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27章 真真假假的回信
    见到小蛮牛,莫珂都有些不敢认了,才三个多月不见,小蛮牛的体格大长了一圈,一丈二的身躯显得很雄壮,毛发暗青流淌着光泽,修为也达到觉醒境巅峰,铜铃大眼很有精神。

    “奎吉!”

    莫珂叫道,小蛮牛欢哞一声飞快奔过来,挨挨蹭蹭,很是亲热。

    剀力酸溜溜地看不得小蛮牛对莫珂好,凭什么呢?

    小没良心的家伙,还是他去操心时刻惦记,关照枫山上的兄弟帮他留意小蛮牛来了的消息,山羊纯粹一个甩手掌柜,什么都没做也没管好伐。

    闹腾好一阵,安抚住情绪激动的小蛮牛,莫珂看向一旁风尘仆仆的地龟。

    “辛苦你了,老土大哥。路上还顺利吧?”

    地龟仍然是不紧不慢的老模样,点点头:“还行。”

    就两字,具体的老土没有说,只看他那乌龟背上出现的交错纵横新鲜抓痕,以及露在外面的脚趾上还有翻卷伤痕,就知道这一路上肯定走得比较艰辛。

    小蛮牛冲着地龟哞哞大叫,不知说些什么,地龟眼睛一瞪,语气严厉教训几句。

    莫珂也听不懂他们吵些什么,忙道:“到了地头,放心,一切有我,就住这院子,没谁敢说你们什么。剀力,你多照应着他们一些,我这些天事多,等忙过这阵就好了。”

    剀力笑着应道:“没问题,包我身上。”

    地龟缓缓摇头,又看了一眼急得要哭的小蛮牛,道:“把奎吉交给你们,我也放心了。两位,就此别过。”径往院门爬去。

    莫珂见小蛮牛大颗眼泪往下掉,顿时知道不妙,忙问道:“老土大哥,你这是要去哪里?现在外面乱,还是先在这待一段时间,我到时给你弄一个祭塔妖卫的身份。”

    “不了,我要回去与队长他们汇合,说好了的。”

    地龟很平静回道,又停下脚步,皱眉教训了流泪的小蛮牛几句。

    莫珂与剀力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撼,这慢吞吞的乌龟,看着不起眼,真特么是条汉子,这是要回去赴死啊!

    这么一路行来,乌龟肯定是已经听说边关失守的消息。

    莫珂肃然起敬,挽留道:“老土大哥,奎吉还没有晋级,我们也没法和他沟通啊,你再留段时间,等奎吉晋级觉醒妖语,再去寻刺老他们也不迟啊。”

    他想着再熬几个月,或许,妖族已经挡住人族的攻势,局势陷入僵持阶段,相对现在就要安全许多了。

    地龟仍是不紧不慢缓缓摇头,道:“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不会贸然前去送死。宙巳关失守,巨丘城失守,我去守西城打听队长他们的下落,总能……找到几个吧。”

    这些话说得极平淡,莫珂却从地龟眼中读到了不一般的东西。

    非常的有种啊,居然说得他都有些热血冲动。

    莫珂也不再阻拦,正准备开门,剀力叫道:“等等我。”

    一阵风似地跑回前院西厢房,很快抓着一个葫芦和几个酒碗出来,剀力把碗一字排开在地上,葫芦盖揭开,一股醇厚酒香溢出,手一扬,一线酒水淌向酒碗。

    地龟嗅了嗅鼻子,一直有些懒洋洋的表情终于动容,道:“好酒啊!”

    剀力捧起酒碗恭恭敬敬放到地龟面前,给莫珂和小蛮牛面前各放一碗,自己抓了一碗,大声道:“我剀力很少有佩服别的妖时候,老土大哥,你是一个,我敬你,真正的汉子!”

    地龟宽厚的前掌一翻,抓住碗边,眼睛发亮盯着清澈的酒水,深深地闻了闻,笑道:“你这酒不错,喝!”

