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77章 来自优越感的挑衅
    莫珂此时远在两千多里外的一座城市,交付了灵玉,在妖舟内安静待着,等着妖舟启动长途跋涉去往目的地御溪城。

    也不知剀力怎样了?

    不知是否找到杀手,完成了对老猿的灭口计划没?

    他是真不想引起各势力和高手们的注意,只想安安静静修炼渡过这三年的自由时光,把修为提升到妖心境,到时即使两族大战爆发,他也能多一份安身保命的把握。

    可是要想快速提升修为,必须得有足够的灵玉做支撑。

    他一介野修,没有家族依赖,不自己想办法赚取灵玉,连进城内住进妖气充沛的洞府修行的资格都没有,谈何能修炼晋级破关?

    这次酿酒尝试,引出如此多的麻烦,算是给他一个深刻教训。

    让莫珂更加清晰地明白在妖族生存道理,他必须找一个合适靠山投靠。

    否则,妖域居,大不易!

    等到了御溪城,他得好好考察了解祭塔的实力,以及过往作为等。

    他可不想所托非人到时生出别样的事端,也越发佩服灰刺那老头目光敏锐,或许早就猜到他会在妖域碰撞得头破血流,会要认真考虑老头的提议。

    可能,每一个初出茅庐豪情万丈的血脉境妖修,都要经历一番风浪波折,才会冷静面对如此现实吧。

    被莫珂惦记着的剀力从妖月城下舟之后,打听了御溪城方向,凭着双脚往东南方向奔行,他腰包憋得贴在肚皮上没钱再乘坐妖舟,他对自己的实力颇为自信,就当是一次长途野外历练。

    他的血脉境巅峰修为早已经稳固,要想再进一步,得经过大量的磨砺。

    许多妖修终其一生,都停留在血脉境巅峰阶段,始终迈不过这道坎晋级妖心境成为大妖,即使把整个身躯淬炼得比法器还硬也不行,绝大多数是因为心境磨砺不到位。

    据说境界到了,身躯淬炼不足,也可以从容跨越关窍轻松晋级。

    玄之又玄的心境如何渡过,晋级过关的大妖也是众说纷纭各有各的心得体会。

    但有一条,多历经、多磨砺,是不会有错的共识。

    剀力出城两百里,找一处溪水边停下来吃饱休息了两个多时辰,他不赶时间,路上准备缓而行之,增强体悟,正待重新上路,突然发现一身泥尘几乎看不出本色的巨大犀牛从林子里冒出,也不搭话,冲上来就与他拼命。

    剀力目瞪口呆之余与泥犀牛大战一场,他猜不出这货是如何找到他的?

    真是见鬼,此地离他们当初争斗地方,估计有近千三四百里,山高水长,这也能找到他?看犀牛满身尘土覆盖,显然是用脚赶路,也对,就犀牛那巨大的体格,普通妖舟还载不了。

    双方打得天昏地暗泥沙滚滚,最终的结果不用说是剀力输了。

    剀力很无奈地承认他打不过身躯皮子淬炼得堪比法器坚韧、又狡诈无比的灰犀牛,他缴获的那根尖锐爪子,上面涂抹的毒液早已失效,他缺乏对付灰犀牛的有效手段!

    别看灰犀牛蠢笨蠢笨的看似行动迟缓,实则老奸巨猾。

    真正动作起来,短距离十多丈的冲刺速度,那叫一个雷霆万钧迅雷不及掩耳。

    剀力依仗脚下的薄靴,才能屡屡脱险,没被灰犀牛撞着碰着。

    这架没法子打啊!

    剀力开始了打打逃逃的日常,然而,他悲哀的发现居然摆脱不了灰犀牛这个大麻烦,灰犀牛不知从哪找了帮手,一头纤细的血脉境灵犬,不管他想什么办法,横渡大河,身上涂抹刺鼻的药物汁液,等等,统统不管用,过不得几个时辰,他一打坐休息灰犀牛准能追上来。

