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24章 口喷奇毒,谁为指使?
    汤也反应过来,他还不能图一时之快抓死眼前没有反抗之力的凶徒,否则他就有同伙的嫌疑,在触及长臂猿皮肤的瞬间,收爪转向,顺着长臂猿的手臂一路划下来,到手腕部位再横着狠狠一抓,用锋利的爪子切断了长臂猿的腕筋。

    速度极快,如法炮制把长臂猿另外一条手臂废去。

    汤猫是恨透了这个让他出大丑的杀手,身为祭塔妖卫,自有妖卫的尊严。

    他出爪自是毫不留情,死罪暂免,活罪难饶。

    莫珂没有再阻止,对汤的怀疑稍减,先前有那么一瞬,他怀疑是汤出卖了他,因为他是临时决定进城,连剀力都不知他行踪,只带了汤一个在身边。

    长臂猿喉咙发出一阵古怪的“咕隆”声,面上扭曲似痛苦到了极致,又带着一丝极致的疯狂,猛然睁开了血泪模糊的眼睛,瞪向举起血淋淋爪子还待去切断他脚筋的猫妖。

    莫珂现在与对手争斗,他时刻都开启着天窍的探查,他“看到”长臂猿脸上有诡异的淡紫雾气漫出,心头突地一惊,叫道:“快退!”

    猫妖也是反应过来,浑身的毛都炸起,弹跳着尖叫后退。

    长臂猿猛地坐直,“噗”,一口紫黑色污血从他口中喷出,含糊叫道:“去死!”而后,朝后直挺挺倒去。

    幸亏汤提前一步,才得以险险躲过这突如其来的喷溅血雨。

    那片紫血落到石板地,顿时发出嗤嗤声响,腐蚀出一个个紫黑色的孔洞,孔洞迅速由豆大扩散,不多时,便出现鸡蛋大一块,石板上密密麻麻坑坑洼洼一片,就连对面的石壁也喷溅出好些孔洞,看着很是恐怖。

    汤落到地上,看着眼前的诡异景象,吓得他赶紧再退开数丈,叫道:

    “是紫炎蛇毒!”

    莫珂也是头皮发麻,再看长臂猿,凄惨的情形不忍目视,已经浑身紫雾弥漫,发出嗤嗤声响腐蚀得只剩半个身躯。

    好阴狠的杀手!好厉害的蛇毒。

    口中藏毒,眼见任务不能完成还落了活口,果断咬碎毒囊,自尽之前还要拖着最近的猫妖做垫背。

    也亏他小心谨慎,对汤起了戒心,没有落到地面去,否则他的个头比汤大了数倍,躲得再快也可能会沾上几滴,那就惨了。

    巷子口两端已经有许些妖修在围观,见此情形发出惊悚而带兴奋的惊叫。

    很快有城卫冲了过来,隔得还有十数丈,为首的妖心境貘妖大吼:“落地,靠墙,不许乱动,否则杀无赦!”手中雪亮的长剑指向高高在上的山羊。

    莫珂在墙头早就看到城卫们来的动向,他又没做坏事,怎么可能会逃跑?

    跳下巷墙,对汤道:“给他们看腰牌。”

    莫珂有些懊恼,还是经验不够,到手的活口就这样没了。

    汤自然知道与城卫打交道,从袋子里摸出妖卫令牌,对着警惕的貘妖丢去,也不吭声,祭塔的身份,在城内不宜声张,但是非常管用。

    貘妖看到令牌时候已经是吃了一惊,待令牌上手,赶紧输入妖力查看,还真是祭塔那些爷,他对手下戒备的城卫喝道:“驱散围观,不许他们接近。”

    十名城卫迅速分为两组,把看热闹的妖修给驱退到巷子两端。

    貘妖走上前,把令牌还给汤,瞧着地上还发出嗤嗤响的残骸,皱眉道:“杀手?紫炎蛇毒……你们没有受伤吧?”他见多识广,眼前的情景,猜了个七七八八,颇有些头疼,祭塔的妖卫在城内遭到杀手刺杀,杀手又死得只剩一地腥臭浓水,很难查啊。

    “没伤着。可惜活口没了。”

    汤摇摇头,有些遗憾回答,又走近莫珂,低声问道:“管事,这事怎么处理?”

    他也回过味来,这起刺杀看似简单,其实深不可测,敢对一个祭徒下手,可不仅仅是胆大包天能够解释,他不想牵扯到如此要命的事件当中,连怀疑都不敢啊。

    哎,怎地就这么倒霉呢?

    莫珂揣测不透这莫名其妙的杀手是谁派遣,没有证据的事,他也不能凭感觉诬蔑,虽然他有几分怀疑是某个离开了此地的祭司指使所为。

    稍想了想,对汤道:“把杀手用的刀子收了,小心点,上面有毒,我们回去。”

    先尽正事要紧,他没那么多闲工夫耗这里查案。

    汤听说回去,马上道:“好!”他巴不得远离是非,尽早回去。

    用爪子拔出插在石板上的刀子,看了看刀尖,那抹淡紫让他心惊胆跳。

    紫炎蛇毒并非无药可救,在中毒之初,果断连皮带肉削去一块,再服用解毒丹药,用妖力逼出鲜血,大多都无碍,又不是像杀手那般吃进体内,从内腐蚀到外面无药可救。

    但是谁有事没事愿意吃这么大一个苦头,割掉自身皮肉玩呢?

    貘妖暗自松口气,只要苦主不紧追着不放,这个案子就可以从容调查,他赶紧从腰间取下自己用的短刃,把刀子拔出,刀鞘递给汤,早点打发两位回去他才好料理案子。

    祭塔的管事,大多也是由老资格妖卫担任,貘妖凭妖心境修为,身份上只高不低,他犯不着巴结,但是祭塔的事情,还是少牵扯为妙。

    汤接了刀鞘,对貘妖道一声谢,把有毒的短刃插进刀鞘,勉强合用,这才放心地连刀带鞘放进他脖子斜侧挂着的口袋内,随着莫珂往东头巷子口走,貘妖见莫珂似乎来头不小,跟着相送。

    外面传来一声呼喝:“都围这里干什么?”

    被城卫拦在巷外的看客一哄而散,貘妖听得声音,舍下莫珂和汤跑上前,抱拳行礼:“见过洛家主……呃,巴特拜见容祭司!”

    巷子口站着一群妖修,其中一个老者和一个女子站中间很是显眼。

    莫珂也赶紧上前,俯身行礼:“莫珂拜见容祭司。”猫妖跟着后面俯首行礼,可不敢自报家门,他只是管事的跟班而已。

    女子正是持枫木令牌,在白枫城督促各世家出兵支援海州的容祭司,微微一抬手,笑道:“起来吧。莫珂,你怎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珂见后面跟着的妖修不少,发生了刺杀,总不是什么好事,有些欲言又止。

    容祭司见真有事情发生,于是往巷子里走,那老者瞧了一眼朝他使眼色的貘妖,回头对属下道:“守着巷口,谁都不许过来。”跟着往巷子深处走。

    莫珂把事情简略一说,容祭司一张俏脸顿时有几分难看。

    她也第一个怀疑到艮山祭司头上,心中暗恼,都什么时候了,还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与一个小辈斤斤计较过不去,说出去真丢脸,而且是丢的祭塔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