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23章 惊险刺杀(求订阅)
    枯等片刻,有敲门声传来,莫珂提高声音:“请进!”

    推门进来的是长尾猴,伸手做请,接着飞进来一只棕黄色百灵鸟,长尾猴对莫珂道:“这位是我们云管事。”又对百灵鸟道:“管事,这两位妖客找您,说是有大生意谈。”

    “嗯,你下去吧。”

    百灵鸟悬停空中,骨碌碌的眼珠子从莫珂和汤身上分别扫过,最后目光落定莫珂,声音很动听,道:“不知妖客贵姓,找云某谈甚生意?”有些好奇地歪着脑袋打量莫珂。

    汤站在莫珂的侧后方,谁主谁次自是一目了然。

    莫珂见对方是一只雌鸟,笑道:“在下莫珂,见过云仙子。”

    妖族和人族一样,都称呼雌性为仙子,与相貌无关,是一种客气尊重。

    百灵鸟扑扇了一下翅膀,拉近距离,叫道:“你是莫珂?”又觉得如此大惊小怪很有些失礼,赶紧道:“我听莺姑姑提过你,上次莺姑姑就是住在我们茶舍。”

    莫珂心想找对地方了,笑道:“我有要事找莺娘前辈,麻烦你帮我传一封信,可以吗?”

    百灵鸟倒是很爽快,一口应下:“没问题,我知道她在哪。”

    莫珂回头示意汤把一张折叠的小纸条放到桌上,道:“我找她有急事,拜托你了。”

    “你稍等,我这就安排紧急传讯,最迟明天上午,准有回信。”

    百灵鸟做事很利索,抓起桌上的纸条,唰一下飞出门,风风火火安排去了。

    莫珂松口气,他时间再不够,也得想办法先与莺娘见面谈谈,最好是在白枫城,否则他对所有的情况一抹黑,贸然前去羽族,不说完成任务,就是能保证小命都够呛,他可不想死无葬身之地。

    唯有面对面,才能从言谈中的蛛丝马迹,探到羽族对妖族的态度。

    哪怕是一点点,对他也是有利的。

    他不惜拿出清琼酿作为诱饵,以莺娘对清琼酿的看重,他想,见一面,谈一谈应当是没问题,即使是约去其他城市,他也得与莺娘见面。

    纸条上当然不会写得很直白,只说上次的生意,他考虑了,觉得可以做。

    没多长时间,百灵鸟风风火火又飞了回来,她听莺娘提过莫珂考核祭徒的事,就此事好奇地问东问西,待听得莫珂如愿以偿考上了祭徒,她眼睛放光,满是佩服,叽叽喳喳更是问个不停。

    莫珂不能透露太多有关祭塔的消息,含糊地回答几个问题,忙找借口,说还有事情在身,婉拒了百灵鸟留客请吃饭的好意,心中慨叹,不愧是百灵鸟,一张小嘴,太能说会道,吃不消啊。

