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21章 接二连三,授予重任
    在这等场合,莫珂妖微言轻,他肯定不会胡乱开口多问什么,带着耳朵就是。

    撇一眼脸色凝重眉头纠结的艮祭司,莫珂心中莫名松快,树祖召集所有祭司、队长、祭徒前来,看样子是要安排前去援助海州的妖选,他才新晋祭徒,怎么安排都不可能轮到他。

    艮祭司这次肯定跑不落,还是带队主力,讨厌的家伙走了,好啊,省得他时刻担心遭受暗算报复。

    树祖应该不会前去,他是树妖,远距离挪动是极不方便的。

    正胡乱想着,树祖又开口了,道:“艮山,你带两位队长,还有八名祭徒,嗯,就你们八个,把祭塔这次新招收的妖卫,带去一半,即刻赶赴继海城,协助继海祭塔在海州进行防守,不得耽误。”

    艮祭司心中一叹,此去凶多吉少啊,比起去巨丘城抵御人族进攻的郜和等祭司,面对的境况将更为艰难,海州有一半面积是由一个个海岛组成,一旦防守的海岛失陷,在大海上极难逃脱。

    “是,艮山谨遵树祖法旨。”

    艮祭司躬身行了一礼,正准备离开,树祖叫住:“此去艰险,老夫赠与你等各一滴白凝液,用白香液加其它药物调制稀释,寻空闲淬炼身躯重要部位,或能增强你等自保之力。”

    一挥手,十一个指头大的白枫木小瓶飞向惊喜的众妖。

    “谢树祖赏赐!”

    以艮祭司为首的十一妖喜动颜色拜下去。

    天下间,也就树祖能够凝练出白凝液,此物对化形境以下有大用,只是树祖凝练白凝液颇为损耗妖力和精元,平素不大赏与,这次是情况特殊。

    “去吧。”

    “是!”

    艮祭司带着两名妖心境大妖,以及指定的八名祭徒,匆匆离开。

    不多时,外面传来呼喝召集妖卫的声音。

    树祖又看向容祭司,道:“容亚,你率五名祭徒,各自带上五名妖卫,分别赶赴附近五城,联络城主,督促各城世家,即刻出兵援助海州,警告他们把小心思都收起来,若是整个海州失陷,白州将何以自保?一群短视的蠢货。你持老夫白枫令,亲自一个城池一个城池监督,谁家若有拖延敷衍,许你大开杀戒,乱世当用重典,该下杀手时,无须与他们客气!”

    最后几句,说得阴狠冷厉,整个大厅温度似乎瞬间降低好些。

    容祭司面容一肃,躬身接令,应道:“是,容亚遵法旨!”

    树祖走了几步,继续道:“此事刻不容缓,先从白枫城开始,每城……至少派遣五百血脉境好手,五十妖心境高手,你不用回塔,与祭徒们分别领着他们直接去继海祭塔。”

    再次袖子一挥,飞出六个白枫木小瓶,赏与容亚六妖,打发他们出去。

    此时,大厅内只剩木老一个妖心境大妖,莫珂四个新晋祭徒,以及没甚战力的兔妖方涯和小巧的岩松鼠妖,就连外面守护的妖卫,也调走大部分。

    可以说,此时是白枫祭塔防护力量最弱的时候。

    当然,有树祖在,祭塔的防护又固若金汤。

    树祖漂浮着走了几步,对兔妖和岩松鼠妖交代:“你们熟悉祭塔对各城池的妖禽传讯,和所有密语,今后带着他们三个。”指了指阔本、洛布、涧语,唯独漏掉莫珂,继续道:“协助你们处理各项杂务,务必记得密语不可外传,有情况,随时汇报老夫。”

    “是。”

    “去吧!”

    兔妖和岩松鼠妖领着阔本三妖回二层去了。

    树祖在厅内踱步良久,这才回头,道:“木关,你负责把剩余妖卫重新分队,选拔副队长加以整训,让他们值守各坊和枫山上下,客院那边,留一两个妖卫守着就是,给你两天时间完成,后面还有其他任务交予给你。”

    木关忙应令行礼匆匆出去,时间很紧张,他还必须得抓紧点才行。

    树祖的手段他领教过,可不敢怠慢。

    最后,大厅只剩树祖和莫珂,树祖挥手间,在他们两的外面罩了一个三丈方圆的半透明光罩,神色也显得凝重起来。

    莫珂认出光罩是一种隔绝声音以及窥探的妖力禁制,心中也不由有几分紧张,树祖如此慎重其事,要交代他去做的任务,肯定是非同小可啊。

    他有些担心自己能否承受得起。

    至于他与艮山祭司的那点私妖恩怨,在海妖族偷袭妖族的大背景下,已经变得无足轻重,能从这乱世中存活下来,就是胜利者。

    见树祖负手走来走去沉吟不决,莫珂心中越发的忐忑,忍不住问道:“树祖,您老有什么吩咐,请说吧?”他不像其他祭司和祭徒那般,对树祖有天然的畏惧。

    树祖停下脚步,轻叹口气,道:“有一桩麻烦事,本来以你的身份,去办是差了点,可现在是非常时期,咱们白枫祭塔能派的祭司都派遣出去了,海妖族的偷袭……唉,真特么会挑选时机。”

    对于树祖突然骂脏话,莫珂并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

    他亲眼目睹树祖附身剀力,与一群小辈妖修胡闹打群架呢,骂几句脏话根本就不算事。

    树祖发了一句牢骚,这才说正事,道:“莫珂,你与羽族妖修的交情如何?”

    “我?”

    莫珂马上反应过来,羽族或许是出了问题。

    他在第二轮考核出来时候,与羽族莺娘有过交谈,树祖应该是瞧见了,所以才有此一问,只是,他与羽族有个鬼的交情。

    “我与羽族的几位大妖打过交道,从御溪城来白枫城,是两位羽族大妖和两位羊族大妖共同护送,要说交情,只是熟悉而已,谈不上有多深厚,毕竟我修为有限。”

    树祖点点头,表示理解,道:“从各处传来的情报分析,羽族近段时日,与人族频繁有接触,他们似乎会叛出妖族,唉,多事之秋啊,什么事都凑一块了。”

    莫珂这一惊吃得非同小可,羽族……有这个胆量?

    当日在御溪城,羽族面对小小的羊邨都束手束脚,表现得可一点都不强势。

    或许,是彼一时此一时,形势巨变,羽族的态度也随着转变。

    莫珂眨巴着眼睛,树祖莫不是想派他去羽族当说客,说服羽族高层回心转意?见树祖鼓励地冲他点头,莫珂浑身都凉了,从头顶凉到尾巴。

    他这副小身板,何德何能啊,敢当重任去闯荡羽族老巢?

    还不如派遣他去巨丘城,或许能挣一条活命。

    莺娘那娘们上次没从自己手中捞到好处,走得是一点都不甘心,失望至极,这次他自己亲自送上门去,那还不是羊入鸟口。

    清琼酿的方子是羽族的,他这身细皮羊肉也是羽族的,

    到时还不给敲骨吸髓吃得渣渣都不剩,那些尖嘴家伙,可没一个吃素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