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76章 到底想干嘛?
    渺邈掌柜接到莺娘的妖鸽传讯,已是第二日快晌午,莺娘动用了羽族的一些关系,再加上花钱打探,终于弄清楚莫二抵达巨丘城后把秃毛修剪整齐,换成土黄色毛发,随后就不知所踪。

    还打听到,混街头的小猴妖见过那头顶有白毛的妖猩,小猴妖带着妖猩在四家妖舟商行进出打听过消息,后面妖猩也消失在巨丘城。

    种种不合理的情况结合起来分析,莺娘判断莫二已经乘坐妖舟离开巨丘城。

    莺娘建议渺掌柜找到莫二在铁血妖城的住处,进去仔细查看,再去寻铁血妖城内的一头摆摊卖酒的老猿,或许,那老猿知道一些关于莫二的事情。

    在野外的时候,莺娘简单询问过巨蟒和妖獾,当时是为了印证莫二所说,让她知道了那场追杀的一些前因后果,其中,铁血妖城的老猿是幕后安排者,既然莫二以不光彩的方式跑了,当然得问问老猿了解一些情况。

    莺娘觉得莫二身上疑点重重,她不明白,身为世家子弟,为何要躲躲藏藏?

    不想与百闻阁做生意,可以坐下来谈,生意本来都是谈成的嘛。

    莫二做不了主,他们百闻阁可以与莫家能做主的长辈面谈。

    现在这般,又算怎么回事呢?

    找上门来品酒谈生意空口许下承诺,想一躲了之?连话都没有一句交代?

    真要是等到百闻阁找出莫家地址,带着样酒上门,莫家的脸面上就不好看了。

    羽族再没落,也轮不到一个世家如此欺辱而忍气吞声!

    莺娘想找到莫二,对他晓以利害,剖晰利弊,做成这笔利润丰厚的生意,缓解羽族目前的困窘。

    有了这些推断,莺娘做主与抟风、蓝雀大妖循着昨天两艘搭乘有妖羊的妖舟,追去千里外的两个城池,不管是黑羊还是盘羊还是其他羊,都属于怀疑对象。

    那莫二既然能把一身白毛变换成黄毛,也就能把黄毛又变成黑毛。

    所以,她与抟风重点追去守西城,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渺邈掌柜得了传讯,立即派遣手下去打探前几天莫二的住处,做了些什么事,等等,雁过留声,妖过留痕,她感觉自己好傻,被一个晚辈用手段给耍得团团转。

    叫上一个熟悉走贩街的属下,渺邈掌柜匆匆往山下去。

    寻到白毛老猿摆摊的木棚位置,平日里风雨无缺的老猿,却罕见的没有出现。

    这处摆摊地点是老猿花了灵玉长期租用,即使不来,也算租金的。

    走贩街上妖来妖往,没几个妖会真正在意老猿的下落,再说老猿休息一天也是正常不过,见到走贩街上有大妖出现,他们都下意识离远点免得不小心冲撞了。

    渺邈掌柜环视一圈,叫住在空缺出来的摊位上就坐的金丝猴,问道:“老猿平素也经常不来吗?”

    金丝猴正是千木,见大妖垂询,赶紧俯身施礼,回道:“我是猿皓的朋友,在我印象中,老猿即使自己不能来,也会打发几个晚辈出来摆摊卖酒,像这样不来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渺邈掌柜脑中闪过一丝不好的念头,忙道:“快带我去老猿的住处。”

    千木来此地守着,便是想找机会亲眼确认老猿和老十一的死,昨天只是听到一声喊,还做不得数,道:“前辈,请跟我来。”

    有大妖出面,省了他许多事情,他正是求之不得。

    赶到山脚第一层环山洞府,渺邈掌柜路过莫珂先前住过的石府,石府门大开,里面有客栈伙计在收拾前厅,一股醇厚酒香,从敞开的大门飘出。

    渺邈掌柜对这酒味非常敏感,走了进去,问道:“妖客退房了吗?”

