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11章 第三关,参悟
    莫珂目送库西恢复羚羊本体,匆匆出了白枫树林,绕白枫城往北绝尘而去。

    微微叹息一声,莫珂转身往客院走,郜祭司说了不需要他送,到目前为止,大战的消息还只在各势力和家族的大妖间传递,下层妖修,暂且知道的不多。

    林子里滞留的妖修大多散去,又恢复了往日的清静。

    莫珂心情复杂,漫步在光秃秃的枫树林中,入目萧瑟,阳光斜照身上,也不觉温暖,径入客院与晒太阳的木老打了声招呼,回院子歇息。

    调息养神一晚上,把心中的那丝对大战的惶恐、以及郜祭司突然离开没有依靠的不安等复杂情绪给抚平,再走出院子时,又是披着满身朝霞的沉着冷静野山羊。

    到枫山顶上,和笑嘻嘻迎上来的黑猴谈笑几句,一切,宛如从前。

    莫珂注意到山顶上值守的妖卫已经寥寥无几,昨天晚上,剀力匆匆回客院一趟,告诉他晚上不回来,要带队通宵巡视枫山,直到现在,还能看到剀力带着妖卫在广场不停走动,一直没有休息。

    在祭塔西门等了约两刻钟,走来一男一女两位穿祭司袍服的祭司。

    其中的女子是容祭司,莫珂从剀力口中已经得知,穿白色祭司袍胸口绣银色八瓣莲花图的祭司,称为守护祭司,相对胸口绣红色火焰纹的战争祭司,守护祭司更为常见,以守护妖族为己任,经常在祭塔外行走。

    男子也是守护祭司,圆脸圆耳,一张豹嘴还不能完全隐匿,正是艮祭司。

    艮祭司环视一圈散乱站着的待考核众妖修,眉头皱起,喝道:“都给我站整齐,从左至右,分六排列队,给你们十息,快点。”

    吓得一众妖修鸡飞狗跳,一阵忙乱,赶在艮祭司屈指落下第十根指头之前站好队列,虽然还有些不整齐,队列的多少也相差悬殊,艮祭司脸上总算是好看了一些。

    艮祭司一挥手,道:“跟我来,每两队一组,依次跟上。”

    与容祭司走前面,往祭塔的北面转去,后面的妖修见识了艮祭司的严厉,一个个屏息敛气,连脚下都不敢发出声音,依次跟着走。

    祭塔北面有院墙分隔,直至山脚下,院墙上开了拱门,门前有妖卫值守。

    两位祭司领着众妖修一行鱼贯从拱门进去,莫珂看到,院墙里面也有妖卫来回巡视值守,颇有几分守护森严的意味。

    北面后山尽头,有几座石头垒建的粗糙房屋,石头上苔痕明显,看着年头不短。

    莫珂夹在队列的中间,跟着走进一座石头建筑,才发现这只是一个遮风挡雨的门户,建筑的正中,有宽敞的石梯通往地下,通道顶部装有发光石头,光线不暗。

    顺着石梯盘旋走了好大一会,听得前面有石门升起的轰隆声,接着队伍继续前行,进到一个地下大厅里面,空空荡荡,除了四壁,什么都没有。

    地下石室的妖气充沛超乎想象,若能在这等地方修炼,修为提升绝对慢不了。

    艮祭司咳嗽一声,道:“到了此处,大家不用列队,尽可随意一些。最后一轮考核,是让你等观看一部典文,以一天时间为限,谁若是感悟出典文上的妖术、神通,身上会有异像显示,将视作考核通过,成为祭塔的正式祭徒,否则,视为不合格。”

    简单解释完毕,拍了拍手掌,石门落下,大厅内有回声震荡,四壁上缓缓显出文字来。

    众妖赶紧朝四处散开,接着有小声的议论响起,石壁上显示出来的拳头大文字,不是常用的妖族通用文,而是古怪至极从来没见过的像虫鸟兽鱼般的符号,没谁能认出来,大家惊讶议论正是基于此。

    “肃静,不许交头接耳,不认识不要紧,用自己的方法参悟就是。”

    艮祭司一声呵斥,大厅内顿时安静下来。

    莫珂仰头看了半响,丝毫摸不着头绪,连哪里是开头起始也分辨不出。

    他索性把四面墙壁上的符号大致浏览一遍,估计有七八百多符文,环视四周,发现各妖修或苦思冥想,或用爪子在岩石地上刻绘描摹,或喃喃自语,都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揣摩感悟。

    特别盯了黑猴几眼,猴子抓耳挠腮,不像是知道辨认这篇怪文方法的样子。

    莫珂稍一侧脑袋,发现艮祭司的目光看了过来,刀子一样逼视,他赶紧抬头仰望石壁,开始逐字逐符的琢磨其中深意。

    有的妖修看着想着,突然一头栽倒地上,吓了周围的妖修一跳,随即有呼噜声响起,围观的妖修好笑的同时,又心有庆幸,少了一个竞争者。

    不知不觉,一上午过去,倒在地上睡着的妖修越来越多。

    其余妖修已经是见怪不怪,他们看那符文久了也大都有些精神恍惚,说不定下一个倒下的是自己。

    两位祭司施展妖术,把倒下的妖修挪移到墙边,不妨碍其他妖修走动。

    莫珂也是看得头晕目眩,他察觉出石壁上的字符,看久了能缓缓消耗精神力,可是不看又不行,谁不想争取做妖上妖考上祭徒?

    他唯有强迫自己看一会便扭头,不使自己完全陷入,恍恍惚惚中,莫珂从那字符中“看到”有影像一闪而过,愣了愣神,莫珂突地从迷糊中彻底清醒。

    在心中好一番自责,他怎么就迷了心窍忘记自己的本事呢?

    精神一振,莫珂悄然开启天窍的妖识探查,朝石壁的字符看去,他刚才就是无意中用出了探查,“看到”隐藏在字符中的影像。

    果不其然,他“看到”有些字符能化作模糊的影像,在石壁上闪烁隐现。

    半数字符无动于衷,莫珂便专挑能化作影像的字符看,他相信,找对了方法之后,总能让他感悟出一些东西,

    他发现闪烁的影像有三四百个字符之多,仔细分辨后,大约能看出像牛、马、鸟、蛇、鱼等,多达数十种妖物不同的形状。

    他恍然大悟,脸上不觉带上了一丝喜色,忙在四面石壁上寻找羊形影像,他是羊妖,得找象征本体的符号来感悟影像,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不多大一会,还真让他找到了六处羊形影像。

    精神力在不觉间消耗颇多,莫珂感觉有些疲乏,脑子晕沉沉的恍惚欲睡。

    悚然一惊,赶紧关闭妖识探查,闭目催动天人感应篇调息恢复,他可不想最后关头功亏一篑,时间还有半天,恢复一些精神,等下再行感悟不迟。

    他喜形于色来回蹿动一阵,又突然停下来静默闭眼养神的反常举动,引起了巡视的两位祭司的注意。

    艮祭司若无其事撇了莫珂一眼,转过身去,在大厅中负手来回踱步。

    一头妖麂许是观看石壁时间过久,消耗甚大,有些站不住身体,摇摇晃晃,在妖修中间趔趄着走动,差点撞上了附近的妖修,使得妖修们纷纷避让。

    妖麂走了几步,拐一个方向,突地一头朝着闭目修炼的莫珂腹部撞去。

    其他妖修有看到的,没谁出声提醒阻止,脸上大都露出一丝看笑话的神情,由得妖麂冲撞打扰那头妖羊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