烈度、醇厚香味,皆是世所罕见。

    羽族近三百年来命运多舛,偏安一隅,不敢高调,做些不大的买卖艰难维持住优秀弟子们的修炼资源,其他资质普通弟子则放出去自谋出路,若是能增加一条赚钱的财路,对羽族,将不啻于是雪中送炭。

    莺娘下决心要找到莫二,为了羽族利益,一定要谋求与莫家合作。

    接到妖鸽传讯,渺邈掌柜赶紧把抟风和另一名蓝雀大妖蓝澜派出,赶往巨丘城协助莺娘,再嘱咐最后一名大妖,去暗中打听收集卖酒的羊族莫家信息,不要惊扰到莫家,算是做两手准备吧。

    渺邈掌柜坐镇铁血妖城百闻阁,等着各路消息反馈回来,内心再焦急,她一时间也无能为力,与世家子弟打交道,不能像是对待无根野修那般任意妄为,即使要查找跟脚来历,也只能暗地里很小心地进行。

    羽族,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强势的羽族。

    华灯初亮,在走贩街老地方摆摊卖火炎灵酒的白毛老猿,显得心不在焉,吆喝叫卖声也不如往日洪亮,见最小的白猿老十一过来,忙问到:“怎么样?有谁回来吗?”

    白猿老十一摇摇头,道:“没有,我拜托了好些朋友打听,都说今天没有见过他们回来。”见老猿满脸的担忧,宽慰道:“老叔,他们妖多势众,不会有事的,或许晚上就回了,有两个活……咳,不能就这样回吧,总得避着点城内的耳目,或许晚上回来更好。”

    老猿脸上愁绪稍展,道:“回去等吧,今天生意不好,先收摊。”

    “好嘞,我来,老叔你歇着。”

    正忙活着收摊,边上凑过来一头毛色金亮如丝的猴子,与老猿打招呼:“皓叔,怎么就收了呢?还不晚嘛。”

    来的是一头血脉境后期金丝猴,铁血妖城的老住户,

    平素抬头不见低头见,金丝猴偶尔来买葫芦酒喝,再加上妖猴与妖猿之间有一层近亲关系,一来二去的,厮混得比较熟悉,金丝猴虽然修为与老猿一样,却坚持称呼年纪大的老猿为叔以示尊敬。

    “是千木来了。今天生意不好,早点收了回去歇着。”

    “这样啊,老十一,给我拿一壶酒,皓叔酿的火炎灵酒,喝了还想喝,可惜经常囊中羞涩,照顾不了你们生意。”

    白猿老十一赶紧笑嘻嘻递了一葫芦过来,谢道:“千木哥有心了。”

    老猿笑呵呵地死活只肯收千木九枚中品灵玉。

    推来推去,好大一阵,千木只得无奈收了一枚灵玉放回腰间的多宝格。

    又从腰包里掏出两颗颜色暗红的小果子,不由分说,塞给老猿和白猿老十一各一颗,从腰间摸出一个,一口咬去半边,道:“今天去了一趟两百里外的老垭口林子,采了几株药材,碰巧寻到几颗秋李灵果,新鲜着呢,可不许和我客气。”

    白猿老十一口中道谢,眼睛却看向老猿,没有立刻开吃。

    老猿把小巧如鸡卵的果子在手心转动两圈,手指缝里探出一根如丝的细针,在果子上扎了几下,老猿看着果子,笑道:“千木有心了。”细针没有变色,老猿把果子擦了擦,咬了一口,汁水四溢,确实的很新鲜的灵果。

    千木几口吃完果子,揭开葫芦盖灌了一大口酒,顿时面红耳赤,半响哈出一口炙热酒气,打了个酒嗝,赞道:“皓叔这手艺,咱们铁血妖城独一份!走了!”摇摇晃晃的走向山脚。

    白猿老十一见千木转身走了,遮掩着从腰包摸出一枚细针,探查果子没问题,几口吃完果子赶紧收拾摊位。

    老猿慢条斯理把果子品完,与提着东西的白猿老十一往住处走。

    不时能遇见熟妖,一路打着招呼,经过先前莫珂他们住着的石府,嗅着从里面飘出来的淡淡醇香,老猿神色复杂地摇摇头,在心底暗叹口气,还不知,老三他们几个怎样了?唉!

    心神不属走到自己住的石府前,浑然没有发现,在岩壁的角落,有一朵枯木颜色的小蘑菇在慢慢枯萎。

    白猿老十一打开石府禁制,请老猿先进去,随后,他再进去,禁制尚未合拢,走在前面的老猿突然痛苦地用右手掐住脖子,嘶声叫道:“毒……”才叫出一个字,后面只能发出古怪的沙沙声,像是喉咙漏气一般。

    有颜色鲜艳的小蘑菇,从他脖子的皮肤往外挤冒,不多时,便长满了一圈。

    密密麻麻的,连他掐着脖子的双手都在冒蘑菇,看着非常的惊悚。

    老猿心底无比懊悔,他不该听老三唆使起贪心啊,报复来得如此快,看来老三他们几个是无幸了……

    白猿老十一也是同样的遭遇,舌头吐出,一张脸孔憋得青紫,倒在地上,无助地挣扎片刻,鼓出的眼珠子渐渐地没了神采。

    金丝猴千木举着小葫芦边走边喝,脚下微微踉跄,从附近黑暗中走出。

    他听到石府禁制没有合拢之前,老猿发出的嘶叫“毒”字,眼中稍露出一丝诡笑,路过石府门前,放下葫芦的右爪不经意一挥动。

    那颗角落里枯萎的蘑菇化作粉尘,被一股微风卷起,飘散在过道灰尘沙土间。

    千木自语念叨一句“好酒”,踉跄进黑暗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