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98章 勇于尝试,抓心挠肺
    若是莫珂开启天窍探查,他将会“看到”空中的寒香气息缥缈如轻烟,也有厚薄浓密之分,随着微风在空中飘荡。

    他此时这一运功吸收,附近飘荡的寒香气息被他收纳,边上的随着流动补充过来,时间缓缓流逝,整个花圃的寒香气息都产生了微妙的流动。

    生长在花圃边缘的那颗白枫,笔直的躯干,突地抖动了一下。

    一根光秃秃的树枝,无声无息,慢慢地朝着莫珂走动的方向延伸,那枝条的前端,变成了手爪的形状,却只有四个大致的手指形态,后面的枝条像是长长的手腕,看着很是有些怪异。

    树枝手爪伸到莫珂的上空,而沉浸在修炼中的莫珂对此一无所觉。

    手爪随着莫珂的走动有规律左右晃动,很快就晃出一种特殊节奏,树枝手爪变成了模糊一片,无数细细长长闪烁着晶亮的丝线朝下方延伸,像一张凌空而下的网一般,虚虚地把不停走动的莫珂笼罩其中。

    身处网中的莫珂,走着走着,走进了一片翠绿无垠的大草原。

    天高且蓝,艳阳当空,芬芳的青草气息是如此的熟悉而令他迷醉,魂牵梦萦。

    莫珂疑惑地四处张望停下脚步,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是他出生的么洛草原,远处耸立在草原中的两颗大树,路标一般非常好辨认,莫珂隐约中觉得不对,他不是在……奇怪,他刚刚从哪里来着?

    怎么一下子他忘得干干净净?

    抵挡不住内心的极度渴望,低头啃了几口翠嫩的青草,莫珂似乎得到极大的满足,他半眯着眼睛,仔细咀嚼,品味着香浓甘醇多汁的草叶根茎,熟悉的味道啊。

    眨眼间,他长成了一头两尺长的半大山羊,夕阳西下,他在草原上迷路了。

    茫然四顾,又低头啃几口青草,莫珂的意识模糊地飘在空中,像个旁观者。

    “莫珂,莫珂,你又跑丢了,还不快回羊圈去。”

    两个半大小子和一条小狗从草堆后跑过来,山羊似是受到惊吓,撒腿朝着远处跑去,跑得轻快,唰一下去得远了。

    两个小孩吵了起来,相互指责对方吓着半大山羊,最后扭在草地上翻滚一团。

    那条花白相间的小牧羊犬在边上欢快地跳来蹦去。

    跑去远处的山羊停下来吃草,探头看一阵,又傻乎乎地跑回来,伸长脖子,好奇地观看两个小家伙打架。

    “哈哈,抓到了!”

    “我先抓到!”

    两个小家伙同时分开,从草地上跳起,各抓一只羊角,把上当的山羊给逮住。

    莫珂的意识就这样在空中飘荡,跟随着观看半大山羊一幕幕的生活日常,他偶尔意识到不妥,转眼间又忘记到底是哪里不妥,迷迷糊糊,在草原上飘荡。

    ……

    剀力寻到在躺椅上晒太阳的木老,吞吞吐吐绕来绕去旁敲侧击打听,他是否能够提炼一些院子里白枫木的树汁,再三保证不会砍伐损伤白枫树。

    木关听了半响,睁开眼睛,道:“但炼无妨,切记不可损坏树干。”

    “不会,绝对不会,您老放心。”

    剀力心下欢喜,果然是要勇于尝试啊,不试怎么知道对方会不会拒绝呢?谢了木老,又很诚恳地请教如何提炼的问题。

    木关略微诧异地看了一眼搓着双手不好意思的大猩猩,出声指点了方法,随即把身体缩在宽大的白枫木躺椅内,寻个最舒服的角度,眯着眼睛享受从斜上方穿过树枝照射下来的温暖阳光。

    剀力再次道谢,轻手轻脚离开,转身后抓着脑袋上的毛发在心中嘀咕,太容易了,不会有什么名堂吧?他心生疑惑。

    “哦,忘了告诉你,直接从白枫树干提炼出来的树汁,是没经过稀释的原浆,涂在身上,很有些刺痛麻痒,若是怕痛,你可以去城内购买稀释调制过的白香液使用,那种刺痛要小许多,效果相应也要逊色许多。”