    与剀力凑过来的酒碗一碰,又对莫珂和小蛮牛举碗示意一下,然后一口把碗中酒水吞下,瞪着眼睛,好半响才吐出一口酒气,笑道:“好酒!兄弟,给我再装一葫芦,路上喝。等见了队长,我要告诉他们,以前他们喝的全都是马尿,呵呵,馋死他们。”

    喝了一碗烈酒,话都多了几句。

    剀力喝完酒,一抹下巴,又跑进屋去拿了一葫芦酒出来。

    地龟接了葫芦,把葫芦往龟壳中一夹,道:“走了!”

    剀力忙打开院门禁制,把地龟送出去,一巴掌拍在垂泪的小蛮牛背上,喝道:“男子汉流血不流泪,有啥好哭的,羞也不羞?”

    小蛮牛听不懂但知道是教训他,忙收声,冲地龟哞哞叫几句。

    地龟没再说话,沉默走了十余里出枫林,道:“回吧,不用送了。”粗壮四肢一撑,嗤啦一声,速度快得如同贴地飞行,片刻间,已是远去无踪,只留下一线灰尘弥漫。

    莫珂心情复杂回转灵植坊,见小蛮牛闷闷不乐,但言语不通,他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让剀力多照看点,陪着小蛮牛在院子里用了午膳,莫珂又出门去灵植坊的第一座山下找了一圈,凤头八哥还没有返回。

    无心修炼,莫珂回祭塔四层继续看书,等着树祖的消息。

    前后写了四封信,又由树祖亲自安排妖禽帮忙送信,总该有一封回信吧?

    心不在焉看书到快傍晚的时候,莫珂突然抬头,发现树祖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前不远处,莫珂心下一喜,注意观察树祖表情,可惜树祖面容模糊,看不出来什么,忙问道:“树祖,怎样?与莺娘联系上了吗?”

    树祖点点头,笑道:“我派遣了三波妖禽分别送信,现在送给抟风的有了回信,约定明天上午辰时,在白枫城的归来酒楼与你见面,具体有谁赴约,信中没说。另外两波,到现在还没有任何音讯。”手一扬,一张纸条飘到莫珂身前。

    莫珂定睛细看,上面只寥寥两行字,没写抬头,落款是“抟风”二字,写得遒劲有力,笑道:“好,管他是谁来赴约,能见面聊一聊,都是好事。”

    树祖吩咐道:“你明日与木关一起前去,我会在暗处照应,有什么条件,你不妨先与他们谈,待回来再做商议,不必急着应承。”

    莫珂听得树祖直言不讳会在暗中照应,心中大喜,这样就万无一失了,道:“弟子醒得,先探探他们的意向,不会胡乱同意任何条件,弟子只在中间递话。”

    树祖很满意小家伙的沉稳,能认清自身定位,这很好。

    他需要与羽族展开对话交流,利用羽族内部还没有形成统一观点,通过答应一些条件,稳住羽族,关键时刻,绝不能以强硬姿态,把羽族推向人族一边。

    树祖从袖子里摸出一片小巧的玉质枫叶,翠绿色泽,用妖力托着送到莫珂面前,道:“这片玉枫叶,我祭炼过,你且留着,百里之内,你对着玉枫叶呼叫,我能感应到,可以在紧急情况下使用,以防万一吧。”

    莫珂赶紧用嘴巴叼了放进口袋,能保命的手段,是越多越好,赶紧道谢。

    又交流片刻,树祖先行离开,随后,莫珂也出了四层下到祭塔大厅,发现凤头八哥在楼梯口无聊地飞来飞去,叫道:“黑贝。”

    凤头八哥唰一下飞来,用嘴从腿上绑着的小袋内叼出一张卷起的纸条,丢给莫珂,叫道:“我那朋友刚回来不久,累得够呛,还好,幸不辱命,见到了莺娘大妖,拿到了莺娘大妖的亲笔回信。”

    莫珂呵呵一笑,道:“辛苦了。”

    用蹄子抹平纸条,上面有三行墨字,字迹清秀,一看就是出自女子之手,只是里面的内容,莫珂看得浑身一僵,纸条上豁然写着:

    “……来信收悉,可于二十六日未时正,浅翠城修来酒楼会晤。莺娘。”

    两封回信,约在同一天会晤,地点却分别定在白州和沙州。

    这其中,必定一个有诈想要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