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13章 成为祭徒,祸兮福兮?
    莫珂也愣了下,他随口胡诌的法子,还真有用啊,呵呵。

    他估计能感悟到影像的那妖修,或许是恰好看到了与自身属性相合的字符上,引起了共鸣,否则不会真个有用,这也算是运气吧。

    容祭司瞥一眼稍显愕然的艮祭司,对其他妖修道:“肃静,大家抓紧时间感悟,只剩一个半时辰了。”

    嘈杂声立止,所有妖修急切地各自找自己觉着顺眼的字符来凝视。

    这次就连世家子弟都不例外,不管效果好坏,他们都得试一试啊。

    莫珂完成了考核,暂时还不能出去,便独自去到一边,运转天人感应篇功法加紧修炼,此地妖气浓郁,在此地一天,可顶得外面好些天苦练之功,另外分心二用,在脑中揣摩他新学到的妖术,妖风涟漪,这是一种威力极大的复合妖术神通。

    他目前为止,还只能修炼基础的风环术,待得学有所成,再进一步学习妖风术,风刃术,风索术等,后面才能学会由妖风术、风刃术组合而成的妖风涟漪。

    具体的威力大小,与修为和妖念多寡成正比。

    莫珂再一次在心中觉得,他修炼的天人感应篇辅修功法,真是太对了,他算是走在绝大部分血脉境妖修的前面,凭着他现有的妖念,就能学习初级妖术。

    妖修在术法这方面,天生较人族逊色一筹,就像人族的身躯,天生要输于妖修一个道理。

    而妖族通过无数万年的尝试,想出了一招,能让后辈子孙快速掌握巨大威力妖术的法子,那就是激发血脉传承,让高阶妖修留下独门术法,配合同类血脉,有很大几率使得某些幸运的后辈快速掌握高级别术法,速成一批高手,以达到与人族抗衡,种族延续的目的。

    妖族的祭塔,正是负责传承此法的势力之一。

    祭塔的典文,又名祭典,十座祭塔各有一部,是集各族前辈大能心血的结晶。

    只是传着传着,时间久远,加上与人族争战不休,缺失了许多重要的信息,导致现在想要传承先贤的术法神通,只能靠碰运气。

    就连那典文字符,许多都因能量耗尽,已经失效。

    每三十年一次的祭塔招收祭徒,也是为了让典文字符有足够时间吸收密室充沛妖气,补充每一次招收祭徒的消耗。

    祭塔的这次提前招收祭徒,似乎运气不怎么好,到最后结束,也就四个通过。

    莫珂,陷入沉睡还能感悟出术法的熊妖阔本,妖狼洛布,妖貊涧语,最后两个都是学了莫珂的方法感悟有成,对莫珂很是感谢。

    艮祭司和容祭司对视一眼,他们都发现莫珂传授的凝视法,成功率有些高,剩下的八十多名妖修用此法能够有两名成功,这已经是打破了感悟典文无成法的规则。

    对于白枫祭塔的名望传播,将大为有利,两位祭司决定把此法分享给其他祭塔。

    他们也不可能隐瞒得住,这么多妖修都知道,还不如主动推广。

    艮祭司把所有还在沉睡的妖修用妖术弄醒,宣布了结果之后,扫了一眼有些垂头丧气的众妖修,道:“除了他们四位,你们也不必失望,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所有考核不过的,都可以选择加入祭塔,成为一名祭塔妖卫,不想成为妖卫的也不勉强,机会只此一次,现在大家可以做出选择了。”

    这个消息一经宣布,很多落选的妖修都激动起来。

    祭塔妖卫的待遇之好,远超一般势力开价,他们早就打听好了。

    特别是,祭塔在前三年,每年免费提供三斤淬体用的白香液,给新加入的妖卫使用,光是凭着这一条,令很多散修心动不已。

    报名的场面很火热,除了那些大世家子弟对此不感兴趣。

    莫珂听了在心里骂娘,怎么会这样呢?不是说考核不过的全部都当妖卫吗?