    伙计识得渺邈是百闻阁酒楼的掌柜,忙停下来施礼回道:“妖客只定了三天的客房,昨日中午到期,没见妖客续房费,因有押金在柜台,故而多留了一天客房,今日前来打扫。”

    渺邈掌柜走到前厅的右墙边,那里还有几块瓷瓶碎片,半个瓶底内还存有一些液体,地面留有一大片干涸的液体痕迹,她伸出指头,沾了沾瓶底内液体,放到鼻端轻嗅,再问道:“住这客房的是不是一头妖羊和一头妖猩?”

    伙计回道:“是的。”

    渺邈掌柜擦掉手指上沾着的酒液,在左右两个房间逛了一圈,整个房子里面都收拾得干干净净,除了前厅的瓷瓶碎片,没任何东西留下。

    想了片刻,渺邈掌柜有些不得要领,莫二为什么要匆匆离开巨丘城呢?

    要说莫二是有心开溜,这处客房为什么留着不退?掩人耳目吗?

    出了洞门,走过两个石府,一直没说话的千木停下来,道:“前辈,到了。”

    渺邈掌柜诧异地回头看向不远处莫二曾经住过的石府,这么巧的吗?莫二和老猿是近邻,她心中不好的念头越发强烈,递给手下一个眼神示意。

    手下上前敲门,叫道:“老猿在家吗?请开门,我家掌柜的找你买酒。”

    石门上有禁制,使得石门轻易不会打破,却不禁声音传递。

    过了好半响,里面没声音回应。

    渺邈掌柜见不远处收拾石府的伙计出门张望,便招手叫过伙计,问道:“这家也是属于你们客栈?”见伙计点头,渺邈掌柜沉吟着打商量:“能不能麻烦你,把石门打开?”

    伙计忙推脱:“渺掌柜见谅,这家是老住户,小的可没权限能打开石门,或许,是老猿出门走亲戚去了,要不您给他留个条,让他回了去见您?”

    渺邈掌柜没有为难伙计,道:“不用了。”问清楚是哪家客栈,又对带她过来的金丝猴点头示谢,飘然往山下去,她自去找客栈大掌柜的商议,都是经常去酒楼吃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熟妖,相信会给她一个薄面。

    两刻钟后,渺邈掌柜和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上山,男子尖鼻头,一张狭长的鼠嘴,还有两撇翘起的老鼠须,正是这家客栈大掌柜。

    鼠嘴男子掏出一张雕刻复杂纹饰的青玉令牌,上前去敲了敲门,见半响没有动静,这才对渺邈道:“就看一眼?”他是却不过面子。

    若是普通的妖心境妖修这样求他,鼠嘴男子不见得会给这个面子。

    擅自打开妖客房门,传出去,于客栈名声有损啊。

    渺邈掌柜点头:“就一眼。”

    只要开了门,她用妖念探测扫一眼便知里面的情况,不用第二眼,算是欠鼠嘴男子一个情。

    鼠嘴男子不再啰嗦,用青玉令牌往门中间一靠,石门缓缓往两边退开。

    只一眼,便看到倒在过道上的两头白猿,早已气息皆无,鼠嘴男子吃了一惊,嘱咐跟来的伙计在外面守着,不许其他过路的妖修接近,他闪身飘去。

    渺邈掌柜也紧跟着闪去,两头白猿的死状很惨,是窒息而亡,怒目圆睁突出眼眶,舌头吐得老长,舌头中间往后有一个个细小的孔洞,特别是脖子部位,密密麻麻全是细孔。

    这杀妖手段,太过匪夷所思。

    渺邈掌柜敢肯定这事与莫二脱不了干系。

    老猿应该是知道莫二的某种秘密,才导致被灭口,她昨天来就好了。

    一时间,心中满是懊恼,莫二步步算计,到底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