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29章 摆开架势
    莫珂从山顶叫来一个猿妖卫,帮他把洞府内辅助练功用的石缸清洗干净,打来清泉水,倒满石缸约七成,把罐子里药香浓郁的药液,倒进缸内清水中,最后再把小木瓶内滴溜溜滚动的白凝液倒进石缸。

    没有手脚,莫珂经常感觉做事很不方便。

    谢过并送走帮忙的猿妖卫,关闭洞府大门,莫珂重新回转石室。

    药液和白凝液在清水中慢慢散开,清水变做淡褐色,满室寒香。

    莫珂跨进五尺高的石缸,慢慢屈膝蹲下,直至没顶,屏息片刻,再慢慢侧转身把两只羊角也浸泡药水中,感受着丝丝刺痛麻痒,莫珂知道这是药物渗透进皮肤的正常刺激现象。

    木老已经把几种淬炼方法,以及各自痛疼程度,都无保留的告诉了他。

    不像剀力那次,是没有准备的用白凝液原浆淬炼,把剀力给痛得死去活来。

    听木老说,用没有经过药物添加稀释的白凝液淬炼身体,效果更佳,吸收更好,莫珂却不打算尝试,他才不想生受剀力形容为“剥皮蚀骨”般的痛苦。

    浸泡盏茶时间,全身包括头上的羊角全都湿透,莫珂重新把脑袋露在外面,开始运转体内妖力和热息使用淬央诀,淬炼全身,很快,有淡红色雾气,从他身上蒸腾而出。

    他忍不住口中发出“嘶嘶”吸气声,还真不是一点点痛痒,而是非常特别的又痛又痒。

    全身像是爬满了蚂蚁在啃噬,往肉里钻一样说不出的难受。

    莫珂不敢分心,更不能耽误时间在石缸边缘蹭痒,否则会蹭得停不下来。

    他有心理准备,就当是一种心境考验吧,比起在济源门时候,他为了解除金丹修士给他种下的法力禁制,而吃的苦头,这么点难受只是小巫见大巫。

    他还熬得住,最多消耗一些妖力而已。

    不过片刻,他浸泡在药液中的身体皮肤表面,出现了许多的细密气泡。

    药物渗入皮肤血肉,随他体内的热息流动,冲刷体内,妖力配合循环缓缓发挥药力效果淬炼全身,体内排出的杂质,使得身上冒出更多气泡。

    过得大约半个时辰,莫珂便停下来,把全身再次埋进药水中浸泡。

    如此三次,一直淬炼得药水浑浊不堪,身上感受不到刺痛麻痒,才跳出石缸,就这样湿漉漉走出洞府,看外面天色,估摸着还有一个多时辰天亮。

    莫珂跳进流动的清水中,把略带腥臭的身体清洗干净。

    蒸发掉身上的水珠,回府换了另外一间石室,莫珂吸收着浓郁的妖气,用他特有的正辅两门功法走动修炼,快速恢复体内消耗的妖力。

    到早上时候,莫珂修为尽复,便停了下来。

    他能感受到淬炼过的骨骼,特别是四个足蹄,与淬炼之前有了非常大的区别,妖力灌注下,闪烁着淡青色的玉质光泽,看着显得很不一样。

    他用内视查看了,就一滴白凝液稀释的淬炼效果,还远不能使他淬炼过的骨骼达到剀力那般,能够玉骨化,毕竟,一分痛苦,一分收获,再则他淬炼的部位比剀力也多出许多。

    他没有采用局部淬炼,而是用保守的全身淬炼。

    算是给他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今后多花些时间用妖力淬炼,或者再找树祖想办法多讨两滴白凝液,淬炼达成真正的玉骨,是大有机会。

    回灵植坊叫上剀力,带上两葫芦酒水,示意小蛮牛在家好好用功,又与木老汇合,三妖在晨曦寒风中走进略显清冷的白枫城。

    归来酒楼是白枫城比较有名的宴请场所,坐落在白岩山下,占地颇广。

    走进门楼,有迎宾妖修伙计赶紧迎了上来:“三位,里面请。”

    莫珂打量着庭院式别具特色的酒楼环境,顺着青石板甬道往主楼走,问道:“羽族妖客是定的哪处位置?带我们过去。”

    抟风在信中没说具体的房号院落,想来也是要赶到了此地,才会选定。

    妖修伙计把他们往东边走廊带,道:“在翠庭苑,三位,请!”

    转过一道月门,走进一处大花园,满目生机翠然,一扫寒冬暮气,隐约有琴声如泉水叮咚,环绕在花树幽香之中,闻之心旷神怡。

    花园内有三条小道,分别通往三座修建得很雅致的木院子。

    来到中间的翠庭苑木门前面,妖修伙计正准备上前去敲门,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

    抟风一身深皂色长衫,面上稍有愁色,见莫珂提前一刻到来,又扫一眼分站在莫珂左右两边的木关和剀力,冲伙计挥了挥手,示意伙计可以走了,笑着拱手:“贵客临门,有失远迎,见过莫二公子。”

    莫珂俯身回礼笑道:“抟风大妖客气,有些时日未见,大妖风采更胜往昔。”

    木关抱拳默不作声回了一礼,他今天是树祖安派给莫珂的随从,只负责莫珂的安全,其它事情不会参与,他也没多问一句。

    抟风知道莫珂通过考核当上了白枫祭塔的祭徒,而今身份大不相同,他可不敢居大,忙道:“莫祭徒尽可直呼我名,可当不得大妖之称。里面有请!”

    在妖族,对妖心境及以上的妖修尊称大妖,相当于人族称呼大人一样,是一种礼数。

    莫珂呵呵一笑,道:“请!”与抟风并行往前。

    短短几句交谈,以及抟风的态度,莫珂基本能判定,抟风这一派系不想脱离妖族倒向人族,或许是借此机会,提出一些条件,更多的是需要借助祭塔的声望来压制内部的其他声音。

    走进正堂,里面已经布置了长案桌在中间,上面摆放着五色灵果。

    莫珂看到正堂有两位妖禽大妖在坐,一位白袍年轻妖修,满头白羽煞是惹目,是白头翁妖禽,另外一位身着蓝袍,长脸细目,中年模样,是蓝雀妖禽。

    抟风伸手介绍道:“这位是白枫祭塔的莫珂祭徒。”又介绍另外两位:“这是翁疾,这是蓝澜,都是我志同道合的好友。”

    莫珂颔首见礼:“莫珂见过两位。”

    白袍年轻妖修翁疾显得有些倨傲,似乎对祭塔仅仅派了一位如此年轻的祭徒进行谈判,有些不满,只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蓝袍中年蓝澜倒是很和气,抱拳笑道:“久闻莫祭徒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见面更胜闻名,久仰久仰!”

    莫珂笑着客气:“蓝澜阁下过奖,莫某汗颜。”

    寒暄客套一阵,分东西两方宾主落坐,莫珂没有跪坐的习惯,他自是站着。

    木关和剀力分站在莫珂身后左右肃立。

    有人族侍女送来香茗,旋即退下,并轻轻地关上门。

    院子前后种着好些修剪不同造型的珍珠柏,不知何时,密叶中多出了一些虚幻的四爪手掌,分分合合,整个木制院子表面染上了一层极淡不易察觉的绿色。

    关着的正堂内,双方开始了第一轮的试探。