    出了百记茶舍,莫珂匆匆前行,他事情很多,还得回去抓紧时间看书。

    尽可能的熟悉羽族过往,了解妖域、人族以及其他地方势力的情况,他修炼时间不长,来妖域时间更短,缺乏沉淀,唯有看书,才是最快弥补的方法。

    汤作为跟班在身后紧紧跟随,见莫管事心事重重,便不出声打扰,闷头赶路。

    穿街过巷,途经一条偏僻巷子,莫珂正眉头微蹙,在心中推演该如何与莺娘交谈试探的一些话题细节,他得提前有所预料与准备。

    突地,莫珂心头一悸,背脊发麻,他本能地朝前飞蹿,都不及思考。

    一道寒光在空中划过,差点点刺中莫珂身体,是后面跟上来的一头灰毛长臂猿,突然接近用短刃偷袭。

    寒风中,有几丝白色毛发飘落。

    长臂猿一刀刺空,稍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刺杀对象的反应,超乎想象的快。

    他这一刀,练了不下二十年,简单、隐蔽而快速,几乎没有破绽。

    以往的任务中,他凭着臂后藏刃突如其来的一刀,不知结果了多少任务目标。

    没想明白是哪里出了纰漏,长臂猿眼神一厉,抛弃杂念,凶狠地朝落在前面七八丈外的山羊冲去,对于近在身侧惊愕的猫妖,长臂猿连多余的眼神都欠奉。

    他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刺杀目标,否则,招来城卫,他完不成任务也是死。

    他接的是由客户提供刺杀目标动向的限时绝杀任务,报酬比平时的刺杀翻了好几翻,完成这一单,他可以几年不出任务。

    汤一声嘶叫,蹦起来探出锋利猫爪,往长臂猿的胸肋闪电般抓去。

    好些年没有遇上这等凶险,汤到此时才反应过来,他很羞恼,想当年,他也是经过严格考核、击败众多对手才当上祭塔妖卫,莫管事信任他,才带他出来办事,该死的刺客,差点毁了他的一切。

    长臂猿稍扭了一下腰部,让过要害,嗤一声,他背部出现几道血痕,右脚却古怪的一记闪电般反蹬,把刚刚得手的汤给狠狠地踢到巷子的石墙上,他舍不得浪费时间,宁愿受点伤也要一击重创对他出爪的妖猫。

    “猫呜”,汤从墙上滑落,半响爬不起来。

    就这么短短片刻耽误,长臂猿的眼角余光扫到,他要刺杀的目标,居然不知死活朝他的方向飞跃而来,他一贯冷漠的眼眸,不由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欣喜。

    那山羊真要是一味逃命,他很难追上。

    长臂猿双脚一纵,弹身而起,朝空中飞纵来的山羊迎去,右手反握短刃,再度藏于臂侧,只待接近的瞬间挥出他的长臂,机会只此一次,即便是被撞伤,他也必须把握住。

    “小心,刀有毒!”

    汤急促尖叫,他这个方向看到短刃刀尖颜色有异,泛着浅紫色。

    长臂猿嘴角带着一缕冷笑嘲讽,现在才提醒,来不及了。

    巷子狭窄,他是贴着墙壁起跳,此时探出另外一只长臂用手掌在丈高的墙头一按,速度陡然加快三分,斜着狠狠撞向已经后退不能的山羊。

    莫珂在心中计算着距离,灌注进额头马当法器内的妖力猛然爆发,一道强光闪耀在巷子上空,即使在阴云密布的白天,也相当刺眼。

    照得对面八尺外的长臂猿浑身一片雪白,强光刺激,长臂猿下意识闭眼扭头。

    毕竟是大白天,马当法器的爆发效果有限,长臂猿双目仍能视物,只是很模糊又有泪水刺激得双流,看着很狼狈。

    莫珂只为了争得瞬息的机会,施展虚羊步,突然转向避开相撞,也闪过长臂猿为了自保右手短刃的凶狠横扫,紧着,他第二次施展虚羊步,出现在长臂猿的左侧上方,右蹄子狠狠踏去。

    这几下动作有闪有攻,忽东忽西,一气呵成。

    把身处空中左挡右扫视线模糊的长臂猿,闹了个手忙脚乱。

    长臂猿在空中无处借力,脑袋转动,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身影,只能右手狂舞,待反应攻击来自上方,他身不由己正力竭往下方掉落,左手徒劳地朝上方抓去。

    “咚”,长臂猿仅来得及汇聚妖力往头部集中,脑袋左侧便挨了一记狠击。

    长臂猿第一反应是脑袋裂开了,痛得他眼前发黑整个身体瞬间失去力量,在空中翻腾,狠狠撞上巷子对面墙壁,再掉落地上翻滚几圈,手中的刀子丢去三丈外,插在地面石板上摇晃不停。

    汤还趴在墙边头下脚上摆造型,眼睁睁看着上空强光闪耀,紧着长臂猿被踢下来,撞上墙壁比他先前的动静狠多了,再咕噜噜滚到他身前不远。

    他身上顿时也不痛疼了,“猫”一声大叫蹦起,爪子探出四寸长,对着探爪可及的一张扭曲丑脸凶狠抓去。

    “留他一命。”

    莫珂很轻松地落在巷子左边的墙头上,阻止叫道。

    留一个活口带回去给树祖,很有必要,否则死无对证,谁能说得清楚是谁指使?

    最好不要是艮山祭司,否则,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