    木关慢悠悠的补充几句,随即没了音讯。

    剀力嘿嘿一笑,这才对了,些许刺痛他怕甚么,回头抱了抱拳,赶紧回转。

    这时从院外走进来一头棕色大熊,雄赳赳地直立行走,右手爪子还提着一个木箱,大声问道:“木老,请问新来的莫珂,是住哪处院子?我奉郜祭司令给他送些书册。”

    木关半睁开眼,对停下脚步的大猩猩喏喏嘴,道:“给他吧,他们住一起的。”

    “哦,那敢情好。”

    棕色大熊把书箱对剀力一递,笑道:“拿好啊。走了。”

    剀力接了木箱,对憨态可掬的棕色大熊道一声谢,返回住的院子,没有莽撞地即刻开始。

    他想了想,从腰包内掏出一个吃完丹药的方口空瓷瓶,找出一根细绳索绑着瓷瓶颈口系在树干上,这才双手搓了搓,运转妖力在双手,刹时间,双手有淡淡的黑雾弥漫。

    学着木老教他的法子,双掌虚抵树干表面两边往中间转动。

    这种法子可以不伤及树皮树干,而能通过妖力挤压提炼出树汁,还不会接触到手上,剀力谨慎对木老的话保持了适当的怀疑,他想接满一瓷瓶树汁之后用一点点沾到手指试试滋味如何。

    如果比刀子割肉还难受,那他没必要受罪,肯定是木老头戏弄他。

    不多时,光滑的树干表面渗透出颗颗洁白的树汁液珠,阳光下,闪烁着变幻的色彩,一颗颗豆大粘稠的珠子随着剀力的妖力挤压,往中间汇集,相互叠加滴答着掉落瓷瓶。

    淡香气息愈发的浓郁,沁人心脾。

    一张模糊人脸出现在枫树顶端,俯视下方片刻,随即消失,一滴晶莹的液珠冒出树干表皮,混在其他树汁一起滴落瓷瓶,咧嘴喜极而笑的剀力没有察觉分毫异常。

    半刻钟时间,瓷瓶接了九分满,剀力赶紧住手。

    还残留的树汁缓缓地又缩回树干,解下瓷瓶,剀力伸出右手食指,小心地探入瓶口,沾湿指尖赶紧拿出来,很快,微微刺痛麻痒的感觉从指尖传来。

    过了片刻,剀力没发现其他异常,倒了一点在右手掌心,再感受半响。

    他放心了,这种程度的刺痛,他能接受,木老头没有骗他,下次去城里给老头打一坛好酒感谢。

    把粘稠的树汁液体摸在双手,脱了薄靴,把两个脚掌也涂抹,把前胸小腹和后背也擦了一遍,瓷瓶里的汁液用完,剀力想着等下多接一些,把全身都抹到。

    塞好瓶子收进多宝格内,剀力双手一上一下摆出一个金刚拳的桩功架势,迫不及待,催动体内妖力淬炼涂抹了药物的身体部位。

    “嗷喔……”

    剀力跳起来惨叫一声,叫得惨绝人寰。

    只见他刚才涂抹汁液的部位诡异地通红一片,红得欲滴血,还在冒着赤色雾气。

    他现在杀了木老头的心都有了,这叫有些刺痛麻痒?

    他怎么感觉是无数烧红的钢针法器在扎他,用痛到骨子里都无法形容,还有……那种麻痒,像是无数虫子蚂蚁在爬、在啃、在咬,抓心挠肺的难受。

    “木老头……你他娘的……害老子……”

    剀力浑身打颤,声音也打颤,一头冲进从院子里流经过的潺潺溪水中,在只有脚背深的溪水里满地打滚,顿时间,溪水嗤嗤作响冒起腾腾热气。

    剀力吓得一张黑脸都白了,他涂抹的到底是啥玩意啊?

    他跳起来带着一身白雾冲出院门。

    木老头或许有解药的,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莫珂在后院修炼落下了禁制阵法,隔绝了声音,他闹出这般大的动静都没惊动,也就别做指望,他得找木老头去解救。

    他后悔了,不该胡乱尝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