    郜祭司不可能诳他,那就只能是郜祭司离开后,为了其余的世家子弟考虑,艮祭司把规则适当的做了改动,真是让莫珂颇有些郁闷。

    但是转念一想,他因此而感悟出一门厉害术法,心中略为平衡,歪打,正着吧。

    否则艮祭司提前把这规矩一说,他肯定懒得费神琢磨石壁上字符的秘密,妖风涟漪这门神通妖术,也就与他失之交臂了。

    莫珂心中打定主意,以后,尽量防范着艮祭司那个阴险的老家伙一点,少出错,不让艮祭司有抓他把柄整治的机会。

    如此想着,神情放松下来,与上前找他攀谈的洛布和涧语有说有笑交流。

    不多时,有一百五十多名散修和小家族子弟,选择了报名成为祭塔妖卫,这不光是待遇吸引他们,还有荣誉在其中也起了巨大的作用。

    艮祭司对于能招募到这么多资质不错的妖修当妖卫,颇为满意,与容祭司领着大家走出地下石厅,回到祭塔西门,把新当选的妖卫,交给一名妖心境妖卫队长,带着去办理手续,讲解规矩,进行训练等等后续。

    黑猴茂石自然没有选择在祭塔当他自己都瞧不起的妖卫,他在家族有大好的前程,笑嘻嘻地与莫珂挥手告别,会同他的妖属,回客院收拾了行李动身返程。

    边界已经开始大战,外面很快就会得到消息而变得动荡,还是回家去安全。

    莫珂有些看不懂这黑猴子,按说以茂石的消息灵通,应该知道他的靠山已经去了巨丘城,还对他客客气气,连他都看不出作伪,猴子的城府很深啊,或者是猴子的气量很大,根本就没有把上次的事情放心里……想不通,莫珂就不去多想,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就是。

    两位祭司带着这次考核硕果仅存的四名祭徒,上到祭塔三层。

    办理了登记、更换腰牌、安排住处等事项,

    一趟程序走完,从此刻起,莫珂他们四个就是正式的祭塔祭徒。

    走出祭塔,莫珂形单只影下山往客院去。

    他还是小觑了艮祭司不要脸的程度,他才刚成为正式祭徒,腰牌还没有捂热,便分配他到枫山北面山脚十里外的灵植坊去管事,美其名曰是委以重任,多加磨砺,实则是一脚把他从枫山踢开。

    很好啊,他还正不想在艮祭司的眼皮子底下晃荡,去山下安静自在。

    进到客院,找到木老,打声招呼,告知明天他将从客院搬去灵植坊的事情。

    他在客院也没甚东行李,除了郜祭司送他的一箱子书,只是住了这么长时间,总得把礼数做周全,木老头对他们俩算是非常照顾了。

    木关呵呵一笑,艮祭司这是明目张胆的打击报复啊。

    连掩饰一二的面子功夫都不做了,这气量心境,怎对得起身上的那身祭司袍?

    上次树祖胡闹的事情,木关参与其中帮树祖把黑锅洗白,为此还得了树祖的奖赏,他自是知道,艮祭司对莫珂不满的原因所在。

    “现在当家的只剩艮祭司和容祭司,而容祭司又是恬淡性子,不喜理事,艮祭司把你安排去灵植坊,对你反倒是好事,只是你自己过去势单力薄,建议你最好是把剀力也带去,帮你管理下面的值守妖卫。”

    木关才不怕艮祭司的打击报复,他来祭塔的时间,比艮祭司长多了。

    再则他修为突破到了妖心境巅峰,实力上并不逊色会秘法妖术的艮祭司,他守着客院,是雾祖亲自指定,奖励他替祭塔出生入死多年让他养老的。

    他何惧之有?除非他要对祭塔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