    灰犀牛似乎不用休息,不知疲倦地驮着灵犬,就这样与剀力耗上了。

    剀力是无比的怀念与莫珂在一起的日子,若是有山羊兄弟在,灰犀牛和灵犬加起来都不够山羊兄弟算计对付的。

    不行,他得想办法干掉后面跟着的麻烦,至少,也得干掉那头讨厌的灵犬。

    他不能事事依赖山羊兄弟了。

    ……

    不日,莫珂抵达目的地御溪城,他下了妖舟,小口袋里也仅剩一颗上品灵玉和两颗中品灵玉,不算富裕,逛到东城门附近,开了间便宜的客栈住下。

    御溪城和其他妖族城市差别不大,都是围山而建,只是此地属于苍州和白州交界地,远离了人族边境,妖修的数量远远多过铁血妖城和巨丘城。

    御溪城的规模颇为庞大,绕着御溪山方圆三十里范围,都在城内,有高大的城墙围着,每天进出城门的妖修络绎不绝。

    莫珂洗去尘埃疲惫,谨慎地把一身黑毛染成棕色,休息了一天。

    第二日开始出入茶肆、集市等热闹地方,张起耳朵听着各妖的高谈阔论。

    他来妖域时日不长,大部分时间又在路上,现在是时候收集整理妖域的零碎信息,对后面的去处,以及寻找合适势力投靠,做一个比较了。

    莫珂发现御溪城内,有数量不少的各种类型的妖羊生活,他混迹其中,并不惹眼,他尝试着与其他妖羊特别是山羊类的同族接触搭讪。

    每次听得山羊用一种奇怪的语言与他说话,

    莫珂便瞠目结舌不知所谓,在对方看待骗子的鄙夷目光中败退离开。

    “呸,连俺们古羊话都不会说,还想与俺们攀亲戚?什么玩意。”

    这次被搭讪的雄性山羊甩了甩脖子上飘逸的雪色长毛,翻起一双眼睛斜视灰溜溜的莫珂,用妖族通用语在背后不屑说道。

    莫珂憋了一肚子火,回头瞅了一眼,回敬道:“傻币!”

    他是不屑与傻币论长短的,实在是没忍住。

    高壮的雄性山羊愣了一下,他没听懂这个简单的词语有什么丰富的意思,却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顿时怒了,叫道:“嘿,乡下泥腿子,你别走,敢骂俺,俺要教训你。”

    莫珂摇摇头,道:“白痴!”不紧不慢往前面集市去。

    他本来还想融入本地山羊一族,哪知这两天遇上的尽是一些高傲自大还特排外、自以为优越的家伙,他犯得着低声下气求着加入进去然后受尽白眼吗?他还没那么贱。

    高壮山羊勃然大怒,他一向在族内自诩天才勇士,敢骂他是白痴,他岂肯罢休。

    街头上妖来妖往,他也知道规矩,谁敢先动手,就等着被巡逻城卫抓去地牢享受几天暗无天日的封闭式生活,快步跑到莫珂前面,挡住去路,叫道:“你才是白痴,敢得罪俺波里,俺要叫你在御溪城混不下去。”

    玻璃?取的什么破名?

    莫珂四处看了看,远处街道拐弯口有一队脖子上系着醒目蓝色围脖的城卫正巡视过来。

    他混了两天,听说了一些城内的规矩,眼前这货居然想用如此幼稚手段,要抓他痛脚,那就怪不得他下一个现成套子让对方钻了,叫道:“你让开!好狗不挡道。”

    “我呸,凭什么让你?有本事,你就撞俺呀,来啊,不敢撞的是孬种。”

    口水都快喷到脸上了,莫珂摇摇头,装着无奈往边上让开。

    边上已经有看热闹的妖修驻足,欣赏这出免费的羊咬羊一嘴毛的闹剧。

    高壮山羊见对方退避,再次得意地挡在前面,叫嚣道:“来呀,撞俺呀……”他没看到,身后的城卫听到这边起了骚乱,正快速赶来。

    其他妖修大都看到了,也没谁出声好心提醒一句,眉开眼笑,一个个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跟着瞎起哄,城里不让打架嘛,那就最好是看别的妖修发生冲突然后被抓起来的倒霉样,看得能心情舒畅小半天。

    莫珂又嘀咕一句“白痴”,再次往边上让,他要坐实对方主动挑衅罪名。

    身后传来一个焦急叫声:“波里,别再闹了啊,我们快回去。”

    是一个甜美清脆如泉水叮咚的雌性羊妞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