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28章 扑朔迷离
    莫珂看着地上的纸条,久久没反应,雕像一般立在当场,连眼珠子都是直的。

    凤头八哥早就看过纸条上的内容,飞过来,用翅膀在莫珂眼前轻轻扇了扇,见管事终于回魂看向他,咳嗽一声,道:“这个……剩余的灵玉,可否先交付给我?嘿嘿,我那朋友,来回跑一趟够累的。”

    莫珂琢磨着真假两信有些脑壳儿痛,道:“放心,不会少你一枚灵玉,只是有些情况,我必须当面找你那朋友确认,能否引见一下?”

    凤头八哥颇有些为难,干笑道:“我那朋友,不喜见陌生妖。”

    莫珂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在其中吃了差价,不想让他与送信的妖禽见面,担心拆穿了尴尬,莫珂没那么多闲工夫与这惫赖货磨牙耗时间,轻声念道:“树祖,树祖,请出来,弟子有事找您。”

    凤头八哥吓了一跳,叫道:“不用如此吧,些许小事,我……”

    他在心中鄙夷,为这么一点小事惊动树祖,至于吗?

    而后凤头八哥像是见鬼一般,目瞪口呆再也说不下去,他看到一道青色身影突兀冒出,就出现在管事的身边,身影很模糊,给他有一种特殊的隐约威压,心中嘀咕,不会是来真的吧?

    莫珂没有理会凤头八哥,道:“树祖,麻烦您看下,刚刚收到的莺娘回信。”

    “啪嗒”,在空中悬着的凤头八哥浑身僵硬再也撑不住掉落地面。

    祭塔大厅内,谁敢冒充树祖?他可吓坏了,太过份咧,管事真把树祖给叫来了,就几枚灵玉的事,我不要了成吗?

    树祖扫了眼纸条,再伸手把纸条摄到手上,掏出抟风的回信把两张纸条放一起,看了一阵,看向地上不敢动的凤头八哥,道:“起来说话,莺娘长什么样?”

    莫珂刚刚也是准备去找送信的妖禽,核实是否送到给的莺娘本尊,别送给了一个冒牌货,见凤头八哥吓得够呛,话都不会说了,忙笑道:“送信的是黑贝的朋友,他没去过荒木林。”

    “哦,那赶紧去找他那朋友确认,我去把送信给抟风的小家伙找来。”

    树祖说完又消失不见,事情变成这般,他也真假莫辨。

    但有一点可以很肯定,羽族内部出现了几个派别,并不是铁板一块,这对树祖来说是好消息。

    莫珂撇一眼把脑袋埋在翅膀下的凤头八哥,心中好笑,胆也太小了吧,树祖又不会吃了你,摆这熊样给谁看?从口袋内叼出五枚上品灵玉,放到凤头八哥身前。

    这些是从剀力那边拿来应急的,反正剀力暂时也去不了中离城走亲戚。

    等合适时间,所有花销,还是要找树祖报销的。

    “尾款结清,不欠你一个子,你与你那朋友怎么分,是你们之间的事。别装了,快走吧,我有些话要问你朋友,别耽搁老祖交代的事情。”

    凤头八哥把翅膀拿开,小心地四处看看,见树祖果真离开,忙收了地上灵玉,快速低飞出祭塔。

    莫珂跟着跑出来,往山下跑去,凤头八哥回头埋怨道:“下次,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差点吓死我了。”

    “呵呵,是你自己做了亏心事,倒还怪起我来了。”

    “我……我赚几个跑腿的辛苦钱,容易吗?我不给她拉活,她能赚到灵玉?”

    凤头八哥又恢复了油滑的本色,唧唧歪歪唠唠叨叨一路。

    烦得莫珂恨不得叫他闭上那张鸟嘴,还好离白枫城不远,街上几弯几绕,在一个偏僻的小院子找到凤头八哥的朋友,一头憔悴的雌黄雀。

    莫珂仔细问了一番话,莺娘的长相,在哪里找到的?莺娘当时说了什么?等等。

    没做多留,莫珂又警惕着回转祭塔,羽族指使刺杀过他一次,他须得防着点。

    凤头八哥要留在小院与黄雀分赃,没跟着一起回。

    莫珂几乎可以确认,黄雀见到的确实是莺娘本尊,抟风又是什么意思?约他在白枫城见面,要是敢在白枫城对他不利,那真是胆子不小啊。

    等了一阵,树祖和一只灰鹤出现在祭塔一层,莫珂也就不客气,把先前问黄雀的一番话,换了一个名,重新再询问灰鹤一次。

    打发灰鹤走后,莫珂对树祖点点头,道:“没错,他见到的是抟风本尊。”又把去城里询问的结果告诉树祖,沉吟道:“现在基本上可以确认莺娘和抟风,他们不在同一阵营。”说完,看向树祖,到底见谁不见谁,这事得树祖拿主意

    树祖笑道:“你明天先与抟风在白枫城见面,这是咱们自己地头,出不了事。”

    莫珂也是这个打算,莺娘把会见地点定在离白枫城六百余里外的浅翠城,让他不得不有些怀疑莺娘,是要把他调离白枫城,方便行刺杀之事,还是莺娘另有顾虑?

    树祖没有就明日下午会晤莺娘做出明指,莫珂也没多问。

    先与抟风接触着谈谈,有些东西,谈的时候细心一点,能探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行,我去与木关说一声,做些准备。”

    “去吧,木关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明天把剀力也带上。”

    莫珂应下来,离开祭塔往客院去,找到木老,把具体出发时间确认一遍,又请教稀释白凝液的药物配方,木关哈哈一笑,道:“你不用另外去备药材,我正好手头还有一份,留着不用也是浪费,送给你。”

    配方很简单,是以白香液为主料,辅助几种调和药物,使得淬炼的时候没那么痛苦,木老是上次得了一滴白凝液赏赐,顺手多配了一份辅药,莫珂需要他也正好做一个人情。

    莫珂赶紧道谢,笑嘻嘻问道:“听说新加入的祭徒,每年都有五斤白香液可以领用,祭司大妖们不在家,我找谁领用啊?总不成找树祖吧?”

    “不用找树祖,明天我带你去北苑领取,祭徒能够免费领用三年,白香液用多了,后面没什么效果。你的俸禄,也是在北苑领取,三个月领一次,具体多少你问北苑管事。”

    “行,多谢,当家祭司一个个离开得急,也没谁和我说这些。”

    “这次情况特殊,另外……呵呵,艮祭司或许是把你给忘了,其他三个祭徒,听说早就领了。”

    莫珂摇摇头,不想再多聊这个话题,向木老请教一些如何使用白凝液淬炼身体的方法,随后咬着一罐子兑好的药物,回东北方向半山腰他自己的洞府,今晚就不回灵植坊去。

    他想稀释树祖送他的那滴白凝液,趁着有时间,把身体淬炼一遍。

    剀力淬炼之后,实力暴涨了一截,他现在迫切需要提升实力,与羽族大妖们打交道,总感觉有些不踏实,上次杀手给他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太难以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